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临渊行 > 第四百零七章 仙道的奥秘
    玉道原立刻感觉到自己的原道剑场和剑芒进入那片建筑,便仿佛进入一个规模宏大的星球,这座星球有着亿万不同的建筑,每一种建筑之间都有着奇妙的联系。

    他的剑场和剑术神通已经达到仙术的层次,尽管不如苏云的仙剑斩妖龙,但是以他的境界来施展,绝对是无上的杀招。

    天底下能够接下他的杀招的,屈指可数!

    元朔世界里,除了少数几个神魔之外,便数掌握了火德神君肉身的董奉董医师!

    而在帝座洞天,只有神君柴云渡和四大金身古神!

    然而,现在他必须要加上两人。楼班和岑夫子这两个已故的圣人,竟然联手接下他的攻势!

    玉道原一时间剑场无法攻破那建筑星球,索性不再理会,径自向船上杀来。

    岑夫子压制他的天庭,断去他与神庙的联系,让他不能以巅峰实力战斗,从半神的状态跌落;楼班克制他的原道剑场,让他最强的法力和最强的武器都无法动用。

    但是他的实力,还是在这两个老圣人之上!

    更为关键的是,他有肉身,这两个老圣人早已是死人,连肉身都没有,只是性灵。

    三人近战交锋,只一瞬间,玉道原便察觉到古怪之处,楼班和岑夫子竟然像是没死一般,性灵无比强大,与拥有肉身也差不了多少!

    他原本以为可以摧枯拉朽般将他们击败,没想到竟然只是稍稍占据上风!

    不过,他还是要比楼班和岑夫子强大许多,只需十多招,他便可以让这两人死于他的神通之下!

    船头,苏云询问道:“夫人,仙道符文中,是否有可以避仙剑的符文?”

    柴初晞道:“有。”

    苏云笑道:“你帮我避一避。”说罢,他自顾自施展第一仙印,仙印一出,顿时天地元气汇聚,在天空中形成一个巨大的掌印!

    此时,两界的天地元气融合,让元气变得无比纯粹浓烈,苏云这一印的速度也大大提升,威力自然也是恐怖无匹!

    天空中电闪雷鸣,苏云手掌徐徐向下压去,天空中也有一只巨大的仙人之手压破大气层,还未接近,便见地面陡然沉降下来!

    这时,一道剑光将苏云锁定!

    苏云立刻看到那悬于武仙大殿供坛上的仙剑,仙剑照耀他的性灵双眸,他也借此机会看到武仙大殿中的一具具尸身!

    莹莹立刻紧张起来,喝道:“若是你便宜媳妇不出手的话,你便死了!”

    苏云充耳不闻,自顾自施展第一仙印,向玉道原拍去!

    天空中,仙人之手捏印,轰隆隆压向玉道原!

    莹莹更加焦急,就在这时,柴初晞拇指与中指轻轻一扣,结出一个仙道印法,顿时层层仙道符文将苏云环绕,苏云与仙剑的感应顿时消失。

    另一边,玉道原毛骨悚然,立刻舍弃楼班与岑夫子遁走,然而已经来不及。

    那仙人大手落下,方圆十多里海面沉降下来,空中伴随着沉闷至极的声音,像是有什么庞然大物在急速移动摩擦空气迸发出的异响!

    “又来这一招?”

    玉道原咬紧牙关,抬手硬接,层层海面不断炸开,第一道巨浪袭来,将苏云他们所在的船只送到十多里的高空!

    船只沿着波涛向下坠去,第二道波峰到来,将这艘船只再度掀起!

    此时,船上的苏云等人已经看不到这一击的战果如何,急忙各自催动天象性灵,稳住船只。

    他们的船不算小,吃水很深,然而在这种神通的余波下便像是一叶扁舟,没有多少挣扎之力。不过好在苏云与柴初晞都是天象境界的大高手,别说稳住船,就算短时间内带着船飞行一段距离也不在话下。

    两人刚刚稳住船只,只见楼班和岑夫子已经杀入仙印爆发的中心。

    第三道巨浪的波峰袭来,在这匆匆一瞬间,苏云看到血光闪过。

    等到第三道波峰过去,底层的海水往上翻涌,形成第四道波峰,而玉道原却不见踪影。

    楼班和岑夫子一个脚踩尘沙呼啸而去,一个站在无数文字组成的神仙索上贴着海面飞行,两人神通如同道道利剑,轰入海中。

    只见那海底似乎有巨物呼啸游走,速度快得惊人!

    “是玉道原受伤了!”

    苏云略略放心,刚才那一击是他最强的神通,甚至还在仙剑之上。玉道原根本不可能在对抗两大圣人性灵的情况下,还能挡住这一击而不受任何伤!

    楼班与岑夫子飞速远去,而罗绾衣带着诸多海外通天阁高手也不见踪影,想来趁乱而去。

    第四道波峰退去,待到波峰退到数十里开外时,突然只见后退的波峰中,柴克己柴复礼等人率领的百十位柴家高手,从退去的海水中出现!

    “快装作没有看到他们!”莹莹急忙提醒苏云。

    柴初晞摇头道:“已经来不及了。”

    双方远远照面,彼此都很尴尬。柴克己柴复礼等人索性不再隐藏,径自率众现身,向这边而来。

    苏云满面笑容,哈哈笑道:“几位娘家长辈远道而来,为何不走海上,反而走海下?娘子,这莫非是柴家的什么风俗?”

    柴克己哈哈笑道:“姑爷真是说笑了。你们走后,神君吩咐说海上多有危险,海中有巨兽神出鬼没,唯恐害了姑爷。所以,神君让我们潜入海中,保护姑爷安危。”

    柴复礼笑道:“对了姑爷,你们的楼船呢?楼船上的人又何在?为何只剩下你们?”

    苏云面带愧色,道:“实不相瞒,这北冥海中果然有巨妖,把我们的船毁了,人也葬身鱼腹。”

    柴复礼叹道:“人各有命,是他们命不好,以至于葬身此劫。不过幸好我们来了,可以保护姑爷回到帝廷。”

    苏云感动莫名,落泪道:“幸好诸位长辈来了!”

    柴克己等人也是硬着头皮登上这艘船,苏云与柴初晞以礼相待。

    苏云和柴初晞没有预料到会与他们碰面,柴克己等人也没有预料到会这样与苏云遭遇,双方都很局促紧张。

    船上除了苏云和莹莹,剩下的都是柴家的人,让莹莹也不免紧张兮兮。

    柴克己笑道:“不用紧张。我们此行是为了保护姑爷,因此带了许多人,很合理吧?”

    苏云笑道:“是,很合理。”

    他心中隐隐不安,柴克己柴复礼是超越世界承受极限的存在,哪怕是性灵金身古神,实力也是不逊于玉道原的存在!

    这样的存在,一个恐怕都将是天市垣的灭顶之灾,更何况来了两个?

    而且,这二人带来的这些高手,实力都非同小可,再加上仙人血脉仙人后裔,肉身性灵都要比元朔灵士强很多。

    若是被他们知道天市垣的真相,恐怕……

    柴克己松了口气,四下打量,道:“姑爷其他人呢?先前这里不是有圣灵和那位玉先生吗?”

    苏云叹了口气,道:“他们在遇到海妖时,为了保护我们而遇险,下落不明,生死不知。”

    旁边一位柴家年轻高手冷笑道:“超越世界承受极限的存在,也会遇险?”

    其他柴家高手七嘴八舌,纷纷表示不信。

    “闭嘴!”

    柴初晞瞥了众人一眼,这里面很多人都是她的长辈,但竟无人敢面对她的视线。柴初晞淡淡道:“两位祖上,外子是大帝的使者,代表着天市垣大帝的颜面,他的话,即便是两位祖上也不得质疑。我说的对不对?”

    柴复礼称是,笑道:“天市垣大帝是与神君并驾齐驱的存在,岂容执意?”

    柴初晞道:“那就好。两位祖上,我与外子困顿了,先下去休息。”

    柴克己柴复礼称是,笑道:“你们尽管歇息。”

    苏云与柴初晞进入船舱休息,一位柴家高手愤不过,怒道:“她是我柴家的圣女,怎么可以胳膊肘往外拐?”

    柴克己面色微沉,道:“圣女居然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嫁给了那位苏阁主,便一心一意的扶持他,帮助他,着实出乎我们的预料!她不念半点同族情面,让我们此行多了许多变数!复礼,你怎么看?”

    柴复礼道:“你们稍安勿躁。现在船上只有我们,天市垣大帝麾下的高手不翼而飞,也就是说,他们在我们的掌握之中。我们此行是为了探知天市垣大帝和其势力的深浅,圣女是否归心,甚至是否活着,都并不重要。”

    柴家众人心中凛然。

    一个俊俏年轻人道:“两位祖上,先容我劝一劝圣女,让她回心转意。”

    柴复礼目光落在他身上,道:“也好。楚东,你与圣女都是族中最耀眼的新秀,又曾是同学,你来劝说她最好。若是能让她回心转意,自是最好,若是不能,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那年轻人柴楚东称是。

    这几日海上风平浪静,苏云与柴初晞讨教雷池洞天和广寒洞天的修炼,彼此都大有收获,感情也近了不少。

    只是同房时,莹莹总是鬼鬼祟祟,一言不发的等待窥探,少不了一顿封印。

    不做那些事儿的时候,莹莹却也很开心,苏云与柴初晞都是年轻一辈最为出类拔萃的存在,他们二人在一起议论,往往有发人深省的奇思妙想。

    将这些奇思妙想记录下来,对莹莹的成长很有帮助。

    “七十二洞天,应该并非是每一个洞天蕴藏一个境界,只有某些蕴藏着天然的力量的洞天,可能才包含一种境界。”

    柴初晞道:“比如帝座洞天,我便没有感应到什么天然的力量,只有普通的天地元气。帝廷的天地元气也是如此。但是我探索雷池洞天时,便能明显的感觉到那种不同的力量。”

    苏云想起自己在广寒山上所见的桂树,心中微动,道:“广寒山桂树,雷池洞天的雷池,都是这种力量的体现。我们在修炼时,把握住这种力量,便可以将之化作境界。”

    柴初晞欣喜道:“我以为,这种力量是仙界的力量,我将之强称为仙道。我突然想到,我祖上能够渡劫成仙,是否是因为他曾经接触过这种力量?”

    苏云心中微动,想起自己在蒲团上的所见,那位断臂仙人在成仙之前,的确游历宇宙,遍访各处神秘之地,最终才渡劫飞升。

    难道说,他能飞升的原因,真与这些洞天中蕴藏的仙道有关?

    那么,谪仙人落入凡尘之后,他去了哪里?为何不再回帝座洞天?

    “苏士子,你何时告诉她你的真实身份?”

    莹莹一边记录他们的想法,一边问道:“倘若你告诉她,你就是杀了神君柴云渡,盗走她家的仙家宝物蒲团,惹得柴家大乱的天市垣大帝,她会如何待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