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临渊行 > 第三百七十九章 仙印之威
    不知不觉间,苏云脚踏水龙,在海上走了十多日,日行数万里,莹莹也将玉简中老神王探索帝廷的故事讲完。

    帝廷,是一个很大的地方,也是最为凶险的地方,那里已经被老神王用自己的法力封印起来,但是在当年,那里却是有着阵阵仙光,远远看去,缤纷多彩,宛如仙境。

    更为奇特的是,那里漂浮着大大小小的灵界。

    老神王曾经误入几个灵界,灵界中有日月星辰,有异域国度,宛如一个个完整的小世界,在那些世界的上空漂浮着庞大到难以想象的宝物,散发厚重威能,令他也为之惊惧!

    那里的人们竟不知自己是生活在灵界中,以为天圆地方,世界边缘大海坠落深渊。

    见到老神王到来,那里的人很是惊异,询问他从何处来。老神王告诉他们,他们的世界外还有世界,人们都很骇然。

    “老神王劝他们与自己一起离开,毕竟灵界不是真实的世界,只是上古大能的性灵所居之地,随时可能崩塌。那里的人们却拒绝了。”

    莹莹说到这里,顿了下来,道:“苏士子,你知道那里的人们用什么理由拒绝他吗?”

    苏云摇了摇头。

    莹莹道:“那里的人们说,我们这里不是真实世界,随时可能毁灭,君怎么知道,君所在的世界便是真实世界?君又怎么知道,君的世界不会随时毁灭呢?”

    苏云头皮发麻,有一种被击中心灵,毛骨悚然的感觉。

    莹莹道:“老神王听到这话,很想反驳他们,突然想起毁灭世界的灾劫,那飘扬的劫灰将世界埋葬,与居住在灵界中的人们所说的没什么两样。他毛骨悚然,甚至怀疑自己所在的世界是否真实。”

    苏云眼角跳动,声音沙哑道:“而且我们的世界也有类似的宝物,那口仙剑,悬在北冕长城上的仙剑,与这些灵界上空悬浮的宝物是否相似?莹莹,这些灵界中的人,离开这个灵界时是否要渡劫?”

    莹莹摇头:“玉简里没有说。不过玉简中说了另一些事情。”

    苏云面色阴晴不定,倘若灵界中的人们为了离开灵界,也需要渡劫的话,那么他真的要怀疑他们现在的世界的真实性了!

    老神王不可能想不到这一点,但是玉简中却没有提这件事,很是古怪,让苏云心里有些发毛。

    莹莹继续讲下去。

    这些灵界中,有上古大能留下的宝物,老神王很是眼热,但这些宝物用来支持这些灵界不灭,所以他没有取走。

    不过他还发现了其他有趣的事情,从上古大能灵界的不知,可以看出上古大能的境界。他看到了这些灵界的构造,与那时的境界划分,有着很大的不同。

    苏云兴奋莫名,惊喜道:“这是莫大的宝库!倘若是我通天阁的才俊进入那些灵界,一定可以开辟出比原道境界更高的境界来!”

    莹莹一盆冷水浇灭了他的兴奋,道:“但显然,老神王并非是通天阁的才俊。他虽然想到了这一点,但是没有深入研究。他离开这些灵界,继续前进,进入帝廷的深处。他看到帝廷中有跃动的仙光,仙光很是迷人,但是充满了危险。”

    苏云心急难耐,恨不得把老神王从坟墓里揪出来,勒着他脖子询问他帝廷到底在何处。

    “这些仙光像是琉璃变化成的晶体,不断旋转变化,变成不同形态的结晶。”

    莹莹道:“为了其中一朵仙光,老神王几乎丧命。但他终于将这一朵仙光弄到手。他尝试着炼化,仙光却纹丝不动。他找寻不出仙光的用途,只好珍藏在自己的灵界中。”

    老神王在路途中遇到了很多危险,但他毕竟是见过大世面的,这种事情经历了很多次,这次也逢凶化吉。

    终于,他来到帝廷的最深处,在那里,他看到了世间最为壮丽雄伟的宫殿。

    在这座宫殿中,他见到了天栋洞天的主人,一位仙人。

    苏云听到这里,不由激动起来。

    “死的。”

    莹莹继续道:“一位死去的仙人。”

    苏云失望,随即又振奋精神,笑道:“死的仙人,那也是仙人。对了,这位仙人是怎么死的?”

    莹莹道:“这就不知了。老神王大着胆子来到那位故去的仙人身前,却见那位仙人没有了眼睛,胸腔打开,被人掏出了心脏,极为凄惨。他正要再接近看时,就看见那仙人突然坐了起来。”

    苏云哈哈大笑:“莹莹,你一定在吓我对不对?”

    莹莹摇头:“玉简上就是这么写的。那仙人直挺挺坐了起来,一伸手,便把老神王的心脏摘了下来,塞入自己的腹腔中。老神王奋力逃脱,冲出帝廷。他自知自己没有了心脏,断无幸免的道理,又担心后人会寻到帝廷,将那仙尸释放出来,于是动用自己学到的仙术,将那里封印。之后,他缝上自己的肚子,从容安排自己的后事。”

    莹莹把玉简放在玉盒里,道:“这就是老神王的历险了。很精彩的故事!”

    小书怪很满足,很精神,表示自己吃的很饱。

    苏云愕然,道:“这样就结束了?”

    莹莹点头,道:“故事是结束了,不过老神王在玉简的故事里,记录下来许许多多的符文。这些符文是他在幻天、后廷、悬棺和帝廷四大禁地中抄录下来的仙的文字。”

    小书怪努力催动神通,眉心突然长出一只眼睛,这只眼睛张开,只见空中飞出一片光幕,映照出许许多多古怪的文字。

    “有些文字,与仙箓上的文字一样!”苏云惊讶。

    通天阁正在破译仙箓上的文字,不过老神王抄录下来的文字更加复杂,而且古怪的是,文字的形态在不断变化。

    其中有些文字,恰恰是组成仙箓的形态!

    苏云取出月亮上的那块仙箓,与那些组成仙箓形态的文字对比,脸上露出错愕之色。

    他挠了挠头,喃喃道:“莹莹,这里面好像有些是不同形态的仙箓,我还以为所有的仙箓都是一样的……”

    莹莹也看出端倪,老神王记录了三种不同形态的仙箓,但是每一种都比苏云手中的那块仙箓复杂,似乎功能也各有不同。

    前方出现一片陆地,苏云见状,走上那片陆地,停下歇脚,道:“我妈们先前遇到的仙箓,一共有三面。月宫的这块,北冕长城下的一块,和罗绾衣的那块。后面两块都已经毁掉,只剩下我这块。这三块仙箓,都是一样的。”

    莹莹飞到一颗老树上,树上挂着许多红彤彤的野果,道:“仙箓虽然一样,但是不同的催动方法,可以发挥出不同的效果。”

    说罢,她摘下一颗红色的野果。

    苏云点头,表示赞同。

    以七面朝天阙催动仙箓,可以召唤来混沌海和一口大鼎,以八面朝天阙催动,可以召唤来北冕长城和悬棺。

    以九十六神魔催动,便将他们所在的世界召唤到另一个洞天旁!

    还有,以四仙宫祭坛来召唤,有可能会召唤来仙剑,甚至可以握剑杀人!

    仙箓,可能还会有其他用处,但苏云还没有探索出来。

    而现在,他在老神王留下的玉简笔记中,寻找到了其他三种仙箓!

    这三种仙箓,又有什么作用?

    苏云闭上眼睛,观想第一面仙箓的形态,五指叉开,以真元构建仙箓上的文字。

    随着他的观想,仙箓渐渐变得真实。

    莹莹张口,咬在红色的野果上,那野果突然发出啊的一声惨叫,凄厉无比。

    莹莹吓了一跳,只见那野果突然转过来,露出一张田字脸,眉毛皱了起来:“你为何咬我屁股?”

    莹莹又吓了一跳,急忙将那野果丢出去,却见那野果唰的一声张开薄薄的肉翅,叫道:“她咬我屁股!”

    那果树上所有的红果子一起转了过来,齐刷刷向她看来,一起咧嘴,露出锋利无比的牙齿,有如倒钩。

    莹莹毛骨悚然,连忙高声道:“苏士子,我觉得咱们遇到的事情,可能比老神王还要诡异。咱们最好还是走吧!”

    那果树上的果子们突然齐刷刷的脱落下来,飞在空中,叫道:“来生人了!好久没来过生人!”

    他们不知从哪里抽出来二指长短的“长矛”,咻咻投掷,莹莹急忙飞走躲避,后面一群田字脸的小怪物气势汹汹杀来。

    莹莹催动神通,那些小怪物却浑然不惧,长矛不知是何物,竟然能射穿神通。

    莹莹毛骨悚然,又不敢引到苏云身边,于是奋力与这些田字脸小怪物厮杀。怎奈,岛上涌来的小怪物越来越多,一颗颗树上到处都挂着这种伪装成果实的小怪物,闻风而动,向她杀来。

    莹莹边战边退,心道:“再逼我,我便召唤圣人性灵来灭了你们!”

    数以百万计的小怪物已经将莹莹包围,便要拿她做餐点,就在此时,突然一股莫名的悸动散发开来。

    小怪物们惊叫,四散而逃,呼啦啦飞到一株株树上,挂在树上,红色翅膀抱住身体,装作果实。

    莹莹松了口气,然而那股让人惊惧压抑的悸动却越来越强,天空也渐渐昏暗下来。

    天与海之间,恐怖的天地元气呼啸而来,形成飓风,形成雷霆,向莹莹坐在的海岛汇聚!

    “咔嚓!”

    一道雷霆击中海面,海面轰隆隆炸开,雷光四泄!

    莹莹急忙向海边奔去,只见沙滩上,苏云伸出手掌,掌心中仙文形成仙箓的形态,在他掌心中流转不休。

    随着仙箓流转,风雷更紧。

    莹莹被狂风吹得几乎稳不住身形,急忙落地,奋力向苏云那边走去。

    她不经意间抬头看去,只见滚滚涌来的天地元气在天空中形成一个巨大的掌印,掌心中,是方圆百里左右的仙箓形态符文!

    “是苏士子!”

    莹莹心中惊骇,急忙大声道:“苏士子,停下!停下来!”

    苏云充耳不闻,天空中那掌印越来越厚重,雷霆越来越密集,天地元气也愈发恐怖,到后来,雷声汇聚在一起,隐隐形成奇异低沉而洪亮的诵念声。

    苏云口中也跟着诵念,像是另一个世界的语言!

    莹莹顶着狂风向他走去,大声道:“醒来!醒来!”

    他们脚下的海岛也在剧烈颤抖,像是要崩塌了一般。

    突然,苏云猛地张开眼睛,天空中恐怖的异象顿时消散,狂风止歇,云散风轻。

    莹莹松了口气,失声道:“苏士子,你刚才在做什么?好吓人!”

    苏云也心有余悸,眼中露出惊惧,道:“我刚才在学这第一面仙箓,正在完善时,不知怎么便心惊肉跳,突然间像是看到了仙剑。我感觉到仙剑锁定我,我心中恐惧,仙箓便散去了。”

    莹莹气急败坏道:“你无意中调动了天地的力量,超出了这个世界的承受范围,触发了仙剑!若不散去,仙剑便把你斩了!”

    苏云失笑道:“哪有这么吓人?”

    “不信你问它们!”莹莹随手指向树上红彤彤的“果实”,“果实”们纷纷点头。

    “吓死我们了!”

    那些“果实”们哭诉道:“我们都没来得及吃掉小丫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