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临渊行 > 第三百九十八章 少年不知愁滋味
    楼班询问起苏云的遭遇,苏云于是将自己被元磁神剑带着,一路闯过各种封禁,毫无阻碍进入仙家大殿的事情说了一番。

    “我在那块蒲团上睡着了,梦到一些奇特的事情。”苏云道。

    当时,楼班等人正在外面打生打死,而苏云却坐在蒲团上陷入了梦乡,梦乡中,他觉得自己身子变得无比轻盈,飞升起来,穿过层层的云,遨游太空,见证宇宙的壮丽,飞跃层层星云。

    他与星云中新生的太阳一起新生,与火焰中的行星共舞,与毁灭中的太阳一起湮灭,化作新的形态。

    最终,他跨越了北冕长城。

    在跨越北冕长城时,他遇到了仙剑。

    他看到了自己以断去一臂为代价,挡下了无坚不摧的仙剑,成功飞跃北冕长城,成为仙人!

    那一幕,是苏云有生以来所见过的最为震撼的一幕,仙剑破长空,化作天劫,格杀试图闯过长城之人,仙剑的锋芒照耀着北冕长城下的一个个世界,明亮无比,然而却被自己挡下!

    只是,这个人并非是苏云,而是苏云以蒲团的主人视角,在梦境中看到这位断臂仙人的经历。

    至于北冕长城后的际遇,苏云便是模糊一片了,他只能看到天崩地裂,待到视野恢复时,已经变成了谪仙人,落在这帝座洞天中。

    “用一臂为代价,对抗仙剑,成功渡劫?”

    楼班与岑夫子眼睛都亮了起来,苏云摇头道:“他对抗仙剑的那一招,我虽然看到了,但是我自己来施展的话,可能威力上要弱了不知多少。而且,那位谪仙人当时的修为,嗯,很高,很高……”

    楼班颇为不服:“有多高?”

    岑夫子淡淡道:“比孽徒还要高吗?”

    苏云想了想,道:“还要高出许多。”

    岑夫子顿时服气,楼班还是不服,苏云道:“比神帝玉道原还要高出许多。”

    楼班冷笑:“当年我执掌通天阁时,神帝也无法插手通天阁。他分裂通天阁,也只能等到我哦死后。”

    话虽如此,他却不再询问到底有多高。

    苏云松了口气,他的眼界见识止步于玉道原、秦武陵和余烬这样层次的存在,所以只能用这几人来做比较。

    但谪仙人当年飞升时的实力,比神帝、余烬和秦武陵具体高出多少,便不是他所能揣度了。

    “这蒲团就在我这里,你们若是想学那一招的话,尽可以拿去参悟。”

    苏云把蒲团取出来,道:“在我看来,他这一招并未破解仙剑,而是将损失做到最小,断臂求生。”

    楼班颇为心动,随即又摇头道:“我们是性灵,性灵是学不会的……”

    性灵是高度固化高度凝聚的思维和真元,人死之后,思维便不会再有什么演变,因此他觉得自己不可能学会。

    苏云笑道:“这蒲团中的仙光仙气,能够加持性灵,炼成金身,说不定仙光仙气也可以让你学会这招呢?”

    楼班接过蒲团,坐在上面,突然陷入一种奇妙的状态之中。

    他进入修炼状态,组成性灵的思维和真元顿时变得无比活跃。苏云查看一番,只见仙光仙气在加持他的性灵,只是这种变化到底是好是坏,便不是他所能知晓了。

    梧桐询问道:“谪仙人最后是落入了帝座洞天,在这里留下了他的子嗣血脉,也就是神君柴云渡。那么这位断臂谪仙人去了何处?”

    苏云摇头:“我在蒲团中并未看到他去了何处。他离开蒲团之后,便没有回来,蒲团也无从记载他的去向。”

    “你说,这位谪仙人是否还留在人世间?”梧桐心态有些悠然。

    苏云诧异的看着她,这人魔少女比起以前,似乎多了些人味儿。以前的梧桐随心所欲,看着人心中的魔念滋长,以人们的魔性魔气为食,行事也有些偏激。

    而现在,她的心态似乎发生了某种奇妙的变化。

    岑夫子打断他的遐想,突然道:“我想,我知道被你镇压的那尊肉身是谁的了!小云,你看是不是此人?”

    他心念微动,观想出一幅画,画中有一位中年男子,相貌威严,神圣不凡,身后有着重重大道异象!

    苏云仔细打量一番,失声道:“就是此人!岑伯,他是谁?”

    “神君柴云渡。”

    岑夫子吐出一口浊气,道:“我来到这里,见到柴家占据了帝座洞天所有财富,民不聊生,民众被赶到海上,还要每年上贡,于是愤不过,便来柴家说理。”

    莹莹顺着苏云的黄钟溜出灵界,从钟壁上滑落下来,坐在苏云的肩头,好奇道:“然后人家说不过你,恼羞成怒便把你镇压了。”

    岑夫子面色有些尴尬,勉强道:“差不多是这样。不过我与五老说理时,在隔壁的正殿中,见到了一幅挂在墙壁上的画。画中的人,便是神君柴云渡。”

    苏云骇然,失声道:“神君柴云渡为何会舍弃肉身?他的性灵哪里去了?”

    岑夫子提醒道:“小云,你不觉得他是在闭关吗?”

    苏云摇头,疑惑道:“他若是在闭关,为何性灵会跑出去?还有,他的剑怎么会跑到元朔?对了,两个洞天合并的时候,天空中到处都是元磁神光。这口神剑,便是袭击我的元磁神光所化。难道说……”

    梧桐道:“神心如魔。”

    苏云定了定神,走来走去,低声道:“难道说,袭击世界各地的元磁神光,都是这位云渡神君所为?我这口神剑是他炼制的宝物,其他元磁神光和各种造成混乱的天象,恐怕也是他炼制的宝物……他为何要这么做?”

    “他为的是试探出元朔的实力,进而一举吞并之。”

    岑夫子道:“我被柴家五老镇压的时候,听到他们提及过此事。神君柴云渡,早已对天市垣动了吞并之心。据五老说,天市垣隐藏着极大的秘密,是曾经的帝廷!”

    苏云心头微震,又想起老神王的冒险笔记记载的天市垣四个神秘之地:帝廷,悬棺,后廷,幻天!

    “云渡神君一定是知道些什么,所以对帝廷念念不忘,而历代先贤的圣灵通过飞升之路来到这里,则给他带来了帝廷的消息,让他动了贪念!”

    苏云看了看坐在蒲团上的楼班,继续道:“只是因为两界的距离太远,肉身难以飞渡,所以云渡神君一直没有攻打我们的世界。不过余烬献祭九十六神魔,打算举界飞升,将我们的世界送到仙界中,却不料将天市垣与帝座洞天拼接起来,变成一个整体。”

    梧桐道:“而这就给了柴云渡机会。他让自己的肉身在仙云中闭关,自己性灵则飞升天外,前往我们的世界。”

    苏云又瞥她一眼,心中诧异。

    梧桐恍若无觉,继续道:“他在天外制造各种天象攻击我们,藉此试探我们的世界中有多少高手。然而他却没有想到,这个时候居然有人可以穿过北海,穿过黑铁城,来到帝座洞天。”

    苏云笑道:“没错,就是在下!”

    梧桐淡淡道:“在你之前,我便已经穿过了黑铁城,来到帝座洞天。”

    苏云正锋相对:“然而,你却遇到了南布衣,跟他一起去做土匪。”

    梧桐似笑非笑道:“然而你却跟随楼圣人来到这里,被柴家囚禁起来,若是没有我前来,你早就被人发现。”

    两人四目对视,各不相让。

    岑夫子见状,咳嗽一声,道:“神君柴云渡怎么也没有想到的是,他用来攻打我们的世界的神剑,变成了他的催命符。这口神剑居然带着你,一路穿过了各种封印和禁制,进入他的闭关之地,将他斩杀!堂堂神君,居然稀里糊涂的死在一个毛头小子手里,真是令人感慨。”

    他唏嘘不已。

    苏云摇头道:“岑伯,他没死。他的肉身被我封印起来了,我将他封印在我一段记忆里。”

    梧桐噗嗤笑道:“不学无术。”

    莹莹忍不住道:“你才不学无术!苏士子自然知道云渡神君已经死了!梧桐,你是在怀疑我教人的本事吗?”

    梧桐哼了一声。

    苏云小声道:“莹莹,柴云渡真的死了?”

    莹莹悄声道:“别让女魔头看到你不学无术的样子,你就装作你早就知道,我不能在女魔头面前丢了面子!”

    苏云一幅高深莫测的模样,莹莹则站在他的肩头,理直气壮,没有半点心虚的模样。

    苏云心里则掀起惊涛骇浪:“统治这里的云渡神君,真的已经死了?我弄死的?”

    他还是有些难以接受这个消息。

    他定了定神,沉吟道:“柴云渡就算死了,只剩下性灵,也远非我们所能匹敌。应龙他们已经不再是神魔,无法与他抗衡。现在两界连通,天地元气的异变很快便会传到这里,到那时,柴云渡和柴家的强者们便会意识到,前往天市垣的道路,再无阻碍……”

    他面色有些凝重,突然道:“梧桐,你可以送岑伯和楼阁主离开,对不对?”

    梧桐沉吟片刻,道:“倘若有人能在城中制造混乱,吸引柴家的金身古神的注意力,我可以送他们离开。但直接带走他们,不可能。”

    柴家的金身古神强横无边,是力量超越世界承受极限的存在,面对这等存在,即便是梧桐也只是能勉强隐匿自己!

    所以,必须有人吸引柴家的金身古神的注意力,否则只有死路一条!

    苏云正要说话,岑夫子摇头道:“倘若元朔不能平安,我们不会离开。元朔的安危,会成为性灵中的执念。小云,你不用想办法送我们走了。”

    苏云犹豫一下,没有继续劝说,道:“梧桐,你已经斩杀了龙灵,大仇得报,这里的事情与你无关,你既然可以走,那么你自己离开吧。”

    梧桐摇头道:“我这具肉身出身自元朔,元朔的事,并非与我无关。”

    苏云深深看她一眼,笑道:“好,我们师兄妹便联手对抗这云渡神君!”

    “是师姐弟!”梧桐提醒他,道:“你我之间,始终未曾分出孰强孰弱!”

    岑夫子看了看苏云,又看了看梧桐,心中诧异,将苏云拉到一边,询问道:“小云,你与这女子是什么关系?”

    “岑伯,你也看出来了?”

    苏云盯着梧桐,咬牙道:“小魔女厉害得很,浑身是刺,我真的未必能打得过她。女魔头的本事越来越强了,修为也比我早一步进入天象境界……”

    岑夫子想了想,便没有继续说下去,心道:“这小子,一点都不上道。也罢,由这些小辈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