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临渊行 > 第四百六十章 朋友的友情(求票!)
    白华夫人大半肉身被镇压在石壁中,肉身与石壁生长在一起,战斗起来自然极为不便,但她的性灵却无比强大!

    她是白泽氏一族的神王,因为与仙界中某位权势极高的仙人私通,被女主人发现,因此举族流放镇压。

    那位身居高位的仙人知道理亏,因此没有为她说一句好话,就连她被镇压之后也不曾来看望过,更别说解救她了。

    她与那位仙人私通时,被很多人知道,那时得势,于是人们称她为白华夫人,她也洋洋得意。但谁曾想白华夫人这个名头,有名无实,空落得种族败亡的下场。

    白华夫人聪明伶俐,尚未被镇压时,修为实力是神君之中顶级的存在,通晓天下任何神魔的弱点,并且精通封印、炼化、流放、献祭等各种法门!

    在这些方面的造诣上,她可以说是仙人之下的第一人!

    通晓你一切弱点,打得过就封印炼化,打不过就流放献祭,白泽氏一族,可以说是最令神魔头疼的神魔,而白华夫人则是其中的翘楚!

    因此苏云在她面前连一招都走不过去,便被她直接流放!

    她此刻动怒,神王性灵浮现,一心要亲自诛杀少年白泽,一出手便见漫天神魔虚影,屹立在身后的天空之中!

    那些神魔虚影宛若真实,共计一千五百二十种神魔,要比少年白泽施展出来时更加清晰,甚至可以看到这些神魔的呼吸,发肤的毛发,感受到他们血脉在体内流淌!

    白华夫人叱咤一声,漫天神魔轰然向前杀出,不仅攻击少年白泽,甚至连应龙、饕餮等一众神魔一起攻击!

    她不仅要当着所有族人的面击溃这个卷土重来的少年白泽,还要击溃他的一切朋友,将他这些下等人朋友统统斩杀!

    她流放的少年归来,说与人做了朋友,与这些下等神魔做了朋友,这是对她的羞辱!

    今日,她要将这羞辱百倍奉还!

    应龙等人迎上漫天飞舞的神魔,立刻感受到莫大的压力。这漫天神魔只是白华夫人的神通而已,看起来像是真实的神魔,但实力比应龙等人还是逊色良多。

    然而,这些神魔神通,却是针对他们的弱点而来!

    少年麒麟感觉到自己的水火真元被干扰,变得紊乱,他身后的洞天中流出的水系天地元气和火系天地元气也在相互攻击,让他实力无法发挥到极致;

    金乌驾驭炽烈的太阳金精,以羽为剑,漫天金精火羽,但却遭遇了十几尊修炼冰寒之气的神魔围攻,一根根羽毛被冰冻,斩断;

    饕餮张开吞天大口,一口将十几尊神魔鲸吞,然而那些神魔在他的腹中却无法消化,反而从他体内攻击他的肉身!

    太岁发现自己中了对方的神通,血肉便无法自动生长;

    相柳毒液被克制,迫不得已展露出真身,现出九首大蛇,盘踞方圆三百里地,然而却被一群神魔按着脑袋狂殴!

    只有应龙、女丑两大神魔面对四面八方涌来的攻击,尚且能够应付。

    应龙乃是仙帝的家臣,虽然是柱子上的装饰,但是经历了轩辕圣皇时代的厮杀,战斗力惊人!

    他从第一圣皇轩辕,一直保护元朔,直到最后一代圣皇禹,这才离开元朔。

    他经历的战斗可以说数不胜数,打过上百位神魔,战斗经验更是无比丰富,他的眼睛更是号称神魔之中第一神眼,看破对方神通道法易如反掌!

    在短短片刻,应龙便撕开一尊尊魔神,斩杀一尊尊神祇,破长空,裂风浪,斩大地,移群山,甚至冲出天外,背负星斗砸向大地,将蛮横的力量发挥到极致!

    另一边,女丑实力也是高明至极,杀出一片天地。

    她则并非是仙界的神魔,而是来自天府洞天的神女,是上古时代三圣皇中的炎皇之女,死在十头金乌手中,被十金乌杀于北海之上。

    她的尸体沉入海底,久而久之,在北海上化作尸魔,降鱼龙,伏蟹祖,重回天市垣复仇。

    然而她返回之后,才发现自己的父亲早已离开元朔,返回天府洞天,至于她的仇家,那十只金乌,也被羿皇射杀了九位,剩下的那个金乌则弃恶从善,做了守护元朔的神祇。

    她因此怨愤难消,四处追杀金乌,不知不觉中,她的名头越来越大,变成了魔神中的首脑。

    白华夫人虽然通晓仙界神魔的弱点,却唯独不知道她的来历,因此不知该如何对付她。

    不过,虽然白泽氏不以力量称雄于世,但白华夫人的修为却着实是高,仅仅是性灵施展神通,便将三十六神魔杀得遍体鳞伤!

    应龙和女丑奋力冲杀出重围,一前一后杀到白华夫人的石壁跟前。

    就在他们向前奋力冲去之时,身前身后,左左右右,不断有神魔冲来,却被麒麟等人奋力挡住!

    “嘭!”

    麒麟被一尊尊神魔镇压,那些神魔形成一个巨大的囚笼印记,将他封印,化作一个石盒!

    金乌扑来,替女丑挡下一尊魔神的突袭,却被另一尊神魔将脑袋砍下,身首异处,被分开镇压。

    九凤、穷奇、辟邪、腓腓等神魔前赴后继,拼死为他们做掩护,却一一被镇压,或者陷入炼化大阵,或者被突然间流放,不知所踪。

    等到女丑冲上跟前时,三十六神魔只剩下四五位!

    白华夫人冷笑,唯一能够动弹的手掌轻轻一翻,她身后的性灵同时翻手,滔天一印形成仙箓形态,向女丑盖下!

    这正是苏云施展过的第一仙印!

    她只是看了一遍,便将这门仙印学了去,施展出来,不比苏云差多少。

    女丑将背上棺材板拆下,奋力抵挡,被打得骨断筋折,却硬生生挡住这一击,厉声道:“应龙!”

    她的身后,应龙跃起,一声洪亮龙吟,利爪抓向白华夫人的石壁!

    因为仙界造化神通的缘故,白华夫人已经与石壁生长在一起,只要打碎石壁,白华夫人的肉身便会立刻死亡!

    肉身死亡,白华夫人便不再是神,她的性灵没有了肉身的支撑,法力便会急剧衰落!

    那时,白泽才有获胜的可能!

    其他神魔为了掩护他和女丑,前赴后继,为他们创造攻击的机会,而他和女丑拼死一搏,则是为了少年白泽创造获胜的机会!

    白华夫人咯咯笑出声来:“真是可怜啊,你们这些愚昧的下等神魔,真的以为凭借这种小把戏,便能奈何得了白泽一族的神王?你们这些小东西,我见过得太多了!”

    她五指叉开,宛如钟扣,身后的性灵也自五指叉开,右手化作一口大钟轰然落下,将应龙扣在其中!

    那口大钟五指之上盘绕着一条条巨龙,各自探出利爪,将挣扎的应龙死死扣住,一张张血盆大口纷纷咬在应龙身上!

    钟壁之上浮现出各种神魔图案,不断流转,神魔念诵,打算将应龙炼化!

    应龙奋力挣扎,不惜将身上血肉撕开,翅膀扯断,疯狂向四面八方轰去!

    白华夫人被震得五指乱颤,惊讶一下,随即猛地一握,将应龙死死抓在手中!

    应龙龙躯将她性灵五指缠绕,死死锁住。

    白华夫人又惊又怒,厉声道:“你作死!”

    应龙嘿嘿一笑,厉声道:“太岁,到你了!”

    白华夫人另一只手向应龙斩来,就在此时,太岁肉身裹着八宝仙楼,化作筋肉狰狞的巨人,托着血肉形态的八宝仙楼,向白华夫人轰然砸下!

    白华夫人顾不得斩应龙,抬手迎上太岁魔神这一击!

    “轰!”

    白华夫人性灵右臂炸开,然而八宝仙楼血肉飞溅,太岁那高大万丈的庞大身躯也径自崩散瓦解,这魔神飞速缩小,大口吐血,啪嗒一声落在地上,只剩下一片肉,肉上长着一张嘴,有气无力道:“我仁至义尽了。白泽,交给你了……”

    少年白泽从万千神魔神通中杀至,衣袂飘飞。

    白华夫人施展的神魔神通,被他轻轻一触,便径自崩裂,化作齑粉!

    他精研《白泽书》,少年崭露头角,年纪轻轻便战胜了白华夫人之子。而那位白华夫人之子,正是仙界那位大人物的私生子,被他生生斩杀,连性灵一起灭掉。

    而被流放的这些年,他更是通天阁七元老之一的白泽元老,探寻世界奥秘,寻找成仙之路,新学崛起这些年,他更是将新学的成果吸收!

    论招法精妙,他还在白泽夫人之上。

    他很快杀到白华夫人面前,白华夫人性灵怒喝,一道空间裂痕出现,应龙被生生打入其中,消失不见。

    白华夫人摆脱应龙,立刻迎上少年白泽,两人在空中翩翩飞舞,神通道法精湛绝伦,让观战的白泽氏族人也不禁赞叹不已。

    两人交锋,速度越来越快,各种神通道法让人眼花缭乱,即便是白泽氏一族,能够看得懂的也是不多。

    白华夫人越打越是心惊,在招法上,她非但占不到任何便宜,反而屡次被少年白泽克制。

    她甚至来不及施展出苏云的三式印法,那三式印法她只是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在速度和变化上容易被对方克制。

    要知道白泽氏最擅长的便是招法应变,被克制的话,就表明自己不如对方聪明博学,而聪明博学才是衡量一个白泽强弱的标准!

    突然,少年白泽从她的神通中寻出一个破绽,一道神通轰击在石壁上!

    白华夫人惊恐得尖叫,然而石壁因为被白泽氏一族祭炼了许多年,并未被少年白泽破去。

    她稍稍宽心,少年白泽的第二道神通再次突破她的防御,打在石壁上,石壁竟然出现了一道微小的裂痕!

    有了第一击第二击,便有第三击第四击,便有第五击第六击!

    石壁上的裂痕越来越多,裂缝密密麻麻,石壁随时可能破去!

    白华夫人惊叫连连,突然,她的性灵噗通一声跪伏在地,高举双手,厉声道:“住手!”

    少年白泽停止进攻。

    白华夫人脸上露出笑容,声音却还在发抖,颤声道:“孩子,住手。我们毕竟是族人,白泽氏一族人丁稀少,杀了我对你又有什么益处?我可以将你那些被镇压被流放的朋友解救回来。我年纪大了,白泽氏一族的命运不适合放在我手中,我该退位让贤了。今日,你将成为白泽氏的神王,只求你让我终老……”

    少年白泽收手。

    太岁贴在地上,怒声道:“白泽,这不是篡权夺位,而是为阁主报仇!难道你要忘恩负义吗?阁主为了咱们做过多少事?”

    少年白泽沉默。

    白华夫人柔声道:“孩子,杀了我,你得位不正。你应该为了族人着想,而不是为了那个人族。”

    苏云从冥都第十八层归来的时候,钟山洞天正在举行一场传位大典,白泽氏一族面色凝重庄严,应龙、貔貅、金乌等人作为宾客,坐在堂上观礼。

    应龙、太岁等人怒气冲天,根本不去看少年白泽。

    除了他们之外,还有神君柴云渡等一众神灵,以及玉道原、江祖石率领的西土一众高手。即便是被苏云、莹莹流放的白瞿义性灵,也被白泽氏一族召唤回来。

    这场传位大典庄重,按照白泽氏古老的礼节进行,神王白华夫人的性灵躬身,将族中流传的仙诏和灵符交到少年白泽的手上。

    玉道原看着这一幕,心道:“白华夫人长得不错,她退位之后,倒可以与她走近走近,她一定不甘心吧?或许这是一次机会……”

    白华夫人将仙诏和灵符放在少年白泽的手上,心中放下一块大石头:“他也不过是个俗人,为了权势,不得不容许我活着。只要活着,我便还有机会。”

    就在这时,少年白泽伸手轻轻一指,点在白华夫人的石壁上。

    白华夫人露出惊骇之色,抬头看着他。

    少年白泽收回指头,黯然道:“你不该将他流放到冥都十八层的……你不该……我也不会留下你,让你有半点危害我族的几乎。你做的错事坏事,已经够多了。”

    哗啦——

    白华夫人的石壁破碎得干干净净。

    白华夫人的性灵厉声尖叫,正要出手,突然苏云的声音传来,笑道:“白泽氏发生了什么事?好生热闹。”

    ————大章求票,宅猪还没吃午饭,去吃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