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临渊行 > 第三百八十七章 帝座洞天
    神帝玉道原压制住伤势,凌空飘来,沉声道:“不必垂头丧气,那小子的本事并没有你们想象得那么高。他精通一种仙术,可以调动天地之力。但催动这门仙术,施法时间很长。这次只是他打了我们一个措手不及,下次便没有这个机会了!”

    他说的都对,但是经此一役,众人的道心备受打击,远非他只言片语便能让众人恢复信念。

    罗绾衣心中微动:“此时正是夺取人心的好时机,若是我能收拢人心,便可以借用他们的力量铲除玉道原。现在玉道原的伤势一定很重……”

    她又迟疑一下,玉道原的伤势到底有多众,他的实力到底还剩下几分,这便不是罗绾衣所能知道的了。

    苏云可以抓住时机,以盘羊激怒玉道原,观察出玉道原的伤势如何,也可以创造时机让玉道原伤上加伤。

    而罗绾衣却无法抓住这个机会,他们的资质悟性都差不多,但两人性格上的差异,造成了他们之间的差距越来越大。

    苏云温文尔雅的外表下藏着不可驯服的野性,知难而上,精勇猛进。

    罗绾衣心思缜密,思虑极多,做事有些瞻前顾后,当初在大秦时她企图借用苏云来对付神帝和罗余烬时,反倒被苏云抓到机会,被罗余烬和神帝玉道原利用,以至于她第一个败在苏云手中,输得一干二净!

    “稍作休整,再起身前往天外洞天!”神帝沉声道。

    海面上,苏云衣衫飘飞,海中鱼龙飞舞,那是他的神通,载着他向天外洞天而去。

    “我为了探查玉道原的伤势,四次提及盘羊,借其道心的波动,看破他的伤势。原本以为能够将他格杀,没想到还是不能除掉他。”

    苏云心中颇为惋惜,打伤玉道原的那一招第一仙印,已经是他所能动用的最强神通,再强一些的话,肯定会触发仙剑预警,引来仙剑的斩杀!

    现在的他,根本不能与仙剑抗衡。

    先前,他与玉道原约定,不得在天外洞天世界对他下手,其实只是为了让玉道原放松警惕。他的真实目的,还是借第一仙印的威能干掉玉道原,但没想到还是差了一点。

    第一仙印调动天地元气,需要的时间太长,因此苏云在一招过后不再恋战,立刻远走。

    “玉道原不愧是余烬死后的最强存在,他拥有西土的黎民百姓信仰他,相当于有一尊半神,想要杀死恐怕只有仙术或者仙剑这样的宝物。”

    苏云正在思索,突然他的脚下一道桥梁铺来,将他身形托起!

    苏云呆了呆,猛地转身,只见一个黑衣长须的老者站在桥梁的另一端,正笑着看着他。而那桥梁的构造极为奇特,组成桥梁的符文不断自我拆分,又不断在前方组合,载着他们向那洞天世界的陆地而去,速度要比苏云快了许多倍!

    “楼……楼班!”

    苏云又惊又喜,失声道:“楼班摊友,你不是寻找仙界去了吗?为何会出现在这里?”

    他的灵界中,尘幕天空像是感应到主人的气息,飞了出来,围绕楼班飒然来去,如浮云,如飞沙。

    楼班面带笑容,轻轻抚摸尘幕天空,正等着苏云跑过来拥抱自己,没想到苏云说的却是这句话,不禁有些尴尬,讷讷道:“这个,我也在纳闷。按理来说,我应该已经来到帝座洞天,不过我好像迷路了,又回到了元朔,然而……”

    他揪着自己下巴上的胡须,面色古怪,喃喃道:“这里的天地元气,的确是帝座洞天的元气,那么这里应该便是帝座洞天。我既然我到了帝座洞天,你又是怎么来到这里的?”

    他愈发苦恼,思索道:“我适才还碰到通天阁的几个故人,他们居然也来到这里。一定是某方面出了问题,或许是我计算的周天星斗图出错了……”

    莹莹忍不住道:“没有错。这里就是你说的帝座洞天,不过天市垣被召唤到这里来了!”

    楼班愕然。

    苏云将前因后果大致说了一番,道:“人魔余烬献祭九十六神魔,九十六神魔变成了凡人,虽然依旧很强大,但已经不是不灭的神魔了。”

    楼班一时间接受不来这么多信息,呆了半晌,这才道:“也就是说,两个洞天融合了?我离开之后,竟然发生了这等事情?倘若我不走的话……”

    莹莹心直口快:“一年半之前,你若是不走,你肯定已经登上帝座洞天的大陆了!”

    楼班闷哼一声。

    莹莹继续道:“而且你还会经历许多非常有意思的事情,比如神魔之乱,余烬之乱,还有东陵主人成神,以及月宫通道,直达广寒山!”

    楼班用力揪下一小撮胡须,胡须散开化作灵光,又回到他的下巴上。

    苏云笑道:“莹莹,读万卷书行万里路,楼班摊友虽然在星空中走了一年半时间,又回到了起点,虽然错过了很多事情,但毕竟他在路上看到了许多壮丽景象,说不定他还遇到了一些匪夷所思的世界。”

    楼班颤抖着,又揪下几缕胡须。

    苏云狐疑道:“摊友,你路上没有看到什么有趣的东西?”

    楼班闷哼一声,摇头道:“我只看到一些死亡的世界,被劫灰掩埋。其他的,便是无穷无尽的黑暗,以及古圣性灵留下的驿站。”

    “古圣建立的星空驿站?”苏云与莹莹眼睛一亮,“这是多么有意思的事情!”

    楼班摇头:“黑暗星空中,你只能孤身一人不断往前赶,遥远的地方有灯光在星空中旋转,你赶到灯光的地方,就会看到古代圣人性灵用死掉的星辰搭建的驿站。驿站里只有他们留下的文字,记录这一路上的感触心得,还有一些鼓励的话,其他的什么都没有。”

    他有些黯然。

    这条道路,又叫飞升之路,是古圣性灵们开辟出来的,一路上的驿站和明灯,是指引着后世的圣人性灵飞升,跟随他们前往仙界。

    之所以必须是性灵,是因为性灵没有重量,飞行速度快,浮光一般。而且,肉身性命太短,百年就会衰亡,但性灵可以存活很久。

    然而,楼班的飞升之路才走了不到两年,便戛然而止,兜兜转转的,居然又回到了天市垣和元朔。

    不过让他稍稍宽心的是,他的第一个目的地,帝座洞天也终于到了。

    “摊友,你丢给我一个烂摊子。”

    苏云诉苦道:“通天阁早已分裂,我这个阁主在海外的势力被人架空,同是通天阁的同僚,居然要分裂通天阁,还企图干掉我!你当初让我接任阁主的时候,可没有说通天阁混乱到这种程度!”

    楼班笑道:“这不正是阁主应该做的事情吗?”

    苏云哼了一声,道:“眼下我手中只有海内通天阁的人,海外通天阁我已经管不住了。他们向我痛下杀手,我也杀了不少人。楼阁主,只有你出面,凭你的威望才能阻止通天阁的分裂。我不是一个合格的阁主。”

    楼班摇头道:“苏阁主,我已经死了数十年,早就没有威望了。而且我就算尚在人世,也不会做的比你更好。通天阁的分裂,不在于阁主的能力,而在于元朔压不住西方。”

    苏云若有所思。

    楼班继续道:“倘若有一天,东方元朔的国力压过了西土各国,东方元朔的文化超越了西土各国,那么通天阁自然会一统,不再分裂。那时候,他们甚至会求着你,把东西方的通天阁合并起来。你要做的事情,正是壮大元朔啊,否则就算你强行统一,今后还是会分裂。”

    苏云肃然:“受教了。”

    楼班露出笑容,道:“我曾经想过,等你百年之后,性灵飞升踏上这条路,说不定你我会在飞升之路的尽头相逢。不曾想兜兜转转,我们竟然在这里重逢,这就是我们的缘分。我带你去帝座洞天,见古圣们性灵的落脚处。”

    苏云欣然。

    “从古至今,原道境界的圣人多达数百人,各行各业的都有。他们在离开天市垣后,往往都会踏上这条飞升之路。”

    苏云脚下的飞桥速度快得不可思议,半日时间,便胜过苏云几十天的行程,楼班不紧不慢道:“古圣们都是依据第一圣皇,轩辕圣皇的方向,踏上飞升之路,不过后来术数这一显学的圣人发现,第一圣皇似乎术数不太好,算错了帝座洞天的方位。所以自这位术数大圣之后,大家都改变了方向。”

    莹莹忍不住道:“后来第一圣皇轩辕,还是寻到了洞天,不过是广寒洞天。但据他自己说,他用了一千年的时间,才找到广寒洞天!”

    楼班侧头想了想,道:“那是他运气好,其他没有他这般运气的,不知道被他带歪到哪里去了。”

    莹莹吐了吐舌头。

    “我在距离这里最近的驿站中,看到了药圣的驿站留言,他说飞升的性灵来到帝座洞天之后,可以前往赢安城。”

    楼班道:“帝座就在武仙北冕长城旁边,是天帝的帝座,传说仙人的天帝曾经坐镇在这里。古圣们来到这里之后,都会前往赢安,拜访镇守帝座洞天的神圣。”

    “天帝的宝座?”

    苏云与莹莹激动不已:“咱们也能去坐一坐吗?”

    ————周一求票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