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临渊行 > 第四百五十九章 我打死了令郎
    苏云带着莹莹小心翼翼走出帝廷,这时,帝廷中突然传来剧烈的震荡,苏云回头看去,只见那里的地理山川在发生改变。

    原本坍塌的山峦此刻再度立起,倒塌的宫殿也重新漂浮在空中,砖瓦重组,斗拱相承,焕然一新。

    长桥卧波,宫阙相连,朵朵仙光如花点缀在宫阙之间,那是非凡的异宝,仙气如雾,流淌在墙桥之下,河波之上。

    原本的帝廷满目疮痍,此时竟然变得无比美好。

    苏云叹了口气,低声道:“我不希望帝廷太漂亮,太漂亮了,便会引得他人的觊觎。”

    他不禁头疼,原本帝廷是一片废墟,处处凶险,便引得各方势力觊觎,白泽氏更是点名要抢劫,霸占帝廷!

    现在,帝廷变得如此光鲜靓丽,恐怕会给天市垣招惹来更多的无妄之灾!

    不过,现在是仙帝性灵在重整旧山河,他根本无法干预。

    莹莹飞到空中张望,观察帝廷的变化,道:“士子,你觉得帝灵真的没有吃掉其他仙灵吗?我总有些怀疑……”

    她飞落下来,来到苏云的面前,正色道:“他的实力表现,有些离谱,即便是帝倏之脑也没能奈何他分毫,冥帝对他也极为畏惧,其他仙灵对他的惊恐,也不像是伪装出来的。倘若……”

    “莹莹!”

    苏云笑道:“性灵是不会骗人的。他既然说不会为了保全修为而吞噬其他性灵,那么就真的不会因此而吞噬性灵。”

    莹莹道:“为了修为不会,为了性命呢?在冥都第十八层,可不止他,还有帝倏之脑虎视眈眈,等待他虚弱。”

    她越想越觉得恐怖,颤声道:“他为了不被帝倏之脑寻仇,肯定会让自己的实力保持在巅峰状态!所以他得拼命的吃,不能让自己的修为有半点损耗!而且就算没有帝倏之脑,他也需要提防其他仙灵!他难道就不会担心自己不断劫灰化,变得太虚弱,而被其他仙灵吃掉吗?”

    苏云向外走去,道:“莹莹,你让我不要多问,你自己也这么多问题。”

    莹莹落在他的肩头,气呼呼道:“你问出了那个问题,勾起了我的兴趣,我自然也想知道答案。而且,我可没有当着他的面问他这些。我是问你!”

    苏云露出笑容,轻声道:“他说他不会为修为而吃掉其他仙灵,代表他还有羞耻之心,只是为自己的性命不得已为之。既然有羞耻之心,那么便不会要隐藏行踪而杀我们。我之所以那么问他,除了满足我的好奇心之外,就是想知道我们是否能活着走出帝廷。”

    莹莹安静的听着他的话,只觉心里很是踏实。

    苏云的举动无论是何等荒诞,何等惊世骇俗,何等冒天下之大不韪,但总是能给人一种很踏实的感觉。

    苏云道:“倘若他连这点羞耻之心也没有,那就是无比可怕的魔。不但我们要死,天市垣所有性灵,恐怕都要死。”

    他向天市垣与钟山交界赶去,面色平静,不紧不慢道:“他回答了我的问题之后,我便无需为天市垣担心了。我现在担心的是,帝灵与尸妖,该如何相处。”

    莹莹眨眨眼睛,吃吃道:“这……你的意思是说,帝灵想要回到自己的肉身?他与仙帝尸妖,必有一战?”

    苏云点头:“帝尸化作尸妖,是他死后执念作祟,久而久之孕生成灵。但他的性灵里,又何尝不是充满了执念呢?他一定会去仙界,一定会与尸妖一战,一定会竭尽所能的尝试夺回自己的一切!他……”

    苏云顿了顿,道:“已经成魔。”

    莹莹打个冷战,急忙向他的脖子靠了靠,笑道:“仙人,仙界,从前听起来多么美好,现在却愈来愈阴森恐怖。咱们不说这些可怕的事。咱们来说一说你被白华夫人流放之后,会发生了什么事。我好像看到白泽出手试图搭救我们……”

    苏云也露出笑容,道:“白泽长老是最可靠的朋友,有他在身边,比应龙老哥哥的胸肌还要安全还要踏实!”

    天市垣与钟山交界。

    三十六个相貌奇特的人站在天市垣这一边,他们或高或矮,或老或少,或男或女,或胖或瘦,而且长相也都奇怪得很,有的俊美,有的丑恶,有的妖异,有的狰狞。

    甚至有人干脆长着神魔的脑袋,如天鹏,便是鸟首人身的少年神祇,还有人顶着麒麟脑袋,有人则脑袋比身子还要大两圈,张嘴便是满口利齿。

    还有人长着一颗脑袋,时而又有七八个脑袋冒出来,脖子伸得像鸭子一样,九条脖子绕来绕去,九颗脑袋争吵不休。

    而在他们身后,则浮现出一尊尊强大至极的神魔性灵,气焰滔天!

    不仅如此,在他们的神魔性灵之后,更是出现一个个巨大的洞天,洞天中天地元气如同洪流,疯狂流出,壮大他们的气势!

    “牢头是在我们的眼皮子底下长大的。”

    麒麟声音嘶哑,冷冷道:“我们被镇压在他的记忆封印中时,只有他陪着我们,陪了七八年。今天白泽氏必须要把牢头救回来,否则便只有鱼死网破!”

    众人沉默,凝重的杀气在四周弥漫。

    即便是饕餮那没心没肺的,也变得面相凶恶,杀气腾腾。

    他们被曲进太常等人捕捉,镇压在苏云的记忆封印中,那里只有青鱼镇,除了青鱼镇之外,便是年幼的苏云。

    尽管那是苏云的一段记忆,但这段记忆里的苏云却陪伴他们度过了七八年之久,知道记忆破封,他们被苏云释放。

    他们对苏云很是熟悉和了解,对苏云的感情很是复杂,但并无仇恨,反倒有些亲情。

    毕竟是自己看着长大的。

    白华夫人看向少年白泽,道:“那么你呢?你也要为一个人类,与自己的族人决裂吗?”

    应龙等人看向少年白泽。

    少年白泽沉默片刻,道:“早在五千年前,我不是便已经被逐出种族了吗?”

    白华夫人柔声道:“把你逐出去,不也是为了你好?你从前你孤僻,不喜欢与族人说话,也没有朋友。把你逐出这几年,你看,你不是交了很多朋友?”

    她目光流转,从应龙、麒麟、饕餮等人脸上扫过,噗嗤笑道:“只是你交的这些朋友,似乎有些不怎么样呢。我们白泽氏从前尚未没落时,在仙廷是掌管这些神魔的,天下神魔的弱点,尽数掌握在我们的手中。他们只是我们的下人,你与下人交朋友,真令我失望。”

    梼杌、睚眦等人大怒。

    应龙扬了扬眉,他听说过这个传闻,白泽一族在仙界负责掌管神魔,这个种族有白泽书,书中记载着各种神魔天生的弱点。

    但凡有神魔下界,或者从主人家逃走,又或者犯案,便会由白泽一族出马,将之捉拿,带回去审讯。

    不过,仙界早就没有白泽了。

    少年白泽脸色漠然,道:“我被流放,不是因为我战胜了其他族人,夺取神位的缘故吗?”

    白华夫人面色一僵,其他白泽氏族人也是目光躲闪,不敢与少年白泽的目光接触。

    白泽道:“像我们无法成仙的,只能成神道。成就神位,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借仙光仙气,烙印天地。咱们钟山洞天被封锁,只有一些犯过的神魔才会被丢到这里来,自然无法进入仙界。于是神王便想出一个主意,那就是把那些犯过的神魔捉拿,炼化,从他们的体内提炼出仙气仙光。”

    白华夫人笑道:“这些神魔,往往都是出身自仙界,其中还有些神君更是得到过仙人的赏赐。所以把他们炼化,绝对可以提炼出仙气仙光!我们白泽氏是那些神魔的克星,由我们出手,正合天数!合该他们死在我们的手中!”

    少年白泽淡漠道:“但神王你身躯不便,无法亲自动手,只能靠我们。我们族人将那些被镇压在这里的神魔逐一擒拿,镇压炼化,那些被我们炼死的,便流放到九渊之中。”

    白华夫人笑道:“我们将钟山洞天肃清,整个钟山洞天,便统统落在我族手中!你在里面立了很大的功劳!”

    少年白泽道:“但我们的族人却死了不知多少。而且,并非是所有被关押在这里的神魔都该死。他们中有很多只是犯了小错,惹怒了他们的主人,便被丢到这里,任由他们自生自灭。然而,夫人却炼死了他们。”

    白华夫人尽管被镇压在石壁中,却风情万种,笑吟吟道:“他们该死。我也是为了我族着想,炼化了他们,提炼仙气仙光,让我族多出一个神位……”

    “不是为了神王之子吗?”

    少年白泽道:“我们死了大半族人,才将那些与我们一样的囚犯镇压,炼化,炼得一道仙光一道仙气。神王很开心,既想得名,又想得位,于是说让年轻一辈的族人竞争,优胜者得到这个神位。参与这场同族较量的年轻族人,他们并不知道,最后能够获胜的,只有一人,就是神王的儿子。”

    白华夫人叹了口气,道:“最后的获胜者,不是你吗?”

    少年白泽道:“因为我打死了令郎。”

    白华夫人笑了起来,声音中带着怨气。

    少年白泽道:“其他参与这场大比的族人,但凡修为实力在令郎之上的,不是被重伤就是被死亡。我那时的修为很弱,你以为我不可能对令郎有威胁,所以没有对我下手。但我知道,我比令郎聪明多了,其他族人只能学会几种仙道符文,我却已经滚瓜烂熟。在对垒时,我本想获胜得到神位也就罢了,但我突然想起那些死掉的重伤的族人,所以我拧掉令郎的脑袋,灭了他的性灵。”

    白华夫人咯咯笑道:“所以你尽管得到了神位,但最后却被流放!”

    少年白泽道:“现在我回来了。当年我为了族人,打死令郎,今日我同样可以为了朋友,将你除掉!”

    白华夫人放声大笑:“就凭你?就凭你这些狐朋狗友?他们只是神魔中的下等人,是仙奴!我们才是上等人!他们在我族面前,不堪一击!所有族人听令,将他们拿下,炼化成灰!”

    白泽氏众人迟疑,一位老者咳嗽一声,道:“神王,关于那次大比的事情,神王还是解释一下比较好。”

    白华夫人大怒,冷笑道:“白牵钊,你想造反不成?”

    “不敢。”

    那白泽氏老者道:“这些年我们白泽氏的确因为屡次恶战,人丁凋零,元气大伤。那次大比,也的确有不少年轻才俊死得莫名其妙。”

    白华夫人气极而笑,环视一周,咯咯笑道:“好啊,流放者回来了,你们便觉得你们又能了是不是?又觉得我没有你们不行了是不是?今日,本宫亲自诛杀叛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