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临渊行 > 第三百八十五章 你睡了盘羊
    蓬蒿目送苏云走出大殿,低声道:“这个人,真是一个人杰,难怪你会对我提及他。”

    他眼前飘过另一个身影,那是个红衣胜火的少女,身边跟着一条黑蛟所化的黑衣男子,高高瘦瘦的。

    那红裳少女便是梧桐,从他这里借路。

    他见对方也是人魔,便盛情相邀,两人在这座大殿中相谈数日,蓬蒿传授梧桐仙启之法,梧桐开门离去。

    当然,这期间蓬蒿也曾尝试着收服梧桐,但他从梧桐身上找不出半点道心破绽,无机可趁。不过作为交换条件,梧桐还是吐露出许多信息给他,其中苏云的信息便是梧桐给他的,并且告诉他苏云一定会来这里。

    同样身为人魔,蓬蒿对梧桐很是钦佩,他很想知道这个能让梧桐赞许有加的少年到底有什么本事,而今算是见识到了。

    “武仙人命我在此绝两界神通,期限将满,就算我摆脱了三圣的镇压,也要留守在此。”

    这少年人魔站在殿檐下,仰头望向天空,天空中的元朔所在世界变成了天市垣上的一颗琉璃珠大小的星球。

    而在更遥远的地方,一轮轮巨大的太阳运行,而在太阳后面,则是壮观无比的北冕长城,由无数星系和世界组成的长城,横贯宇宙星空!

    “那么我便等到武仙人召见我的那一天,看看他是否会信守承诺,让我进入仙界!”

    另一边,黑铁城的北城门,海外通天阁众人伤残一片,横七竖八躺了一地,即便是罗绾衣、神帝玉道原,也是各自负伤。

    先前他们尝试着破除这座城门的封印,一切都很顺利,甚至连玉道原也难得的开起玩笑,然而下一刻,北城门中蕴藏的仙家封印的威力便爆发开来!

    饶是玉道原的实力极为强大,饶是海外通天阁精锐尽出,也在这次冲击下各自负创,此刻众人心中只剩下绝望。

    这座关隘,只怕除了那人魔,谁也无法打开!

    玉道原呼呼喘着粗气,呼吸的空气中也带着血沫子,心道:“看来只有借助天船,跨越星空才能到达天外洞天了。不过现在大秦的国力,根本不足以锻造这样一艘巨舰……”

    大秦经历了神魔之乱和余烬之乱,满目疮痍,别说造天船星际远航,就连赈灾的钱都是通天阁出的。

    玉道原先前乘坐的天船,是月流溪在制造天船的时候多造一艘作为备份,月流溪死后,便被玉道原据为己有。

    “大秦虽然没钱,但是通天阁有!”

    玉道原眼睛亮了起来,心道:“只要除掉那小子,便可以得到通天阁的财富!”

    就在这时,脚步声传来,苏云映入玉道原的眼帘。

    “说苏云,苏云到。这小子是兔子投胎不成?”

    玉道原目露杀机,抬起手来便要杀人,苏云笑道:“我可以开启城门。”

    玉道原将举起的手放下,换了一幅面容,慈眉善目道:“苏阁主,让你开门的条件是什么?”

    苏云不答,从那些挣扎着站起来的海外高手身边走过,打量玉道原。

    玉道原比先前更加凄惨,伤上加伤,显然北城门的封禁让他并不好过,但他的气息依旧极强。

    “玉国师,诱惑你的那个盘羊少女,它美吗?”苏云一脸好奇道。

    玉道原气息陡然动荡一下,苏云身后浮现出应龙天眼,观察玉道原道心动摇的这一瞬间,具体伤势如何。

    玉道原目露杀机,冷冷道:“我一击之下……”

    苏云淡淡道:“只有我才能开启北城门。”

    玉道原哈哈大笑,道:“你有何条件,不妨直言。”

    苏云道:“你睡了盘羊……”

    玉道原爆喝一声,原道剑场嗡的一声开启,方圆百丈,尽在剑场笼罩之中,即便是苏云也在剑场之内!

    苏云继续道:“后来你清醒之后,是觉得恶心还是兴奋,想再来一次……”

    嘭!

    苏云身后那应龙天眼炸开,化作飞灰。

    苏云四周,无数细微无比的剑光从虚空中浮现,刺痛感从内而外,仿佛遍布他肉身的每一个角落,甚至灵界之中,皆有一道道灵剑毫光!

    原道剑场,名不虚传!

    苏云一动也不敢动。

    玉道原淡淡道:“苏阁主会说话就多说一些,我很担心苏阁主今后再也说不出来了。”

    苏云不敢说话,因为他觉得,他只要再说一个字,玉道原便会把他杀了!

    他的肩头,莹莹颤巍巍举着一张纸,纸上有字。玉道原定睛看去,纸上写的是苏云的条件。

    “我的条件很简单,我开启城门,大家一起探索天外洞天世界。在天外洞天,神帝不得对我和莹莹动手。即便神帝加一毫于我们,也必遭人魔蓬蒿之噬!”

    玉道原念了一遍,散去原道剑场,疑惑道:“就这么简单?”

    没有了剑场的压迫,苏云松了口气,正色道:“就是这么简单。只要你不对我们出手,凭借海外群豪,奈何不得我们分毫。”

    玉道原面色缓和下来,正色道:“在咱们世界,大家是竞争对手,但到了天外洞天,大家便都是乡亲,自然要相互提携,互助友爱。我怎么会对两位下手?”

    莹莹连忙道:“你向人魔蓬蒿起誓!”

    神帝玉道原微微一笑,道:“这誓言须得填一些条件,比如说我不出手杀你们,你们也不得骚扰我。倘若你们对着我穷追猛打,我可以反击。”

    莹莹惋惜叫道:“被他识破了!”

    苏云也倍感惋惜,道:“我原打算趁他不备,狠狠捅他几剑的。就算弄不死他,也要恶心死他。”

    玉道原哼了一声,心有余悸:“幸好我想到了,否则到了天外多半要被他们趁机羞辱折磨!”

    至于向人魔蓬蒿起誓,他倒是不放在心上。

    他麾下这百十位海外通天阁高手,才华出众,战力极高,拿下苏云还不是轻而易举?

    苏云对此却很认真,将誓言反反复复研究好几遍,与他商议再三,才确定下来。

    天门鬼市中,鬼神们有一门神通,叫做应誓符,这符文是用来约束进入鬼市求宝之人的。

    鬼市的鬼神将宝物赠予求宝者,应誓符便会出现在求宝者的性灵上,倘若求宝者完成了鬼神的托付,应誓符便会消失。倘若没有完成托付,应誓符爆发,鬼神便会出现在求宝者的灵界中索命!

    苏云作为天门鬼市摆摊的一员,与鬼神们极为熟络,而今又是天市垣大帝,自然懂得应誓符。只是这应誓的人却并非是他,而是蓬蒿。

    玉道原起誓之后,只见性灵的胸口果然出现一个圆形的应誓符图案,图案中心是天门形态,心中凛然。

    苏云待他起誓完毕,有意无意道:“神帝,你睡了盘羊……”

    玉道原怒不可遏,死死握紧拳头,冷笑道:“苏阁主,这里还不是天外洞天!我杀了你,誓言绝不会应验!”

    苏云哈哈大笑,向北城门走去,一边走,一边抬起手掌,催动仙启神通!

    他的手臂四周,真元高度凝聚,形成各种飞舞的蝌蚪文!

    他手掌前方,蝌蚪文形成仙箓图案,只是这图案残缺不全!

    就在这时,黑铁城北城门的封禁,嗡的一声浮现出来,无数符文从这座高不可量的门户中向外飞出,化作数以千计的神魔形态。

    这些神魔形态正是神通,在与苏云的仙启神通擦身而过之时,这些神魔形态的神通突然扁平化,形成一个个蝌蚪文。

    那些蝌蚪文,恰恰与苏云的仙启神通相扣,形成蝌蚪首尾向扣的黑太极图案!

    苏云向前走去,两个蝌蚪文组成的小黑太极图案渐渐组成一面面大黑太极图案,每一面黑太极图案皆是一面仙箓!

    一层又一层的大黑太极图案出现,徐徐转动,与后面的图案合并,随着苏云的脚步迈动,不断向后退去!

    封锁天外洞天的北城门轰然震动,门户的封禁层层解封!

    城门咯咯吱吱开启,另一个世界的亮光映入苏云的眼帘,海风迎面吹来!

    苏云看着那一层又一层的黑太极,心神被触动,不自觉的放慢速度。

    那黑太极显然是完整的仙术,武仙人的仙术!

    这门仙术,只怕比仙剑斩妖龙的威力还要惊人!

    他想参悟,因为仙启就是这门仙术的一部分,他已经学会了仙启,也就有了学会这门仙术的可能!

    然而这黑太极中的各种奥妙实在难解,只化作无数蝌蚪文在他脑海中跳来跳去。苏云面色苍白,脑中嗡嗡作响,越是参悟不出,他越想参悟,越是参悟,便越是伤神!

    “道可道也非恒道也,名可名也非恒名也!”

    突然,他的脑海中响起诵经声。

    “士不可以不弘毅,任重而道远。仁以为己任,不亦重乎?”

    “轮王致正真之道,神祇合德。是则圣人执契,玄化潜通,至诚所感。”

    ……

    苏云听得三圣的教论,神智渐渐恢复,不再苛求得到封印中蕴藏的仙术,继续催动仙启,向前走去。

    莹莹啧啧称奇,苏云为人魔蓬蒿指点出方向,让他知道做减法的道理,而人魔蓬蒿居然也投桃报李,将苏云从执念中解脱出来!

    终于,黑铁城的北城门封印打开,城门轰然开启,苏云站在狭长的门缝下,对面便是全然陌生的世界。

    神帝玉道原看着这一幕,深深震撼,门下的苏云,仿佛天之骄子,将世界纳入眼前!

    他突然清醒过来,向门户飘去,低声喝道:“所有人听令,出城之后,立刻杀了他!此人绝对是西土最大的威胁!”

    这时,苏云回头一笑:“神帝,咱们来聊一聊你睡盘羊这件事。我想知道细节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