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临渊行 > 第四百五十八章 帝倏之脑(求票)
    那仙帝性灵带着几分癫狂,抓着青铜符节哈哈大笑,声音越来越嘹亮。

    苏云心中也生出了几分希望,被白泽氏流放到这里,随时可能会被那些疯狂的仙灵吞噬,若是能够离开,自然是大好事。

    那青铜符节如同青铜铸造的两节竹筒,上面刻绘着无法破译的文字,苏云和通天阁的一众天才怎么也无法破解。

    不过白泽却说过,青铜符节是仙帝使者佩戴之物,可以用之穿梭大千世界。

    苏云他们不知道用法,但仙帝性灵一定知道如何用,也知道符节上的文字含义。

    仙帝性灵走出这座劫灰宫殿,将青铜符节抛在空中,催动自身残存的仙元,只见青铜符节上的文字一个接着一个从符节表面跃出,围绕着符节闪烁不定,旋转不已。

    “这符节上的文字,是催动符节的法门。”

    青铜符节在不断变大,如同一个巨大的圆筒,筒中中空,越来越宽敞。仙帝性灵走入其中,道:“这些文字,抄录自帝混沌肉身上的文字,每一个文字的意义都不甚明了。可惜混沌已死,恐怕再无人能够弄明白这些文字的含义了。好在,我们无需弄清楚其含义,只需要弄清其用法。”

    苏云带着莹莹来到青铜符节中,只见青铜符节的内壁却是透明的,从里面可以看到外面的景致。

    符节飞起,符节上的文字开始闪烁着明灭不定的光芒,围绕符节飞速旋转,每一个文字的形态在不断变化!

    这青铜符节载着他们飞行,越升越高!

    就在此时,冥都第十八层的大地剧烈震动,成片成片的劫灰山倒伏下来,无数山体向下砸落!

    苏云和莹莹站在符节的边缘,努力瞪大眼睛向下看去,只能看到朦朦胧胧一片昏暗,而在昏暗中,庞然大物在缓缓升起,越来越高!

    那里像是有无数昏暗的雷霆在黑暗中穿梭,如同海洋一般,笼罩范围极广。

    很快,这片庞然大物便来到竹节的下方。

    一道道沟壑天堑竖立在天空中,沟壑深达数千里,不断有雷霆波动贴着这些沟壑天堑嗡嗡的流过。

    青铜符节飞速行驶,然而却无法摆脱这奇特的庞然大物!

    “士子,那是什么?”莹莹颤声道。

    苏云摇了摇头,大如星体的眼球,已经极为恐怖,漫天星体状的眼球升空,那副场面更是骇人听闻,但下方移动的东西,更加庞大,更加恐怖!

    突然,他们身后传来仙帝性灵的声音,冷笑道:“死后也不安分吗,帝倏?”

    “帝倏?”苏云和莹莹心头大震,对视了一眼。

    莹莹悄声道:“士子,你说杀死帝倏并且将他镇压在这里的那位仙帝是谁?会不会就是咱们身边这位……”

    苏云也有些心惊肉跳,干笑道:“不会那么巧吧?”

    倘若杀死帝倏的就是他们身后的仙帝性灵,那么帝倏绝对不会放任他们离开!

    这次帝倏出现,肯定是为了将他们留在此地,甚至将他们彻底杀死!

    仙帝性灵催动青铜符节,符节如同穿梭无量空间的空环,外面的文字转动变化更加剧烈。空环破碎无量空间,然而前方的空间随破随生,不断演化,让青铜符节只能在一条条巨大的沟壑中穿梭,无法离开此地!

    这种斗法场面,是苏云从未见过的。

    “我们此刻行驶在帝倏的脑海之上。”

    仙帝性灵催动青铜符节飞速穿梭,道:“这里是他的大脑沟壑,他的脑壳被我拆下,用来炼制史上最伟大的仙器,但他的大脑却永恒不死。”

    苏云心头大震,青铜符节瞬息万里,但却连帝倏的一条脑沟都无法穿过,可想而知帝倏的大脑是何等庞大!

    他的目光落在那些呼啸而过的雷霆上,雷霆贴着沟壑,从一条沟壑跃迁到另一条沟壑中,闪烁不定。

    这些雷霆笼罩范围甚至宽达万里!

    “那是帝倏的大脑在思考!”

    他顿时醒悟过来:“不对,是帝倏在观想!帝倏的大脑就是用观想阻断了青铜符节,让青铜符节无法离开冥都!”

    青铜符节腾空,飞速向上飞去,然而冥都的天空中却突然涌现出无边的星空,无数星辰旋转出现,空间层层叠叠向外喷涌!

    那是帝倏的大脑在观想,让他们无法逃脱!

    一时间,黑暗的冥都第十八层处处都被星空照亮,那些仙人性灵此时也震惊莫名,迷茫的看着这突然变得绚丽多彩的冥都。

    苏云向下看去,终于将帝倏的脑海看清。

    那是一颗无比庞大的大脑,纵横不知多少万里,脑沟捭阖,大脑思维无比强烈,无数如雷池般的雷霆之海在他的大脑上飞速移动!

    “帝倏还活着吗?”苏云压下心头的震惊,喃喃道。

    “当然是死的!”

    仙帝性灵将青铜符节的速度提升到极致,站在竹筒的前方,并指为剑,一道剑光向前斩落!

    前方无量空间顿时应剑裂开,符节载着他们从裂开的空间中穿过,下一刻,旋转的符节文字印在冥都的天空中,天空穹顶混沌化,青铜竹节从混沌中穿过。

    苏云从符节的另一端看去,但见那无双巨人在冥都中嘶吼,一只只巨大的眼睛连接着那个大脑,自黑暗的劫灰中扬起,向这边看来。

    “只是像他这种生物,很难被彻底杀死。我把他的尸体镇压在这里,经过这么长时间,他的肉身已经化作劫灰,大脑却将所有能量吸收,其中的残念强行保护大脑,阻止大脑的衰亡。”

    仙帝性灵看到符节冲出冥都第十八层,驶入第十七层,也松了口气,难得的露出笑容,道:“但他这次为了阻止我离开,强行动用力量,其大脑化作劫灰的速度必然大大增加。”

    青铜符节从冥都第十七层的灰暗天空中穿过,高达万仞的牛首魔神突然掀动岩浆和雷霆,探手向符节抓来。

    他的神力滔天,魔气在周身如同黑龙翻滚,吼声像是天崩地裂一般!

    仙帝性灵冷笑,屈指一弹,那牛首魔神的熔岩大手嘭嘭炸开。

    另一侧,另一个马首魔神正自从岩浆海中冉冉站起,挥舞一杆熔岩长枪,枪头旋转,迎着青铜符节刺来!

    “叮!”

    仙帝性灵站在那里不动,熔岩长枪径自刺中他的眉心,突然崩碎,瓦解。

    那马首魔神吐血,倒飞而去,厉声道:“请冥都大帝前来降服贼人!”

    “咚!”“咚!”“咚!”

    天空中一颗颗黑暗的星辰上,一尊尊奇形怪状的魔神敲打巨型战鼓,那些被挖去星核的星球像是被啃掉一大半的苹果,挂在黑暗的天空中。

    神魔的骨架被搭建成桥梁,将这些残星连同,密密麻麻的死寂星球上,各种古老的建筑四面八方疯长,魔神的大军不知从哪个地方钻出来,躲在那些建筑和残星的后面,窥探从破烂星球间驶过的青铜符节,却没有人胆敢动手。

    “让他们走——”

    那一连串黑暗残星后面,突然三个巨大的暗红色火球亮起,像是古老的神魔在黑暗中睁开眼睛,发出惊天动地的吼声:“收起刀兵,谁也不许出手!让他们离开!”

    哗啦哗啦的声音传来,那是魔神们收敛刀兵的声响。

    青铜符节上,仙帝性灵冷笑道:“冥都,我的人何在?”

    那黑暗星球后方的庞然大物声音沉闷如同无数个雷霆在乌云的背后响起:“陛下的人没有落在冥都的,他们是叛逆,自然要被炼死。陛下应该知道,冥都一向公正,不偏不倚,既不偏向陛下,也不偏向新帝……”

    仙帝性灵哼了一声。

    那三个巨大的暗红色火球猛地颤抖一下,像是黑暗中的魔怪在发抖。

    “新帝将陛下的性灵丢来,冥都尽心尽力镇压,陛下倘若将新帝的性灵丢来,冥都也尽心尽力镇压。”那位黑暗中国的冥都大帝继续道。

    仙帝性灵淡淡道:“希望你将来记得这句话。你再站偏,你就自己进入冥都第十八层。”

    青铜符节加速,破空而去。

    青铜符节从一层又一层冥都中穿过,很快消失无踪,离开冥都。

    那断臂的牛首魔神躬身道:“陛下,要禀告仙廷吗?”

    冥都大帝的三只眼睛缓缓闭合,过了片刻,方才道:“等半日,再上禀仙廷!”

    青铜符节从一层层空间中穿过,待到速度放缓时,苏云四下看去,只见他们已经来到天市垣的帝廷禁地中!

    “这符节,真是好用!”他不禁赞叹。

    仙帝性灵也自走出符节,伸出手掌,符节上的文字不再旋转,符节也越来越小,如同两节的竹筒。

    他随手将青铜符节丢给苏云,道:“你的东西,朕不会抢你的。”

    苏云收下符节。

    仙帝性灵道:“你知道怎么用吗?”

    苏云躬身,道:“我素来记忆过人,陛下催动符节,文字序列、变化,我统统记得。”

    仙帝性灵点了点头,迈步行走在帝廷中,似乎心中有所感慨。苏云迟疑一下,道:“敢问陛下,今后有何打算?”

    仙帝性灵回头瞥他一眼,苏云目光清澈,没有任何惧色,道:“小臣以为,陛下当尽快离开此界。”

    仙帝性灵道:“冥都会给我留下一些时间,让我离开。你也尽管放心,朕不会耽搁太久。”

    苏云松了口气,躬着身子后退,道:“小臣这里只是凡间,不敢久留陛下。小臣还有其他琐事,先行告退。”

    “凡间?嘿嘿!你说这里是凡间?”

    那仙帝性灵失笑,挥了挥手,道:“你尽管去吧。”

    苏云停步,欲言又止,莹莹连忙扯了扯他的衣领,示意他不要多问。

    苏云犹豫一下,还是问出埋在心底的话:“敢问陛下在冥都第十八层中时,是否吃过其他仙人的性灵?”

    莹莹万念俱灰,咬牙道:“这个问题不能问啊!会死人的!”

    仙帝性灵身躯僵在那里,回头笑道:“你说什么呢?朕乃仙界明君,岂会为了保全自己的修为而吞噬他人性灵?速去。”

    苏云躬身,转身离开。莹莹长松了口气,笑道:“他这样的大人物,自然不可能去吃其他人的性灵,隐患太大了。你就瞎担心!”

    苏云的笑声传来,道:“我本来便是小瞎子,你是知道的……”

    两人声音渐远。

    仙帝性灵默默站在那里,突然叹了口气,后脑勺上长出了一张脸,那不是他的脸,而是其他仙人的脸。

    他低下头,看到自己手心里也出现了一张面孔,那面孔没有表情,就如他现在一般。

    “朕不能不吃啊,朕必须要性灵活着……嘿嘿嘿……”

    他的身上啵啵作响,一张又一张面孔从他体内钻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