笔趣阁 > 临渊行 > 第四百六十二章 烛龙异变
    莹莹偷偷捡起《禹皇书》,把这本书吃掉,只觉奇奇怪怪的知识又增加了不少。

    《禹皇书》是最后的圣皇禹,在飞升之路上的见闻,以及他对于前路的洞天的计算。

    其中记载的东西有沿途中遇到的怪事和一个个光怪陆离的大千世界,像帝座洞天、钟山洞天,是飞升之路上的主世界,除了主世界之外,还有大大小小的星球,上面也都自成一界。

    《禹皇书》指导了圣皇禹之后几千年的圣灵,让他们沿着这条道路不断搜索下去。

    飞升之路也因为圣皇禹的贡献,变成了一条元朔的圣灵的求道之路,走在这条道路上的圣灵在阅读圣皇禹留下的文字,总有一种吾道不孤的感觉。

    楼班和岑夫子两位圣灵自然也是如此,因此他们在看到追随圣皇禹的足迹,跑了这么长时间却返回天市垣,不免有些暴躁。

    苏云努力安抚两个暴躁的圣灵,邀请他们观览游历钟山洞天,寻找圣皇禹与历代先贤的足迹,这才让两个暴躁的圣灵舒坦一些。

    “钟山洞天是流放之地,四周有天渊封禁,共有十星九渊,有进无出。”

    为他们带路的是白瞿义,与苏云也算是不打不相识,他是白泽氏年纪最长的,对钟山洞天可谓是了如指掌,道:“钟山洞天因为处在钟山之上,烛龙口中,天市垣、帝座与钟山洞天合并,可以说也落入了天渊封禁之中。”

    苏云、道圣、圣佛等人也站在楼班的神通所化的廊桥复道之上,四下瞭望,只见钟山洞天的境遇极为险恶,天空中是天渊九星形成的十颗太阳,这十颗太阳之间形成深邃无比的大渊挂在天幕上。

    他们目光所及,能够看到远处有三颗渊星,近处有两颗渊星,其他五颗渊星应该在钟山洞天的背面。

    随着星辰运转,其他渊星轮次,天空中的大渊也在不断变化。

    此时,正是第九渊从钟山洞天的上空扫过。

    天空中元磁扭曲,不断有光雨坠落,砸向钟山洞天的大地。

    钟山洞天基本上到处都是荒漠,荒漠中的砂石是黑色的,是一种黑曜石,每当到渊星接近的时候,黑曜石便被烧得赤红,而且越来越明亮!

    整个钟山洞天之所以看起来无比明亮,如同银河的核心,便是这个缘故。

    只有钟山边缘靠近北海的位置,才有可供生存的地方。——钟山洞天,也有一片北海。

    而今,洞天合璧,钟山洞天原本干涸的天地元气变得浓郁起来,应龙等神祇正在掀起大雨,给这片荒漠降雨。

    那广袤无垠的黑沙漠中不断传来黑曜石炸裂的声响。

    苏云等人还看到其他神魔在沙漠中搜寻宝地,洞天合璧,让钟山洞天变得没有从前那么凶险,要知道在洞天合璧之前,黑沙漠是鼎鼎有名的死亡之漠,等闲白泽氏根本不敢踏足其中。

    苏云遥遥看去,黑沙漠中还有几处地方有仙光,映着黑曜石,很是绚丽。

    “这三千多年以来,的确有圣灵来过这里,有几百位。白华夫人虽然残暴,但对这些圣灵却还算是礼遇。”

    白瞿义道:“这是因为,从天市垣来的圣灵,带来了征圣与原道境界。这两个境界,是我们钟山洞天所没有的。我白泽氏虽然凶残了点,但对待恩人,还是知恩图报的。”

    廊桥复道从天空中流转而下,来到黑沙漠边缘的绿洲,白泽氏为数不多的族人在这里建立了文明。

    “这便是圣皇禹的传道之地。”

    白瞿义引领他们来到一片圣殿,圣殿中有着优美的壁画,苏云观看壁画,壁画上是圣皇禹向白泽氏传道的情形,还有神王白华夫人设宴款待圣皇禹的场景。

    除此之外,还有圣皇禹登上祭坛,被白泽氏众人送离钟山洞天的场景。

    苏云等人又在壁画上看到了其他来自元朔的圣人性灵,其中以儒释道三家居多,其他还有琴、棋、书、画、医、工、农、商等各业的圣人性灵。

    楼班不无嫉妒,向苏云道:“我本应该也出现在这些壁画上的。”

    苏云没有好气道:“是,是,老阁主本来便应该被人挂在墙上。”

    楼班吹胡子瞪眼,一旁的道圣圣佛也羡慕非常,道:“若是能像这些先哲一样,被挂在墙上,也是一种成就了。”

    岑夫子道:“此乃与先哲和圣皇并列的荣耀。”

    左松岩道:“而今新学昌隆,苏阁主补上了几个境界,再加上肉身境界,今世之人就算修成仙道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既然有望成仙,又何必在意是否会被挂在墙上?”

    岑夫子、道圣和圣佛纷纷摇头:“你不是圣人,你不懂。”

    莹莹认认真真道:“但左仆射对元朔的贡献,比诸位圣人大多了。”

    道圣、圣佛和岑夫子被憋个半死,却无话可说。

    他们对元朔的贡献的确不小,然而左松岩却是第一批开眼看世界的人,也是将元朔从积贫积弱中拉出来的那个人物,也是在最黑暗时第一个举起义旗,反抗元朔腐朽的人物。

    并且,他做到了!

    他的贡献,自然无人可比!

    而今,左松岩还在推行元朔的新学进步,楼班当年想做而没能做到的事情,他也做到了!

    他本有机会称帝,做元朔皇帝,把皇位子子孙孙的传下去,然而却主动舍弃皇位,结束五千年的皇位制度,变成元老制。

    这等举动,这等气魄,即便在圣皇之中也是不多。

    楼班沉默片刻,道:“左仆射比我们更适合挂在墙上。”

    道圣、圣佛和岑夫子纷纷点头,赞道:“理当如此。左仆射死后,当与先贤、圣皇并列,一起挂在墙上!”

    左松岩心里既是欢喜,又是来气,摇头道:“你们谁爱挂上去谁挂,反正我不挂。老子是要成仙的人!”

    众人哈哈大笑。

    莹莹又要说话,却在此时,岑夫子写了个“闭”字,贴在她的头上,莹莹张口结舌,半个字也说不出来,急得脸色涨红。

    苏云与她心有灵犀,替她问道:“两位老爷是否还要离开钟山洞天,前往其他洞天?”

    莹莹小鸡啄米般连连点头。

    楼班和岑夫子脸色顿时都黑了,刚才圣殿内还一片欢声笑语,现在突然便尴尬下来。

    苏云显然把她心中所想润色了一番,若是换莹莹询问,必然更加尴尬。

    白瞿义咳嗽一声,道:“虽说我们几大洞天都被困在九渊之中,但是通过我白泽氏的流放之术,还是可以把两位送出九渊的。”

    楼班和岑夫子还是黑着脸,并不说话。

    莹莹急得满头黑色的墨水,苏云会意,道:“两位老爷若是留下来的话,过不了几年,便可以看到其他洞天,无需走飞升之路了。”他还是把莹莹的话润色了不少。

    岑夫子迟疑一下,解开莹莹脑门上的“闭”字,道:“其他洞天飞来,若是与天市垣合璧,岂不是说,他们也要封印在九渊之中?这九渊如此险恶,只进不出,若是不能救其他洞天的人免于危难,我良心不安。楼圣人留下,我独自走这条飞升之路。”

    莹莹急切道:“万一你走着走着,发现我们又跑到你前头呢?你眼巴巴……”

    岑夫子想了想,还是又在她脑门上写了个“闭”字。

    苏云道:“岑伯,莹莹的话虽不好听,但道理还是有的。”

    岑夫子笑道:“云儿,明知不可为而为之,这正是夫子的取义之道啊。我不知道有没有别人做这件事,也不知道别人会不会成功,也不知道自己会不会成功。但我一定要去做,我做了,才有意义。这就是儒的义,我要取的,就是义之道。”

    苏云不再劝说。

    莹莹也沉默下来。

    楼班笑道:“你我一向同行,既然夫子要去,那么我陪你一起去,再走一遭飞升之路!”

    他有几分豪迈,笑道:“这一次,我们一定要在天市垣之前,寻到另一座洞天!”

    两位圣灵哈哈大笑,圣佛双手合什,赞道:“善哉善哉。”

    苏云沉吟片刻,道:“若是两位圣人一定要走的话,那就让通天阁的人计算出下一个洞天与天市垣的轨迹,为两位计算出一条新的飞升之路。”

    白瞿义道:“我白泽氏的术数很是不弱,或许可以帮忙。”

    苏云寻到通天阁的众人,却见通天阁的术数高手已经在少年白泽的带领下,计算天渊十星和其他洞天的轨迹了,其中还有玉道原率领一众西土高手在一旁帮忙。

    苏云瞥了玉道原一眼,玉道原看出他的心思,冷笑道:“我好歹也是通天阁的一员,在星空天象和术数上的造诣,绝不会比苏阁主逊色!”

    苏云脸色羞红,不敢说话。

    楼班瞥见他的表情,冷笑道:“不学无术!”

    苏云脸色更红。

    少年白泽道:“阁主,我们算出了一些新的东西。隐藏在星系中的烛龙之眼,可能要张开了。”

    “烛龙开眼?”

    苏云等人倍感惊讶,抬头仰望天空,只能看到深邃无比的天渊,却无法看到烛龙星系的全貌。

    “钟山洞天包括烛龙星系,钟山星云,烛龙开眼的话,会发生什么事?”

    苏云问道:“对我们是好是坏?”

    “不知。”

    少年白泽道:“不过,烛龙开眼,恐怕是一场震惊宇宙的大事!烛龙的双眼中,此刻应该有什么异常的变化在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