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临渊行 > 第四百一十三章 断崖剑壁
    莹莹死死抱住苏云的脖子,苏云与柴初晞几乎同时起步,两人向前奔出,如离弦之箭。

    与此同时,嵌在天空中的那张脸突然伸出手掌,向他们抓来,速度要比他们奔跑的速度快了许多!

    同一时间,一个个白衣长毛怪人纵跳如飞,齐齐向苏云等人抓去!

    “滋啦!”

    白衣长毛怪人刚刚触碰到苏云周围的仙道符文,手掌便冒出一缕缕青烟,那些白衣怪人惨叫,莹莹回头看去,不由骇然,那白衣下,竟然都是一尊尊死掉的神魔!

    那些神魔有的已经长毛,有的半腐烂,还有的只剩下骨骼!

    “这些神魔,在抓东西喂养天上的那张脸!”

    莹莹瑟瑟发抖,裙子化作书页,哗啦啦作响。

    好在这些长了毛的神魔尸身触碰到苏云周身的仙道符文,便会被仙道符文中的力量炼得滋啦作响,无法近身。

    莹莹稍稍松一口气,就在此时,嵌在天上的那张脸的手掌抓来,也触碰到苏云用来保护他们的仙道符文。

    啪!啪!啪!

    那大手粗糙的指甲划过,一个个符文当场破灭!

    柴初晞调动仙气所化的飘带,唰唰唰,将那手掌的五指缠住,喝道:“夫君!”

    苏云一边狂奔,一边催动黄钟,仙气所化的黄钟陡然立起,钟口朝上,却并非是对着那只大手,而是朝向嵌在天空中的那张脸。

    那张占据了整个天空的大脸像是没有预料到这种情形,呆了呆。

    咣——

    黄钟表面,一层层的符文明亮起来,仙气加持,钟声浩浩荡荡,破灭前方一切,向那张脸轰去!

    天空突然剧烈晃动起来,四周的迷雾纷纷退散,天空中的大脸发出凄厉的叫喊,手掌四处乱抓,乱拍。

    柴初晞以蒲团仙气所化的三条飘带当场炸开,化作三缕仙气回到蒲团之中,而大手四下乱拍,将那些神尸魔尸拍得粉碎!

    苏云与柴初晞四处躲避,苏云再度催动黄钟,正要再度轰向那张面孔,突然,那只大手啪的一声拍在黄钟上,黄钟当场裂开,嘭的一声还原成仙气!

    苏云毛骨悚然,扯着柴初晞的手向前飞奔。

    一块又一块小山般的牙齿从天空中坠落下来,正是天空中那张巨大的面孔嘴巴里的牙齿。

    莹莹抬头看去,只见那张面孔此刻眼斜鼻子歪,两只眼睛转动,却一个灵活,一个僵硬,左边的那个像是要从天上掉下来一般,说不出的吓人。

    “跑快点!”莹莹死死抓住苏云的头发,叫道。

    苏云一边狂奔,一边疯狂调动天地元气,催动第一仙印,天空中天地元气呼啸云聚,渐渐在前方化作一个巨大的掌印。

    仙人手印!

    那嵌在天空中的面孔正欲对狂奔中的苏云和柴初晞下手,见此情形,突然露出惊惧之色,飞速缩小,漫天的雾气也在飞速向他的眼耳口鼻中涌去。

    雾气消失,那张脸也突然间隐没到一片山谷洼地中,袅袅仙气漂浮在那片洼地的水面上,风吹不动。

    苏云停下脚步,向那片洼地看去,只见袅袅仙气之下,一具面色惨白的尸体躺在水底,眼睛歪斜,嘴巴也被打歪,掉了几颗牙齿!

    这时,一具具白衣神魔的尸身噗通噗通的向那片山谷洼地奔去,各自用力向下一坐,团坐在那片水洼的四周。

    “这雾气中的怪物,是一具尸妖!”

    苏云惊讶,喃喃道:“这些白衣神魔是他生前时的下属,死后依旧听令于他!奇怪了,这尸妖是什么来头,为何会死在那片水洼中?”

    莹莹取出格物笔记,飞速记录,道:“尸妖生前应该是一个了不起的存在,我觉得未必比神君逊色,多半他也是一位神君,死后尸身作祟。从他的尸身来看,他的性灵也被磨灭了,执念让尸体化作了尸妖。”

    苏云以应龙天眼来观察,道:“那尸妖惊惧于我的第一仙印,像是认出了仙印的来历。我的仙印是来自老神王的游历所得,而老神王正是从帝廷中得到这种印法。也就是说,尸妖和这些神尸魔尸,其实都是帝廷的守护者。”

    莹莹一边画下尸妖的形态,一边道:“但是他们却都死在了这里。他们死在这里之后,化作尸妖,却依旧盘踞在此并不离去,说明他们就算是死,也要继续守护此地!”

    苏云道:“那么命令尸妖守护这里的人到底是谁?尸妖又在守护着什么?”

    他看向莹莹,莹莹也恰巧停笔向他看来,两人目光对视。

    柴初晞看着他们,这一刻她竟觉得自己才是那个外人,而苏云和莹莹才是一对儿。

    她却不知,这是通天阁的习俗,作为通天阁主,出门探险历练,必须要做好格物笔记。而每一个通天阁人都必须要有一个小书怪,有人还拥有笔怪。

    书怪和主人的关系,其实比夫妻关系还要亲密。

    莹莹记录下尸妖和一众神尸魔尸的形态和能力,道:“把这些格物志交给圣佛,让圣佛他们来炼化这些尸妖,便可以收走那里的仙气,让尸妖无法作乱。”

    苏云赞道:“还是莹莹能干!”

    莹莹得意洋洋。

    柴初晞竟然觉得自己心里有些酸味儿,随即心中一惊,急忙把这种奇妙的情感化去,心道:“我可以喜欢他,但不可将情感化作执念烙印在性灵之中!烙印上,便是自断仙路!”

    他们继续前进,前方便没有了先前的凶险,老神王开辟出的道路依旧还算安全。终于,苏云等人抬头看去,只见断崖就在不远处。

    那面断崖光滑如镜,镜面映照前方,镜光如剑,镜光照耀在他们身上时,他们不由自主的打个冷战。

    镜光中,苏云向前走出一步,突然停下,他的一缕头发突然断去。

    这缕头发是在断崖的镜光中断去,像是被无形的剑斩过。

    苏云不禁动容,仰头打量断崖,这座山崖高何止万仞,断崖处通体如镜,这座神山应该是被一剑切成两半!

    至今,神山的断面上依旧残存着这一剑残存的道法神通!

    苏云眼角跳动一下:“若是能够参悟出这一剑,说不定便可以破去仙剑之劫……”

    他握紧拳头,仙道蒲团中一缕仙气化作一口仙剑,苏云身躯不动,仙剑自己施展出仙剑斩妖龙!

    这一招仙术一出,顿时一种由术化道的意境油然而生!

    仙剑斩妖龙这一招仙术,在而今的苏云的手中,变得更加神妙,大气磅礴,让人无处可躲可避!

    然而下一刻,仙剑突然嘭的一声炸开,化作仙气回到蒲团之中。

    柴初晞惊叫一声,露出难以置信之色。苏云一颗心嘭嘭跳动,眼角乱抖,强行压制住兴奋。

    “破了!被破了!仙剑斩妖龙,终于被破了!”

    他险些忍不住跳跃欢呼,然而处在断崖镜光的照耀下,他一动也不敢动。动弹一下,便有可能触碰到镜光中残存的无形神通!

    柴初晞声音有些嘶哑,颤声道:“仙剑被破去了?”

    苏云点了点头,想要说话,声音还是有些发抖:“只要学会断崖的剑法,便可以度过仙劫,飞升成仙……”

    就在这时,只听脚步声传来,一个声音又惊又喜,叫道:“祖上,我们终于出来了!活着出来了!”

    苏云、柴初晞、莹莹都是心中一惊,却不敢回头,僵立在崖壁下,夕阳西下,阳光洒在崖壁上,崖壁如镜,镜光洒在岩壁前。

    “姑爷和圣女也在这里?”

    柴克己声音传来,显然颇为惊讶,震惊于苏云和柴初晞为何能跑到他们前面,笑道:“姑爷,我们思来想去,还是护送姑爷去见天市垣大帝,所以暗中潜入天市垣。姑爷应该不会误会我们吧?”

    他悄悄挥手,柴家的一众高手纷纷向前,闯入崖壁镜光之中,堵住苏云和柴初晞的去路。

    柴克己目光闪动,心道:“我们倘若暴露的话,必然会被那天市垣大帝寻到,将我们斩杀!索性一不做二不休……”

    他面色一沉,欺身来到苏云身后。

    “大家不要动!”

    苏云突然高声道:“不要动,则不会死!”

    一个柴氏金身神灵笑道:“姑爷在说什么?”

    他话音刚落,突然金身裂开,整个人啪的一声炸开,化作齑粉!

    其他冲到苏云前方的柴家高手也突然间一一裂开,像是被无形的剑切成碎片!

    柴克己停步,猛地感觉到自己的右臂像是被什么东西切过,突然右臂跌落下来,不由声音嘶哑道:“不要动——”

    所有人顿时僵在原地。

    柴克己看着自己的右臂在坠落下去的途中破碎,化作齑粉,心中顿时生出莫名的恐惧,颤声道:“姑爷,这是怎么回事?”

    这时,又有脚步声传来,董医师率领八天将顺着柴克己柴复礼等人走过的道路,也闯到了这里。

    “阁主!”董医师心中一惊,与八天将急忙上前。

    苏云暴喝道:“站在原地,不许动!”

    董医师急忙顿住,八天将中的坤天将手掌五指突然断去,他心中一惊,猛地向后抽手,整条手臂被切成无数肉块。

    坤天将惨叫痛呼,疼得眼泪直流,叫道:“神王,你是医师……”

    “别动。”董医师淡漠道。

    “我在流血!”坤天将叫道。

    “让它流,千万不要动。”董医师依旧淡漠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