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临渊行 > 第四百三十一章 恍若神魔
    薛青府心中一惊,急忙抬手去按住脸庞,然而他的脸皮已经裂开,啪嗒两声坠地。

    面具裂开,出现的是一张有些秀气的脸,只是脸上有一道疤痕,那是裘水镜给他留下的伤疤。

    他垂下头来,目光躲闪,看向杀入广平的朔北大军。

    他是韩君。

    “没有神魔助阵的话,裘水镜、老道、景召他们挡不住我,苏云那小子也挡不住我!”

    韩君声音嘶哑,自言自语道,“苏云的神通虽强,但是催动起来太慢,这是他致命的弱点,只消不给他催动的机会,他便不足为虑。甚至在乱军之中潜到他的身边,杀他也并非难事!”

    而在远处,正有一些军中将领迈开奇形怪状的步伐,不顾战事,身躯扭曲着向这边冲来!

    那些将领,正是韩君的面具分身!

    他不习惯不戴面具,薛青府面具被毁,他虽然知道戴着面具只会限制自己的实力,内心也抗拒戴上面具,但是在他内心深处,却还是渴望有一个面具遮住自己的脸,遮住自己的内心。

    自己是丑陋的,唯有戴上面具,他还敢于见人。

    “我可以做到,我可以做到!”

    韩君死死抓住裂成两半的薛青府面具,把面具捏得粉碎,不断给自己鼓劲:“若论潜伏的手段,天下第一是秦武陵,天下第二便是我!我可以在乱军中潜到苏云身边,将他斩杀!”

    他向仙云看去,只见仙云随着朔北的大军杀入广平,仙云中仙气化作琴棋书画钟鼎楼塔等各种异宝轰下,冲击元朔朝廷大军。

    在这种攻势下,广平守不了多久便会沦陷!

    韩君握紧拳头,猛地咬牙迈开脚步向仙云的方向冲去。

    那里杀声震天,各种神通、灵兵、灵器漫天飞舞,阵法化作各种神魔异象,身躯伟岸的神魔异象在元气和符文烙印的加持下宛如神魔真身降临,在敌军中横扫,灵士们的肢体飞起,残肢断臂漫天飞舞。

    天外又有千帆舟,一口口灵器从天而降,轰击朝廷大军的中军,试图打散中军士气。

    韩君快步如飞,低声道:“我集合新学旧学的力量,实力早已来到这个世界的巅峰!我的手段,千变万化!我已经除掉了比你更加可怕的对手,没有人能够阻挡我!”

    他像是信心渐渐增强,一路呼啸而来,很快来到仙云下方,只见诸多奇形怪状如同提线木偶般的人向他奔来,正是他的面具分身。

    “我不需要面具,依旧可以发挥出所有实力!”

    韩君大叫一声,冲天而起,与此同时,一个个面具怪人紧随他冲天而起。

    韩君杀上仙云,露出笑容,为自己克服了内心的软弱而欢喜。

    那些跟在他身后的面具怪人也露出笑容,似乎为他的道心进步开心。

    韩君悍然出手,向仙云上的苏云攻去!

    就在他出手的同一时间,一个面具怪人摘下自己的笑脸,笑脸下是一张空白的脸,没有眼耳口鼻的脸。

    那面具怪人摘下脸,塞到他的手中。

    韩君下意识的接过面具,戴在自己的脸上,他脸上的表情变得惊恐,但笑脸面具戴上去,他脸上的惊恐立刻变成了洋溢的笑容,人也换了一幅面孔!

    韩君惊恐大叫!

    他登上仙云的那一刻,苏云和柴初晞也同时觉察到韩君的入侵,夫妻两人不假思索,同时施展各自最拿手的仙术迎上韩君的神通!

    苏云施展的是第一仙印,柴初晞施展的则是柴氏祖传仙术神通,两人神通刚出,只听轰隆一声,韩君狂暴法力碾压而来,让他们二人的神通刚刚发出一半,便不得不与之硬撼!

    “轰!”

    仙云上恐怖的悸动爆发,苏云和柴初晞各自叱咤,身后天象性灵浮现,骊渊裂开,雷池轰鸣,月桂漫天,连退数步,终于将韩君这一击挡下!

    莹莹尖声道:“韩君!”

    韩君正要镇压住道心中的破绽,听到莹莹的声音,内疚与恐惧涌上心头,那面具不像是在他脸上生根,而是在他道心中扎根!

    “我不要戴面具!”

    韩君大叫,另一只手顾不得去杀苏云和柴初晞,抬手去抓自己刚刚戴上去的脸,咔嚓一声将这张脸摘下。

    然而这时他身后又有一个面具怪人摘下自己的脸,把脸递到他的另一只手中。

    韩君不假思索抬起那只手,把面具放在自己的脸上,叫道:“我不要戴面具!我是韩君!无双的强者,我不需要畏惧任何人的目光!我要活出自己!”

    话虽如此,他身后的那些面具怪人却不断的摘下自己的脸,递过来,而韩君则一边摘下戴在脸上的面具,一边又戴上新的面具。

    那些被他丢在地上的面具则生出如同螃蟹的腿脚,四处乱爬,爬到一个个怪人身上,在他们的脸上安家。然而随后便又会被面具怪人们摘下,递到韩君的手中!

    苏云与柴初晞看到这一幕,不由得惊疑不定。

    夫妻二人对视一眼,立刻联手杀上前去,韩君双手一个摘面具一个戴面具,身子左摇右晃,躲避两人的攻势。

    突然,他腋下又长出两条臂膀,四条手臂有的摘面具有的戴面具,还有的抵挡苏云和柴初晞。

    苏云和柴初晞被他的神通法力震得气血翻腾不已,两人心中暗惊,却依旧拼命向韩君攻去!

    莹莹叫道:“韩君,你还记得你是怎么杀我的吗?”

    韩君招法顿时为之一乱,被柴初晞一击打在后心,口中吐血。

    “我问过人魔梧桐,她并未蛊惑你杀我!”

    莹莹大声道:“她只是让你献祭,是你选择了杀我!”

    韩君招法更乱,原本还有可能摘下面具,现在便有更多的面具等着他戴上。

    苏云和柴初晞心中更加震惊,这韩君摘下面具的那一刻,修为实力无比强大,让他们二人一触即溃,但戴上面具,修为实力便急剧下跌,会被两人所伤。

    另一边,道圣、圣佛、景召、裘水镜和左松岩等人也察觉到苏云的境况有些不妙,立刻各自冲出战场,向仙云这边冲来。

    韩君连接苏云和柴初晞数十招,中了苏云和柴初晞两招仙术神通,大口吐血,突然舍弃两人,纵身跳下仙云。

    景召速度最快,化作一道火光直奔仙云而来,正逢韩君跃下仙云!

    两人一个照面,景召催动火云三圣玄功,三头六臂,施展三种不同圣人绝学!

    他们交锋的一瞬间,正逢韩君摘下面具,只听咔嚓咔嚓几声,景召六臂断了四臂。

    两人身形交错的一瞬,景召剩下两臂向后打去,正逢韩君戴上另一个面具,中了他两掌!

    韩君吐血,踉跄而去。

    道圣第二个赶至,清虚剑仓啷出鞘,道家圣剑一出,一道剑光直达仙途。

    啪!

    清虚剑断裂,道圣嘴角溢血,弃剑为掌,催动桃源功,一掌将韩君打翻个跟头!

    道圣呆了呆,不明所以。

    韩君从空中栽落下来,砸入战场中,身后还跟着几十面具怪人,不断的摘下自己的脸送到他的手中。

    “阿弥陀佛!”圣佛金身灿灿,降落在乱军之中,迈步狂奔,当的一声与韩君猛地碰撞在一起!

    韩君骨断筋折,像破麻袋般飞起,砸向广平城的城楼。

    城楼坍塌,将韩君掩埋。

    圣佛抬手召来雷音钟,大钟旋转,钟身浮现出诸佛烙印,向韩君坠落之地猛地轰去!

    就在雷音钟爆发之时,废墟中韩君性灵浮空,一拳将雷音钟轰穿!

    圣佛心神受损,嘴角溢血。

    韩君大叫,他的性灵将他破破烂烂的肉身抓起,放在手心,性灵撒腿狂奔,身后还跟着一个个面具人。

    那些面具人竟然也浮现出一个个性灵,那些性灵摘下自己的脸,纷纷递给韩君的性灵。

    “我不要戴!我不要戴!”韩君肉身骨骼碎掉八成,却依旧未死,哭叫道。

    天空中星光璀璨,凝聚成星河,左松岩脚踏星河而来,催动自己的天象性灵,肉身节节暴涨,化作少年巨人,如同神魔!

    韩君只剩下性灵战力,肉身没了战力,与左松岩这等肉身神通抗衡,几招之间,左松岩与韩君性灵双双受损。

    左松岩踉跄后退,露出惊骇之色,只见韩君性灵带着韩君的肉身夺路狂奔,并不恋战。

    “老师。”

    韩君性灵前方,裘水镜出现,千帆舟在天外聚焦阳光和月光,化作道道太阳元气与太阴元气轰然落下,在他头顶组成阵纹。

    韩君看也不看,性灵径自冲来,两人招法尽出,杀得天昏地暗,如同两条怒龙滚滚而去。

    突然,裘水镜跌出,手掌按在胸口,只见韩君性灵残破,带着韩君的肉身狂奔而去,而他的身后,还有不少怪人的性灵纷纷摘下自己的脸递给他。

    韩君性灵依旧接住,戴在脸上,随即摘下换上新的面具,口中尚自大叫:“我不要戴!我不要戴!”

    道圣、圣佛、景召和左松岩快步赶来,只见韩君已经跑得无影无踪,众人顾视,从对方脸上看到了惊骇之色,想来自己也是如此。

    道圣摇头道:“如此才华绝代的一个人,竟然性灵有瓦解的趋势,真是可悲可叹。”

    “但是真强!”左松岩道。

    众人点头。

    仙云飞来,苏云站在云上,沉声道:“向前推进,不要停!我们大军停止的地方,只能是东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