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临渊行 > 第四百五十二章 人心不古,世道炎凉
    “这是……”

    神君柴云渡、道圣、圣佛等人看到钟山洞天来人,也是惊讶无比,柴云渡麾下一尊神灵失声道:“一群羊统治的洞天?什么时候一群羊也可以成为统治者了?”

    “士子,他们好像是白泽元老的族人!”莹莹惊讶道。

    苏云笑道:“可惜白泽元老去了仙界,否则看到他这么多族人在此,一定开心得要命!”

    通天阁众人也都认出了对面的那些大背头斯文年轻人的来历,纷纷笑道:“白泽元老若是在这里,一定开心死了!”

    燕轻舟笑道:“元老总是戴着眼镜本着脸,看谁都像是欠他钱的样子,谁若是摸他的头他还抵人。想来是思乡的缘故。若是看到他的族人在这里,他一定乐开了花!”

    伊朝华道:“他总是单身一羊,我们还担心白泽会绝种,有心寻找近亲种族与元老交配,只是被他恼羞成怒的拒绝了。现在白泽元老不愁繁衍的问题了,那里肯定有许多小母羊。”

    通天阁中的女性连连点头。

    她们为了白泽的繁衍问题也是操碎了心,甚至一度有让白泽与盘羊繁衍后代的打算,生出魔化品种。

    莹莹把众人的议论听在耳中,悄声道:“士子,你说对面的白泽族人会不会如帝座洞天那般,嫁给你一个公主、圣女什么的,两家联姻?”

    苏云哈哈笑道:“这,不太好吧?哈哈哈!”

    池小遥瞥他一眼,苏云立刻敛去笑容,正色道:“若是联姻,白泽元老比我更加适合。莹莹不要乱开玩笑。”

    神君柴云渡瞥了苏云一眼,目光闪动,道:“钟山洞天外面的九渊如此凶险,而钟山内部却是一片平和景象,有如世外仙境。这处洞天外围的天渊,干系到元动境界,烛龙衔珠,又干系到骊渊境界。一座洞天,囊括两大境界,是除了帝廷之外的最重要的宝地啊。”

    一位柴家神灵领会他的意思,道:“从前,独角羊族与外隔绝,可以自保,但是现在洞天迁徙,许多洞天开始合并。神君担心白泽氏守不住钟山洞天。”

    苏云明白他们的意思,微微一笑,并没有说话,而是看着两大洞天在飞行中逐渐靠近。

    此时,天市垣与钟山还未接触,但两界的天地元气与钟山洞天的天地元气已经开始交汇。第一缕元气交汇之时,元气顿时发生奇妙的变化。

    原本,天市垣的天地元气因为与帝座洞天的天地元气融合的缘故,质量直线提升,新出生的人,无需筑基这个境界,便可以直接蕴灵,成为灵士!

    现在,天市垣与钟山的天地元气融合,元气顿时变得无比充沛,给人的感觉便像是浓郁得如同雾气扑面!

    呼吸第一口时,甚至会感觉到有些呛人,让人忍不住咳嗽!

    但呼吸第二口天地元气时,身躯和性灵便像是要飞升了一般,即便是日常呼吸,无需修炼,都可以感觉到肉身修为和性灵修为在不断提升!

    当然,拥有大一统功法的话修炼速度会更快一些!

    突然,明亮的光芒映照而来,苏云惊讶的回头看去,只见他们身后,一处宝地中有仙光溢出,在天地元气的滋润下,那片宝地中的仙光也愈发浓郁起来!

    不仅如此,他还看到另一处如井般的山谷中,有丝丝缕缕的仙气漂浮!

    随着两大洞天的接近,天地元气的融合,天市垣的宝地也渐渐增多,越来越多的地方出现仙光,仙气!

    苏云有些茫然,急忙转头向钟山洞天看去,只见钟山洞天也有一些变化,但是没有天市垣的变化大。

    钟山洞天只有零星一两处地方涌现出仙光与仙气,数量要比天市垣少了许多。

    其他人也注意到这种异象,不禁啧啧称奇。

    柴云渡压下心头的激动,又瞥苏云一眼,不紧不慢道:“适才听人说,天市垣有一位白泽元老,与这些独角羊是同族,这么说来,天市垣也有保护钟山洞天的义务。不如这样,我柴家得一半,天市垣得一半。姑爷意下如何?”

    苏云收回目光,道:“神君有所不知,白泽元老并非是天市垣的元老,而是通天阁的元老。他乃是上古时代流落到元朔的神祇。”

    柴云渡淡淡道:“陛下是想提醒我,独角羊族是神族吗?别忘记了,我柴家乃是仙人遗族,仙人后裔!”

    他微微一笑:“陛下,我之所以称你为陛下,又愿意与你平分钟山洞天,完全是看在武仙人的面子上。武仙人在仙界失势,你作为武仙之子,也应该感觉到家道中落的苦楚吧?这次洞天合璧,便是陛下翻身的机会!陛下若是不取,我帝座洞天那就全部取了!”

    他话音未落,突然玉道原的声音传来,哈哈笑道:“神君柴云渡,果然气概无双!不过钟山洞天不能全部交给柴氏!苏阁主不想要,我神帝想要!”

    天船驶来,神帝玉道原、江祖石率领西土各国高手站在船头,天船富丽堂皇,船身雕琢神魔烙印,压迫感极强。

    神君柴云渡瞥他一眼,淡淡道:“我之所以让出半个钟山洞天,是看在武仙人的面子上。倘若陛下不取,那么你又有何德何能敢收?”

    神帝玉道原屹立在船头上,悠然道:“神君何必如此刻薄?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你我利合则合,利分则分。柴家百万人口,统治帝座洞天尚且勉强,难道还有余力统治得了钟山洞天吗?”

    柴云渡脸色微变,这的确是他最顾虑的事情。

    柴家人太少,虽然个个都是高手,但统治帝座洞天也有些勉强,以至于南布衣伙同贱民作乱,至今都无法平息。

    而且他又没有了肉身,只剩下性灵,柴家可以说已经没有了最大的依仗,必须要有一个新的靠山,否则将来真的有可能会被人铲除!

    尤其是最近一两年,洞天合并事件,让他敏锐的觉察到一场剧变正在酝酿之中。

    柴家若是能够抓住这次机会,必然可以飞黄腾达,若是抓不住,只怕便会没落甚至消亡!

    他毕竟是神君,目光看得更远,比玉道原、苏云这样的人物要远了很多。

    柴云渡一念及此,哈哈笑道:“钟山洞天,我柴家只取一半,多了不取。至于钟山洞天剩下一半,是落在玉道友手中,还是天市垣大帝手中,与我柴家无关。”

    玉道原站在船头,向他欠身:“多谢神君成全。”

    柴云渡心道:“我柴家瓜分一半,肯定是最好的那一半,其他的便让你们撕咬争夺,这也是维持我柴家长盛不衰的法门。”

    莹莹低声道:“真是人心不古,世道炎凉。士子,这些小白羊是白泽元老的同族,我们要帮忙吗?”

    苏云微微皱眉,悄声道:“我在想我们路上看到的那些封印。这些封印符文有些古怪。你还记得曲伯他们设计的记忆封印符文,来源是哪里吗?”

    莹莹努力回忆,道:“好像有人提及过,曲太常他们的封印符文,好像是从应龙封印神魔的符文中演变出来的。你这么一说,路上遇到的那些符文,的确与曲太常的符文有几分类似……不过,这与钟山洞天的小白羊有什么关联吗?他们看起来这么可爱……”

    苏云心中隐隐有些不安。

    应龙镇压神魔所用的封印,正是白泽元老设计的!

    “那么我们路上遇到的那些甚至镇压炼化了神君和人魔的可怕封印,很有可能就是眼前这些人畜无害的小白羊设计的!”他心中暗道。

    天市垣与钟山越来越近,终于一震轻微的抖动传来,天市垣与钟山接壤,两大洞天合并到一起。

    玉道原目光闪动,笑道:“神君可别忘记了你刚才的承诺。”

    柴云渡哈哈一笑,摇头道:“玉道原,这点气度我还是有的,你尽管放心。钟山洞天,我柴家只占一半!”

    前方,为首的白泽氏青年露出人畜无害和蔼可亲的笑容,询问道:“来者可是上国元朔的贤哲?”

    左松岩惊讶,上前道:“不敢自称贤哲。我们正是来自元朔。敢问小哥儿是如何知道元朔的?”

    那年轻人道:“曾有圣灵到访钟山,提及元朔是礼仪之邦,圣人之国。那第一位来到这里的圣灵,自称禹,说起元朔的道法神通,我钟山上下,无不心驰神往。”

    左松岩更加惊讶,失声道:“这位叫禹的圣灵,莫非就是圣皇禹?”

    道圣和圣佛也是惊讶莫名,各自上前,道:“圣皇禹竟然到过此地。那么是否还有其他圣灵也到过此地?”

    玉道原冷笑道:“苏阁主,不管你们与这些独角羊有没有亲戚关系,这钟山洞天,我与神君都要定了!”

    柴云渡心道:“武仙人也是失势了,索性不去管这位便宜姑爷,先霸占了钟山洞天再说!我看在武仙人的面子上,不去争天市垣便已经算是大度了!”

    那白泽氏青年更加欣喜,笑问道:“诸位既然是来自元朔,那么一定知道天市垣吧?我们族人曾经听闻,元朔有一片天外飞地,叫做天市垣,很是奇异。那天市垣……”

    玉道原道:“天市垣就在我们身后。叫你们管事的出来!”

    那白泽氏青年翘首观望,他身后的其他白泽氏青年也纷纷翘首向天市垣看去,后面还有一群小白羊努力的震动翅膀,飞上天空向天市垣张望。

    玉道原不耐烦道:“叫你们管事……”

    那白泽氏青年脸色越来越兴奋,突然不知从何处抽出一口明晃晃的神刀,兴奋无比道:“叫你们管事的出来!”

    玉道原愕然。

    只见其他人畜无害的白泽氏男男女女纷纷抽出各种神兵利器,兴奋莫名,异口同声道:“把你们洞天的神君叫出来!今天,天市垣易主了!”

    “抢劫!”

    他们身后的小白羊们更加兴奋:“咩!抢劫!”

    ————推荐一本书,惊奇赘婿,新书刚上架,去支持一波哈!

    第二章估计要到九点十点左右才能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