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临渊行 > 第四百五十章 都是我的
    离伊朝华推算的撞击时间还有四个月的时候,无论是天市垣、元朔还是帝座洞天,都可以看到钟山洞天的阴影。

    人们首先可以观测到的是天渊十星之间的九渊。

    那是由星辰组成的九道大渊,大渊中是乱星地带,充斥着各种星辰碎片,危险无比,那里被称作濯龙池,烛龙洗澡的地方。

    星辰碎片与碎片之间的恐怖撞击时时刻刻都在发生,元朔的天空中不断闪现星爆的恐怖景象!

    九渊后方,便是规模宏大无匹的钟山-烛龙星云。

    钟山如同一口漂浮在宇宙中的洪钟,外围弥漫着星云之气,无数星辰和太阳在星辰中明灭不定的闪烁,形成了烛龙的鳞片、眼睛、利爪和身躯。

    烛龙口中衔着的银河核心般的星团,星团中心,便是钟山洞天!

    钟山洞天,带着钟山-烛龙星云,带着天渊,出现在元朔的上空,引起世界各地的震撼。

    刚开始的时候,钟山-烛龙星云与天渊只是与天市垣平行飞行,但随着时间推移,烛龙口中的钟山洞天便在慢慢接近。

    当天市垣天渊中穿过的时候,天空中的星爆更加剧烈,甚至不断有星辰碎片从天而降,划破天空,化作巨大的流星,闪烁着比太阳还要明亮百倍的光芒,坠向大地和海洋!

    倘若任何一块星辰碎片坠入大地或者海洋,恐怕都会引起一场灭世灾难!

    恐慌在世界各地蔓延,整个元朔星辰都弥漫着一股绝望的氛围,不知道何时便会有灭世之灾袭来。

    恰逢苏云裘水镜等人从北冕长城归来,裘水镜见状,不由分说将仙图祭起。

    这面仙家之宝腾空,越来越广大,渐渐的上升到同天索道,化作一片薄薄的光幕,将元朔所在的世界笼罩。

    一座方圆千百里的星辰碎片撞来,撞击在仙图薄薄透明的图纸上,撞得粉碎。

    天空中不断有星辰碎片袭来,却悉数被仙图挡下。

    裘水镜这才松了口气,赞道:“不愧是仙道之宝,胜过大圣灵兵不知凡几。”

    莹莹道:“水镜先生,你得此宝,可以轻易征服西土各国,一统世界。你却将它祭在空中,虽然庇护了众生,但是却失去了统一西土的手段。”

    裘水镜道:“莹莹姑娘,西土不过是癣疥之疾,不足为虑。我将仙图祭在空中,占据了元朔世界的天空,便已经立于不败之地。西土对元朔来说,已经没有任何危害了。”

    莹莹不信。

    这时,西土各国的灵士加紧锻造天船,将一艘艘天船放飞到天外,用来对付那些袭来的星辰碎片!

    这是西土各国联手,不计成本,因此短短一个月时间,便炼制了百十艘天船,祭到同天索道,监控元朔世界的周天运转。

    但凡有较大的星辰碎片驶来,灵士便可以在天船上祭起灵兵,将星辰碎片轰开,或者推离轨道。

    不过,他们还未来得及有所动作,裘水镜的仙图便已经将元朔世界笼罩。

    天船没有了用武之地,于是时常行驶到元朔上空,显然图谋不轨。

    其中一艘天船上,国师玉道原与武圣江祖石面带煞气,杀气腾腾,天船驶向元朔东都。

    就在此时,突然天幕变化,映照出玉道原和江祖石的身影,玉道原和江祖石惊讶,仔细打量,只见两人正在那天幕中渡劫,渡的是飞升之劫。

    一道剑光闪过,画中两人身首异处,死于非命。

    玉道原面色苍白,过了片刻,下令道:“回航。”

    江祖石道:“国师,我们从天外袭来,东都必无防备,偷袭之下,必然成功。这天外异象,不过是天象罢了,不足为惧。”

    玉道原摇头道:“天外异象挡住了天外星辰的袭击,这不是大圣灵兵所能办到的事情,而是仙家之宝。元朔有仙家之宝庇护,占据了天空,我西土国运已失,没有任何胜算了。强行动兵,便是灭国之祸。”

    武圣江祖石怅然,喃喃道:“西土就这样败了,再无翻身之日?”

    他们之所以必须入侵元朔,主要是因为这二人才智过人,都看得出元朔占据天市垣,再加上裘水镜左松岩的变革,将来元朔必然会对西土形成碾压之势!

    西土可没有天市垣这座洞天!

    唯一取胜之道,便是趁着元朔尚且弱小,予以消灭!

    “还有翻身之日。”

    玉道原道,“国运争不过元朔,那么便个人相争。只要我西土出现一位渡劫飞升的仙人,铲平元朔还不是轻而易举?”

    他说到这里,突然想起刚才在天幕上所见的渡劫场景,自己和江祖石都被仙剑一剑抹杀,不由心头一阵冰凉。

    这条路,只怕也被断了。

    “现在还有另一条路,那就是天外的那座洞天。”玉道原仰起头,看向天外,喃喃道:“九渊之后的钟山烛龙。生存下来的唯一可能,便是探索那里……”

    江祖石仰头,远眺钟山-烛龙星云,道:“我们需要更大的天船,才能驶到那里。”

    西土各国加紧制造更大的天船,准备驾驶天船飞出元朔世界,探索钟山洞天。而天市垣的对面,帝座洞天中,神君柴云渡已经率领柴家一众高手启程,向天外飞去。

    帝廷帝座已经合并成为一座洞天,只是分为两个世界,中央有黑铁城将两个世界隔开,而今两界只是有些商贸往来,来往并不密切。

    但神君柴云渡也意识到,与元朔通商带来的后果,可能是柴氏财富的流失。

    苏云虽然是他柴家的姑爷,又是武仙人之“子”,但柴云渡始终没没有放弃帝廷,放弃让柴家成为主宰的可能。

    “柴家只有几百万人,哪里能够对抗得了元朔那些贱民?早晚会被元朔蚕食干净。新的洞天,就是新的希望!”

    天市垣。

    苏云安葬了曲伯、罗大娘等人之后,又跑去见池小遥,继续在池小遥的天市垣学宫授课,没有一点紧张的意思。

    左松岩已经紧张起来,不断派使者前来询问,新的洞天撞击天市垣该如何应对。

    苏云没有回信,直接把使者撵了回去,只让通天阁和天道院的所有好手继续研究青铜符节。

    距离合并还有三个月时,左松岩坐不住了,亲自跑过来,道圣和圣佛也从悬棺禁地中跑出来,挤到苏云的课堂里,听了一节课。

    苏云装作没看见,但下课时便被他们堵在校外。

    课堂里的小妖怪们兴奋无比,探出脑袋向外张望:“三个老头拦住了苏老师,苏老师要挨揍了!”

    池小遥也探头向外张望,心道:“会打起来吗?”

    苏云也是无奈,向三人道:“你们想怎样?”

    左松岩道:“天市垣正在穿越天渊十星的第三颗星,正在从九渊的第二渊进入第三渊!该如何应付?你主意最多,拿个章程来!”

    苏云道:“我能有什么章程?你们去找火云洞主鱼青罗,她掌握着火云洞天,就在天渊四上。”

    左松岩等人将信将疑,正打算返回朔方,还未走出天市垣学宫的山门,便见鱼青罗乘着兽辇来到山门前,正在下车。

    众人连忙见礼,左松岩道:“正要前去寻找洞主。苏阁主说,火云洞天就在天渊四上,只需去找洞主便可以应对这次洞天撞击事件。”

    鱼青罗惊讶道:“火云洞天的确在天渊四上,不过天市垣即将来到天渊四。我这几日与景召老师和几位师兄一直留在火云洞天,但是火云洞天最近在剧烈震荡,不断跃动,脱离了原来的轨道,不知要驶往何方!我心急如焚,又无可奈何,所以来寻苏阁主,讨个办法。”

    左松岩狐疑道:“原来你也没有主意。这小子为何让我们去找你?咱们回去!”

    四人连忙折返回去,苏云却不见了踪影。

    几个被罚站的小妖道:“苏老师和池祭酒向那边去了!”

    左松岩、鱼青罗、道圣和圣佛顺着他们指的方向追去,只见苏云和池小遥一路向北,来到天市垣的北部边缘。

    那里是悬于天外的一处断崖。

    左松岩、鱼青罗等人穷追猛赶,终于追上他们,远远只听苏云的声音传来:“……天渊四到了。小遥学姐,天外那颗太阳便是天渊四,迎着我们冲过来的,便是火云洞天。”

    左松岩、鱼青罗等人惊疑不定,待来到断崖上,只见断崖外便是一片星空,一颗硕大的太阳与天市垣几乎是擦身而过!

    这轮太阳飞过之后,一片火云映入他们的眼帘,向这边飞来。

    “小遥学姐抬脚。”苏云牵着池小遥的手,迈开脚步,向山崖外走去,笑道,“随我来,学姐小心点儿。”

    他脚步落下,只听轰隆一声巨响,火云洞天恰恰落在他的脚下!

    火云洞天与天市垣相连的地方,恰恰也是一片断崖,与天市垣严丝合缝!

    苏云牵着池小遥,走入火云洞天,莹莹回头,看着瞠目结舌的左松岩等人,不解道:“仆射,你们没有在火云洞天等着我们?”

    鱼青罗有些茫然,喃喃道:“我有些不太明白……”

    景召等人此时正在火云洞天中,连忙向他们迎来。而镇守火云洞天的那尊蜃龙神祇此刻也浮现出来,惊疑不定的打量四周。

    莹莹笑道:“有什么不明白的?火云洞天,其实也是第七灵界的碎片之一,只是规模太小了。三圣皇把火云交给了第一圣皇,第一圣皇来到这里观测钟山洞天。但这里还有其他与火云洞天一样的更为细小的洞天。只要算清它们的方位,算清它们的轨迹,再算清天市垣的轨迹,算清钟山洞天的轨迹,便可以知道它们会何时合并,在哪里合并了。”

    景召吃了一惊,失声道:“苏阁主竟然能算出这些东西?真是神乎其技!这便是新学吗?”

    莹莹撇了撇嘴,悄声道:“才不是他算出来的。是伊朝华师姐他们算出来的。士子只是靠伊师姐算出来的结果,在小遥面前装一装而已,带着小遥四处逛一逛摆摆阔气。你是知道的,他十七岁了,正是春心萌动的季节,但媳妇跑了……”

    众人回头看去,只见伊朝华等通天阁的高手也在向这边走来,这些通天阁的怪人一个个怪里怪气的,拿着各种运算灵兵,不断计算演算。

    而在前方,苏云牵着池小遥的手,继续向火云洞天的边缘走去。

    天渊四的星空中,一座又一座洞天碎片飞速驶来,铺在他的脚下。一片又一片大陆和山河向外延伸。

    “这些……”

    苏云牵着少女的手,回头笑道:“都是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