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临渊行 > 第四百一十五章 仙藤黑血
    柴复礼嘴角溢血,盯着苏云,这短短片刻,柴家精锐竟然只剩下这几人!

    他们中有不少人是性灵所化的金身神灵,柴复礼柴克己也是,他们的修为更强。按照常理来论,金身神灵受损,只会损坏金身,性灵并不会受损。

    但是这面断崖,常理根本无法解释,这是仙人那个层次的存在留下的仙迹,是其人的道所化的神通烙印!

    他们这些金身神灵在断崖面前没有半点自保手段,哪怕是柴克己柴复礼这等实力已经超越极限,随时可以引来天劫的存在,也没有半点反抗之力!

    而这一切,都是因为苏云!

    柴复礼等人与苏云的距离其实并不远,苏云此时也没有防备他们,正在躬身打量山崖边的一株青藤,柴复礼只需要一道神通,便可以将苏云格杀!

    然而柴复礼却不敢有所动作。

    苏云只需要以神通照亮崖壁,便可以让他们攻来的神通在崖壁映照出的神光中瓦解,不仅如此,甚至有可能连他们也会被切成碎块!

    所以他们只能用目光喷吐怒火。

    但并没有什么用。

    苏云像是没有感觉到柴家众人的视线,此刻,他与柴初晞和莹莹已经来到断崖的右侧,这里没有朝向崖壁,因此苏云等人无需担心柴复礼等人以神通来照耀崖壁限制他们的举动。

    相反,苏云等人却可以限制柴复礼等人的举动。

    这株青藤高约四五丈,攀爬在山壁上,青藤的表面的确有一些奇异的烙印图案。

    “老神王很了不起,连青藤的用法都可以摸索出来。青藤上的仙道符文,触之则会生长,这么说来只需要摸一下仙藤上的烙印……”

    苏云伸出手掌,按照玉简中所说,抚摸青藤上的烙印图案,青藤纹丝不动。

    他又抚摸两下,青藤还是没有任何反应。

    柴初晞道:“夫君,这种符文应该是一种锁,老神王所说的触之则生长,这个触应该是解锁。”

    苏云看向莹莹,莹莹在玉简中寻找一番,赧然道:“旁边的确有一些符文图案。”

    她将符文图案观想出来,苏云查看一番,潜心记下,以自己的真元勾勒出这些图案,逐一印在仙藤的仙道符文上。

    突然,道道光芒从这株青藤中迸发出来,但见青藤枝条飞速生长,变得粗大,片片藤叶越来越宽,藤条枝叶沿着山崖不断向上延伸!

    很快,青藤便粗到苏云也抱不过来的地步,而且还在疯狂变粗!

    没多久,只见那青藤仿佛数十人才能环抱的虬龙,身子缠绕扭曲,沿着崖壁不断攀爬,生长到云雾缭绕之处!

    而在山崖更高的地方还有阳光尚未散去,应该是断崖的崖顶太高,站在那里看夕阳,夕阳应该还未下山。

    下层的青藤还在不断震动,不断生长,但那青藤到底有多高,谁也无法预料。

    “这就是仙藤!”

    苏云心驰神药,急忙带着莹莹,拉着柴初晞,沿着青藤往崖顶攀爬。

    “士子,不能爬,笔记上说,必须让藤叶带着咱们上去……”莹莹的声音从上方传来。

    他们很快消失在青藤的枝条之中,不见踪影。

    柴复礼见状,立刻率领众人向仙藤冲去,他没有下半身,径自飘在空中,柴克己没有双臂,脑袋也少了一半,但好在他们都是金身形态,即便是这样也死不了。

    柴克己半张脸阴沉无比,冷冷道:“柴家的这个姑爷,不能留了!”

    柴复礼咬牙,道:“神君想要拉拢他,借此麻痹天市垣大帝,没想到却是养虎为患!这小子对我柴家竟然如此心狠手辣!”

    他们沿着仙藤向上攀爬,速度极快,那仙藤越来越粗大,藤蔓上甚至可以纵马奔腾。

    下方,董医师董奉率领八天将走来,也自向上攀登。

    没过多久,苏云和柴初晞已经来到云层附近,仙藤外便是云儿朵朵,那些云朵是仙道符文所化,却是提防有人从空中飞到断崖上。

    仙藤恰恰从密集无比的仙道符文中蜿蜒生长而过,总是能巧之又巧的避开所有仙道符文。

    而倘若是攀爬上去的话,便会触碰到那些仙道符文设下的封禁,绝对会死无葬身之地!

    苏云急忙拉着柴初晞跳到一片藤叶上,二人站在藤叶上一动不动,只见藤蔓缓缓生长,载着他们从空中飘动的符文之间穿过。

    就在这时,柴克己柴复礼与柴家四人也奔了过来,有样学样,也跳到藤叶上,让藤蔓自然生长,带着他们穿过云层。

    他们人多,一片藤叶容不下,于是一人一片藤叶。

    不料,这藤蔓生长速度已经变得很慢,只有五人脚下的藤叶冲破云层,最后一人是柴尚顾,他的藤叶却停在云层中,不再生长。

    柴尚顾面色惊恐,连忙高声道:“两位祖上,我该怎么办?”

    柴复礼仔细打量环绕他四周的那些仙道符文,只觉棘手,道:“你老老实实呆在藤叶上,不要尝试离开。这根仙藤可长可短,可粗可惜,过一段时间肯定会变小。那时候便会带着你脱离云层!其他人,我们继续向前!”

    五人急忙继续攀爬。

    柴尚顾定下心来,看着四周飘动的仙道符文,突然眼睛一亮,笑道:“这些烙印是仙道符文,我们柴家也有过这些符文。这些符文我都认识!”

    他又惊又喜:“说起来,还是柴初晞那个叛徒破解的这些符文呢!”

    他正迟疑要不要破解符文,突然只听汩汩的声音传来,柴尚顾仰头看去,只见随着苏云等人接近断崖上的那口悬棺,那悬棺竟然汩汩的往外涌出黑血!

    黑色血浆顺着断崖,像是粘稠的糖浆一般留下来。

    柴尚顾揉了揉眼睛,努力看去,终于看清,只见那黑血前头,赫然是一头头狰狞恐怖的黑色魔怪!

    那些魔怪一个一个呼啸跳动,从黑色血浆中跳出,向下奔来!

    “祖上,有东西过来了!”

    柴尚顾高声预警,却见那黑血中涌出的万千魔怪纵身跃起,跳到仙藤上,像是无数黑色蚂蚁涌向苏云、柴初晞、柴克己、柴复礼等人!

    “轰!”

    苏云、柴克己等人的身影被黑色的浪潮吞没,消失不见,突然只见那黑色浪潮中有钟声响起,将数以百计的魔怪震得飞起,魔怪中央有仙光迸发,赫然是苏云催动仙气所化的黄钟,将那些魔怪震开!

    另一边,柴克己柴复礼等人也陷入魔怪的洪流之中,杀不尽杀!

    柴尚顾站在那片藤叶上,只见成千上万的黑色魔怪沿着崖壁向下狂奔,直奔自己而来。

    他身躯颤抖,看向藤叶外面漂浮在的蝌蚪文,咬牙道:“这些符文我认识,我认识,我一定可以冲出去!我一定不会死在这些魔怪的手中!”

    他终于鼓足勇气,纵身一跃,观想蝌蚪文,尝试破解空中的封禁!

    就在他跳出藤叶的那一刻,他才想起来,柴初晞的确研究出不少仙道符文的奥秘,这里的天空中也的确有不少符文与柴初晞研究的一样。但是,柴初晞从未研究出破解办法。

    没有破解办法,就是以卵击石。

    “啪!”

    柴尚顾炸开,化作一团血雾,尸身和性灵荡然无存。

    下方,董医师等人也来到云层下,只是现在的藤蔓已经不再生长,他们无法穿过这片云层。

    就在此时,突然有一头魔怪从光滑如镜的崖壁上纵身跳出,向他们杀来!

    那魔怪还未扑到董医师身前,宝天将抬手一把将那魔怪的咽喉抓住,冷笑道:“胆敢伤我家神王,疼!”

    只听咔嚓一声,宝天将的手臂赫然被那魔怪扭成麻花!

    其他七天将见状都是一惊,宝天将的实力虽说有着很大的水分,但也非同小可,那魔怪的实力竟然如此可怕!

    宝天将之所以有个宝字,主要是手臂多,多达百臂,每只手都抓着一口灵兵,被那魔怪扭断手之后,立刻凶性大发,其他手臂扬起,催动灵兵,没头没脑砸下!

    那魔怪尽管强横,但如此多的轰击落下,当场被轰成原形,只见一滴黑色血液漂浮在空中。

    宝天将还待砸下去,董医师抬手止住,目光奇异,道:“这是一滴仙人之血,纯粹的仙人之血……”

    宝天将吃了一惊,抓住一口口灵兵的手臂晃动,道:“神王,这真是仙人之血?不过仙人之血为何是黑色的?”

    “之所以是黑色,是因为这血液中夹杂着腐败的气息。”

    董医师右手二指轻轻一动,食指中指之间夹着一口纤薄无比的神刀。

    他扬起手臂,唰唰唰,无数道刀光闪过,让人眼花缭乱!

    董医师收刀,那滴腐败的仙人之血被切成无数小块,切分到无法再被分开为止!

    “医道天眼!”

    他身后神光如同熊熊烈火,倒竖起来,出现一颗燃烧的巨大火眼,火眼的眼帘向两旁分开。

    那火眼注视之处,只见被切开的仙人之血变大起来,很快大如磨盘,各种细节映入众人眼帘!

    “劫灰!”

    董医师惊讶,失声道:“仙人血中怎么会有劫灰?”

    ————宅猪推了推黑边眼镜:其实,这一切都是一个案子,苏云入朔方城的第一案,劫灰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