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临渊行 > 第四百一十四章 仁至义尽,不再留情
    夕阳如血,从断崖中映照的光芒像是血一样鲜红!

    断崖中射出的神光,恰恰是夕阳的光芒,断崖的神光笼罩的范围越来越广,不过,这只是回光返照。

    待到太阳落山,想来崖壁上的光芒便会消失!

    苏云第一个察觉断崖杀人的秘密,其实是来自阳光照射在断崖的镜面上,将崖壁中蕴藏的无上神通返照出来。崖壁中蕴藏的神通,甚至连仙剑斩妖龙都可以轻易破去,任何人在光芒中稍有动作,都会被斩杀!

    所以,苏云才会一直盯着地上的光芒看,他是在看太阳何时落山!

    其他人也是不蠢,很快察觉到这面断崖的奇特之处,各自看着地上的影子。坤天将头晕目眩,脸上脖颈上,前胸后背,脚底板里,到处都是冷汗,他失血越来越多,面色越来越苍白,身形摇摇欲倒。

    董医师一字一句道:“不、要、动!”

    坤天将声音嘶哑:“我知道,但我还在流血。流了好多血!我要死了,要死了……”

    董医师淡漠道:“现在距离日落还有七字时间,你可以催动功法制造气血,还可以流两天才死。你动弹一下,下一瞬就死。让它流。”

    坤天将强行忍住动弹的欲望。

    “姑爷,这断崖是什么地方?”柴复礼的声音传来,“能够伤到克己的神通,一定非同小可。”

    苏云不答,只是缓缓抬起眼睛,看向断崖。

    断崖像是镜子一般,清晰的映照出他们的身影,然而在他们的身影之间,他还看到了条条道道细如毫发的剑气,几乎将他们所在的空间塞满!

    那剑气像是有无形的仙人舞剑,看到任何一道剑气都可以想象出一种仙人舞剑的姿态。

    放眼看去,这面断崖有着亿万种仙人舞剑的姿态,从他脑海中密密麻麻的涌现出来,千姿百态,没有一个重叠!

    苏云的脑袋几乎炸开,大脑险些被这涌来的狂暴信息流塞满,他急忙闭上眼睛,额头冷汗滚滚。

    “诸位,不要去看断崖!”苏云紧闭双眼,大声道,“倘若你看到了剑气,立刻闭上眼睛。”

    他的话音刚落,一个柴家子弟顿时注意到崖壁中暗藏的剑道纹理,不禁又惊又喜,失声道:“这岩壁中藏着无上剑道!是仙人传剑!是仙人传剑!”

    一位柴家老者冷笑道:“姑爷,你这样做可不对啊,发现了宝地,可不能藏私。”

    另一位柴家妇人笑道:“咱们柴家的姑爷,心眼好像不怎么好呢,总担心我们变强。”

    他们纷纷向崖壁看去,尝试从断崖中领悟出仙人的无上剑道,突然,一个柴家少年道:“好多剑招……”

    “嘭!”

    他的脑袋突然炸开,脑浆与血浆混在一起,化作万千道剑气四面八方飞去。

    旁边的几个柴家子弟被他的血剑穿胸,却恍若无觉,依旧直勾勾的盯着断崖。

    “嘭!”“嘭!”“嘭!”

    一个又一个脑袋炸开,鲜血脑浆与剑气漫天飞舞,其他柴家人呆滞,柴克己嘶声道:“不要看崖壁!不要看崖壁!”

    莹莹僵在苏云的肩头,也不敢动弹,嘀咕道:“早告诉你们不要看了,你们还以为苏士子是害你们。士子的剑术近道,连他都受不了,更何况你们?”

    那些柴家子弟纷纷闭上眼睛,不敢去看崖壁。

    这时,苏云缓缓睁开眼睛,再看断崖,尽量不去参悟崖壁中蕴藏的剑意和剑道,道:“你们可以看崖壁,但一定不要去参悟。”

    先前嘲讽苏云的那柴家老者冷笑道:“姑爷莫非想害死我们?我们不会上你的当!”

    苏云错愕:“他娘蛋的!”

    柴初晞张开眼睛看向断崖,这面断崖蕴藏着足以抵抗武仙人仙剑的神通,然而怎么才能将断崖中蕴藏的神通参悟出来?

    这面断崖如此平整,看不出有任何东西,如何才能从中参悟出对抗仙剑的神通?

    这才是最关键的事情!

    断崖蕴藏着仙人的无上剑道,可惜无人能够参透。

    苏云缓缓上移视线,断崖最引人瞩目的地方,便是那口崖顶处的悬棺,即便如此之高,那口悬棺依旧能清晰的映入他们的眼帘。

    然而,那悬棺四周的天空,一枚枚仙道符文环绕这座山峰,密密麻麻,如同云层一般,壮观无比!

    “这悬棺到底是用来做什么的?”

    他心中默默道:“老神王来过这里,他说悬棺中会有血浆涌出,化作魔怪,为何现在没有看到血浆魔怪?还有,他打开过悬棺,为何没有在笔记中记载悬棺中的奥秘,反而将此地封印?”

    苏云颇为不解。

    断崖如镜,折射阳光,他们的身影也被压得越来越长。

    时间一点一点流逝。

    渐渐地阴影照耀在山崖上,黑暗将神光吞噬,崖壁折射的阳光从苏云的胸口渐渐上移,来到他的脖颈,来到他的眼帘,没过他的头顶。

    苏云松了口气,挥手便是一条条蛟龙向前飞出,探寻一番,这些蛟龙游走,没有遇到任何损伤。

    其他个头稍矮的人见状,也各自活动一下身躯,董医师上前,帮坤天将封住伤口。不过八天将、柴克己、柴复礼以及柴家的一些金身神灵个头较高,暂时还无法动弹。

    断崖下渐渐变得昏暗下来,苏云和柴初晞来到崖壁下,四下里搜寻。

    莹莹悄声道:“根据老神王的玉简笔记,这里应该有一株仙藤可以登山。笔记中记载的这株仙藤,只有数丈,依附在崖壁上,藤蔓上有仙道符文,触之则生长……”

    “尚顾!”柴复礼还是无法动弹,却看到崖壁下的苏云等人,连忙跑了个眼色。

    柴尚顾就是刚才那个嘲讽苏云的老者,是柴家老一辈高手,修为境界极高,闻言会意,立刻率众向苏云、柴初晞走去,笑道:“姑爷,此地凶险,还是我们来保护姑爷!”

    董医师见状,没有跟上前去,反而退出这片山崖。

    山崖返照的阳光越来越高,更多的崖壁陷入黑暗之中,八天将终于可以动弹,各自后退,来到董医师身边,宝天将低声道:“神王,咱们不去救陛下?”

    董医师摇头:“除了我之外,我还未曾见过他在其他人手中吃过亏。”

    八天将看向他的目光不禁敬畏有加,他们这位小神王居然还让苏云吃过亏,着实厉害。

    只是他们却不知道,苏云在文昌学宫求学时,每天早上都要被董医师抽血,后来血瓶堆积如山,还被董医师倒掉了大半,可不是吃了大亏?

    柴克己柴复礼等金身神祇终于也可以动弹,纷纷向被堵在崖壁下的苏云和柴初晞走去。

    柴克己回头,冷冷的看了董医师等人一眼,淡淡道:“天市垣的道友,不要轻举妄动。”

    八天将勃然大怒,各自怒哼,便要起身,董医师道:“咱们打不过人家,听话,不要轻举妄动。”

    八天将虽说都是恶棍,穷凶极恶,但也有志气,被他一顿打击,心中都有些不快。

    董医师道:“那人虽然断了右臂,但其实力与我父巅峰时差不多。而像他这样的人,一共有两个。”

    八天将顿时没了志气,不再嚷嚷。

    柴克己柴复礼来到崖壁下,只见苏云柴初晞在崖壁下一边走一边寻找,不知在找什么,而柴家众人便围在四周,苏云和柴初晞走到哪里,他们也跟到哪里。

    苏云停步,抬起头似笑非笑道:“诸位,此地这么大,你们何必跟着我?”

    柴尚顾笑道:“我们是来保护姑爷的安危,此地如此凶险,我柴家折损了大半才走到这里,倘若姑爷和圣女有个闪失,岂不是我们的过错。”

    柴初晞停下脚步,道:“尚顾伯父,我柴家何时变得如此虚伪?你们跟着我们,明明是看到我们毫发无损来到这里,无非是借我们的力量探索这里,得到此地最大的好处!事到如今,你们还有必要伪装吗?”

    柴克己走来,沉声道:“圣女说得不错。我们的目的便是为了得到帝廷的仙道重宝!将圣女嫁给姑爷,也是为了让圣女里应外合,但怎奈圣女不争气,竟然背叛柴家。事到如今,的确没有必要与你们虚与委蛇!”

    柴复礼从他身后走来,微笑道:“姑爷能够毫发无伤并且在我们之前来到这里,说明姑爷一定知道进出此地的奥妙。那么,便请姑爷带我们登上这座山崖,开启仙棺!”

    莹莹勃然大怒,叉腰喝道:“你们未免太不讲道理了!刚才士子已经救了你们两次,而且又是你们柴家的姑爷,你们居然恩将仇报,不当礽子!”

    柴克己冷笑道:“个人恩仇,在两大世界的大义面前,不值一提!姑爷倘若不寻出登山的道路,那么我便先杀这小书怪,再杀你的妻子!”

    莹莹气结:“士子的妻子便是你柴家的圣女!”

    柴克己神色淡然,道:“嫁出去的女儿,就是泼出去的水,收不回来的。她已经不是我柴家的人了。”

    柴初晞突然长舒了口气,道:“听到这话,我便放心了。夫君可以放手施为。”

    柴克己怔了怔,笑道:“放手施为?你们小夫妻怎么施为?”

    苏云身后突然一轮明月升起,微笑道:“就是这样!”

    那轮明月照亮崖壁,柴家众人不假思索,有人施展神通,有人躲避,然而崖壁中光芒同时照出。

    只一瞬间,所有人便僵在当场,人们只听到自己的心脏在嘭嘭跳动,没有人胆敢动弹。

    柴克己也在伸出大手,正要抓住苏云,手臂却僵在苏云的面前。

    他眼珠子乱转,接着,他看到自己的一只眼睛和半边脸从头上滑了下来。

    “嘭!”

    一个柴家老者突然破碎,整个人被切得粉碎,像是突然化作液体崩塌,血肉碎骨流了一地!

    月光朦胧,一个又一个柴家高手和金身神灵化开,在月光中化作齑粉。

    远处,董医师淡淡道:“这就是我不建议你们跟着他的原因,你们的脑子笨,跟不上他的脑筋,容易被他误杀。”

    八天将神色呆滞。

    突然,月光暗淡下来,山崖下陷入黑暗。

    黑暗中有人怒吼,出手,神通威能滔天,然而下一刻,光芒再度突然亮起,将黑暗驱散,崖壁下光明如昼!

    过了片刻,崖壁下又一次陷入黑暗。

    八天将看得心惊肉跳,不敢喘息。

    “找到仙藤了。”这时,一个声音在黑暗中响起。

    光芒变得明亮起来,驱散崖壁下的黑暗,只见柴家几十位高手只剩下寥寥六七人还能站着。

    金身古神柴克己身躯半残,脑袋被削掉一般,断了两条手臂,残了半条腿,柴复礼只剩下上半身,其他柴家高手也多有受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