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临渊行 > 第四百二十三章 通吃(求票!)
    少年白泽僵在那里,身躯颤抖。

    武仙人!

    是那个镇守北冕长城,封锁无数世界飞升之路的武仙人!

    是那个一口仙剑镇压大千世界,但凡有人渡劫或者施展出超越世界极限的力量,便一剑将之劈死的武仙人!

    也是那个动不动便倾倒北冕长城,向其他世界倾倒劫灰,毁灭了一个又一个世界的武仙人!

    也是那个把北冕长城打造的无比漫长,让他们这些神魔就算从出生走到老死,也无法走到尽头走到仙界的武仙人!

    少年白泽不知道该怎么形容眼前这位仙人,从武仙人的作为来看,称之为魔仙也毫不为过!

    白泽偷偷打量武仙人,他并不认得武仙人,他不像应龙那样交游广阔,应龙喜欢四处乱跑,和谁都能说得上话,在上界时也认识了不少大人物。

    武仙人相貌堂堂,身躯魁梧,不怒自威,眉宇很宽,眉心间藏着天劫的能量,看不到皮肤,只能看到雷霆在其眉心不断动荡,让白泽这等神明也有一种大劫临头的感觉。

    不过古怪的是,此时武仙人给白泽的感觉虽然强横得可怕,但却也没有想象中的压迫感。

    而且,白泽还看出其他的东西,那就是武仙人目前的状态很是不妙,不禁没有剩下多少修为,甚至连他体内似乎都有些衰败的迹象。

    应龙也看出这一点,他的眼力更强,甚至看出武仙人此刻体内多出了一种劫灰之气。只是即便如此,他们也不敢有任何放肆的念头。

    “仙人为何下凡了?”应龙大着胆子问道。

    “早就下凡了。”

    武仙人面色淡然,但言语中却仿佛有一种不甘,笑道:“我原本以为我的功劳这么大,镇守北冕长城无数世界,理应有一席之地。嘿嘿,却没想到狡兔死走狗烹,到头来我也是被清洗的那个。”

    应龙和白泽听得莫名其妙,白泽为自己壮了壮胆,摘下琉璃眼镜挂在胸前,声音有些发抖,道:“仙人说早就下凡,这个早是多早?”

    武仙人瞥他一眼,白泽顿时觉得自己要死了,然而武仙人却没有杀他的意思,漫不经心道:“帝廷分裂之时……小白羊,你很好奇。不要知道得太多,知道太多东西,对你们不好。”

    白泽取出笔,正打算记下,闻言便不敢再动笔。

    武仙人转过身去,仰望前方,应龙和白泽向前看去,那里是一片青山,山下有河流,从瀑布冲刷而成的水潭中流出,围绕青山流淌了半周,流向远处。

    青山翠如玉峰,直插云霄,很是壮美。

    应龙和白泽都看出了不对之处,这里的景色看起来很美,但他们二人都是神魔般的存在,虽然而今不再是神魔,眼界见识犹在。

    这里的景致,有着人工雕琢的痕迹,天空中漂浮的白云很是僵硬,甚至飘动的云彩会逆风而行,而从青山上坠落的瀑布也时不时的抖动一下,似乎瀑布所在的空间在晃动。

    应龙的目力天下无双,仔细观察,更是从空间深处看到了极为强大的封禁符文!

    “故地重游,物是人非。”

    武仙人向那座青山走去,突然空间剧烈晃抖,接着老神王留下的封禁噼里啪啦爆开!

    柴克己柴复礼等人破老神王在悬棺禁地留下的封禁,用了四五天时间,才将封禁完全解开,悬棺禁地彻底展露出来。而武仙人仅仅是走入老神王的封禁中,便让老神王的封禁完全破灭,荡然无存!

    但见浩瀚帝廷,数之不尽的瑰丽宫阙,伴随着巍巍群山壮丽江河,如同画卷般徐徐舒展开来!

    白泽和应龙两个少年都迟疑一下,白泽悄声道:“应少,阁主的事情不急吧?”

    应龙看向那突然涌现的壮丽山河和宫阙,眼中有着激动和兴奋,道:“小老弟的事情肯定不着急,嗯,咱们……”

    “进去看看?”白泽试探道。

    两人一拍即合,跟着武仙人走入帝廷禁地。

    “跟着武仙人探险帝廷,是绝对安全!”白泽悄声道。

    另一边,董医师研究柴楚东的仙人血脉,研究到天亮,不眠不休,刚刚打算休息,便见地动山摇,天象陡变,群山在飞速远离。

    董医师皱眉,作为新的神王,他很不喜欢最近天市垣的变化。

    “神王,大事不好!”

    一个小妖急冲冲的赶过来,慌里慌张,如丧考妣,叫道:“你爹诈尸了!”

    董医师面色一黑,抓起那小妖的衣领,将他拎了起来,只见这小妖正是上次报告说老神王诈尸的那个小妖。

    董医师将他放下,道:“以后不许再提我爹诈尸。”

    宝天将连忙跟上,悄声道:“要不要把这个小家伙咔嚓了?”

    董医师摇头,小妖忠心耿耿,看守老神王的墓葬,比八天将让他放心多了。

    其他天将也闻讯赶到神王陵墓,董医师打开陵墓,众人入内,只见老神王直挺挺从棺椁中坐起,面色铁青,叫道:“帝廷现,魔仙出,天灾至,神魔变!孩子们,快逃命吧——”

    八天将面面相觑,不明所以。

    董医师劝慰道:“爹,你回去休息吧,不要有事没事跑出来吓人。”

    老神王又自直挺挺躺下,董医师示意众人上前,将棺椁封死,道:“把锁链给他锁上,不要让老爷子有事没事便跳出来。”

    八天将战战兢兢,大着胆子把老神王再度锁住,坤天将道:“老大人若是在里面怨气得不到伸张,变成尸妖呢?”

    “你爹才变成尸妖。”董医师转身走去。

    坤天将也不知这是好话还是坏话,跟上前去,询问道:“神王,那帝廷禁地出现,咱们该如何处置?”

    董医师摇头道:“咱们处置得了吗?我父便是死在那里,凭我们根本没有实力探索帝座。由他便是。”

    八天将松了口气,他们也担心董医师让他们去探索帝廷。

    宝天将思索道:“刚才老神王所说的帝廷现,魔仙出,天灾至,神魔变,又是什么意思?”

    “老大人就是死后糊涂,执念作祟。”

    天将们满不在乎,纷纷道:“上次悬棺禁地出现,他还说什么仙藤下,悬棺前,仙人尸,乱世间!结果屁事都没有,就是死了几个其他世界的高手罢了。”

    “没错!那句话除了景色描写,没有一个字准确!”

    “老神王睡在棺材里,癔症犯了,胡言乱语,你们谁去陪陪他?”

    ……

    苏云和柴初晞正在小心翼翼穿过悬棺禁地,免得触碰到悬棺禁地中的封禁,突然地动山摇,空间膨胀,刹那间天市垣的疆域再度向外扩张,不知多大的江山涌现。

    他们只能看到元朔突然变远了许多,元朔的城市变小了许多。

    “士子,肯定是又一个禁区被解封了。”莹莹站在苏云肩头翘首张望,道,“咱们要不要……”

    “不要。”苏云断然道,“谁爱去谁去,老子才……我才不去!”

    莹莹露出赞许之色,苏云并没有说脏话,让莹莹老师很是欣慰,认为自己教育有功。

    柴初晞目光闪动,道:“另一个禁地封禁被破开,而且破开的速度如此之快,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与我们一起逃出悬棺的那位仙人破开了老神王的封禁。若是能与这位仙人拉近关系,对我们飞升成仙……”

    莹莹笑吟吟道:“那位仙人都说了,不要成仙。夫人动了痴念了。”

    柴初晞笑道:“你只是一个小书怪,不知我的抱负。我视情爱为劫,登仙必须要渡过这场情爱之劫,我爱我的夫君,必然全心全意待他,尽心尽力帮助他。但这场情爱之劫,我也必须要渡过。”

    她看向苏云,眼中充满了浓浓的爱意,笑道:“越是接触夫君,便越是能发现夫君身上的亮点,光彩照人,出类拔萃。世间奇男子,无过于此。我觉得,这场劫来得猛烈得很呢,不容易渡过!”

    莹莹仔细打量她,她的神色没有作伪,不禁狐疑道:“我不信你。”

    柴初晞坦然道:“你可以进入我的灵界,询问我的性灵。我的求道之心已经深深烙印在性灵之中,你询问她,她会告诉你实话,没有半个虚言。”

    莹莹飞入她的灵界中,悬停在柴初晞的天象性灵前,低声询问一番,柴初晞的性灵一一回答,没有半点隐瞒。

    莹莹怅然若失,飞出她的灵界,坐在苏云肩头,怔了片刻,向苏云道:“她没有说谎。士子,要不,你再娶一个吧?”

    苏云笑道:“道心这种东西,虽然不会骗人,但未尝不可改变。不用为我担心。”

    莹莹叹了口气。

    终于,他们走出悬棺禁地,苏云遥望帝廷禁地,虽然心里很想去,但还是打消这个不成熟的念头。

    他们回到大帝的宫阙,那片以仙道蒲团的仙光仙气建造成的宫殿,只见相柳、女丑等神魔已经来到,个个如临大敌,紧张兮兮的盯着主殿。

    苏云惊讶,向主殿走去,笑道:“诸君,你们这是怎么了?”

    “不要过去!”

    女丑横身拦在他的面前,厉声道:“殿中有一个可怕的东西,一个让我的螃蟹惊惧的东西!出来!”

    她的话音刚落,郁郁沉沉的魔气从主殿中涌出,少年蓬蒿一脸颓废阴狠的走出大殿。

    女丑厉声道:“果然是你!人魔蓬蒿!你还想掀起一场人魔之乱?老娘不会让你得逞……”

    苏云径自走上前去,笑道:“蓬蒿道兄,恭喜脱困。道兄看起来心情好像不怎么美好,发生了什么事?”

    “武仙人骗我。”蓬蒿面色愈发阴沉,“没有人敢骗我,哪怕是仙人也不成!我要大开杀戒……”

    苏云一手揽住他的肩膀,哈哈大笑,拥着他向殿内走去,笑道:“武仙人算个屁。我给你说一件有趣的事,我成亲了……”

    殿外,一尊尊神魔神色呆滞,看着他们二人勾肩搭背走入主殿。

    ————求票,还是求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