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临渊行 > 第四百零八章 柴氏第一人
    苏云看着柴初晞,对于莹莹的问题,他不知该如何回答。

    他们虽然已经成亲,也有了肉体上的接触,但是在性灵思想上,苏云觉得柴初晞把自己当成了她的道侣和仙劫。

    道侣可以与她相互扶持,仙劫则是她成仙路上必须要渡过的劫数。

    “或许真如梧桐所说,我让自己有了执念,有了心魔。”

    他心中默默道,“这种执念,或许会烙印在我的性灵之中,无法淡忘。”

    这些日子,苏云修炼柴初晞所传的雷池,有柴初晞这样的大高手亲自传授,他还是进境艰难,这是因为柴初晞只是修成雷池,却并未开创雷池这个境界。

    因此,苏云想要修成雷池,便需要花费更多的时间去观想,参悟。

    而广寒境界对柴初晞来说,则要简单许多,因为苏云和梧桐联手将这个境界开辟出来,有了完整的体系,拿过来便可以修炼。只是想要完全炼成,那就需要日积月累的修炼了。

    “初晞师妹。”

    几个柴氏一族的年轻高手趁着苏云参悟雷池的时机,来到柴初晞身边,一个年轻男子道:“你的表现让祖上和族中的长辈们失望了,身为柴氏的一员,你竟然背叛柴氏,归心于他。这不像是你。”

    柴初晞瞥了他们一眼,仿佛早就将他们的心思看穿,于是一言不发,转身离开。不过她转过身来才发现,这些人已经将她团团围住。

    “你我一起在学堂时,你心无旁骛,一心求神仙之道。”

    那年轻男子道:“你聪明过人,别人很难学会的东西,你一学就会,甚至举一反三,领悟出连老师也想不到的东西。在我族中,你就是仙子,冰清玉洁,高傲冷漠,根本不会被感情绊住。”

    其他柴氏的年轻高手纷纷点头,一个柴氏少女道:“除了我们一族的师兄柴楚东之外,没有人能配得上你。我们一直以为,你会嫁给楚东师兄,毕竟,你们是我们柴氏一族中血统最高的人物。”

    众人纷纷称是,道:“你嫁给外族倒也罢了,难道忘记了族人的栽培之恩养育之恩?岂不是忘恩负义?”

    “你别忘记了,是我柴氏一族众星捧月,把你捧作圣女!你的地位,你的一切,都是柴家给的!甚至连你嫁给苏云,也是柴家给的!”

    ……

    柴初晞不答,正要推开众人走出去,这时,柴楚东面带笑容走来,微笑道:“初晞师妹。”

    柴初晞瞥他一眼,依旧一言不发。

    众人散开,让柴楚东近前。

    柴楚东是个高大的男子,英俊帅气,有一种勇武之气,在族中很受人尊崇,是年轻一辈中的大师兄。

    他的天分极高,又是后辈中少数逆溯初代仙体血脉的人,因此很受族中长者器重。

    他也没有辜负柴氏一族的栽培,长久以来实力雄踞后辈中的第一人,柴初晞一直排在第二位,排名从未超过他。

    而两人的关系也是极好,曾经有人以为他们会成为族中的神仙眷侣,不料却被神君柴云渡棒打鸳鸯,将柴初晞许配给苏云。

    “初晞师妹,还记得当初老师已经无法教你的时候,我教你神通功法吗?”

    柴楚东来到她面前,面带微笑:“那时候,我发现你与我一样,都是天资绝代的人物,你我注定不凡!后来,长辈们果然发现你的血脉无比精纯,与我不相上下!”

    柴初晞还是不说话。

    柴楚东目视远方,幽幽道:“那时族中有流言,说我们走的很近,说我们是天生一对。倘若我们结合,生下的孩子必然可以振兴柴氏一族,让我柴氏一族的血脉再上一层楼!可惜那时我并未注意到你对我的爱意,等到我注意到时,你已经嫁做人妇。”

    柴初晞露出惊讶之色,面色有些古怪。

    柴楚东收回目光,注视着她,目光中充满柔情,道:“老祖宗将你许配给苏云时,我才注意到我的道心有多痛。不过你不用担心,我不会嫌弃你。你不可将你对我的爱,化作对柴氏一族的恨,只要你肯回心转意……”

    他目光愈发温柔,似水一般:“只要你里应外合,帮助我柴氏一族夺取帝廷,我柴楚东的正妻之位,依旧是你的!没有任何女人,能够夺取你的正妻之位!”

    他满含期待,静静等着柴初晞的答复。

    过了片刻,柴初晞才回过神来,面色平静道:“楚东师兄,作为平庸资质的你,是不会懂我的。”

    柴楚东呆了呆,仿佛没有听清。

    柴初晞继续道:“当年人们赞誉你,夸奖你,说你天分极高。我以为你与我一样,都是天才中的天才。后来我发现,原来你不是。”

    柴楚东终于听清了,忍不住顾左右而哈哈大笑。

    其他柴家的年轻一辈高手也不禁笑了起来。

    柴初晞没有搭理他们,径自道:“先前,我没想通问题出在哪儿,你是血脉极纯的仙体,我也是血脉极纯的仙体,为何你与我的差距这么大?后来我想通了,血脉只是基础,脑子才是关键。你可以算上天才,但远远称不上天才中的天才。”

    柴楚东笑道:“我不是天才中的天才?难道那个苏云才吗?”

    他说着说着,突然发现自己说不出话来。

    柴初晞体内,有一种雄浑无边的气势压下来,像是一座天锡山压在他的身上,压得他只有喘出来的气,没有吸进去的气!

    柴楚东又惊又怒,身后天象性灵跃出,脚踏大渊,头顶七十二洞天,真元爆发!

    他终于可以喘息,急忙大口呼吸。

    他忍不住心中滔滔怒火,天象性灵立刻伸手向柴初晞抓去。

    那天象性灵的手掌一动,手心手背手腕手臂,便遍布仙道符文!

    “你根本不知道,我和你不是一个境界的人。”柴初晞淡淡道。

    她的身后,天象性灵浮现,除了有洞天、天渊之外,还有雷池、月桂。

    柴楚东的天象性灵神通仙术神通根本无法爆发出威力,便已经被柴初晞天象性灵滔天法力压制住,仙道符文无法运转!

    “自从我意识到你和我的差距这么大时,我心中便只剩下失望。别人说,你指点我修行,你我一起研究仙道符文的奥秘,我从你那里得到不知多少好处。然而只有我一个人知道,是我一直在点拨你。”

    柴初晞的天象性灵将柴楚东的天象性灵彻底压制,这种压制,不是普通的压制,而是在真元上的完全压制,在性灵质量上的完全压制,在神通上的全面压制!

    柴楚东额头冷汗津津,感受到越来越重、全方位的压力。

    他的天象性灵也跟着颤抖起来,抓向柴初晞的手被定在空中,不住抖动。

    他有一种无比屈辱的感觉涌上心头。

    “是我一点一点教你,让你以为是你自己参悟出来的。但你还是让我失望了,比起我,你太蠢,我在一次次失望中,认清了你我的差距。”

    柴初晞面色依旧淡然,轻轻向前走出一步。

    这一步跨出,柴楚东嘶吼一声,体内迸发出炫目神光,束发的发带也啪的一声炸开,头发凌空飞舞,气势提升到极致!

    然而柴初晞依旧向前跨出这一步,她的脚步落下,柴楚东这位被柴氏一族誉为第一仙体的年轻高手全身血液几乎凝固在血管之中,血管凸起,浮现在皮肤表面。

    其他柴氏年轻高手不禁骇然,柴楚东这位第一仙体,盛名已久,但竟然连柴初晞的气势都无法接下!

    这差距,简直不能用境界来衡量!

    “我翻阅族中所有典籍,然而族中的经典已经不能解答我求道途中的疑惑。我问遍族中的所有神灵,他们也多数茫然摇头。我终于意识到,柴氏已经变成了我求仙之路上的阻碍。”

    柴初晞又抬起脚,向前跨出一小步。

    柴楚东身后的诸多柴家年轻高手也难以抵抗她的压迫,各自爆喝,性灵飞出,共同对抗她的气势!

    柴初晞脚步落下,所有人齐齐闷哼一声,各自后退。

    柴楚东却依旧支撑,死死不退。

    突然,他身上的血管啪啪炸开,鲜血滋滋四处喷洒,然而这些血液却被一股无形力量定在空中。

    柴楚东也被定在空中,动弹不得。

    “我感念柴氏的栽培,所以迟迟没有离开,也感念你曾经教导过我,所以一直让你排名在我之上。”

    柴初晞停下脚步,没有走出第三步,仰头直视柴楚东的眼睛,道:“我不与你争夺这个虚名,但并不意味着,你可以羞辱我。”

    柴楚东身躯颤抖,正要说话,柴初晞抬步走出第三步。

    “轰!”

    柴楚东身后,他的天象性灵轰然跪地,抬不起头来。

    嘭嘭嘭的声响传来,柴楚东身后的柴家年轻高手顿时跪了一地,没有一人能站起身来!

    “师兄,我已经教你很多了,你对仙道符文的认知,都是我教的。你不会以为真的是你自己领悟的吧?”

    柴初晞看着他,轻声道,“我教你这么久,你都没有发现,你还没有看出差距吗?”

    她迈开脚步,从柴楚东身边走过,这时,柴楚东感觉到那无以伦比的压力消散,身子落在甲板上,脚下一软,险些跪地,急忙扶住船舷。

    他眼前发黑,难以喘息,正是失血过多的征兆。

    “神君要我嫁给外子,我便知道,我报答柴氏的机会来了。我嫁给外子,报答柴氏的恩情之后,与柴氏便再无瓜葛。”

    柴初晞神色带着轻松,嘴角挂着一丝浅笑,“我终于可以摆脱柴家。现在我已经嫁为人妇,是苏家的人。只要渡过外子这场仙劫,我便逍遥自在,追求我的仙道。”

    柴楚东勉强站稳身形,声音沙哑道:“师妹,你这么强,这么出色,为何还要嫁给那小子?只是因为他是初代仙体吗?只是因为他长得好看吗?”

    柴初晞回头,淡淡道:“别对他动心思。你们差距太大。”

    柴楚东咬牙,脸上写满了屈辱。

    “到岸之后,你们便回去吧,等我与苏郎生下一子,便将他送到柴氏。”

    柴初晞浅浅一笑,“那时,我与你们,与苏郎的缘分,便会彻底断去。那时,我才会续上我的仙缘。”

    她走向苏云所居的舱室,面色沉下:“倘若你们登岸,想坏我仙路,便是与我为敌,休怪我绝情!”

    远处,莹莹坐在楼船的屋檐上,双手托腮,对着走来的柴初晞甜甜一笑:“当心过不去仙劫哦!”

    柴初晞微微一笑,充满了自信:“肯定过得去!”

    莹莹眨眨眼睛:“万一你动情了呢?”

    柴初晞低眉,轻笑道:“我不会动情。我只是给他一个孩子,借此断去与他的姻缘。”

    莹莹从屋檐上滑下来,双手枕头,躺在空中翘着二郎腿,纸质翅膀拍动,围绕着这个女孩倒退着振翅飞行,幽幽道:“若是你的感情化作了执念,烙印在性灵之中呢?那时,你便会走不掉了。”

    柴初晞停步,想起苏云,过了片刻,摇头笑道:“不会。我绝不会对他动情,更不会让这种感情化作执念烙印在性灵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