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临渊行 > 第四百三十六章 借剑一用
    温关山闻言,忍不住笑出声来:“为了杀我,抛弃到手的功名利禄,抛弃到手的荣华富贵,至于吗?不要说你是天市垣大帝,那里只有妖魔鬼怪,连个人影都没有。天市垣大帝,根本就是一个你用来骗自己的幌子罢了。”

    莹莹出现在苏云肩头,道:“天市垣是一处你无法想象的宝地,元朔所在的世界,只不过是这块宝地上的一颗明珠,你以为士子会为了这颗明珠,丢弃整个宝地?”

    温关山瞥她一眼,嗤笑道:“滢,你又在自欺欺人。”

    莹莹冷冷道:“我不是滢。你也不是秦武陵。滢死后,性灵进入书本之中,我便是书中诞生的精怪。你也是如此,你也是一个精怪,丹青。”

    “滢,你在说什么傻话?”

    驿站中,一个高大英俊的年轻人走了出来,正是秦武陵,与温关山并肩而立。

    秦武陵的笑容温暖,像是一个可以依靠可以信赖的大哥哥,笑道:“我一直都是秦武陵,一直是你的领队学哥,从未变过。我镇压龙灵,克制人魔,解救韩君,韩君却恩将仇报。他野心勃勃,我不得不藏匿于朝堂之上,与他争斗,免得天下落入他的手中。”

    莹莹露出怜悯之色,摇头道:“丹青,我也曾被性灵前世的记忆蒙蔽,以为自己是士子滢。直到后来我才明白,对于我来说,滢的性灵只是一段固化的回忆,与我的性格,与我的未来,没有半点影响。”

    “真是好笑。”秦武陵脸上的笑容敛去,冷冰冰道。

    莹莹道:“秦武陵是个忠厚稳重成熟的师兄,宽以待人,厚德载物,甚至不惜性命也要救韩君。而你却只是以为自己是秦武陵,但处事却阴狠狡诈,为了自己权势不惜弑帝,杀死哀帝,不惜弑兄,杀死温关山,不惜弑师,杀死岑夫子,不惜篡位,披上帝平的皮。”

    温关山和秦武陵的面色阴沉下来,齐齐冷哼一声。

    而驿站中突然妖气大作,仿佛有什么庞然大物在藏在驿站里,那驿站也压不住其凶威!

    “夫君。”柴初晞悄声提醒道。

    苏云挑了挑眉毛。

    那驿站里妖氛浓烈无比,撑爆驿站,刹那间形成一个犬首人身狰狞恐怖的妖魔形态,高数十丈,周身妖气形成黑色的气流,将温家上下纷纷卷起,撕碎!

    温家家丁四散奔逃,却没有一个能够逃脱,纷纷死在那犬首巨妖的妖气之下!

    犬首巨妖双目如血,犬口唇角裂开,犬齿流涎,看着仙云上的苏云等人,露出威胁之色。

    莹莹视而不见,继续道:“你先是追踪韩君到西土,看到新学进步却不思进取,不想着将新学引入元朔,反而臣服余烬,甘做余烬的敲门砖,反而与神帝玉道原勾结,助他传道元朔!你看到旧学的衰落,却不思改变,甚至打算尽灭旧圣绝学,强攻火云洞天!”

    驿站裂开,突然从倒塌的驿站中走出一个个强大的身影。

    这些人,有老有少,有男有女,个个气象非凡,各有各的容貌,各有各的气质,甚至从他们的言行举止中,可以看出他们不同的性格。

    他们是前朝的朝中大臣,是帝平皇朝的文臣武将!

    然而,这些人此刻却都露出怒容,似乎在为莹莹的话而恼怒。

    这种恼怒,是恼羞成怒,是被揭开老底看到自己赤裸裸的内心而恼羞成怒!

    “你为了探明朝天阙的下落,化作野狐潜入天市垣,在胡丘村任教六七年,与温关山所化的犬妖成为兄弟,不惜纵容七世家造反作乱,让朔北陷入动荡之中!”

    莹莹冷笑道:“你为了自己彻底掌权,不惜猎杀道圣和圣佛,彻底铲除四大神话,而那时,元朔只剩下道圣和圣佛还能对抗西方!你为了自己的权势,竟要自毁长城!水镜先生百日变法,你也从中作梗,掀起动乱,唯恐失去权力。你的所作所为,与秦武陵没有半点相似!你只是你,你只是一个小小的笔怪,一个叫丹青的笔怪!”

    仙云下,驿站四周,百十位文臣武将和温关山一起发出一声低沉怒吼,愤怒仰头,目光喷火,似乎要撕碎这个大胆的小书怪。

    莹莹大声道:“秦武陵,奉武帝之命,葬龙陵格龙的那位领队学哥,早就死在葬龙陵了!丹青,你模仿他模仿了一辈子,以为你就是他,然而自始至终,你都是你自己!一个卑微的,矮小的,阴暗的,恶毒的笔怪!这才是真正的你!”

    “够了!”

    秦武陵怒吼,腾空而起,杀上仙云。

    他的身后,温关山、老苟与一众文臣武将,各自气势爆发,悍然杀上仙云!

    莹莹字字诛心,像是一支支锋利的羽箭,射在他的道心上!

    他与韩君作对,因为与韩君斗智斗勇时他会感觉到自己是秦武陵,他臣服余烬,因为余烬看出他的道心上的薄弱,可以让他消除一切怀疑。

    但在他内心的最深处,他始终知道自己不是秦武陵,自己只是别人用来写字的笔,沾着最脏的墨,出身污秽!

    他不是秦武陵。

    秦武陵光芒万丈,光鲜靓丽,英俊神武,上至王公贵胄,小姐公主,下至贩夫走卒,青楼笑女,无不喜欢他。

    但是没有人会喜欢一个矮小的笔怪,哪怕这个笔怪天资聪颖,在岑夫子拿着它写字时,便领悟到岑夫子的绝学,并且看出其功法神通的破绽,哪怕这个笔怪可以模仿他人的功法神通,可以一神分化,哪怕这个笔怪有着满腹经纶,满腹抱负。

    “我是秦武陵!我不是丹青!”

    秦武陵气势滔天,他不仅仅拥有《真龙十六篇》,更是精修各种旧圣经典,他的上百尊化身,施展出各种不同的旧圣绝学,竟然无一重复!

    不仅没有重复,而且他的每一种旧圣绝学都妙到毫巅,宛如旧圣降临亲自施展一般。

    不仅如此,他还施展出各种西土新学,同样惊采绝艳!

    天下能够让苏云也为之惊艳的人,少之又少,屈指可数,元朔却独占其三。而妙笔丹青便是其中之一!

    没有人可以同时掌握这么多的圣人绝学,但他却可以!

    然而就在上百位大高手杀到仙云上的一刹那,苏云脚下重重一顿,仙云之上,云气之中,四座仙宫大殿从云雾之中拔地而起,四座祭坛出现在仙宫大殿前!

    而苏云和柴初晞恰恰是站在四座仙宫祭坛的中央,苏云抬手,一面仙箓腾空。

    这四座仙宫祭坛,与苏云等人在荧惑大陆,穿过地底通道来到北冕长城脚下,见到的仙宫祭坛一模一样!

    从前,苏云因为外敌来袭,没有来得及将这四座祭坛研究透彻,只来得及收走那面仙箓,一直无法让祭坛再现。

    而武仙人为了送走帝廷仙尸,却将这四座仙宫祭坛传授给他,而且不仅是四座,完整的祭坛,共有八座。

    但对苏云来说,解决丹青老师,四座仙宫祭坛已经绰绰有余。

    中央祭坛上,苏云和柴初晞躬身一拜。

    祭坛开启,仙箓浮空,两人身后的空间顿时开始折叠,退去,浮现出伟岸的北冕长城!

    空间还在疯狂折叠,万千异象从他们身后呼啸浮现,武仙宫出现,浮尸遍地,像是时光和空间被固定,保持着他们死时的状态。

    呼——

    他们身后的空间来到武仙大殿,罗大娘等人的尸身一晃而过,随即仙剑出现在供坛上,悬浮在他们身后,不断旋转,剑光折射北冕长城下的万千世界,镇压天下任何有实力突破世界极限的存在!

    此剑在,无人敢成仙!

    “借剑一用!”

    苏云转身,伸手,握剑,剑光洒出。

    在他握住仙剑,剑招一出的一瞬间,苏云便感觉到不是自己在控制仙剑,而是仙剑在控制自己。

    他不再是一个小小的天象灵士,而是掌握着天劫,掌握着众生命运的仙剑。

    他的光芒照耀之处,一切都将摧枯拉朽般被毁灭!

    “嗤——”

    剑光如孔雀开屏般炸开,仙云四周,杀来的上百尊大高手只见明亮无比的剑光刹那间飞来,从他们的身体中穿过。

    随即所有剑光飞回,猛地一收。

    所有人僵在空中,依旧保持着飞行保持着进攻的姿态,甚至连他们的神通也像是被凝固在时空之中。

    这幅景象,与武仙大殿中的恐怖景象有几分类似。

    在武仙大殿中,那些尝试盗取仙剑的人们,也是如此一般。

    突然,老苟的脖子处冒出一条血线,巨大的狗头从脖子上滑落。接着,温关山的眉心裂开,后脑勺处一道血光喷出,洒在后面的人的脸上。

    那人上半身无声无息的飞起,而那人身后,元朔旧朝一个个文臣武将各自死于非命。

    一具具尸体从天空中坠落下来,砸在地上,随即血肉尽去,变成了一张张没有血肉的皮囊。

    秦武陵站在仙云上,双目瞪圆,盯着苏云和柴初晞,盯着苏云肩头的小书怪莹莹,冷笑道:“借仙剑来杀我,你能借几次?”

    他话音一落,苏云气息急剧衰落,一身真元被刚才那一击挥霍得干干净净,半点不存!

    莹莹握紧小拳头,丝毫不让,大声道:“借一次就够了!你还不是?”

    突然,秦武陵身上传出嗤嗤泄气的声音。

    他干瘪下来,很快变成一张人皮。

    他的头颅中蠕动,一个小小的笔怪艰难的从他口中钻出来,坐在人皮上,呼呼喘着粗气。

    他是一个如莹莹般冰雪可爱的尺许小人儿,只是他的目光却越来越黯淡,气息越来越微弱。

    “我是秦武陵……”他呼呼喘气,呼出血沫子,脸色灰暗下来。

    “你不是。”

    莹莹打断他,道:“不过,你倘若不把自己当成是他,你可以活得更好,活得更精彩。而现在,你的执念葬送了你。”

    那小小的笔怪目光越来越昏暗,头颅越垂越低,嘿嘿笑道:“你懂什么?我这辈子……”

    他仆倒下来,身躯裂成两半,渐渐的从肉身变成了两截断笔。

    “莹莹,我们走吧。”

    苏云唤醒正在落泪的莹莹,道:“我们回天市垣,那里没有这些恩怨争斗。”

    莹莹抹去眼泪,坐在他的肩头,惆怅道:“我的青春,就这样去了……”

    仙云飘去,越来越远。

    坍塌的驿站四周,到处都是人皮和狗皮,过了片刻,一杆断笔耸动一下,接着立起,化作一个只有上半身的笔怪小童,冷笑道:“当年我连人魔都骗得过,更何况你们几个毛头小子……好疼!仙剑果然厉害,差点便从性灵分身追溯到我的本源……我这伤,恐怕要养几十年……”

    就在这时,只听悉悉索索的声音传来,一个鬼鬼祟祟的少年溜了过来,东躲西藏。

    “鬼!这里有鬼!”

    那少年身上受伤,因为没有人治疗,伤口化脓,突然一把抓起只剩下上半身的丹青,厉声道:“秦武陵,我认得你!你变成鬼了也不放过我!我与你拼了!”

    丹青大怒:“你认错人了!秦武陵不是我这个模样!放开我,你个疯子,你放开我!”

    韩君突然不知怎么的又发了疯,叫道:“秦武陵,你放心,我会保护你的!不会让鬼伤到你!”

    后方,数十个没有脸的人提着一张张脸,歪歪斜斜的向他们追来。

    ————为秦武陵,为韩君,这对冤家求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