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临渊行 > 第三百九十六章 倒霉孩子
    “这里注定是我的天然牧场!”

    北冥海面上,神帝玉道原率领通天阁的残存高手,终于遇到第一个兽背上的国度,玉道原不禁又惊又喜。

    “臣服我,信仰我,死后你们便可以飞升天庭,永享极乐。”

    “毁谤我,不信我,死后你们便将坠入地狱,业火折磨!”

    神帝玉道原一路上降服一个又一个兽背上的国度,这里的人们哪里见过天庭和天庭中的诸神?惊骇于天庭和诸神的神力,再加上玉道原连哄带骗,展现神迹,一路上收服越来越多的兽背上的国度。

    信仰他的人越来越多,众生的信仰如同天地元气绵绵不绝不绝涌入他的体内,修复他的肉身和性灵损伤。

    神帝玉道原伤势慢慢减轻,让他喜出望外的是,这北冥之上到处都是生活在兽背上的国家,大大小小的国度中的人们生活困顿,生活在担惊受怕的日子之中,常常担心巨兽老死国家沉没。

    玉道原给他们来世的希望,虚构出天庭和地狱,让他们将希望寄托在来世上,收拢民心,人们心灵有了寄托,因此像瘟疫一般传开。

    “要不了多久,我便可以恢复到巅峰状态,彻底占据这座洞天!”

    玉道原信心满满:“集合两大洞天众生的力量,我便可以度过成仙之劫,肉身飞升,直达仙界!”

    仙云,万仙坊中,一面面仙旗晃动,即将组成万仙大阵,柴家的诸多金身神灵纷纷复苏,加入阵中,立在一面面大旗下。

    柴家的金身神灵与东陵主人的金身成神不一样,金身成神是借黎民百姓的香火,祭祀,久而久之炼成金身,其人性灵烙印天地,因此修成神圣。

    金身成神之后,便与应龙、饕餮那等神圣一样,极难被杀死,即便身受重伤,断胳膊断腿,都可以长出来。甚至就算是脑袋被砍掉,也能长出一颗新的!

    柴家的金身神灵则是借助这片帝座洞天的仙光,将仙光中的能量炼入性灵之中,形成性灵金身,但是却没能借黎民百姓的香火祭祀,把自己的性灵烙印在天地间。

    他们可以拥有神灵的神力,但金身破了也会死。

    先前挡住南布衣的那几位金身神灵不敢与南布衣拼命,便是担心自己会因此有个死伤。

    不过南布衣可不在乎这些,南布衣手段极多,招招拼命,迫使他们不敢硬拼。

    而祭起万仙旗,有大旗加持,柴家的金身神灵便可以弥补这个缺憾。

    在万仙阵中,即便他们受伤受损,还很快痊愈!

    ——柴云渡神君是谪仙人后裔,他得到了那位谪仙的许多指点,万仙旗万仙阵,正是他从谪仙人那里学到的传承!

    然而,万仙阵还未布置妥当,突然万仙坊中无数楼宇、长桥和墙面出现,在刹那间便将柴家的诸多金身神灵分割开来!

    万仙阵顿时被切分成一块一块,各个建筑千变万化,空间颠倒错乱。

    同一时间,梧桐不再隐匿身形,红衣出现,低声道:“叔傲!”

    黑蛟出现在她身后,腾空而起,扑向前方挡路的金身神灵。黑龙腾挪变化,厮杀惨烈,而在黑蛟龙的身体旁边,则有一口龙牙剑,穿梭来去,令人防不胜防。

    而在梧桐身后,楼班迈步走来,尘幕天空化作各种楼宇街道迷宫,将柴家的金身神灵逐一分离。

    一座座楼阁拔地而起,将南布衣托起,让南布衣在迷宫般的建筑中移动。

    南布衣原本要面对三尊柴家神灵的攻击,尽管他的实力极为强大,但也有些捉襟见肘。不过有了楼班的帮忙,他所要面对的只剩下一尊神灵,顿时如虎添翼。

    另一边,梧桐则影响性灵的道心,让其招式错乱,几招之间南布衣便将那柴家神灵斩杀!

    一座座楼宇街道载着南布衣移动,南布衣每杀一尊神灵,空间和楼宇建筑便突然变化,将另一尊神灵送到他的面前。

    短短片刻,他便连杀十多尊柴家神灵!

    在这段时间,不少柴家神灵闯出尘幕天空,向万仙坊深处退走。很快,尘幕天空中便没有了其他敌人。

    一条廊道载着南布衣缓缓落下,南布衣走出廊道,只见前方是一尊高达十多丈的圣灵,圣灵前方便是红衣少女和黑蛟。

    南布衣上前见礼:“莫非是来自元朔的圣灵?”

    楼班还礼,道:“适才为了应付危险,迫不得已借助道友的力量。还请恕罪。”

    南布衣哈哈大笑,尽显豪迈:“何罪之有?若非道兄相助,只怕我便要葬身在万仙阵中了!”

    他精力旺盛,看向梧桐,笑道:“梧桐姑娘,还请再助我一臂之力,趁着云渡神君不在,寻到大狱,救出被镇压的高手!”

    楼班皱眉,道:“这里如此凶险,阁下是否有全身而退的办法?”

    “没有!”

    南布衣很是干脆利索,“如果有计划,我也不能来到这里。不过有两位相助,一定能全身而退!”

    楼班头疼,心道:“南布衣已经是原道境界巅峰的存在,世上能够在修为实力上超越他的人不多,但他行事却极为莽撞。不过,他的运气好像不错。”

    他不由想起苏云。

    苏云行事很有章法,机灵百变,然而却是个倒霉孩子,运气不太好。

    比如这次,明明计划周详,却偏偏爆发出各种意想不到的事情,不知道被那口元磁神剑带到何处去了。

    “眼下唯一的办法,便是与南布衣、人魔姑娘等人联手,先救出南布衣的党羽,集合众人之力,寻出苏云到底在哪里。”

    三人联手,如虎添翼,硬闯万仙坊,所向披靡,南布衣一路拔旗,将万仙坊中的大旗一面接着一面拔起,收入自己囊中。

    柴家安稳了近万年,根本不曾遇到过这等事情,从未有过忧患意识,被他一人一灵一魔一妖杀得节节败退。

    那些大旗乃是组成万仙阵的关键,也被南布衣收走,剩下的大旗难以组成阵法。

    倘若是普通的圣灵倒也罢了,楼班却是新学圣人,以一己之力,将建筑推到显学的高度,虽未被元朔皇帝封圣,但在民心中早已封圣!

    他的学问前所未见,即便是柴家的神灵修为高深,在不了解的情况下也只能不断后退。倘若他们一不留神落入尘幕天空中,下一刻便会被梧桐蒙蔽道心,接着便被冲过来的南布衣打死!

    镇守仙家大殿的诸多柴家古神,正在试图解开仙家大殿的封禁,却见诸多神灵向这边涌来,杂乱不堪,不由震怒。

    一尊柴家的金身古神喝道:“惊慌失措,成何体统?”

    柴家诸神灵叫苦:“外贼闯入,为首的是南布衣,两个帮手的本事诡异莫测,我们不能抵挡。被那几个贼人奔向大狱去了!”

    “这几个贼人是打算劫狱?”

    那几个金身古神都不禁笑出声来:“莫非是自投罗网?你们来解开封禁,将殿里的贼人拿下,我们去将这几个小贼擒拿,直接镇压!”

    柴家诸神灵称是,继续破解仙家大殿的封禁,准备开门。

    另一边,南布衣带着楼班梧桐等人闯入大狱,这大狱也有金身神灵镇守,实力非凡,但还未来得及出手,便直接被楼班困住。

    南布衣闯进去,将那金身神灵格杀。

    这大狱有封禁,然而却难不倒楼班,这圣灵是尘幕天空层层渗入,带着众人在不破坏封禁的情况下便径自闯入这看似无比严密的大狱之中。

    “楼圣的本事真是天人一般!”南布衣赞不绝口。

    楼班谦虚两句,心中黯然:“倘若苏云那小子肯学我的本事,练习土木建筑之术,他又何至于如此倒霉,被困在这朵仙云中。”

    几人向大狱中闯去,没走出多远,只听一个声音道:“外面的人,莫非是楼班楼圣人?”

    楼班停步,只见岑夫子被一条条性灵神通所化的锁链贯穿,吊在牢狱的空中,上不着天下不着地。

    而神仙索则被一张符纸压住,符纸上写着奇特的蝌蚪文。

    众人闯入牢狱之中,将岑夫子解救下来。

    南布衣揭下符纸,却被震得气血沸腾,咋舌道:“好厉害!”

    “这张符纸上古的符文乃是仙文,极为厉害,你能摘下来,实力非同小可。”

    岑夫子收回神仙索,诧异道:“我这神仙索适才不住振动,似乎想要飞走,难道是天门镇的小鬼也来了?”

    他口中的天门镇小鬼便是苏云。

    楼班摇头道:“他运气太坏,我也不知道他哪里去了。”

    南布衣笑道:“我们将中大狱中所有犯人都放出来,集合众人之力逃出去!”

    楼班赞道:“南布衣不愧是帝座洞天最大的土匪,这个主意很妙!”

    这大狱中镇压着的有南布衣的同党,也是穷凶极恶之辈,还有强大的异兽,统统被他们释放出来。

    就在他们往回赶时,突然大狱封禁全开,几尊金光灿灿的古老神灵站在门前,神色肃穆。

    众人杀上前去,喝道:“做翻他们,便可以自由了!”

    “轰!”

    南布衣吐血,倒飞而回,不禁露出骇然之色,失声道:“这几尊神灵的实力强横的很,你们小心……”

    他话音未落,楼班被一尊金身古神一手镇压,动弹不得。

    下一刻,岑夫子的神仙索被另一尊古神擒拿,岑夫子被锁链穿过,又自掉了起来。

    大狱中的其他人,也各自被镇,只剩下梧桐屏气凝神,不敢动弹。

    她是人魔,屏蔽这几尊金身古神的感应,让他们无法看到自己,但是她也不敢有任何进攻的念头。

    “区区贱民,也想翻天?”

    一尊金身古神冷笑道:“此地乃是我族先祖,谪仙人的悟道蒲团所化的仙云,别说你们,就算是神王神君,困在其中也不能逃脱!”

    楼班、岑夫子、南布衣等人面色灰败。

    “但愿那小子机灵一点,能逃脱出去……”

    楼班黯然:“可惜,他是个倒霉孩子……”

    仙家大殿中,苏云突然醒来,打个哈欠,伸个懒腰,笑道:“这一觉好长!咦,这蒲团好像在我睡梦中被我炼化了……”

    他站起身来,抓起蒲团,轻轻抖了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