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临渊行 > 第三百八十三章 唤醒心魔
    那北海人魔见到两人乖巧的模样,似笑非笑道:“两位刚才极尽嚣张之能,现在却又像是猫儿一样,两位为何前倨而后恭?”

    莹莹面相无辜而清纯,小心翼翼道:“你若是被人魔盯着,外面又有上百个高手虎视眈眈,你也前倨后恭……”

    北海人魔哈哈大笑。

    这时,殿外传来神帝玉道原的声音,淡淡道:“前辈,那两人是我仇家,劳烦前辈交出来。”

    北海人魔面色沉下,道:“玉道原,他们是你的仇家,也是我的仇家。这两个小鬼戏弄我,又将镇压我的封印给补全了,我用了三千年才将封印消磨去一些,他们只用了三刻不到便修好了!此仇不报,不共戴天!”

    苏云悄声道:“前辈,你也曾追杀我们,从这里一路追杀到天市垣。所以我们报复回去是理所当……”

    北海人魔转头恶狠狠看来,苏云连忙住嘴。

    神帝玉道原的声音从殿外传来,语气平和道:“既然他们也是前辈的仇人,那么便请前辈出手,杀了他们。我虽然也与他们有仇,但只要看到他们死,我自己不报仇也是可以的。前辈,请出手。”

    北海人魔所化的少年拖动锁链,向苏云和莹莹走去。

    苏云目光闪动,尽量放缓语气,不触怒这少年,细声细气道:“前辈,适才我补上那大石头的时候,将大石头祭炼了一番。我可以催动那块大石头,大石头调动三大大圣灵兵的威能。”

    北海人魔眨眨眼睛,试探道:“你的意思是……”

    莹莹心直口快,飞速道:“苏士子的意思是,你敢出手,他便让你像刚才一样,跪下来背书!”

    北海人魔眼角剧烈跳动,突然哈哈笑道:“有意思,苏小鬼真有意思,难怪那人说你是个半魔。”

    他显然对跪下背书这件事心有余悸。

    让人跪下背书是夫子的特殊爱好,当年夫子、释迦和老君三位大圣一路穷追猛打,追到这里,将他镇压在此。

    三圣与一众高手杀不死人魔,无可奈何,只能留下各自宝物来封印他,夫子因为特殊爱好,还让他记下儒道佛三大显学的三门经典。

    若是他作恶,触动了封印,锁链锁紧难以承受,便须得跪下来老老实实的背诵三大经典,三大经典全部背一遍,锁链才会放松下来。

    这两三千年来,北海人魔早就被夫子的古怪爱好折磨出心理阴影!

    “前辈说的那人是?”苏云试探道。

    北海人魔并不回答,冷笑连连:“臭小子神不知鬼不觉完成反杀,捏着我的把柄拿捏我,想弄死他有些困难了,多半我还要出丑……”

    神帝玉道原胸腔以下空无一物,血淋漓的飘在空中,不咸不淡道:“前辈为何还没有处死那两个小鬼?”

    北海人魔懒洋洋道:“玉道原,我处不处死他关你屁事?也要你来闻一闻?”

    玉道原眼角跳动一下,面带笑容道:“前辈若是不想出手,不如送交晚辈,晚辈可以代劳……”

    “你是在教我做事吗?”

    北海人魔讥笑道,“玉道原,你的道心一塌糊涂,肮脏不堪,令人作呕。权欲将你侵蚀,美色诱惑你堕落。我从你的灵界中,看到了龌蹉的一幕,你和盘羊翻云覆雨。你这样的圣人是我前所未见,当年我纵横元朔的时候,像你这样不修道心的,早就被我玩死了!你也配教我做事?”

    玉道原面色陡然阴沉下来,眼中杀机四射,忍不住想立刻干掉人魔,又唯恐被这人魔借用他的力量来破除封禁脱困。

    他想亲自杀入殿中,解决苏云,但又担心被北海人魔操控自己的道心,心中犹豫不决。

    他的道心着实有破绽,先前这人魔没有看出他的深浅,不敢直接下手。不过他们破禁花费了十多天,这北海人魔也观察了他十多天,已经看出他的破绽!

    杀入殿中,恐怕是自投罗网!

    “前辈既然要保护这两个小辈,那么晚辈就告退了。”

    神帝玉道原转身,面目冷峻,向北城门飘去:“我们走!”

    殿外,诸多海外通天阁的高手只觉憋屈万分,却无可奈何,连忙快步跟上他。

    正所谓一物降一物,神帝玉道原轻易间便可以干掉苏云,苏云则可以调动殿后的圣石催动三大圣人之宝镇压人魔,北海人魔则将神帝玉道原克制得死死的!

    三人之间,竟然形成一种微妙的平衡。

    苏云从角落里走出来,翘首观望,观察神帝玉道原等人的进度。

    北海人魔盯着他的后脑勺,心道:“我若是突然出手,一下子拍死他,然后跪在地上诵经,一定可以平安无事……”

    他刚想到这里,突然莹莹冒了出来:“吓!”

    北海人魔被吓得头发根根竖起,毛骨悚然,待发现是她,这才哼了一声,仰面躺下,双手枕头,懒洋洋道:“别看了。玉道原是破解不了北门封禁的。那封禁,是用来封神的。”

    苏云来到他对面盘腿坐下,好奇道:“封神?为何封神?”

    莹莹在苏云肩头盘腿坐下,也好奇道:“还有,四颗脑袋,你为何镇守在这里,什么人命令你的?”

    北海人魔侧头瞥了他们一眼,扯动身上锁链,慵懒道:“你们问题太多了,老子不是你们的犯人,是不会回答的。”

    苏云和莹莹看着他。

    过了片刻,北海人魔骨碌一下坐起来,冷笑道:“也罢,不打不相识,本大爷便勉为其难,回答你们一些问题解闷儿。先说好,我不叫死磕脑袋,我有名字,我叫蓬蒿。”

    “有姓蓬的吗?”莹莹纳闷。

    人魔蓬蒿冷笑:“有姓莹的吗?大千世界,无奇不有,我就是姓蓬!”

    莹莹无奈,道:“好吧,算你有理。你为何镇守这里?”

    人魔蓬蒿道:“我是奉武仙人之命镇守这里,断绝两界神通。”

    苏云心头大震,失声道:“你是武仙人麾下的神魔?”

    人魔蓬蒿摇头道:“我并非是武仙人麾下,我只是有求于他。我有一桩血海深仇,必须要报,我那仇人在仙界,因此我必须要进入仙界!我前世报仇不成,死了,于是便想再活出一世。只是我的修为还是不足以进入仙界……”

    他沉默下来。

    苏云道:“所以你通过某种方法,联络上武仙人,武仙人让你镇守在这里,绝两界的通道。他许诺给你,到了一定年限,便让你进入仙界寻仇。对不对?”

    人魔蓬蒿点头。

    苏云又问道:“武仙人为何让你绝神通,隔断两界来往?”

    人魔蓬蒿摇头,双手放在脑后,仰面躺下,道:“他叫我做事,我不能询问缘由。这隔断两界的黑铁城,也是他丢下来的,玉道原想要破武仙人的封禁,嘿嘿,到了最深层,他便会有苦头吃……”

    苏云起身,走来走去,突然停步道:“武仙人严禁任何人成仙,但凡有人拥有成仙的力量,便会催动仙剑斩之。而现在,他又隔断两界交通,蓬蒿,难道你便不好奇吗?”

    “不好奇。”

    那人魔仰面躺着,翘着二郎腿,悠然道,“我尽管被镇压在这里,但我也算是完成他的条件,镇守在此。只要年限一到,他便会履行诺言,让我进入仙界复仇!”

    苏云冷冷道:“武仙人真的会履行诺言吗?”

    蓬蒿的腿不再晃动,面色转冷。

    苏云继续道:“就算武仙人会履行诺言,你又怎么确定你能复仇?蓬蒿,你的实力真的足以复仇吗?”

    人魔蓬蒿哈哈大笑。

    苏云任由他笑完,直到他不再笑时,这才继续道:“你倘若有复仇成功的信心,也就不会在三千年前的夫子时代惹出人魔动乱了。我进入黑铁城中,看到你炼制的各种魔道灵器魔道灵兵,这么多魔道宝物,必然残害不知多少北海生灵才能炼就!”

    “我是人魔,做出这等事理所当然!”蓬蒿坐起,傲然道。

    苏云迈步走到他的身后,淡淡道:“我认识两个人魔,各有骄傲之处,各有有所为有所不为之处。他们的一举一动,都是被执念所控制。你的作为,也是如此,但更加疯狂。”

    蓬蒿眼角跳动,脖子上突然又长出一张面孔,正对着苏云,死死的盯着他。

    苏云走到他的左侧,继续道:“支撑你的疯狂作为的,是复仇的执念。正是因为你知道你的实力不足以复仇,哪怕武仙人让你进入仙界你也无力复仇,所以你对北海的妖魔痛下杀手。用他们的性灵来炼宝。你还是不满意,又进入天市垣,采集鬼神性灵炼宝。然后你又看中了元朔的亿万生灵,妄图用他们的性命提升实力,却踢到了硬石头。”

    蓬蒿站起身来,左侧也长出一张面孔,冷笑道:“苏士子,莫非你想让人魔产生心魔?”

    苏云正视他,微笑道:“不是我让你的道心产生心魔,而是你自己产生了心魔。你被镇压了三千年,就算武仙人遵守承诺,让你进入仙界,等待你的也不是复仇成功,而是彻底的失败,再无翻身可能!”

    “不要说了!”蓬蒿四个声音重叠,发出怒吼!

    这一刻从他的脑袋里竟然冲出四张面孔,每张面孔似乎都有各自的躯体,像是要从头里面钻出来,面孔扭曲,狰狞!

    苏云丝毫不惧,继续道:“武仙人留下的黑铁城,应该教给你开启城门的方法,南城门开着,是因为夫子他们追杀你时打开的,你没有来得及关闭。你既然能开启南城门,那么北城门,你也懂得开启之法。”

    蓬蒿死死的盯着他,一言不发。

    莹莹不禁捏了把冷汗。

    苏云仿佛感受不到危险,面带笑容:“你传给我,我开门,你可以因此拥有其他可能,而不是败亡这一种可能。”

    蓬蒿呼呼喘着粗气,良久,突然四个声音同时响起:“好!我信你一次!”

    ————第二更来了。起点举办毕业季的活动,要求类似毕业照,求PS大能,手绘大能踊跃参与。书评区已经有一些大能的投稿了,这几天宅猪会转发到微博和公众号上去。求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