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临渊行 > 第四百二十五章 神君来袭
    应龙有些莫名其妙:“这与人魔蓬蒿有什么关系?”

    苏云没有回答他,而是努力的稳住心神,分析这里的前因后果。

    黑铁城中,蓬蒿曾经对他说,他是奉武仙人之命镇守黑铁城,绝两界神通。而作为回报,武仙人会在约定达成的那一日,让蓬蒿飞升仙界,向他的仇家寻仇。

    苏云也是利用蓬蒿的执念是寻仇这一点,指出他炼了这么多灵兵其实是因为没有足够的把握报仇,蓬蒿从那时起,专精一门,大有将从前所学所悟融会贯通的趋势。

    蓬蒿正是因为苏云的指点,破开了夫子等圣人的镇压,得以逍遥。

    蓬蒿虽然脱困,却没有立刻离开黑铁城,而是继续等待,直到他与武仙人的约定期满。武仙人并没有兑现他的承诺,让蓬蒿飞升仙界。蓬蒿因此魔性大发,跑到苏云这里准备干掉苏云之后破罐子破摔。

    “也就是说,蓬蒿其实是见过镇守北冕长城的武仙人的,他说他与武仙人有了约定,武仙人抛下黑铁城,断绝两界,让他镇守那里。但是为何蓬蒿不认得这个武仙人?

    “应龙老哥认识武仙人,五千年前是应龙老哥被第一圣皇召唤,从仙界下界帮助第一圣皇平乱。他自然不可能认错。

    “黑铁城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出现的,不过夫子三圣镇压蓬蒿,却是在三千年前的诸圣时代。在诸圣时代,天地元气没有五千年前那么丰盛,因此夫子开创出筑基境界。而在圣皇时代,天地元气却是无比浓郁……”

    苏云联想到黑铁城的城门打开,帝廷与底座元气互通时,天地元气质量直线提升的情形,心中微动。

    “我原本以为,圣皇时代的天地元气如此纯净浓郁,是因为天地刚刚从灾劫中复苏过来,现在看来好像并不是这样。那时的天地元气浓郁纯净,其实是两界元气互通的缘故!”

    苏云心中默默道:“也就是说,黑铁城的出现,应该是在圣皇时代与诸圣时代之间!应龙老哥见到的武仙人还是武仙人,但蓬蒿见到的武仙人,便已经不是真正的武仙人了。”

    他抬头望天,天外,武仙人镇守的北冕长城若隐若现,隐约间可以看到无数星体组成的巨大长城匍匐在宇宙之间。

    “那么,此刻北冕长城上的武仙人是谁?”他心中萌生出莫大的好奇。

    突然,莹莹卷着一本书捅了捅他,苏云不解,莹莹努嘴道:“瞧瞧你媳妇儿。”

    苏云向柴初晞看去,却见柴初晞面色苍白,浑浑噩噩,像是道心要崩溃瓦解了。

    苏云对柴初晞的心态感同身受。

    因为,那个与他们一起逃出悬棺的仙人,是武仙人。

    因为,武仙人对他们说的唯一一句话,便是不要飞升!

    因为,柴初晞毕生最大的梦想,就是飞升仙界成为仙人。

    武仙人这一句话,断去了她的所有梦想。

    “这一句话,也断去了所有想要成仙之人的梦想。”苏云没有去开解柴初晞,心中默默道。

    帝座洞天。

    神君柴云渡的性灵高居在天锡山上,遥望海平线,伴随着武仙人进入帝廷,帝廷的封印被破开,天市垣便不断扩张。

    对于其他人来说,这么远的地方发生的事情很难影响到这里,更难被观测到,但是他却敏感的觉察到元磁的异动,并且观测出天市垣的变化。

    “这些日子,帝廷的面积扩张了一两倍,应该是那位土著大帝发现了帝廷的秘密,开始探索帝廷!”

    神君柴云渡有些坐立难安,从他派出柴克己柴复礼等人,已经过去很久了,至今还没有消息传来。

    “那位土著大帝便是一个土鳖,根本不知道帝廷的秘密。但是他却可以从我帝座洞天这里探知一些消息。但是不知道他深浅的话,便不能轻举妄动。”

    神君柴云渡沉吟不决:“不知道我派出的第二支部队境况如何了。克己、复礼他们很难躲得过土著大帝的视线,他们毕竟太强了,有克己复礼为诱饵,第二支部队便可以探索出土著大帝和天市垣的实力。不知道他们是否已经返程……”

    这时,天市垣北海边,一个柴家子弟寻找到一处安全之地,四周插下一面面旗帜,布好阵势护住肉身。那柴氏子弟跏趺而坐,性灵出窍,踏海而去。

    这柴氏子弟的境界颇高,已经是天象境界,天象性灵速度极快,一日一夜,来到黑铁城。

    黑铁城中,也有一些柴氏子弟正在把守城关,静静等候。

    待到传讯的天象性灵飞至,将信息传达给他们,其中一个柴氏子弟也自性灵出窍,出城踏海,奔向帝座大陆。

    如此一路传讯,几个日夜间,消息终于送达天锡山赢安城。

    柴云渡接到从天市垣传来的讯息,已经是数日之后,他将讯息看了一遍,沉默良久,脸上的皮抖来抖去。

    过了许久,方才道:“好姑爷——”

    赢安城上空隐隐传来雷音,轰隆震动,不知发自何处。

    神君柴云渡性灵化作无边的神光,飒然而去,奔向北冥。

    “一个董姓的医师,几个残兵败将,再加上一群连金身都没有的性灵,还有我那便宜姑爷!”

    天空中传来一个悲愤的声音,远远而去:“让这些人占据帝廷,真可谓暴殄天物,决不能容忍!我一个人,便可以将整个帝廷征服!”

    天市垣,董医师将武仙人接到自己那里,精心治疗,这对他的医术来说也是个莫大的考验。自从他医术大成以来,还是头一次医治受伤的仙人。

    当然,在董医师看来,取仙人几桶血,采集仙人头发、指甲、皮肤,再拔掉一颗牙什么的,自然也是格物致知所需,于情于理都挑不出半点毛病。

    这两日,人魔蓬蒿帮助他镇压武仙人的混乱的性灵,这性灵上的伤势极为复杂,即便是董医师也没有良药。上次火云洞主景召发疯,便是性灵紊乱引起的,他便没有好招数,只有切性灵这一种治疗方案。

    后来景召被苏云和鱼青罗解开心结,不治自愈,让董医师意识到新学中的医术有不逮之处,因此请人魔来治疗,便是他的方案。

    “这位仙人被帝廷仙尸击伤时,受到了极为严重的性灵创伤,不仅仅是敌人造成的,还有因为精神受到冲击而造成的。”

    董医师向前来探望的苏云分析武仙人的伤势,一边示意宝天将把那几桶仙人血藏起来,一边道,“他看到那具仙尸时,出现了道心动摇,道心自我否定的状况,导致性灵受创。不过有这个人魔来消弭他的灵界中的心魔,性灵伤势不会恶化。”

    苏云来到武仙人旁边,只见武仙人坐在一口巨大的铜缸中,缸盖中间有个大洞,武仙人的脑袋露在外面,缸里药香四溢。

    缸下则是两条火蛟龙,正在对着缸底喷火,把缸中的药材药力熬炼出来。

    人魔蓬蒿正在武仙人的灵界中,听到说话声,于是探出头来,道:“这个仙人厉害得很,灵界无比广阔,他的大道成型,有剑道捭阖,绝对是一个不逊于武仙人的高手!但是他的灵界太乱了,我怕他可能永远也醒不过来了!”

    苏云含糊应了一声,道:“你们用心救治便是。”

    董医师面色严肃,道:“最为奇特的不是这位仙人的剑道修为,而是这里。阁主来看。”

    他指向武仙人的眉心。

    苏云凑近看去,只见武仙人的眉心之间看不到血肉,只能看到眉心藏着雷霆。

    那雷霆如同一片雷池,不断动荡,给人以极为可怕极为恐怖的感觉,仿佛随时可能劫数爆发,自己在雷劫中灰飞烟灭。

    董医师道:“这个仙人,掌握着某种极为可怕的力量,像是随时可以引动所有人的天劫,让你强行渡劫!”

    苏云想到武仙人的职责,心道:“难道是仙界赋予武仙人的力量?”

    “要不要到他灵界中来看一看?”

    人魔蓬蒿又探出头来,道:“他灵界中有许多稀奇古怪的东西。”

    苏云笑道:“我已经命人去知会所有通天阁的高手,一起来格一格这位仙人的灵界和肉身,要不了几日,他们便会来到!格物,他们更为专业。”

    他指的是燕轻舟伊朝华等元朔通天阁的高手,燕轻舟等人比苏云先一步到元朔,却一直没有露面,苏云最近才打听清楚,他们前往文昌学宫之后,便被老瓢把子左松岩和裘水镜等人拦了下来。

    左松岩这边有着许多高手,但面对朝廷还是有些捉襟见肘,军中需要燕轻舟等各具才能的高手,而且文昌学宫又是元朔唯一的新学圣地,也需要他们为元朔栽培下一代。

    不过,研究仙人的肉身这件事,绝对可以将他们吸引过来!

    天市垣格仙,绝对是比葬龙陵格龙更为激动人心的大事!

    “倘若这位仙人救不过来,苏阁主,把他的肉身给我。”

    蓬蒿眉飞色舞,道:“我要上他的身,突破仙剑封锁,杀入仙界!”

    苏云含糊其辞,正欲糊弄过去,突然天外传来一个洪亮厚重的声音,不疾不徐道:“帝座洞天神君柴云渡,前来拜访天市垣大帝陛下!还请大帝陛下不吝赐教!”

    苏云脸色剧变,喝道:“蓬蒿老哥,你现在能上他的身吗?”

    蓬蒿闻言有些迟疑,道:“他还未死,毕竟是仙人,强上的话可能会有问题……”

    “上!给我上!”

    苏云喝道,“现在就上!快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