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临渊行 > 第四百二十二章 老神王的往事
    苏云想要阻拦他,已经来不及,连忙道:“前辈,下面有封印!”

    “嘭!”

    下面传来仙术迸发的巨响,一股股恐怖的悸动传来,那股悸动,足以让苏云这样的大高手在顷刻间死上千百次!

    莹莹从苏云灵界中探出头来:“这位仙人怕不是刚刚逃出来,便要死在封禁之中了!”

    苏云和柴初晞心惊肉跳,连忙趴在棺材边向下看去,只见那尊仙人落在仙道符文形成的封禁云层中,被爆发的封禁打得像是个破麻袋,在封禁中甩来甩去,极为凄惨。

    那每一个仙道符文爆发出的威能,别说苏云,就连超越世界极限,如玉道原、柴克己等人,恐怕都会灰飞烟灭!

    但那仙人实力非凡,就算这样也没死,竟然一路摔下去,摔出云层。过了不久,崖底传来重物坠地的声音,嘭的一声,很是沉重。

    苏云鼓荡真元,大声问道:“前辈,你还活着吗?”

    他顿了顿,又道:“前辈如果还活着,能否帮我们催动仙藤,让仙藤来接我们?”

    下方久久没有声息,不知是那仙人被摔死了,还是自觉丢脸不好意思回话。

    苏云和柴初晞坐在棺材盖上,并肩坐在一起,静静等候,只见东方吐白。

    这一夜很是漫长,但太阳终于照常升起。或者不是照常升起,因为升起的太阳旁边还有一个较小的太阳。——自从天市垣与帝座合并以来,天空中便多出了三个神出鬼没的太阳,一点也不正常。

    苏云和柴初晞看着双日齐出,渐渐觉得那两轮太阳有些辣眼,于是便移开目光。他们各有心思,苏云在想那位逃离此地的仙人身上的劫灰气息并不浓烈,或许并不会危害世间。

    “这次逃出来的仙人并非是柴家的谪仙人,谪仙人虽然离悬棺入口很近,但同样,谪仙人的性灵距离自己的肉身最远。他与靠焚仙炉最近的那位仙人一样,都不可能有机会离开。”

    苏云心道,“有机会离开的,只能是那些不远不近的仙人,他们来得及性灵回归肉身,肉身的强度又足以扛得住焚仙炉的力量,距离悬棺入口又要足够近。”

    “仙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为何会有这么多仙人被镇压在这里?”柴初晞低喃道,“是有人在利用他们炼宝吗?焚仙炉是谁的宝物?那人到底想炼什么?”

    他们有太多的疑惑,无人能为他们解答。

    柴家的老祖谪仙人,是被贬落入凡间的仙人,他不在仙界,为何也会出现在这里?

    还有那些仙人血脉中的劫灰之气是怎么回事?

    为何有些仙人向劫灰怪转变?

    为何藏着大秘密的悬棺,会被放在天市垣?天市垣又有什么秘密?

    断崖悬棺,隐藏着太多惊天动地的大秘密,然而,悬棺只是天市垣四大禁地中的一个,还有帝廷、幻天和后廷这三个禁地,这处禁地又埋藏了多少秘密?

    这种种疑问,恐怕就算是逃走的那位仙人也无法解答。

    “初晞,我们在悬棺中看到的事情,要说出去吗?”苏云问道。

    柴初晞摇头:“说出去会有人信吗?说出去的话,大概会让无数人梦想破灭吧。帝廷的老神王大约便是知道说出去的后果,所以才守口如瓶。夫君,你说那位老神王在悬棺中经历了什么?”

    苏云不由起了遐思,笑道:“他的经历,可能比我们还要离奇。我想,我大概知道他当年来到这里,发现自己被困之后,是如何离开悬棺的。”

    作为荧惑星的遗民,老神王好奇心旺盛,对这个撞碎了荧惑星的天市垣很是好奇。

    他已经探索了幻天和后廷这两大禁地,遭遇了很大的危险,同样也经历了一场旖旎的艳遇。悬棺是他探索的第三个禁地,这个禁地他遭遇了莫大的凶险,见证了让他恐惧甚至噩梦的一幕。

    但是他才智过人,凭借自己的聪明和胆识,参悟出第二仙印,让焚仙炉暂时熄灭,与群仙一起向棺外逃去。

    不过他也知道,他不能让这些向劫灰怪转变的仙人逃出去,劫灰仙逃出去,有可能会给世间带来莫大的灾难。但他又没有打开悬棺的力量,必须要借助仙人的力量打开悬棺。

    这是一个莫大的难题。

    然而,老神王却观察到焚仙炉表面的仙道符文,他凭借自己强大到逆天的悟性,参悟出第三仙印。

    他与一位劫灰仙联手,打开悬棺,逃出这处禁地,同一时间,他趁与他同时逃出此地的劫灰仙不备,以第三仙印暗算那位劫灰仙,将其封印,打回悬棺!

    不过,他并非是仙人,哪怕对方被焚仙炉炼了不知多久,实力依旧远在他之上,那位劫灰仙的反击导致他受到了极为严重的伤。

    老神王尽管没死,但也因此一日比一日虚弱,但他的好奇心依旧很旺盛,直到第四处禁地,帝廷被人发现。

    “探索帝廷,终于要了他的命。”

    苏云说到这里,叹了口气,道:“他被帝廷的一具尸体掏了心脏,断绝了生机,却还是强挺着走出帝廷,将帝廷封印。他回到神王殿,布置好后事,这才去世。”

    当然,老神王与那位劫灰仙只是苏云的合理猜测,至于当时是否真的是这样,谁也不知,毕竟老神王的玉简笔记没有记载悬棺中的经过,只是记录下来第二仙印和第三仙印。

    “老神王的故事,只会比我猜想得更加精彩,他这样的人,是不甘于平凡和寂寞,一定要活得精彩!”

    苏云说到这里,瞥了静静倾听的柴初晞一眼,突然问道:“初晞,你还是想成仙吗?”

    柴初晞沉默片刻,展颜笑道:“这次的事与你一样,都是我成仙路上的劫,是对我的磨砺。我会渡过这两场劫,成为真正的仙。”

    这时,仙藤蜿蜒攀爬,沿着崖壁攀到了悬棺上。那位仙人激活仙藤,让仙藤来接他们了。

    两人站起身来,走到一片藤叶上。没多久,仙藤缓缓回缩。

    苏云回头望去,这里,天太高,不像凡间,而他们随着仙藤缓缓降落,像是回到凡间。

    “北方有佳人,遗世而独立。”

    莹莹不知何时跑了出来,站在另一片藤叶上,背负双手摇头晃脑的背书。

    “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

    “宁不知倾城与倾国,佳人再难得!”

    苏云与柴初晞各有所思,不过都没有开口。

    仙藤从云中穿过,带着他们平安落地。莹莹落在苏云的肩膀上,道:“柴家两位老祖已死,神君柴云渡派来的人全军覆灭,那么天市垣是否可以保一时的平安吗?”

    苏云和柴初晞对视一眼,柴初晞摇头:“神君不试探出天市垣的深浅,是不会罢手的。”

    苏云微微皱眉,天市垣需要时间,元朔和西土也需要时间。天市垣的鬼神们需要借助仙光来修炼金身,而左松岩裘水镜与朝廷之战,如火如荼,元朔需要时间来完成这场变革。西土也需要时间从灾难中复苏。

    对抗帝座洞天的侵袭,并非单纯是天市垣的事情,而是所有人的事情。

    “你放心,神君也需要时间。”柴初晞像是看出他的担忧,道,“他刚死,需要时间来熟悉性灵作战,也需要整顿帝座洞天,铲平南布衣等乱党,平息海上的奴国,然后才会远征帝廷。在前期,他始终是试探而已。”

    苏云闻言,稍稍放心,突然,他心有所感,抬头看去,只见高空中一条黄龙振翅飞过,身姿矫健。

    “应龙老哥哥他们,终于来到了!”苏云心中一喜。

    应龙背上,还驮着少年白泽。

    少年白泽戴着眼镜,一身白衣,很是俊秀,只是因为要在头发里藏着自己的羊角,显得有些另类,梳个大背头。

    这次苏云通过通天阁召集天下神魔前往天市垣,应龙得到消息较晚,白泽又不善于飞行,只能乘船渡海,两人恰巧凑到一起,于是应龙便载着白泽飞往天市垣。

    “白泽,你白瞎了自己的翅膀!”应龙一边振翅,一边训白泽道。

    就在这时,他突然有所发现,心中一惊,急忙双翅一敛,将少年白泽从背上抖落下来。

    应龙身躯凌空旋转,收敛双翼,身躯化作黄衫少年,从空中徐徐落下,沉声道:“没想到可以在这里见到阁下。”

    少年白泽叫道:“应龙,你好歹先说一声,怎么突然便把我丢下来?咱们这几千年的交情,骑你两天怎么了……这位是?”

    少年白泽努力振动身后的两张小得可怜的翅膀,降落在黄衫应龙的身后,从他背后探出头,好奇的打量应龙前方的那位身材魁梧的男子。

    应龙眼角抖动,如临大敌,谨慎中带着恐惧,声音有些沙哑,道:“这位是武仙人。”

    他的前方,正是那位与苏云一起逃出悬棺的仙人,闻言回过头来,很是斯文的向应龙和白泽报以微笑。

    “原来是应龙。好久不见。”武仙人微笑道。

    ————我才九天没求票,月票就掉了十几名!!!眼泪都下来了,猪更新很自觉啊,为啥月票不自觉呢、呢、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