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临渊行 > 第四百一十八章 天市垣悬棺真相
    柴楚东与另一人看着闭合的悬棺,无可奈何,此时仙藤也在收缩之中,不断缩小,藤蔓逆生长,容不得他们多想。

    两人只得回到藤叶上,只见那仙藤一路逆生长,向崖下缩去。

    很快,他们穿过了守护悬棺的封印,落在崖壁下。

    崖壁下,一个相貌清秀的少年提着箱子,身后站着八个相貌古怪的精壮大汉。

    柴楚东瞥了他们一眼,冷笑道:“原来是适才一直跟在我们屁股后面的天市垣土鳖。很快你们便会换主人了。你们所谓的天市垣大帝,只不过是苏云那个毛头小子,我帝座洞天的仙体大军,将很快把这里征服!”

    育天将悄声道:“神王,这两个家伙……”

    董医师点头:“杀掉他们。”

    柴楚东与另一位柴氏子弟对视一眼,两人不禁哈哈大笑,那柴氏子弟踏前一步,高声喝道:“你们可知我柴氏乃是仙人后裔,个个都是无上仙体?我兄楚东,更是仙体中血脉最为纯正的仙体!你们这群贱民,还敢反抗?”

    柴楚东微微一笑,道:“毕竟是乡野贱民,不知天高地厚。”

    八天将勃然大怒,突然董医师神情微动,抬手道:“且慢。”

    宝天将等人顿下脚步,不解的看向他。董医师道:“我要活的,做试验用。我想试一下仙人血脉在劫灰下的作用。”

    坤天将怒冲冲道:“神王,有两个呢!你留下一个活的不就行了?”

    董医师想了想,道:“好吧。我要血脉纯的那个人活着,另一个人,随你们怎么样,我只要尸体。”

    那柴氏子弟大笑,迎上八天将,喝道:“你们不会以为你们每一个人都是苏云吧?不会吧?不会吧?”

    过了不久,八天将合力将柴楚东擒拿,这八位天将个个带伤,育天将骇然道:“这仙体果然厉害得很,竟要我们八个联手才能镇得住他。”

    八天将押着柴楚东向董医师走去,宝天将走在最后,手里拎着那个柴氏子弟的一条腿,那柴氏子弟已经变成了一具尸体,被他拖着前行。

    “柴氏来到我们天市垣打算寻找什么?”董医师问道。

    柴楚东浑身是血,委顿不堪,声音沙哑道:“这里有一件仙道宝物,吸引性灵,我们此来正是为了寻到那件宝物……一件仙家宝物,可以支撑一个洞天……”

    “吸引性灵的仙道宝物?”

    董医师和八天将纷纷抬头往山崖上看去,那里正是悬棺的方向。

    “你们一路摸到悬棺,莫非那件宝物便是藏在悬棺之中?”宝天将问道。

    柴楚东嘴角有血不断流出,气若游丝:“两位祖上感应到那件宝物要么是那口悬棺,要么藏在棺中,因此带着我们破禁……我快死了,快点给我治伤……”

    “死不了。”宝天将拍了拍他的肩膀,“有神王在,你想死都难。神王,陛下还在上面,我们现在该怎么做?”

    董医师看了看悬棺,又看了看仙藤,然后目光落在柴楚东身上,道:“我们不懂如何激发仙藤,不能激发仙藤便无法上去帮忙。就算我们能上去,面对变成劫灰怪的仙人,我们除了送死之外也帮不上其他忙。所以,我们回去等消息。”

    八天将押着柴楚东原路折返。

    那口悬棺的棺材盖仿佛一座大殿的殿顶,而悬棺内部的空间,却要比站在外面的人想象得要大许多。

    苏云滚落到悬棺之中,身形坠落,他勉强抓着蒲团,他的性灵悸动,像是被一股力量牵引,蠢蠢欲动,似乎随时可能飞出身体。

    他与柴复礼硬拼,伤势极重,能够坚持到现在殊为不易,然而这棺椁中却像是有一种奇妙的力量,在引诱他的性灵。

    过了片刻,苏云嘭的一声落地,随即翻身坐起,心里还在纳闷:“我不是伤势很重吗?怎么坐起来了?”

    他有些不自觉的站起身来,打量四周,只见天如殿檐,地如方盒,前方一条散发着白光的道路,不知通往何方。

    苏云迷迷糊糊向那白光道路走去,就在这时莹莹的声音传来:“士子,你怎么趴在地上?”

    苏云笑道:“我明明站在这里,何时趴在地上……吓,怎么有两个我?”

    他回头看去,果然看到自己的身体趴在地上,手里正抓着蒲团!

    而在自己旁边,莹莹飘在空中,没有长出翅膀便径自飘了起来。

    而在莹莹下方,一本厚厚的书籍安安静静的躺在那里!

    “我死了?”

    苏云惊骇万分:“莹莹,你也死了!”

    这时,他看到自己的“尸体”旁突然晃动一下,柴初晞迷迷糊糊的从他的灵界中飘了出来,而柴初晞的“尸体”也出现在地上。

    他们的“尸体”显得很小,这是因为他们修成了天象性灵,性灵高达十多丈,因此肉身便显得细微了。

    只是,莹莹因为是书怪,身体本来便小的缘故,即便修成天象性灵,也还是没有多大。

    苏云定了定神:“不对,情况有些不对!咱们三个人不可能同时死亡,我只是进入悬棺中而已,那时我还觉得我可以活下来,不可能就这样死掉……”

    柴初晞看着自己的“尸体”,尝试感应自己的肉身,却还骇然的发现她与肉身的感应竟然能消失了!

    莹莹也是如此!

    小书怪面色严肃,飞到自己的“尸体”,——那本厚厚的书籍前,道:“我们是被这悬棺中的奇特力量所干扰,让我们的性灵脱离肉身,灵肉分离。天市垣吸引性灵,让元朔附近灵士死亡后性灵都会来到天市垣,是否便与这口悬棺有关?”

    柴初晞向上看去,只见黑血顺着墙壁奔流而下,贴着墙角鬼鬼祟祟的,沿着那道发光的道路流去,不解道:“既然是悬棺,为何棺椁里没有尸体?还有,那些黑血到底是怎么来的?”

    苏云从自己“尸体”的手中取过蒲团,道:“刚才像是有什么东西牵引我,让我顺着这条路往前走。这些黑血也在顺着这条路往前走,那么我们只需要走过去,便可以知道原委!”

    他刚刚说到这里,突然上空传来天穹关闭的声音。

    三人急忙抬头看去,只见天穹轰隆闭合,一个高大伟岸的的身影从天穹处坠落,正是柴克己!

    说来也怪,柴克己一边坠落,一边金身瓦解!

    作为柴氏的祖先之一,柴克己的血统极高,是神君柴云渡之子,得到了许多谪仙人的传承,因此极为强大。

    他死后,没有了仙体,却可以借蒲团的仙光仙气修炼,形成金身,被尊为金身古神。

    他的金身强大,让他死后实力比生前丝毫不弱,甚至更强!

    不过,这悬棺中极为古怪,有一种奇妙的力量可以分开肉身和性灵的感应,因此柴克己的金身也被当成了肉身!

    但金身毕竟不是肉身。

    性灵是依附在肉身之上的精神,肉身死后,不甘心死亡的性灵则另辟蹊径,以众生的信念烙印天地元气,炼成金身,试图让自己活过来。

    因此可以看出,生前性灵依附于肉身,死后金身依附于性灵。

    柴家的金身不是靠众生的信念,而是靠蒲团中的仙气仙光所化。现在柴克己的金身与性灵分离,金身失去了依附物,顿时崩塌瓦解,化作缕缕仙光仙气坠落。

    苏云正抓着蒲团,心中微动,鬼使神差的催动蒲团,只见柴克己的金身所化的仙光仙气悉数回到蒲团之中!

    “放肆!”天空中传来一声怒喝,震得三人耳膜嗡嗡作响。

    苏云不假思索,立刻两根指头捏起自己的“尸体”,喝道:“快走!”

    莹莹也慌忙把自己“尸体”捧起来,另一边柴初晞也把自己的“尸体”放在手心中,三人沿着那条散发白光的道路向前奔去。

    后方,柴克己单纯是性灵,体魄更加庞大,虽然没有双手和半个脑袋,但实力依旧惊人,悍然杀来!

    他尽管没有了金身,实力大损,但他却毫无顾忌,拼命起来肆无忌惮,苏云、柴初晞和莹莹却不得不小心自己的肉身,不敢恋战。

    四人各施神通,沿着这条白光道路向前厮杀!

    就在这时,四人只觉一股莫名的压力袭来,随着他们的深入,压力也越来越大,然而那股奇特的吸引力也越来越强,像是有什么声音在呼唤他们,让他们靠近,再靠近!

    “不能再靠前了!”

    莹莹突然紧张起来,面色惶恐,大声道:“我感应到前方有莫大的邪恶!再往前的话,我们都会死在这里!”

    苏云心中一沉,莹莹对于灵有着天然的感应,她前世还是士子滢的时候,便极为敏锐的觉察到人魔梧桐。

    “她感应到邪恶,那么一定不会有错。”

    苏云皱眉,柴克己步步紧逼,已经杀得丧失了理智,自然不可能后退,而他们被逼得不断深入,恐怕真的会彻底死在这里!

    “悬棺中埋葬的到底是什么……”

    正在此时,他突然看到道路旁漂浮着一具尸体,散发出道道仙光,仙气缭绕,正是那尸体散发出威能,让他们感应到莫大的压力!

    “是仙人吗?”

    柴初晞也不禁心神震荡,失声道:“这悬棺中竟然真的葬着一个仙人,难怪会如此诡异!”

    那仙人尸身庞大,苏云等人与柴克己一边厮杀一边后退,奔行不知多远,总算来到那仙人上身部位。

    苏云匆匆一瞥,只见那仙人右臂断去,头颅洞开,像是有什么东西从里面跑了出来!

    “不对,不对!”

    柴克己追杀苏云等人,突然露出惊恐之色,看向苏云他们身后那仙人尸身的面孔,脸上的惶恐越来越多。

    “不对,这不对,不可能!”

    他像是突然间发狂,顾不得攻击苏云等人,厉声叫道:“这不可能!”

    柴初晞趁机向那具仙尸看去,也自娇躯大震,失声道:“这不可能——我柴家的谪仙人,不可能死在这里!”

    柴克己哈哈大笑,疯癫起来,突然舍弃苏云等人向前冲去,叫道:“我柴家的谪仙人,当然不可能死在这里!哈哈,哈哈!妖孽,装神弄鬼,出来与克己爷爷大战三百回合!”

    苏云心神大震,转过头去,失声道:“你是说这具仙尸便是柴家的谪仙人……等一下,前面是什么?”

    他的目光越过柴家谪仙人的尸身,只见一具具仙人尸身漂浮在苍茫的白色光芒中,寂静,肃穆。

    苏云的目光向更远的地方看去,只见更多的仙人尸体漂浮在那里,像是水面上的死鱼。

    只是,这死鱼的数量有些太多,多得让人头皮发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