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临渊行 > 第四百二十四章 齐聚一堂
    殿内,苏云与人魔蓬蒿勾肩搭背,把自己刚到帝座洞天便杀了神君柴云渡,盗走仙道蒲团,又娶了柴家圣女的事情说了一番,可谓春风得意。

    饶是蓬蒿见多识广,也不禁听得瞠目结舌,喃喃道:“你杀了他,抢了他的家,他还把族里第一的女孩嫁给你,陪嫁了许多嫁妆?”

    苏云连连点头。

    蓬蒿更加惊讶:“神君柴云渡当年曾经率领帝座洞天的强者攻打过黑铁城,其人实力极为可怕,若非有黑铁城这处险地,我肯定不是他的对手。没想到这小子这么蠢……”

    神君柴云渡攻打黑铁城是因为黑铁城绝两界神通,柴云渡对北冥对面的帝廷动了心思,试图越界。蓬蒿先出城与他对决,不敌,然后便缩回城中,依据城墙之险,对抗柴云渡。

    柴云渡无法攻破黑铁城的防御,又被蓬蒿骚扰,只得恨恨收兵。

    当然这种丢面子的事情,蓬蒿肯定不会跟苏云细说。

    苏云也没有细问,道:“老哥与武仙人约定的期限到了?”

    蓬蒿面色又自阴沉下来,道:“到了,但他并没有出现,也未曾打开北冕长城让我进入仙界。我尝试渡劫,却差点死在他的仙剑之下!”

    他说到这里,魔气滔天,似乎又要发作,便要杀人。

    苏云笑道:“说来好笑,我在天市垣的悬棺禁地里,挖出来一个仙人。”

    蓬蒿身上魔气顿时消失,这人魔少年老老实实,丝毫看不出刚才的凶戾,眼巴巴的向外打量:“那位仙人呢?”

    莹莹跑出来,一边记录蓬蒿的神态,一边道:“跑掉了。”

    蓬蒿凶性大作,转过头来,面色不善道:“跑掉了你还说他作甚?莫非是消遣我?”

    莹莹继续道:“跑到旁边的禁地中去了,刚才把那帝廷禁地打开了。”

    蓬蒿再度老实下来,细声细气道:“莹莹姐可否一口气把话说完,你每次说话只说半句,很容易把人吓死。”

    他不再提大开杀戒一事,俨然是个好好先生。

    莹莹则将他神态的转变记录在《人魔格物志》里,心道:“这货与人魔梧桐又有所不同,看来人魔并非一样。”

    女丑、麒麟等神魔走了进来,看着蓬蒿面色不善。女丑的鱼篓里,鱼龙和青虹蟹对着蓬蒿张牙舞爪,他们之间应该有着深重的恩怨。

    苏云想到黑铁城中到处都是白骨炼就的灵兵,那些白骨多是北海巨妖的骨骼,便知女丑与蓬蒿定然有着血海深仇。

    而当年儒道佛三圣人时期,也是人魔蓬蒿冲出北海作乱元朔,被夫子等三圣镇压。想来当年也有一些神魔参战。

    蓬蒿冷笑,对他们丝毫不怵。麒麟等人也对他颇为不爽,双方大有恶战一触即发的姿态。

    苏云打量一周,只见五十九神魔到了五十七位,少了应龙和白泽二人,于是问道:“女丑姐姐,应龙老哥白泽老哥没有来到吗?我适才明明看到他们从天市垣上空飞过。”

    女丑依旧死死盯着蓬蒿。

    苏云只得去问太岁,太岁老老实实道:“不曾见过。阁主可否让饕餮、穷奇离我远一点?谢谢。”

    苏云又问了几人,都没有见过应龙和白泽,不由犯愁:“难道他们迷路了?”

    而今天市垣的确比从前大了许多,很容易迷路。

    突然,蓬蒿拍案,猛地起身,冷笑道:“女丑,你是死在金乌十兄弟之手,与我无关!为何总是盯着我不放?”

    女丑也是拍案,喝道:“我知道我是死在金乌十兄弟之手,但却是你蛊惑十兄弟杀我,打算让他们十兄弟杀死我,你再盗用我的尸身来炼宝!若非我从尸身中诞生新的性灵,化作魔神,便被你得手了!十兄弟不是好东西,你更不是好东西!”

    少年金乌拍案而起,悲愤欲绝道:“我十兄弟被人魔蓬蒿蛊惑,已经付出极大的代价,从老大到老九都死了,只剩下我一个这个代价还不够惨吗?女丑,你为何总是惦记这件事,揪着我不放?我已经很努力的做个好魔神了!”

    女丑冷笑道:“但我却是你们杀的,我原谅你,我的苦冤向谁倾诉?”

    少年麒麟拍案喝道:“你们不要吵,我们应当同仇敌忾!人魔余烬差点把整个世界献祭,人魔蓬蒿也绝不是好东西!今日务必要斩草除根!”

    儿童饕餮拍案喝道:“我不知道你们在说些什么,不过我也要吼一嗓子!”

    问题儿童穷奇也拍案表示赞同。

    其他神魔纷纷拍案大喝,吵吵嚷嚷,闹得不可开交。

    众人各自清算旧账,但凡有仇有怨的,统统爆发,点名要与对方不死不休。

    柴初晞侧身看向苏云,低声道:“夫君,你便是想借用这些乌合之众,来对抗神君柴云渡?”

    苏云头疼欲裂,殿中众人已经亮出刀兵,随时准备火并,苏云也抬起手掌,准备拍案,但还是忍耐下来,不想乱上添乱。

    他们这一批神魔除了人魔蓬蒿是主动寻过来的,其他人都是苏云动用自己的关系邀请过来助阵的。

    当初有人魔余烬这个无比强横的对手,诸神诸魔死的死伤的伤,同仇敌忾对付余烬,但现在他们之间的矛盾便爆发了。神与魔之间的仇恨,神与神之间的矛盾,魔与魔之间的矛盾,统统在苏云这座大殿中集中爆发开来!

    眼看火并在所难免,苏云正要祭出仙道蒲团压一压,突然黄衫少年应龙和白衫少年白泽浑身是血,抬着一人闯了进来,叫道:“小老弟(阁主)!快救人!快救人!”

    大殿中剑拔弩张,随时可能爆发,众神魔都无比紧张,应龙和白泽闯入,更是搅乱了众神魔的气息,一时间便有人要克制不住大打出手。

    就在此时,一股滔滔仙气从应龙白泽抬着的那人体内迸发出来,仙威浩浩荡荡,将殿中六十位神魔的气息压得猛地涩滞下来,运转艰难。

    六十神魔包括人魔蓬蒿都是心中一惊,连忙收敛气息,心中惊疑不定。

    白泽这才注意到殿内这么多高手,顾不得打量,急忙道:“快请董医师来救命!他的医术最好,多半能救活他!”

    苏云急忙命人去请董医师董奉,快步走上前看去,不由惊疑不定。

    只见那个伤势极重浑身是血的伤员,正是他和柴初晞、莹莹救出来的那个仙人!

    莹莹吃吃道:“他和我们一起逃出来时还好端端的,从断崖跳下去时虽然中了不知多少仙禁,却也没死。怎么现在一幅随时可能毙命的样子?”

    应龙没有好气道:“他带领我们去探索帝廷,结果在帝廷中遇到了一具仙尸,他们交手碰撞了那么两下,就变成这样了!”

    众人围上前去看那尊仙人,蓬蒿也凑上前来,打量一番。那武仙人突然醒来,抬手死死抓住蓬蒿的手腕,声音嘶哑道:“快跑——”说罢,又昏死过去。

    苏云问道:“老哥知道这位仙人是什么来历吗?”

    蓬蒿打量一番,摇头道:“不认识。他多半是执念太重,清醒过来后把执念说出来,于是随便抓住一人,不巧便抓到了我。”

    有仙人在这里,哪怕只是个重伤不起昏迷不醒的仙人,他也不敢放肆,不再提大开杀戒一事。

    过了片刻,董医师赶来,驱散众人,检查一番,道:“他伤势极重,又是仙人,寻常灵药难治。谁有力气把他抬到我那里去,我慢慢医治……这里有人魔?”

    蓬蒿道:“我便是人魔。你这小鬼竟然能察觉到我,本事不小。”

    董医师道:“你来给我打下手。这仙人的性灵混乱,像是遭到了极大的心灵冲击,需要人魔的本事帮他平定紊乱的性灵,稳住他的道心。”

    蓬蒿气极而笑,魔性大作,喝道:“我是人魔,天下祸乱之源,无数尸骨的深渊,我所过之处寸草不生,白骨盈野,数不尽的性灵在我的脚下哀嚎……”

    董医师皱眉:“快点!”

    蓬蒿瞪他一眼,与白泽一起把那仙人抬起,向殿外走去,道:“哀嚎,挣扎,堕落!我是无上的魔,魔神的王。我还玩弄人心,操控人心,我以此为乐,我热爱杀戮,热爱众生的鲜血,没有人能够欺骗我……”

    白泽点头道:“是。你说的都对。”

    两人跟着董医师匆匆赶往神王殿,苏云、柴初晞等人跟在后面,莹莹扑动纸质翅膀飞到黄衫少年的肩头,好奇道:“应龙老哥哥,你是怎么与这位仙人凑到一起的?我们把他释放出来之后,还以为他走掉了呢!”

    应龙吃了一惊:“你们释放的?你们为何要释放他?把他关起来不好吗?武仙人这种败类,就应该关起来才对!”

    苏云、柴初晞等人脑中轰然,吃吃道:“他是武仙人?不可能!他绝不可能是武仙人!”

    柴初晞也是性灵错乱,突然醒悟过来:“你怎么知道他是武仙人?”

    “我当然知道,五千年前我见过他。”应龙瞥她一眼,向苏云道,“你媳妇?”

    “刚娶的,说来话长。”

    苏云失声道,“不对,不对!如果他是武仙人,那么为何人魔蓬蒿不认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