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临渊行 > 第三百九十三章 万仙坊
    苏云的感应绝不会出错,他感应到神仙索在附近,那么神仙索就在附近!

    “神仙索是被花二哥借了去,有借不还是狐狸的本性,更何况还有灵岳先生在旁边,能还给我才怪。他们二人,绝对没有办法在我之前进入帝座洞天!”

    苏云脸色阴晴不定,现在只剩下一个可能。

    “帝座、帝廷两大洞天合并之后,岑伯在走了两年的飞升之路后,恰恰从元朔上空经过,心血来潮收走了神仙索。而那时,正是花二哥从我这里蒙走神仙索之时……这太离谱了!”

    苏云走来走去,突然停步,吐出一口浊气:“但这就是事实!那么,既然岑伯此刻就在赢安,为何柴家的人说并未见到他?我感应到神仙索,岑伯也应该知道我到了赢安。他却没有出现,只能说明他不能出现。这么说来,岑伯遇到了危险。”

    楼班看着他走来走去,很是欣慰。

    天市垣的人类孩子,还是长大了,已经不再是懵懵懂懂的小瞎子了。

    苏云转头看向楼班,正色道:“摊友,你是通天阁的老阁主,又已经死了,你没有了托付通天阁为通天阁选择下一代阁主的执念,现在只剩下飞升之路这一个执念。所以你该走了,离开这里,继续踏上你的性灵飞升之路。”

    楼班眉开眼笑:“是的,我该走了。”

    然而他却一动不动。

    苏云皱眉。

    楼班悠然道:“你是我选的阁主,你倘若有生死之险,我便执念再生,又怎么舍得走?何况,在这种地方,你需要我这样的建筑大宗师。有我的神通来掩护你,你做事神不知鬼不觉!”

    苏云沉吟。

    他早就见识过楼班的强大之处,千变万化的朔方城,甚至连整个东都,都在尘幕天空的掌控之中。

    楼班的神通,已经超出常人对神通的理解,有他在,苏云可以说在赢安中如鱼得水。

    但是,楼班毕竟只是性灵,倘若受损,那便可能灰飞烟灭!

    他们之间除了是一起摆摊的摊友之外,还是近乎师徒近乎道友般的友情。

    楼班在苏云眼盲时认识了苏云,看到了这个小小少年的品质,为通天阁找到了下一代阁主。苏云在成为阁主后,为了挽留楼班性灵,不让他飞升,所以忍住不去见他。

    通天阁主的传承,其实是同道的传承,楼班将他的道路传给了苏云,希望苏云走的更远,苏云则不想看到楼班为自己受伤。

    楼班继续道:“帝座洞天显然打算对元朔不利,我更不能离开。性灵中的执念不去,是不会离开的,作为天市垣的大帝,你比谁都懂得。”

    苏云不再劝说他,道:“不过我有一个要求,你答应我,我便不撵你走。”

    楼班露出笑容,道:“我答应你。”

    苏云直视他的双眼,沉声道:“你可以用尘幕天空助我,但倘若我遇到危险,我的意思是无论遇到任何危险,哪怕是下一瞬我便会死掉,你也不许出手相救!你若是不答应,把尘幕天空留给我,你继续飞升。”

    楼班明白他的意思,只要自己不出手相救,那么柴家便有可能留他性命。

    他默默点头。

    苏云松了口气,道:“莹莹,你试试看能否把岑夫子的性灵召唤来。”

    莹莹应了一声,口中传来清脆的叱咤,无数符文翻飞,在空中形成一座小小的祭坛。小书怪面色严肃,站在祭坛上作法,但见偏殿之中雷声阵阵,隐隐作响,层层空间裂开!

    莹莹愈发吃力,尝试着锁定岑夫子的性灵,她想将岑夫子的性灵拉过来,但仿佛有什么东西锁在岑夫子身上,让她始终无法完成召唤。

    “不行。”

    莹莹摇头道:“夫子的性灵应该是被镇压了,若是以往,他根本无法反抗我的召唤,但现在我无法将他唤来。不过,我大致知道他被镇压在何处。”

    楼班看着小小的祭坛上的小女孩,露出敬畏之色,小心翼翼道:“小道友什么性灵都可以召唤吗?”

    莹莹道:“只要有遗物或者熟悉其性灵,便可以召唤来。”

    楼班暗暗叫苦,心道:“这小书怪与我熟悉了,倘若我在飞升之路上,将要到达仙界时她突然来这么一出,我岂不是心血白费了?”

    他却不知,葬龙陵案便是因滢士子召唤来龙灵和人魔之灵而起,而岑夫子走在飞升之路上赶往帝座洞天的途中,便被莹莹召唤了一次,耽搁了行程。

    楼班将尘幕天空中的元磁神光镇压,神光又化作一口神剑,只是依旧在不安的跳动。

    苏云将元磁神剑收到自己的灵界中,隔绝神剑与其主人的感应。这口神剑不能交给楼班来镇压,因为楼班需要全力助他,倘若分心,很有可能会让苏云遇到危险。

    莹莹落在苏云的肩头上,笑道:“苏士子还需要我。有我的知识,你将无所不能!”

    苏云向外走去,笑道:“莹莹是最厉害的!”

    莹莹得意洋洋。

    楼班看着这一幕,心中有一些惆怅,作为前代通天阁主,他也有着自己的书怪,记录他的格物之旅。可惜,自他死后,书怪也郁郁而终。

    偏殿外,各殿的前方都有不少柴家的子弟镇守,防御森严。

    柴家高层担心南布衣等乱党混入城中,所以严防死守,但是却给苏云带来不小的困难。

    不过苏云走出偏殿的那一刻,便见尘幕天空在他两旁出现,如同雾气,随即雾气变化,变成栩栩如生的画面。

    无论从那个角度看去,都无法看到苏云这个人,守卫们甚至看不到任何不同。

    楼班以尘幕天空,将苏云完全隐去!

    苏云尽管掌握了尘幕天空近两年的时间,却还不知道尘幕天空还有这个功用!

    “我适才觉察到岑夫子的性灵,是在上方。”莹莹悄声道。

    “上方?”

    苏云错愕不已,仰头看去,上方除了那朵仙云,和仙云中的另一个世界,别无他物!

    “柴家的人说云中的是仙界,岑伯怎么可能被柴家镇压到仙界中?”

    苏云大惑不解,而且,不是没有人能够进入仙界吗?倘若可以进入仙界的话,柴家的人为何不进去,偏偏把岑夫子关押进去?

    “除非,仙云中的那个世界,并非是仙界!”

    苏云狐疑,如果仙云中的那个世界不是仙界,那么仙光是从哪里来的?

    “既然如此,索性就去那里看看!”

    苏云定了定神,悄然腾空,尽量不引起任何波动,向空中的仙云而去。

    偏殿中,楼班微微皱眉:“这次有些难度了……但难不倒我!”

    随着苏云的腾空,尘幕天空也在楼班的操控下不断变化,模拟天空中的景色,确保任何人无论从赢安城的哪个角度去看,都发现不了任何异状!

    这就需要强大的计算能力,对于动辄操控一城之地的楼班圣人来说,也是个很大的挑战!

    “这小子真会给我找事。”

    楼班跏趺而坐,笑道:“不过我也并非浪得虚名!这点难度……”

    他脸色陡变,因为这时,他突然发现赢安城中一艘画舫也在向仙云飞去!

    他要确保苏云不被人发现,便须得保证这艘画舫中的人也无法看到苏云,需要的计算能力和驾驭能力便直线激增!

    “拼了老命了!”

    楼班一边穷尽所能计算,一边控制尘幕天空,让尘幕天空随之变化,掩护苏云。

    苏云也注意到那艘画舫,心道:“仙界肯定无法这样进去,否则柴家早就遍地仙人了,历代圣人的性灵也没有必要走上飞升之路。那么,柴家的这朵仙云和仙云中的世界,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放慢速度,等待画舫到来,脚下轻轻一动,落在这艘画舫上。

    “这小子,要我老命!”楼班咬牙切齿,穷尽所能想,竭力以尘幕天空的变化来护住苏云。

    画舫上,是柴家的几个年轻男女和五老中的柴翠,柴翠突然似乎心有所感,目光锐利无比,向外看去,然而却什么也没看到。

    这老妇人疑惑,收回目光,沉声道:“那个叫苏云的帝廷来客,修为实力很高,我们五老决定,送你们进入万仙坊修炼。那里,是老祖的居所,平日里就算我们五老,没有功劳也无缘进入。”

    那几个年轻男女又惊又喜。

    “万仙坊?”苏云惊讶,仰头看去,只见云中的世界越来越近,待来到近前,苏云面色一黑。

    从下方往仙云中的世界看去,云中世界宛如仙境,仙宫仙殿漂浮在空中,这是眼睛所能看到的地方,想来看不到的地方定然更加广阔!

    然而近前看去,才发现不是那回事。那仙云中的世界,竟然只有看到的那么大!

    莹莹也是看直了眼,喃喃道:“这柴家真狠,连自己人都骗……”

    老妇人柴翠走出画舫,来到船头,双手十指不断跃动,各种符文从指尖跃出,上方天空顿时有层层封禁不断打开,让画舫驶入仙云!

    画舫进入云中空间,向那片仙宫驶去,想来那里便是万仙坊!

    就在此时,突然苏云灵界中的元磁神剑不断跃动,叮叮作响,几乎难以压制!

    苏云暗道一声不妙,这股跃动越来越强,神剑与其主人的感应竟然渗透到他的灵界中!

    老妇人柴翠突然眉眼倒竖,猛地一顿拐杖,陡然大喝:“谁潜入我柴家的禁地?还不给我滚出来!”

    她虽是女子,但喝声刚猛异常,如同万雷爆发,险些将苏云身遭的尘幕天空轰开!

    楼班不由大急:“糟了!苏小子不让我出手,但我怎么能看你送死?”

    就在此时,画舫中传来一声轻笑:“老太婆,这样都能被你发现,不愧是柴家五老,连人魔都干扰不了你!”

    苏云听到这个声音,不由错愕:“南布衣!”

    画舫中一个年轻男子哈哈大笑,破船舱而出,飞速向万仙坊冲去。

    柴翠厉喝一声,手中拐杖突然化作一条青龙,青龙腾空,载着这老妇人直奔南布衣!

    苏云站在船头,只见画舫中其他年轻男女冲了出来,这时,漫天红裳从苏云眼前晃过,与越飘越远。

    那红裳尽头是个婀娜少女,抬起白皙的臂膀,向苏云挥了挥:“不用谢我,苏师弟。”

    一只白犀纵身跳入苏云的灵界,欢快跳跃。

    苏云咬牙,全力镇压跃动的元磁神剑,心道:“梧桐这魔女,居然又跑到我前头去了!糟糕——”

    他压制不住元磁神剑,那口神剑猛地冲破他的灵界,苏云不假思索抓住剑柄,但见那口神剑突然光芒大放,化作一片元磁神光,将他带起,呼啸向万仙坊冲去!

    船头上,那几个年轻男女尽皆呆了。

    偏殿中,楼班叹了口气,心道:“完了,这次就算我想替你拼命,也不可能了。”

    元磁神光的飞速太快,让他根本来不及用尘幕天空掩护!

    ————端午生衣进御床,赭黄罗帕覆金箱。美人捧入南薰殿,玉腕斜封彩缕长。祝今年大考的学子,金榜题名,佳人陪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