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临渊行 > 第四百一十七章 悬棺锁云晞
    那口悬棺被打开的一瞬,黑血涌出,神君柴云渡的双手顿时在黑血中腐烂腐朽,只剩下累累白骨!

    哪怕是神君肉身,也抵挡不住腐朽的仙人之血的侵蚀!

    柴复礼也杀到跟前,见状顾不得苏云,急忙营救柴云渡的肉身。

    而在此时,苏云性灵控制神君肉身猛地转身,迎着柴复礼的眉心一指点去!

    柴云渡双手已经化作白骨,没有了血肉,不过这臂骨表面有无数封印符文飞速向前流动,流入臂骨的食指之中。

    这些符文,是曲伯等人用来封印镇压神魔的符文,以及应龙用来炼化神魔的符文,可以炼死神魔。

    苏云将封印炼化符文融合,熔炼为一种神通,称之为诛魔指。

    当年他修为浅薄时,以此指法诛杀明玉妃,这些日子他与柴初晞一起钻研各种功法神通,更是将仙道符文与诛魔指融合,让这一击的威力更大更强!

    他便是看准了柴复礼会来营救神君柴云渡的肉身,所以趁机出手。柴云渡是柴家的祖宗,更是柴复礼的父亲,若是看到父亲的肉身受损,他在短短一瞬间肯定难以分辨利害,必然会出手营救他的父亲!

    诛魔指点在柴复礼眉心,指力倾泻,柴复礼的后脑勺突然鼓起一块,像是有一个尖锐之物刺入他的大脑,将后脑勺顶得鼓起。

    然而,柴复礼却硬生生承受下来,脑袋没有爆开。

    “臭小子,倘若我不是金身古神的话……”

    他刚刚说出这话,苏云的性灵控制着柴云渡的另一条手臂,一指点来!

    这一击,还是诛魔指!

    “嘭!”

    柴复礼的脑袋突然爆开,漫天灵光四下倾泻,如同没有烟火的烟花,绚丽多彩。

    “死了?”

    苏云又惊又喜,还未来得及松口气,突然只见漫天灵光花雨飞速聚拢,柴复礼的脑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从脖子上“生长”出来。

    柴复礼脖子上长出下巴,长出嘴巴,那嘴巴开合,愤怒万分:“你以为这等雕虫小技,便可以杀掉一尊神?一尊超越这个世界极限的神祇?”

    他的鼻梁在灵光花雨中形成,他只有金身,没有肉身,金身破碎了便无法凝聚,但他的性灵破碎了却还可以重组。

    苏云那一指的确很强,集合了通天阁这四千多年来对封印之术的研究成果和应龙等神魔的智慧,但是还不足以磨灭他。

    杀掉金身古神,便是磨灭其性灵,将其精神思维完全摧毁,柴复礼的实力太强,导致他的性灵也无比强大。

    苏云性灵控制着柴云渡的右臂,催动天地元气,白骨大手向柴复礼推来:“诛魔指杀不了你,那么仙术呢?”

    第一仙印!

    然而,柴复礼已经有了防备,他半边脸在飞速形成,左眼长出,立刻将苏云的印法来势看清,不由分说催动神通迎上,冷笑道:“仙术?你有我强?”

    他的神通一动,便见手掌四周有着一个个蝌蚪文移动,这正是动用仙术的征兆!

    柴家的仙术尽管不如第一仙印这样的神通,但柴复礼的修为却远在苏云之上,雄浑到超越世界承受极限的程度!

    他生前虽然只是天象境界,但那时的帝座洞天最高境界便只是天象境界!

    他靠着自身是仙体,又有谪仙人的仙法传承,将天象境界修炼到超越世界极限的程度!

    柴复礼这一印拍出,印法对印法,哪怕是第一仙印,哪怕是神君柴云渡的肉身,哪怕是苏云也是天象境界,也立刻承受不起。

    神君柴云渡的右臂指骨啪啪碎裂,臂骨折断,苏云性灵倒飞而去,轰隆一声撞在苏云身上,没入苏云体内。

    苏云气血翻腾,喉头一甜,吐了口血。

    “姑爷,还是让我向你展示一下,看看何谓超越世界的力量!”

    柴复礼气息爆发,一股摄人心魄的悸动从他体内传来,断崖四周的空间不断崩裂,空间像是有了实质一般,疯狂裂开,向柴复礼坍缩!

    突然,空间深处莫名的骚动传来,那是镇守北冕长城无数世界的仙剑被惊动!

    柴复礼不管自己是否惊动了仙剑,一心要除掉苏云:“姑爷,你也是天象境界,我也是天象境界,让你看一看何谓差距!”

    他第二招超越世界极限的仙术爆发!

    这是一种扭曲空间操控空间的可怕仙术,坍塌的空间,将苏云和神君柴云渡的肉身向他拉去,而那些坍塌的空间恰恰形成一个巨大的手掌!

    苏云也知道此刻再无其他神通可以逃脱,也自倾尽所能,催动第一仙印!

    第一仙印,也可以引来天劫,引来仙剑!

    两人一前一后,引起天劫,顿时天空中雷云汇聚,雷落如雨。

    然而苏云却是心中猛地一沉,柴复礼催动仙术的速度,比他快了太多,他的第一仙印威力尚未爆发,柴复礼那一招仙术便已经形成!

    “拼了!”

    苏云另一只手抓起蒲团,将蒲团祭起,蒲团中的仙气涌出。

    第一仙印原本便是牵引天地元气的仙印,挟天地元气之威,化作仙人大手,格杀强敌!

    此刻,第一仙印突然得到蒲团仙气的加持,立刻发生不可思议的变化,只见仙云中一只五指修长如葱如玉般的手掌飞速形成,中指掐拇指第二指节,印法爆发!

    “轰!”

    断崖顶端,明亮无比的光芒爆发,将方圆百里照得如同白昼一般!

    仙藤上,正在厮杀的柴克己、柴楚东等人心中一惊,只见那无数魔怪也像是得到了某种号令,突然不再进攻他们,而是飞速向崖顶攀爬而去。

    那些魔怪爬着爬着便化作一滴滴黑色血珠,沿着崖壁往上流,汇聚到一起。

    柴克己柴楚东等人急忙向那些魔怪赶去,而在悬棺之上,苏云调动蒲团仙气施展出的第一仙印,与柴复礼的印法碰撞在一起,苏云哇的一声吐血,气息委顿下来,噗通一声跪在棺材盖上。

    “当!”苏云整个人仆倒下来,脑袋狠狠的砸在坚硬的棺材盖上,弹了两下。

    “这就是我柴家的天象境界!姑爷,不好受吧?”

    柴复礼哈哈大笑,笑声中突然金身哗啦啦崩碎,性灵也分崩离析,化作道道花雨四下里飞舞!

    那花雨咻咻作响,很快又自合拢起来,柴复礼不愧是柴家最为古老的金身古神,即便被苏云以蒲团化作第一仙印打成这样,也依旧保全了性灵!

    柴复礼的性灵身躯从腰身,渐渐恢复,没多久便长到了脑袋。

    他向倒在地上的苏云飘去,附身去抓地上的蒲团,就在这时他听到铃铃的剑鸣声。

    柴复礼已经抓到蒲团,脸上露出笑容,循声看去,只见一道剑光从空间深处飞来。

    柴复礼脸上的笑容变成了恐惧,仙剑,武仙人镇守无数世界的仙剑,那口让无数修炼到绝顶境界的大高手为之梦魇的仙剑!

    他不假思索举起蒲团,试图挡住这一剑,然而就在他抬手的瞬间,仙剑的残影已经掠过。

    柴复礼僵在那里,下一刻,他完全破灭。

    仙剑飒然如电,在远处划过了一道微弱的光痕,转向,向这边飞来,直指倒下的苏云!

    引起仙剑预警的不知是柴复礼,还有苏云!

    就在此时,苏云的灵界中,柴初晞艰难的抬起手掌,五指弹动,一枚枚蝌蚪文从苏云的灵界中飞出,围绕苏云飞舞。

    “咻!”那口仙剑从苏云头顶掠过,钻入空间深处,消失无踪。

    柴初晞松了口气,仰面躺倒下来。

    莹莹目光闪烁,急忙飞速记录刚才柴初晞动用的仙道符文,心道:“在她榨干士子之前,莹莹姑奶奶先把她榨干!”

    这时,柴克己、柴楚东等人沿着仙藤赶来,只见黑血汩汩倒流,竟然自下而上向悬棺中流去。

    柴克己冲到悬棺前,恰恰看到仙剑穿过柴复礼的后脑,柴复礼炸开的情形,不由目眦欲裂。

    他正要冲上悬棺,突然只见那仙剑回旋,再度激射而来,不由心头一跳,连忙顿住脚步。

    他固然惊怒于柴复礼的死,但更惧怕仙剑。

    柴复礼是他同父异母的弟弟,兄弟感情在漫长的光阴中越来越深,但再深的感情面对仙剑时都会被那种深入骨髓的恐惧压制。

    他不敢上前。

    “那口仙剑,是来杀姑爷的!”柴克己又惊又喜。

    然后,仙剑从苏云身边绕了过去,消失不见,应该是返回武仙殿了。

    柴克己这才向悬棺冲去,厉声道:“复礼,我不会让你白死,一定会将这小子碎尸万段,给你陪葬!”

    苏云艰难仰头,右臂探出,抓住地上的蒲团。

    柴克己见状吃了一惊,心底有了迟疑。他没有了双手,只剩下半个脑袋,实力是不如柴复礼的。

    却在此时,他身后柴楚东和另一个柴家高手越过他,冲上前去,喝道:“为祖上报仇!”

    苏云没有抵抗,用力一滚,滚入那口悬在断崖顶端的巨型石棺中。

    黑血汩汩作响,向棺中流去。

    柴楚东和另一个柴家高手冲到跟前,不由吃了一惊,柴克己上前,怒道:“你们怎么做事的?竟然会被他逃了去!”

    他训斥一句,向棺中看去,突然石棺咯吱作响,竟然在缓缓闭合,而仙藤也在收缩!

    “祖上,怎么办?”柴楚东六神无主,看向柴克己,“咱们是退走,还是跳入这口悬棺中?”

    柴克己定了定神,终于克服恐惧,喝道:“你们走!我进去看看,务必除掉那厮!”

    他纵身一跃,跳入这口悬棺中。

    最后一滴黑血流入悬棺,悬棺轰然闭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