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临渊行 > 第四百五十三章 你不是无名之辈
    此时,楼班和岑夫子已经追入天渊之中,正在横渡九渊,远远看到洞天合并时的场景。

    烛龙盘绕在钟山上,口中衔珠,那颗明珠愈发明亮了!

    即便天市垣先后与帝座和钟山两大洞天合并,变得如此庞大,但在钟山烛龙前依旧显得很是细小。

    “楼天师,我曾经在火云洞天听过一个传说。”

    岑夫子遥望攀附在那口宇宙洪钟上的烛龙,突然道:“这个传说是说,钟山之上便是仙界。倘若这个传说是真的,那么现在的天市垣是不是在钟山之上?”

    楼班遥望,无数形成形成的烛龙形态身躯盘绕在钟山星系上,烛龙的龙首搭在钟鼻上,口中的天市垣,恰恰是处在钟山的巅峰位置!

    楼班心神大震,突然摇头失笑:“倘若这个传闻是真的,那么岂不是说钟山洞天也是仙界?钟山洞天一直在那里,那么那里的人们岂不是也生活在仙界之中?”

    岑夫子仔细想了想,笑道:“是我胡思乱想了。天市垣自然不可能是仙界,否则我们又何必风尘仆仆走这条飞升之路?历代先贤又何必走这条飞升之路?”

    楼班笑道:“倘若天市垣就是仙界,那么我们还跑出来做什么?躺在天市垣睡大觉,等着成仙便是!”

    岑夫子道:“这倒也是。禹皇书中说,钟山洞天是一个封印之地,天渊便是针对钟山洞天的封印,让人有进无出。他曾经在外观察很久,觉得这里是一个囚笼,应该是仙魔搬运群星,借用星辰之力,封印此地。这里,可能封印着极为可怕的神魔。”

    楼班面色渐渐凝重,道:“那么,天市垣现在已经闯入这片封印之中了,与那些被封印在钟山洞天中的家伙相遇了。”

    天市垣。

    玉道原面色呆滞,柴云渡也是被这些白泽氏的话惊得呆了,其他人,如左松岩、道圣、圣佛等人,更是目瞪口呆。

    莹莹吃吃道:“你、你们说什么?”

    “抢劫!”

    一只小白羊振动小的可怜的翅膀飞出,来到众人面前,大声道:“你们的天市垣,已经归我们白泽氏了!从今天开始,你们便算是我们白泽氏的奴隶!”

    他话音刚落,天船上的玉道原、武圣江祖石等人便不由得哈哈大笑起来,柴家的诸多神灵也笑得合不拢嘴,即便是神君柴云渡此时也面带笑容,不断摇头。

    一位柴家金身神灵大喝道:“天市垣没有神君,但我帝座洞天却有神君!这位便是我帝座洞天的云渡神君,谪仙人之子!你们这群化外蛮夷,独角羊族,还不前来叩拜?”

    柴云渡向苏云笑道:“陛下,这次怪不得我要霸占此地了吧?就算我不出手,这些独角羊也会蛮横的想要吞并你们天市垣。”

    苏云眉头越皱越紧,想起路上见到的那些封印,以及被封印在山体之中可怕神魔,心中便愈发不安。

    这时,武圣江祖石陡然催动大一统玄功,灵肉一体,借来玉道原之力,手掌变得无比庞大,向那只小白羊抓去!

    “够了!”

    他的声音充满了威严,手掌一动便带着滚滚雷音,在空中炸响!

    大秦武圣江祖石,以肉身堪比神魔而著称的原道圣人,他甚至窃取神帝玉道原的力量来修炼,堪称西土中除了玉道原、余烬之外的第一人!

    只是,玉道原还是技高一筹,故意借给他力量,让他炼化,最终江祖石固然获得极高成就,一举超越月流溪,但也因此被玉道原的力量侵蚀。

    江祖石自知无法摆脱玉道原,趁着玉道原被楼班和岑夫子所伤,他在罗绾衣降服玉道原,随即又膜拜玉道原,助涨玉道原的力量,让罗绾衣无法完全掌控玉道原。

    三人之间,形成一种奇妙的平衡。

    而且江祖石也因此与玉道原形成一种奇特的关系,他可以借玉道原的力量,也可以助涨玉道原的法力,像是共生,又像是寄生。

    ——江祖石、罗绾衣和玉道原三人之间的斗争,堪称西土的传奇故事。

    江祖石这一击,直接施展出武道的巅峰力量,身如神魔,五指蕴风雷,掌心如天盖,乃是立威之举!

    西土乃是新学起源之地,近期虽然因为余烬之乱和神魔之乱元气大伤,但是江祖石与玉道原联手,依旧有元朔世界最为绝顶的战力!

    那只小白眼却是丝毫不惧,仰头看着他盖下来的手掌,口中喃喃不已。

    苏云听在耳中,不禁怔了怔:“他在说一种计数方式……不对,不是计数,是计时!”

    那只小白羊在计时,好像是在计算着什么时间。

    莹莹也看了出来,低声道:“他在计算什么?”

    她话音未落,突然一股危险无比的气息从那只小白羊体内传出,气息直线提升,膨胀的气息撑得四周的空间近乎爆炸般膨胀!

    那是超越世界极限的力量,在这个小小的白泽族体内爆发开来!

    江祖石脸色大变,只见那小白羊人立起来,化作大背头独角的老年壮汉,满面白花胡子,抬手迎上他这一击!

    “轰!”

    江祖石右臂炸开,同一时间,玉道原滔滔法力涌来,无数天庭诸神聚拢,化作一尊顶天立地的性灵立在江祖石身后!

    江祖石得到玉道原的法力,修为实力疯狂提升,一瞬间也提升到超越世界极限的程度!

    然而就在玉道原以自身伟岸性灵支援他的同时,两人心头悸动,眼前皆有一道剑光闪过!

    他们超越世界极限,立刻被仙剑盯上,天劫降临!

    两人心惊肉跳,心中惶恐:“为什么仙剑一下子便盯上我们,却没有盯上这头老年壮羊!”

    他们二人触动仙剑预警,在劫难逃,却在此时,神君柴云渡催动天命符文,两道光晕出现在玉道原和江祖石脑后,那种仙剑预警的不安感顿时消失。

    但江祖石第一个照面便遭到断臂的重创,这老年白泽的实力,竟然如此可怕。

    那老年白泽气息陡然衰落,随即又猛地高涨起来,冲向神君柴云渡,笑道:“你是帝座洞天的神君?你有天命符文,可以施展出超越世界极限的力量?好得很!”

    柴云渡尽管没有肉身,其人法力依旧深不可测,仙术化作道场,或者成环,或者成晕,或者化作飘带,向那老年白泽攻去。

    “元磁道场!”

    那老年白泽施展出超越世界极限的力量,强横无匹,气息却忽强忽弱,口中同时不断有声音传来,叫道:“圣火道场!司水道场!天雷道场!明月道场!”

    他在短短时间内,便与柴云渡碰撞数十次,将柴云渡的各种道场摸清,笑道:“你一定是仙人的第一代后裔,传授你这么多仙术!可惜了!”

    突然,柴云渡的一条飘带被斩断,那条飘带是一条水纹蓝色飘带,正是司水道场。

    老年白泽破了他的司水道场之后,第二招破解了他的天雷道场,将他脑后光晕打得粉碎,下一招又破他的明月道场!

    短短片刻,柴云渡身前身后十多种道场被逐一破去!

    就在此时,苏云醒悟过来,高声道:“神君,他刚才在计算仙剑旋转一周天的时间!他利用北冕长城上的那口仙剑照过钟山洞天的那一瞬间,施展出超越世界极限的力量!”

    柴云渡已经负伤,倒跌飞出,其他神灵慌忙来救,被那老年白泽一手一个镇压封印,化作一个个方方正正的大石头!

    柴云渡落地,闷哼一声,道:“怎么破解?”

    苏云立刻催动黄钟,大黄钟飞出,高声道:“我算出他不敢施展超越世界极限力量的那一瞬,你那时与他对决,可以轻易击杀他!”

    仙剑旋转一周的时间在忽秒之间,忽秒间便可以照耀大千世界,而大黄钟有八个刻度,第八个刻度已经达到了比忽更小的微。

    那老年白泽的实力强横无匹,其破绽便在微刻度的时间内,抓住这一瞬,这一瞬间老年白泽的实力,最多与圣人等同。

    以神君柴云渡的修为,轻易可以将他击杀!

    苏云在顷刻间便将算出老年白泽不敢出手的那一微时间,黄钟震响,响声传来的同时,柴云渡已经被老年白泽封印,被镇压在一块立方体的大石头中。

    苏云心中一沉。

    这短短片刻,柴云渡被镇压,柴家的那十几尊神灵也悉数被这老年白泽封印!

    仅仅一人,便有如此能为。

    那老年白泽转过头来,向他们看来,目光落在苏云身上,露出惊异之色,道:“你能看出我是在躲避仙剑的追踪?”

    苏云点了点头。

    那老年白泽愈发惊讶,道:“你还能算出来我不敢动用全部力量的那一刻?”

    苏云又一次点了点头。

    那老年白泽叹了口气,萧索道:“倘若钟山洞天有你这样的人物在,那就好玩多了。这数千年来,仙人将钟山洞天变成一个大囚笼,把犯了事的神魔都丢在这里,我白泽一族没有办法,只好把他们都杀了。倘若他们有你一半聪明,杀他们也就不会那么无聊了。”

    他露出欣赏之色,道:“少年,你不是无名之辈。”

    苏云微笑道:“我乃天市垣大帝,苏云。”

    老年白泽惊讶,反复打量他几眼,轻轻点了点头,向身后的白泽氏族人道:“把他们统统镇压,征服帝廷,一统帝座!”

    他的身后,白泽氏族人兴奋莫名,立刻向玉道原、道圣等人冲去,有人兴高采烈的叫道:“仙人镇压我们,囚禁我们的囚笼,终于困不住我们了!”

    “夺了天市垣!夺了帝廷!夺了帝座!”

    “杀上仙界,抢了武仙殿!”

    ……

    那老年白泽则向苏云走去,淡淡道:“既然是天市垣的大帝,那么我向你出手,便是平辈之战,我即便杀了你,也不会内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