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临渊行 > 第三百九十七章 温情
    苏云这轻轻一抖,本打算抖落蒲团上的灰尘,然而却见他身边的仙家大殿突然崩塌,化作滚滚的仙光仙气,呼啸向蒲团中涌去!

    仙家大殿外,那些正在试图解开大殿封禁的柴家神灵只听轰隆隆的声响传来,便见眼前的仙家大殿崩塌,消散!

    他们还未回过神来,便见连他们脚下的地面也跟着瓦解,化作仙光仙气,与仙家大殿所化的仙光仙气形成一个疯狂旋转的洪流!

    一股奇特的力量拍来,他们一个个立脚不住,从空中向下跌落!

    这股力量绵柔,像是在轻轻拍打衣物上的灰尘,然而对于柴家的金身神灵来说,却是一股根本无法与之抗衡的力量!

    他们纷纷向下坠落,在惶恐中仰头看去,只见仙云中万仙坊在坍塌,湮灭,一条条街道,一面面供奉诸仙的牌坊,纷纷崩塌化作仙光仙气,呼啸向那个大漩涡涌去!

    不仅如此,仙云也在坍缩,仙云中除了有万仙坊之外,还有大狱、祭仙台、会仙宫、聆仙阁等地,此刻也在崩塌瓦解!

    这些地方,实际上都是坐在蒲团上的人,以蒲团中的仙光仙气观想而生,化作真实。

    但是苏云这么轻轻一抖,拍了拍上面的灰尘,便将整个仙云中的世界统统拍碎,还原成仙光仙气,收入蒲团之中!

    无论是聆仙阁中正在聆听仙音,提升修为实力的柴家后起之秀,还是大狱之中被困在牢狱内无计可施的楼班、岑夫子、梧桐等人,抑或是刚刚离开大狱,走在会仙宫中的金身古神,此刻悉数没有了立足之地。

    苏云拍打蒲团,将所有人统统从半空拍落下来,不管你如何强大,统统没有用武之地!

    这仙云中还有些东西不属于蒲团的仙气仙光观想而出的宝物,也有些是建筑,此时也失去了根基,扑索索的往下坠去!

    一时间,赢安城中一片大乱,不知多少柴家人惊慌失措,四处躲避,但还是被空中坠落的东西砸得人仰马翻,死伤遍地!

    楼班、岑夫子等人也不知发生了什么事,但此时正是他们脱困的好时机!

    南布衣率领一众匪徒,在城中趁乱四处烧杀抢掠,惹出更大的混乱。

    关键是从仙云中坠落不少宝物,这些宝贝皆是出自帝座洞天的宝地之中,威力强大!

    先前南布衣率众拼了命抢劫一处宝地,才抢到一件宝物,还死了几个同伙,而在这里片刻时间便抢到他们灵界堆不下!

    柴家的金身神灵金身古神和柴家四老回过神来,立刻捕杀众人,南布衣却也见好就收,率众扬长而去。

    后方金身古神率众追杀,柴家四老则四处搜寻,看看城中是否还有南布衣余党。

    而在这时,天空中仙云完全消失,笼罩在赢安城上空的最壮观最神圣的异象,就这样化作乌有。

    柴家上下如丧考妣,有人啜泣,有人悲愤欲绝,有人则茫然若失,也有人道心崩塌,坐地颓唐。

    柴家高层面色阴沉,搜查一番,很快搜查到苏云与楼班所居住的偏殿。

    柴家四老撞开殿门,只见楼班正在殿中,一脸惊讶的看着他们:“几位道友,你们这是?”

    他探头向外张望,疑惑道:“刚才发生了什么事?为何天上的仙云消失了?”

    柴家四老中的柴放探头往殿内张望,道:“道兄刚才没有出去?”

    楼班摇头道:“不曾出去。赢安乃无上圣地,岂敢乱闯?”

    柴意道:“跟你一起来的那位苏阁主呢?”

    “我在!”苏云从后殿探出头来,疑惑道,“外面发生了什么事?天崩地裂的。还有,仙光怎么停了?我修炼到天象境界,还需要借用仙光修炼呢!”

    苏云身后,莹莹钻出他的灵界,把蒲团从他手里夺过来,举着蒲团把这个蒲团丢进苏云的灵界中。

    刚才他们落下的时候比较急,苏云直接拎着蒲团便落了下来,没有来得及把蒲团收起来,所以莹莹赶忙出来补救。

    而在苏云身后,梧桐、焦叔傲和岑夫子靠着墙角站着,屏住呼吸,一言不发,看着莹莹忙活。

    苏云从后殿走出去,脸上挂着迷茫。

    这迷茫,是真真切切的迷茫,发自内心,没有半点伪装。

    他根本不知道捡起蒲团拍一拍上面的灰,会发生这么多事,甚至连仙云以及云中世界都拍没了。

    柴家四老走入偏殿,四下查看,没有发现异状,便向后殿走去。

    焦叔傲缓缓张嘴,吐出一口龙牙剑,梧桐轻轻摇头,示意不用。

    苏云询问道:“而今没了仙光,对于我们来说,帝座洞天便不再是圣地了。楼圣灵也就没有必要留在这里了。”

    柴放走入后殿,张望一眼,从岑夫子、焦叔傲等人身边走了过去,却仿佛没有看到他们一般。

    他向其他三人摇了摇头,三老向外走去。

    “还是再住几日吧。”

    柴放走在最后,客客气气道:“我柴家闹匪灾,发生大乱,丢了重宝,此刻正值用人至极,几位不妨留下,等到神君回来之后再说。”

    楼班不安道:“柴家上下乱作一团,我们岂有在烦扰主人的道理?”

    “不烦,不烦。”柴放出门,转过身来帮他们掩上殿门,笑道,“倘若圣灵提前走了,神君一定会责罚我们。我柴家虽然逢此大乱大难,但也不能丢了礼数。”

    楼班只得称是。

    柴放关闭殿门,转过身来,柴意、柴览、柴岫三老率领着诸多柴家高层,目光齐刷刷的落在他的脸上。

    柴放冷冷道:“惜容,盯着他们,不能让他们离开你的视线!其他人继续在城中搜寻余党!”

    众人称是。

    柴放走下偏殿前的石阶,咬牙道:“不管是什么人做的,他都不可能离开帝座洞天!等到神君回来,就算是天王老子做的,也都得死!”

    偏殿中,楼班与苏云对视一眼,面色凝重。

    这时,敲门声传来,美妇人柴惜容推门进来,笑吟吟道:“惜容来拜访两位……”

    梧桐从后殿走出,迎面向柴惜容走去,柴惜容却像是没有看到她,梦呓般道:“这是哪里?我为何会在这里?等一下,这是谁?这不是我!这不是我!”

    柴惜容惊恐万状,不住地后退,推到偏殿墙角里,双手抓住头发,嘶声道:“这绝非是我!你不要过来,不要过来!”

    梧桐道:“你们放心,她不会影响我们。”

    苏云松了口气,笑道:“梧桐师妹好手段,师兄佩服。”

    梧桐瞥他一眼,身后浮现出天象性灵,冷笑道:“叫大师姐!”

    苏云哈哈大笑,身后天象性灵跃出:“魔女,我也修成天象性灵了!咱们正面交锋,鹿死谁手尚未可知!”

    梧桐战意腾腾:“你想今日便分个雌雄?”

    苏云丝毫不让:“怕你不成?不用比我都知道,我是雄的,你是雌的!”

    岑夫子本着脸:“你们两个,闭嘴!”

    苏云大怒,转过头来:“岑伯,你送我的神仙索就是个大叛徒!每次不是被人收走把我吊起来,便是被人拐了去!”

    岑夫子脸色黑了:“明明是我的绝学出的问题,怎么能怪罪到神仙索上?”

    苏云道:“你自己也是被神仙索吊死的!”

    岑夫子哼了一声,这老头顽固得要死,犹自道:“不是神仙索吊死了我,而是我的弟子用神仙索吊死了我!你就是因为没有学到我的本事,这才被人收走神仙索。怪你本事不济,与神仙索无关!”

    他提起这事,苏云便忍不住一肚子火:“你也没教我啊!是你看着我整天跟着野狐先生瞎学瞎炼,却一点也没提醒我!”

    “我敢提醒你吗?他就是吊死我的那个人!”

    岑夫子吹胡子瞪眼,一把拎起苏云的衣领,怒道:“我若是提醒你,第二天你就跟我一起吊死在歪脖子树上!”

    苏云也揪住他的衣领:“那么我们再来聊一聊神仙索总是背叛的事情!”

    楼班被他们吵得头大,喝道:“都少说两句!”

    苏云和岑夫子齐刷刷转过头来,岑夫子喝道:“我们爷俩说话关你屁事?盖你楼去!”

    楼班气结,冷笑道:“岑夫子,你也配称圣人?你的儒学功法正是出了大纰漏,所以才会被自己的弟子看出破绽,用你的神仙索吊死你,其实是用你的儒学教义杀了你!”

    岑夫子冷笑道:“你天天盖楼卖房子,搜刮民脂民膏,也有脸说我?”

    楼班被憋个半死,转换话题道:“你教导苏云,却没能教会他任何东西,空有万世人师之名!”

    “你教了吗?”

    “我没教,但是我留给他一个通天阁,掌握无穷财富!”

    “都是搜刮来的民脂民膏!”

    ……

    突然,焦叔傲冷冷道:“都闭嘴!”

    他此言一出,无论苏云还是楼班或者岑夫子,都乖乖的闭上嘴巴。

    焦叔傲哼了一声,道:“说正事。”

    苏云抱了抱岑夫子,眼圈一红,低声道:“我很想你。”

    岑夫子古板的面孔难得露出笑容:“我也是。看到你长大成人,我很开心。神仙索的事,是我不好,只是我死的时候功法已经固定下来,改不了了。不要怪我……”

    苏云摇头:“我从未怪过你。”

    焦叔傲心道:“事真多,不爽利。我们现在该做的,应该是怎么离开这里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