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临渊行 > 第四百二十六章 神君发飙
    神君柴云渡周身神光万丈,气势如虹,厚重神威铺天盖地般涌来,给人的感觉浩瀚而深邃,宛如北海。

    他的身后,道场化作彩带和光晕,彩带飘飘,光晕微微晃动。

    如此强大的存在,哪怕是仅仅站在那里,都给应龙、白泽等人极大的压力!

    神君柴云渡虽然有个神字,但并非是烙印天地的神魔,而是仙人初代后裔,得到仙人的册封,属于封疆大吏。

    这等存在的强大从前很多世界都有,替仙人镇守下界,如董医师的祖父火德神君便也是仙人后裔。

    柴云渡神色肃穆,向苏云所居的宫阙走去,身后神光动荡,无数元磁神光叮叮作响,形成元磁神剑元磁神刀元磁神枪元磁神盾元磁神鼎等各种异象。

    “应少,这位神君,好像便是引起各地灾劫的源头。”白泽与应龙率领一众神魔相迎,盯着神君柴云渡身后的元磁神光,悄声道。

    应龙、女丑等人面色凝重,不由得想起当初两界相并时的元磁异象,当时世界各地都出现元磁异象,掀起各种灾难,地震、狂风、暴雨、暴雪、雷灾、火山!

    他们迫不得已,四处奔走对抗灾劫,忙得焦头烂额。

    通天阁也花费大笔钱财四处赈灾,救黎民于水火。

    那时应龙等人便发现,造成各地灾难以至于民不聊生的,好像不是天外的洞天世界距离太近引起的元磁异常。

    他们发现,袭来的元磁神光有着各种宝物形态,刀枪剑戟,楼鼎钟塔,琴棋书画,元磁的宝物形态不同,造成的灾难也不同。

    他们原本以为是元磁高度凝聚形成天材地宝的形态,直到后来某一天,这些元磁异宝统统消失,才让他们有些警觉,怀疑有人炼元磁为宝,故意降灾。

    应龙、女丑等人嫉恶如仇,便要上前诘问,突然少年白泽抬手挡下他们,摇头道:“两界刚刚合并之时,肉身无法在短时间内赶到咱们这个世界,他一定是动用性灵。他性灵炼元磁为神兵,同时挑战我们所有神魔,实力非同小可,更在人魔余烬之上,不是我们所能对付。”

    应龙等人心中凛然。

    仅仅是性灵状态,在天外操控一口口神兵,同时挑战他们所有神魔,在世界各地制造混乱,柴云渡的实力之高,可以说是五千年来他们所遭遇的第一人!

    神君柴云渡目光从应龙等人身上扫过,有些惊讶,却并不放在心上。

    他得到的消息并没有说这六十尊神魔,但这也在他意料之中。他早已试探出元朔有七十六尊堪比神魔的高手,天市垣中此刻不过是六十尊,不过尔尔。就算是这七十六尊神魔层次的存在一起上,他也丝毫不惧,一并摧毁了。

    “我这次来,是来杀人的。”

    神君柴云渡身后,道道光晕,条条飘带,带着一口口元磁神光所化的神兵,随时准备大开杀戒!

    他要凭借一己之力,征服天市垣,征服元朔这个蛮夷世界!

    他要彻底占据帝廷,把这里当成征服宇宙乾坤的跳板,完成自己的夙愿!

    但在这之前,他必须要做一件事,那就是舒张胸臆,把胸中的意气抒发出来!

    而若要抒发意气,则需要亲眼见一见这位天市垣大帝,那个姓苏的毛头小子!

    那个盗取自己的肉身,让自己死得莫名其妙,又窃取柴家的仙家宝物仙道蒲团,让赢安城变成不设防的脱毛凤凰被贼人大闹的柴家好姑爷!

    他不仅要羞辱他,还要将他身边的高手一个接着一个击杀,看着他恸哭,看着他绝望,看着他哀嚎哭求自己,然而自己却要一点一点的碾碎他所有的尊严,将他的道心摧毁,给他一点希望再彻底毁灭之!

    神君柴云渡忍不住露出一丝笑容。

    他已经看到前方的大殿中,苏云满面笑容的走来,身边跟着柴初晞,还有几个所谓的原道境界高手以及性灵。

    “这些人,都将成为我碾碎你的尊严摧毁你的道心的工具。”

    神君柴云渡气息凌绝顶,镇压一切,俯身看来,像是在看细小的虫豸,声音震动,呵呵笑道:“好姑爷,天市垣大帝何在?天市垣大帝,该不会便是姑爷吧?”

    他忍不住哈哈大笑,顾视左右应龙白泽等神魔,笑道:“这么说来岂不是我柴家占了便宜?我柴家女儿嫁到苏家,一下子便成为了帝后娘娘?”

    苏云面带笑容,躬身道:“神君恕罪。先前在赢安城,我也是迫不得已而为之,虽是欺骗神君,但我待初晞却是真心。”

    柴云渡微笑道:“姑爷说得这是哪里话?你当然是真心。你杀我肉身,盗我仙家宝物,伙同匪盗南布衣杀我后辈,窃取我柴家各种天材地宝,哪件事不是真心?”

    苏云正色道:“两界相争,无论使出何等手段都不为过。神君不也是假天地异象,攻击元朔世界各地,造成各种天灾民不聊生吗?我杀神君,合情合理。不过既然我们两界已经结为亲家,自当罢刀兵,互通往来……”

    “姑爷说得好,说得真好。”

    神君柴云渡脸上的笑容更浓,抚掌赞道:“便宜都被你占了,你再来说和平。还记得姑爷在成亲之前曾经说过此一时彼一时吗?”

    白泽心中凛然,急忙向应龙等人低声道:“准备动手!”

    神君柴云渡目光落在苏云的身上,又移到莹莹身上,柴初晞身上,一一审视,他脸上的笑容像是开满鲜花的园子,道:“这正是我而今想说的话。”

    他脸上的笑容凝固,便要杀人。

    这时,苏云躬身,笑道:“请神君入殿,拜见帝廷的仙人。”

    神君柴云渡心中一惊,刚刚涌出的杀意顿时不翼而飞,一股若有若无的仙威渐渐弥漫开来,充塞天地。

    尽管仙威并不强,却让他的神威荡然无存!

    “真有一位仙人!”

    柴云渡惊疑不定,急忙缩小形态,不再倨傲,跟随苏云向殿中走去,目光闪动:“我柴家姑爷是仙人初代后裔,难道说殿内便是他的父亲?倘若能与一位仙人搭上线的话,我柴家必将飞黄腾达更胜从前……”

    到了这座大殿,那股仙家之威仙家之气更加浓烈,柴云渡抬头往上看,只见一位仙人坐在宝座上,面带威严,眉心中有雷劫成运,不由得心中一惊,急忙下拜:“帝座洞天守将,小神柴云渡,参见武仙人!”

    苏云闻言心中暗道一声不妙:“糟了!柴云渡认得武仙人!”

    此刻,正在武仙人性灵之中,竭尽所能控制武仙人肉身的人魔蓬蒿闻言,不由一怔,心中失笑:“柴云渡这厮说什么昏话?居然说这仙人是武仙人……等一下!”

    他脸色大变:“柴云渡这厮肯定认识武仙人!他是有诰命的神君,是可以施展超越世界承受极限力量而不受雷劫的封疆大吏,帝座洞天就在武仙的北冕长城脚下,他肯定是见过武仙人!”

    人魔蓬蒿一时间心神大乱。

    武仙人的实力太强,再加上没有死,性灵还在,蓬蒿控制武仙人的肉身原本便十分艰难,赶鸭子上架。现在乱了心神,顿时武仙人的身体变得古怪起来。

    神君柴云渡跪在地上,抬头看去,却见那武仙人突然眼斜鼻子歪,脑袋歪在一边,舌头吐了出来,嘴角流涎。

    柴云渡愕然。

    就在此时,武仙人突然像是没有了骨头一般,身子瘫软,从宝座上滑下来,屁股墩在地上,上半身瘫在宝座上。

    柴云渡皱眉,瞥了不远处的苏云一眼,苏云面色如常,然而眼珠子却转得像是陀螺一般。

    柴云渡心中更加狐疑,高声道:“小神在五千年前曾参拜过仙人,曾向仙人献过帝座洞天的宝贝儿,敢问仙人是否喜欢?”

    武仙人口吐白沫,双眼翻白,喉咙里呜呜作响。

    莹莹额头冒出瀑布般的墨汁,哗啦啦直流,那是她的冷汗。

    “糟糕了,糟糕了,士子这次玩砸了……”她暗暗叫苦。

    柴初晞也清醒过来,心道:“倘若夫家受损,我也会因夫家的衰落而卑贱,我必须要帮助夫家度过这场难关!这是我的仙劫……”

    但是她随即想到:“武仙人也告诫我们不要飞升,帮夫家度过这难关又有什么意义?”

    她又颓唐下来。

    神君柴云渡缓缓站起身来,狐疑道:“仙人为何不说话?仙人,我已经好几千年未曾见过仙人了,敢问仙人镇守长城的仙剑还好吗?小神想见识一番。”

    武仙人浑身抽搐,白泽见状,几乎炸了羊毛,咬牙道:“准备拼命!”

    应龙、麒麟等人各自催动真元,突然,神君柴云渡哈哈大笑,笑声越来越嘹亮,震得众人气血翻腾不休。

    他的笑声中蕴藏的愤怒越来越多,越来越重。

    苏云先前在赢安城时便骗了他,欺骗他有一位与他并驾齐驱的天市垣大帝,骗得他嫁了柴初晞还陪嫁了许多嫁妆!

    现在,苏云故技重施,竟然还敢来骗他!

    “你们这群土鳖,不知道何谓天威,不知道何谓雷霆!”

    神君柴云渡的神威越来越强,正要大开杀戒,突然只听嘭的一声,一个四面八臂的魔神连翻带滚从那瘫在地上的仙人灵界中滚出,砸穿这座大殿。

    那武仙人摸了摸口唇,艰难的挪动身子,吃力的坐在宝座上,喘了几口气,气若游丝道:“谪仙人的儿子,你在说什么?”

    神君柴云渡怒火滔天,猛地一挥手,身后一口口元磁神兵呼啸向宝座上的武仙人而去!

    “装神弄鬼!”

    柴云渡爆喝,厉声道:“今日我要将你们统统干……”

    “嘭!”“嘭!”“嘭!”

    他还未说完,便见所有元磁神兵炸开,元磁神光湮灭,威力荡然无存。

    武仙人垂头,无力的坐在宝座中,眉心劫运一闪,柴云渡凌空飞起,倒飞而去,轰隆一声贴在对面的墙壁上,动弹不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