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临渊行 > 第四百二十九章 无耻之尤
    “那么,那具仙尸是谁?”

    苏云道,“能够重伤武仙人,吓得武仙人落荒而逃的存在,一定非同小可。”

    武仙人上前一步,遥望帝廷中的景象,道:“你不用激将我,我原本的意思便是告诉你仙尸是谁,然后让你搬家,早点远离这个是非之地。”

    苏云心中微沉,有一种不太好的预感。

    武仙人道:“居住在帝廷中的那个尸体乃是此地真正的主人,这里叫什么,应该不用我提醒你了吧?”

    苏云打个寒颤,一股凉意从后脑勺飞速蔓延到全身。

    “这里叫做帝廷,除了帝廷之外,还有后廷,帝后所居之地!当然,这个帝后并非你天市垣大帝的夫人,而是天下女仙之首。”

    武仙人道,“北冥,是此间主人的后花园中的养鱼之地,帝座洞天,是此间主人召见群臣之处!而此间主人,已经变成了一具尸体,他被人挖去了心脏,磨灭了性灵,却不知从哪里得来一颗心脏塞到自己的腹腔中。”

    苏云抿了抿嘴唇,只觉喉咙发干,即便大口吞咽唾液也压制不住发自内心的紧张。

    武仙人继续道:“我遇到他时,他已经与那颗心脏长得很好了,他体内没有性灵,但是却有着比人魔还要强大的执念。他正在化作一具尸妖,一具前所未有的尸妖,强大,扭曲时空,吞噬一切撕碎一切,他的魔性比人魔还要重不知多少倍,他只有毁灭一切的欲望!”

    苏云连打几个冷战,声音嘶哑道:“他是仙帝?”

    武仙人沉默,不再说话。

    过了片刻,武仙人道:“他曾经是。现在他已经不是了。就像我,曾经掌握了北冕长城,但现在我什么都没有了。我从万化焚仙炉中逃脱,肯定瞒不过上头太久,上头是不会让一个本该死掉的仙人四处晃荡的。所以我该走了。”

    他转身离去。

    背后,苏云大声道:“我无处可去!天市垣也无处可去!还有元朔,还有这个世界的人,除了这片土地,没有地方可以容身!”

    武仙人停下脚步,侧头道:“为什么在乎他们?大部分人从出生的那一刻便注定了他们此生的碌碌无为,一亿个人中能够生出一个值得入眼的人物,便算是了不起了。用得着费心去救他们?”

    苏云道:“即便如你我,也是从亿万人中起家。不到盖棺定论,焉能定此生胜败?”

    武仙人怔了怔:“不到盖棺定论,焉能定此生胜败?”

    一时间他各种思绪涌上心头,悲喜交加,混作一团,过了片刻,这才笑道:“我竟会被你的一句话感动。没错,不到最后一刻,没有到我的棺椁被盖上的那一刻,我绝不会就此认输!”

    他气血激荡,很久没有这种热血上头的感觉了。

    武仙人道:“既然如此,我指点你一条生路。”

    苏云屏气凝神,细细聆听。

    武仙人转过身来,道:“你担心那仙尸活过来,有人比你更担心。仙尸活过来的时候,天市垣便会有大劫将至,会有可怕的仙道宝物降临,将此地连同仙尸一起摧毁。那仙尸化作尸妖之时,实力强大,就算是我鼎盛时期,也挡不住他一招。他或许可以对抗那件宝物几招,但他对抗之时,天市垣的毁灭便已经注定。所以唯一的生路在于……”

    武仙人直视苏云的眼睛,道:“将仙尸送走。”

    苏云闻言不由愕然,失声道:“将他送走?怎么才能将他送走?帝廷这么危险,仙尸如此可怕,连你也挡不住他两招……”

    武仙人重重咳嗽两声,指出他话中的错误,道:“其实三招,我挡住他三招,当然,他现在没有什么力量,但挡住三招之后还能活着逃出来,这也是本事。”

    苏云眨眨眼睛,没有说话。

    武仙人继续道:“我传授你一种仙箓的用法,你牢记下来。用这种法门,可以将那仙尸送走。切记,那仙尸得到了神心之后,已经蜕变在即,随时可能化作尸妖,你必须早些动手!”

    他的性灵跃出,观想一番,只见苏云四周出现八座仙宫祭坛,每座仙宫内皆有各种仙道符文烙印在墙壁、柱子、石阶、砖瓦上。

    而在檐顶,又有各种神魔形态的雕塑,雕塑也绘刻纹理。

    每座仙宫的中央皆有一座祭坛,看模样,催动祭坛时,仙宫的那些仙道符文烙印便会激活,映照在祭坛上。

    而八座祭坛又顺着门户和道路,连接到中央祭坛之上,那里正是仙箓的所在。

    武仙人性灵的掌心中有光芒跃出,化作一种仙箓形态。

    苏云心中微动,这仙宫大殿和祭坛的布局,正与他在荧惑大陆上看到的那座仙宫祭坛有些相似。

    董医师的祖父火德神君正是死在那座中央祭坛上!

    苏云仔细打量,其中四座仙宫祭坛与荧惑大陆上的祭坛几乎一样!

    想来,火德神君得到的仙箓和祭坛,都是出自武仙人之手!

    “可是……”

    苏云面带难色,道,“我们怎么进入帝廷?仙尸又怎么才会进入祭坛之中?”

    武仙人离开,道:“这就是你们的事情了。办好这件事情,你们才有资格生存下来,否则你们都将成为仙尸化妖时的祭品!蓬蒿!”

    人魔蓬蒿走来,跟上武仙人,向苏云挥手作别。

    苏云怔了怔。

    蓬蒿大声道:“我与武仙有了协定,我不取他的雷池雷液,他给我一些仙缘!苏阁主,梧桐没有说错,你是个有趣的人!就此别过,将来有缘再会!”

    苏云挥手相送。

    武仙人虽然远去,但那八座仙宫形态的祭坛却留在苏云的身边。

    苏云看着这些仙宫祭坛,心中杂念紊乱,突然抬起头:“先让通天阁造出这八座仙宫祭坛!这件事,必须要有高人助我布局来困住仙尸,否则定难成功!我需要水镜先生来帮我布局,流放仙帝的尸体!”

    他定了定神,请来欧冶武等人调动通天阁的财力,冶炼这八座大殿。欧冶武摇头道:“若是要炼这等宝物,需要一个强大的国家,这个国家须得有万千精通冶炼精造工艺,还需要有数十个督造厂铸造不同的灵兵器件,密切配合,才能办到。从前的大秦有这等实力,现在的元朔,还没有这等实力。”

    苏云深深看他一眼,道:“欧冶,你想说什么?”

    欧冶武欠身道:“阁主,元朔需要一个一统的国家,不能再内战了,请阁主下令,帮助左松岩平朝廷之乱。”

    苏云摇头道:“我向秦武陵和韩君许下承诺,此生不再踏足元朔半步,承诺一出,便绝不会食言。”

    欧冶武叹了口气,他们元朔通天阁的高手这些日子以来一直帮助左松岩整顿军备,也有人随军作战,朔北尤其是朔方的建设,他们也有目共睹,都觉得左松岩裘水镜治理得好,胜过东都朝廷良多。

    苏云不愿意插手,着实让他们失望。

    仅凭他们的力量,根本无从对抗元朔那么多的世家,也无从对抗“薛青府”与“温关山”这两个老奸巨猾之辈!

    “我虽然不能踏足元朔,但我可以飞着去。”苏云道。

    欧冶武呆了呆。

    苏云笑道:“而且,我朋友这么多,应龙、白泽、饕餮、女丑、金乌,多得是强大的神魔,虽然不敢说推平元朔世家千百次,推平几十次却还是绰绰有余。”

    他起身笑道:“欧冶,我给你一个一统的元朔,也给你足够多的督造厂,你需要多久才能炼好这八座仙宫祭坛?”

    欧冶武躬身,朗声道:“阁主分担前线之忧,后方朔北的督造厂便可以全心全意冶炼,等到元朔朝廷之乱平息,便是仙宫铸就之时!”

    “好!”

    苏云取来仙道蒲团,向应龙等人道:“诸位老哥哥老姐姐,随我走一遭元朔!”

    上党、广平交界,绿林与朝廷大军已经对垒多月,双方在上党广平交界之处交战,几乎夷平了群山!

    每日空中有飞剑洗地,各种灵器在空中飞舞,交错,碰撞,折损的兵刃不计其数。

    自从河西之战,天降陨石,摧毁数十万朝廷大军,便被裘水镜抓到机会,一扫朔北颓势,不断进攻,将攻克十多州郡,攻至广平。

    各地世家也知道此乃存亡关头,于是拿出镇族灵兵,囤积在广平,镇族灵兵的威能能扫荡前方数十里的一切,打得大地裂开,这才阻挡住左松岩的绿林军前进脚步。

    朔北绿林军这边有裘水镜左松岩景召道圣圣佛等高手,而朝廷这边更是高手如云,各大世家哪个没有征圣境界的存在坐镇?更何况还有些隐世的老怪物。

    双方僵持不下。

    这日,一朵仙云飘来,仙光照耀,云上有仙人宫殿,气派非凡,还有种种神圣,宛如妖魔鬼怪般狰狞。

    这朵仙云飘到两军阵前,停顿下来,双方将士惊疑不定。

    薛青府镇守中军,急忙出中军来看,只见苏云头戴帝冠,与一佳人在仙云上饮酒作乐。

    薛青府不由动怒,却不形于色,高声道:“苏阁主,阁下在仙箓山上发誓,不踏入元朔半步,可还记得?”

    苏云放下酒杯,笑道:“所以,我飘着过来的,脚不着地。”

    “无耻之尤!”薛青府气得浑身发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