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临渊行 > 第四百零五章 怯雨羞云(一号求票)
    苏云和柴初晞在洞房这边,无非是风花雪月,肉身上的俗事罢了,不值一提。

    而另一边,楼班、柴惜容、玉道原等人,却在张望着两人的性灵的大战。

    这二人,性灵尚未分出胜负,依旧在帝座洞天的山野间争斗厮杀,势要一决高下。

    性灵乃是精神、思维。

    异常强大的精神和思维,能够成形,被人所见,被称作性灵,而天象性灵又融合了灵士的真元,大部分灵士的天象性灵蕴藏的真元甚至还要超过肉身!

    天象境界的灵士在交战之时往往催动天象性灵,由性灵来施展绝招,而灵士往往不动手,只是站在天象性灵的肩头或者身前。

    正是因为,他们很少修炼肉身,肉身蕴藏的法力比不上性灵,肉身发挥的力量,也不如天象性灵。

    苏云与柴初晞一个是少年仙人,一个谪仙后裔,他们的肉身比性灵丝毫不弱,性灵蕴藏的真元与他们肉身蕴藏的真元相差不多。

    因此两人的性灵一战,也是精彩至极,招式神通威力大得可怕。

    “姑爷这一招真是不凡呢!”柴惜容不禁动容,赞道,“这一招长驱直入,直捣黄龙,让初晞猝不及防,落入守势。我看初晞恐怕要输了!”

    楼班摇头道:“柴圣女防守很是严谨,绵柔如水,反倒是苏小子刚猛霸道,难以持久。我觉得要不了多久,柴圣女便会趁着他力道衰弱时奋起反击!”

    正说着,柴初晞的天象性灵果然反击起来,趁着苏云的天象性灵反应不及的功夫,将道场与仙家符文糅合,威力大增。

    她的天象性灵大占上风,气势压过苏云性灵气势,将他压着打,每一击都带着棉柔后劲,绵绵不绝。

    苏云性灵节节败退,险些一溃千里,着实狼狈。

    玉道原观望片刻,摇头道:“柴圣女的神通尽管精妙,看似占据上风,但她这样消耗太大。倘若不能将苏阁主一举击溃,恐怕苏阁主站稳阵脚之后,便是他反击之时。”

    突然,苏云性灵招法一变,追着柴初晞穷追猛打。

    两人从森林中杀到群山之间,让众人无法看清招法,只好飞起前去观战。

    还未接近,一股荡人心魄的悸动传来,山林间狂风呼啸,吹得树木倒伏。

    众人心中一惊,突然沉闷无比的响声传来,其中一座山头轰然震动,像是难以承受巨力。

    “他们动用了仙术!”众人不禁变了脸色。

    性灵动用仙术,非同小可,稍有不慎,非死即伤!

    众人急忙倾尽全力向那里赶去,就在此时,第二股恐怖无比的悸动传来,接着是第三股,第四股!

    苏云、柴初晞的天象性灵各自动用仙术,在短短片刻便碰撞十多记,让众人心惊肉跳。

    忽然,一座大山崩塌下来,化作齑粉,却是难以承受他们的仙术的冲击余波!

    即便如此,两人之间的交锋还是未曾止歇,那片山谷中两道仙光裹挟着两人的天象性灵呼啸而起,盘旋上升,速度极快!

    那二人性灵一边上升,一边交手,互换绝招,仙印争锋!

    “轰!”

    那二人性灵上升到天顶处,难以飞升天外,最后一击发出,但见天顶处仙光缭绕,四面八方散去。

    过了片刻,只见那天空中淅淅沥沥的下起雨来。

    众人迎着雨水四下张望,搜寻苏云和柴初晞性灵的下落,只是雨势渐渐增大,难以找到两人。

    不过天空中却没有了神通的波动,想来这二人的性灵要么是一起受伤,要么就是都筋疲力尽,无力再战。

    “真是一场好斗!”

    无论柴家的人还是楼班、罗绾衣等人,都是纷纷赞叹,以为妙绝。

    苏云和柴初晞的性灵,动用的神通可以说是帝座与元朔两界最为高深的学问。柴初晞解析仙道符文,运用到自己的神通之中,苏云则是将仙道符文分解成一种种神魔形态,学习第一仙印。

    他们二人的境界虽然是天象境界,但他们的战力,恐怕已经达到征圣的极致水准,比起左松岩、裘水镜恐怕也相去不远。

    楼班、玉道原和柴惜容等人返回赢安城,到了第二天,新人出门,拜见长辈,众人细细打量,只见柴初晞面色多了分娇艳,苏云声音则浑厚了许多,气息也沉稳了不少,这正是阴阳调和的现象。

    罗绾衣见状,心中有些泛酸,又有些快意:“似你那样高傲的女子,也要被男子折服,变成荆布之妇,相夫教子,归于平庸!”

    苏云和柴初晞夫妻二人前去拜见神君柴云渡,向柴云渡奉茶,柴云渡只剩下性灵,却感动莫名,似要落泪。

    他将茶水虚虚饮下,杯子放在一边,正色道:“初晞,我素知你有大抱负,志不在帝座,但你现在已经嫁做人妇,不可像从前心思那么野,要多照顾姑爷。”

    柴初晞称是。

    柴云渡又道:“姑爷,我家初晞嫁到你家,是两家联姻,姑爷切莫辜负。”

    苏云道:“不敢。”

    柴云渡笑道:“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你们既然已经成亲,那么初晞便是夫家的人了。你们何时回去?”

    苏云尽管新婚燕尔,但并未色令智昏,自知留在这里,处境险恶,道:“云夫妇本应该多住几日,孝敬家长,怎奈大帝还在帝廷等待消息。两家恩怨一日不解,多留一日便多一分危险。云此去,当说服大帝,化干戈为玉帛,换来两界和平。”

    神君柴云渡哈哈大笑,向左右道:“这才是我柴家的姑爷。”言语中,难掩得意。

    柴家的金身古神与诸多金身神灵纷纷赔笑。

    神君柴云渡笑声落下,道:“我原本应该随你们前去,拜会天市垣大帝,不过帝座洞天这边的确不太平,有匪盗作乱。一日不平匪,我便一日不能离开帝座与大帝把酒言欢。”

    他露出遗憾之色,过了片刻,道:“你们早日出发,将两界的恩怨和误会化解了,便是莫大的功德。”

    苏云和柴初晞称是,于是退下准备。

    神君柴云渡颇为大方,尽管被南布衣等匪盗洗劫了一次,但依旧准备了丰厚的嫁妆,还安排了许多丫鬟下人随行伺候。

    柴家备好大船,那大船不是画舫,而是楼船,也是富丽堂皇。

    柴家四老还打算安排水手,却被苏云拒绝,道:“我随行之人颇多,他们可作为水手。”

    待到安排妥当,已经是第二天了。

    神君柴云渡亲自出行,送他们来到北冥的海边,依依惜别。

    柴云渡哽咽:“我儿,切莫忘记了故乡。”

    柴初晞站在船头,也是落泪。

    楼船远去,柴云渡遥遥挥手,直到再也看不见,这才面色一沉,道:“克己、复礼!”

    柴克己、柴复礼各自上前一步,躬身侍立:“神君吩咐。”

    神君柴云渡沉声道:“你们率领我柴家的一些高手,远远吊着那艘船,尾随他们进入帝廷,我要知道这个天市垣大帝到底是什么人!除此之外,我还要知道,天市垣的实力如何,帝廷的宝藏,他们到底有没有弄到手!”

    柴克己、柴复礼躬身称是,点了一批柴家高手,唤来巨大的海兽,进入北冥。

    柴惜容与柴家四老等人不禁呆了。

    柴惜容吃吃道:“老祖宗,初晞明明嫁给了苏云苏阁主,两家联姻,为何还要对他们下手?”

    “所谓联姻,不过是权宜之计。”

    神君柴云渡瞬间面色阴沉下来,冷冷道,“盗我肉身,让我身死,窃我仙家宝物,杀我族人,伙同匪盗大闹赢安,洗劫柴家,我岂能容忍他们?”

    柴惜容呆滞。

    神君柴云渡咬牙,冷笑道:“这些人一路上降服海上诸国,让贱民们信仰他们,何止是欺辱到头上来了?我之所以没有立即下手,是因为不知道那天市垣大帝是否还在!”

    柴惜容结结巴巴道:“可是老祖为何把初晞嫁过去?倘若两界开战,岂不是害了初晞……”

    “初晞的牺牲很值得。”

    神君柴云渡笑道,“她嫁过去,是缓兵之计,所谓联姻,所谓借种生子,都是缓兵之计,让天市垣大帝放松警惕。她跟随苏云回到帝廷,便可以替我们摸清帝廷的实力,帝廷的布局。”

    柴惜容道:“可是初晞她……”

    “等到将来吞并帝廷,我会补偿她,会给她选择一个高等的仙体作为夫婿。”神君柴云渡面色温和,“那时她会明白我的良苦用心。为了柴家,她的牺牲很值得。”

    他笑得很是愉快:“天市垣大帝,不过是贱民,那个所谓的元朔世界,也不过是贱民的世界。帝廷真正的主人已经死了,让这些贱民占据那里,只是暴殄天物。帝廷,会迎来真正高贵的种族。”

    他抬手指向楼船离去的方向:“我柴家将会在那里崛起,成为仙道世家,组建自己的仙廷!”

    柴惜容脸色黯然,低声道:“初晞的资质这么好,牺牲了她……”她心中隐隐作痛。

    柴家四老中的柴岫安慰她,道:“我们柴家有更好的。别忘记了,初晞在柴家只能排在第二位。排名第一的柴楚东,已经随着两位古神前往天市垣了。”

    “他才是我们柴家后辈中的第一人,我们柴家的希望!”

    十多日后,楼船行驶到黑铁城。

    黑铁城中已经空无一人,人魔蓬蒿脱困,不知所踪,地上只留下一些断去的锁链。

    楼船驶到黑铁城对面,刚刚出了城,柴初晞将随行的丫鬟下人唤来,突然痛下杀手,将所有丫鬟下人屠杀一空!

    苏云见状,心中一惊,柴初晞解释道:“我柴家老祖云都神君,并非是一个有仇不报的人。我既然已经嫁给了你,便不能看你落入他的陷阱。他的眼线,必须除掉!”

    她断然道:“这艘船也不能留着,必须沉了!我们弃船回天市垣!”

    ————七月的第一天,求票,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