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临渊行 > 第三百七十六章 天市垣大帝
    苏云的心仿佛有结扣被解开,他曾经对莹莹说,自己见过光明,不会堕落成魔。

    但是那种被欺骗被辜负被抛弃的感觉,着实难受,没有人想生活在一个巨大的谎言中。

    而现在,他内心一片宁静豁达。

    他无法像从前那样去对待曲伯等人,那时的他懵懂无知,不知道被人欺骗。他也不会留在天门镇生活,但在他的心中或者有一处港湾,那里住着曲伯等人。

    他把他们当成家人,只是不能回到从前了。

    曲伯等人也是如此。

    当他们把九十六神魔封印在这个少年的记忆中的那一刻,他们也给自己制造了一个牢笼,内疚,歉意和家的温暖,形成了天市垣无人区中的小镇,天门镇。

    曲伯等人,可能永远也走不出这座小镇。

    苏云回头,美好的天门镇烙印在他的视野中,少年挥了挥手,转身离开。

    莹莹扇动翅膀,跟上他的脚步。

    过了几日,灵岳先生伤势痊愈,在天市垣驿站遇到左松岩征调陆地烛龙为运兵车,回来向苏云道:“我得到消息,鱼青罗率领火云洞天的长老们在文昌学宫讲学,改良旧学为新学。我们也打算过去碰碰运气。”

    苏云无法踏足元朔,只好送师徒二人来到天市垣驿站,看着他们登上前往朔方的陆地烛龙。

    烛龙远去,花狐与灵岳对视一眼,都松了口气,花狐笑道:“祖师的宝物,终于到手了!”

    “噤声!”

    灵岳先生连忙道:“那神仙索是经过苏阁主祭炼过的,他现在还未回过神来,若是回过神来,心念一动便可以把神仙索召走!”

    师徒两人心惊肉跳,死死抓着神仙索,唯恐苏云将神仙索收走。不料,陆地烛龙驶出天市垣,神仙索还是一动不动。

    灵岳松了口气,笑道:“现在距离足够远,他没有那么强大的法力,已经无法召回神仙索了。”

    他刚刚说到这里,突然神仙索动弹一下,接着呼的一声飞起,破空而去!

    灵岳和花狐呆了呆,齐齐跺脚,叫苦道:“这可如何是好?”

    不料,那神仙索一路飞行,冲上天空,竟然是向天外飞去!

    师徒二人探头张望,都大惑不解。

    “不是苏阁主召回神仙索,那么这件大圣灵兵是被谁收走的?”

    灵岳先生突然想到什么,不由心神微震:“不可能,不可能!”

    苏云送走师徒二人之后,只见董医师背着新打造的棺椁走来,提醒道:“阁主,那师徒二人没有还你神仙索。”

    苏云道:“我知道他们要昧下神仙索,故作不知罢了。那神仙索是个养不熟的大圣灵兵,经常叛变,早年便吊死了它的主人岑夫子。后来到我手上,也动不动便被人夺走用来捆绑我。我借给灵岳先生,这神仙索又被灵岳先生黑化。我怀疑应该岑夫子的功法有漏洞,他的儒学教义多半有矛盾冲突之处,所以导致神仙索有时会做出叛主之事。”

    董医师想了想,道:“不应该是你的功力不足的原因吗?”

    苏云面色黢黑。

    董医师打量他的脸色,道:“多吃些水果,阁主的脸会变白一些。”说罢,背着那口棺椁离开驿站,走入天市垣老无人区。

    苏云扬眉,高声道:“不用我跟过去吗?”

    “不用了!”董医师大声道。

    苏云高声道:“你一个人可以夺回神王之位吗?要不要我帮忙?”

    董医师不答,走入老无人区。

    他此去是去安葬火德神君,将自己这位祖父肮脏在父亲的陵墓旁,除此之外,他还有另一个打算,那就是夺回神王之位!

    苏云皱眉,这时,一个阴恻恻的声音传来:“原来是小神王回来了。”

    苏云身边,一个老者突兀的出现,头顶枯枝四面八方生长,面容清癯古怪。

    莹莹心神微震,失声道:“老无人区的老妖王!”

    那老者正是老无人区的另一大高手,老妖王,妖族的原道境界强者,闻言瞥了莹莹一眼,笑道:“小神王归来,乾神王早就已经知道了,现在八天将已经设好埋伏,等待小神王自投罗网!他此去,必是送死!”

    莹莹笑道:“乾天将的神王之位,是从小神王手里夺来的,现在不过是位归原主罢了。八天将如果还有良心,一定知道该怎么做。”

    老妖王哈哈笑道:“当年九天将造反,趁着老神王故去小神王实力不济,夺取天王之位。他们怎么会舍弃这到手的荣华富贵?更何况老无人区势力复杂,地理诡异,除了乾神王之外,还有其他势力!”

    莹莹眨眨眼睛,笑嘻嘻道:“比如说占据老无人区半壁江山的老妖王?”

    老妖王傲然道:“对!比如说我!通天阁主,你应该知道乾神王当年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天将,之所以能够成为神王,靠的是韩君的扶持!动他,便是动韩君!那小子厉害得很!所以……”

    莹莹闻弦而知雅意,笑道:“所以,通天阁主须得分给你更多的利益,你才可能背叛乾天将,出卖韩君,让董医师重新登上神王之位。”

    老妖王哈哈大笑:“你这书怪简直说到我心里去了。不错,从前老神王统治此地时,我地位低微,在他手下打杂。后来天将造反,我待价而沽,顿时乌鸡变凤凰,谋夺了老无人区的半壁江山。现在,董天王要回来做神王,没有我的资助,他做不了这个神王!所以,我要更大的利益!”

    莹莹笑道:“那么,你要什么利益?”

    “东陵主人成神了,现在天市垣没有了大帝,我要做天市垣的大帝!以你的脸面,你有这么大的号召力,扶持我做天市垣的大帝!”

    老妖王狮子大开口,道:“我可以把老无人区让出来,给董天王,老无人区外的领地归我。我的要求不算过分吧?”

    他头顶树枝晃动,没有去看莹莹,而是注视着苏云,目光山所,冷笑道:“你若是不答应,那么我便投靠韩君,他自会答应!到那时,你的损失有多大?”

    苏云一直没有说话,等到他把所有心里话说完,方才徐徐道:“老妖王刚才说什么?我没有听清。”

    老妖王盯着他,过了片刻,这才从苏云无辜而纯洁的眼神中看出他的确是没有听清,于是忍住怒气道:“你若是不答应,我便投靠韩君……”

    “不是这一句。”

    苏云温和笑道:“应该是上一句。”

    老妖王继续强忍怒气,道:“我可以把老无人区让出来给董天王,老无人区的领地归……”

    苏云微笑道:“再上一句。”

    老妖王吹胡子瞪眼,怒道:“我刚才说,以你的脸面,你有这么大的号召力扶持我做天市垣的大帝!是这一句吗?”

    “对。”

    苏云面带笑容,道:“就是这一句。”

    他的身后,突然重重阴云出现,将天空遮蔽,将太阳遮蔽,天市垣的荒原上,大山大川间,一座座无人过问的陵墓中宝气冲天,古老的大墓化作玉宇琼楼,镇守这些陵墓的陵兽纷纷复活,墓中鬼神披挂披甲,骑着各种陵兽向这边奔来!

    很快,五千年来埋葬在这片土地上的性灵鬼神大军集结完毕,铺天盖地般来到苏云的身后。

    他们有些是遗愿未了的圣人,有些是战死沙场的将军,有的是陨落于此的大帝,有些是名动一时的大儒。

    他们中,还有些是通天阁的历代阁主!

    无论他们生前多么有名,死后也会被人忘记,往往只能在每月初七的天门鬼市摆摊,向来到这里探险历练的少年述说自己的遗愿。

    老妖王面色惨白,看着这一支浩浩荡荡的鬼神大军,身躯有些颤抖。

    苏云与老妖王肩并肩,看着浩瀚深邃的老无人区,淡淡道:“既然我有这么大的脸面,这么大的号召力,我为何还要扶持你做天市垣的大帝?”

    他抬起右手,向老无人区的方向一挥,陵兽恢恢作鸣,无穷无尽的鬼神大军呼啸冲向老无人区。

    苏云面色平静,悠然道:“我自己做这个天市垣大帝,不好吗?难道我自己率领大军,攻占老无人区,扫荡一切不臣服的神魔,扶持董医师做老无人区神王,不好吗?你说是不是,老妖王?”

    老妖王脸色剧变,面容变得扭曲,身躯变得佝偻,躬得越来越低。

    莹莹笑嘻嘻的看着他,道:“老妖王当年见风使舵,见乾天将势大,投靠乾天将,见韩君势大,投靠韩君。现在,老妖王一定知道该怎么做,对不对?”

    老妖王单膝触地,拜道:“天市垣老无人区妖王,率领一切妖族,恭迎天市垣皇帝陛下!天市垣妖族,愿助皇帝陛下,扫荡老无人区叛逆!”

    苏云点了点头,道:“妖族依旧归你打理。准备去吧。”

    老妖王起身,化作一股妖风而去。

    苏云笑道:“莹莹,小遥学姐说,她打算在天市垣办一个学校,教授新学的。等她学成回来之后,她办学的事情,便再无阻碍了,没有人会给她使绊子。”

    莹莹不无得意,笑道:“因为,天市垣的皇帝陛下早已为她扫除了一切障碍。”

    苏云叹了口气,道:“我不是为了学姐,我只是担心义军的后方生乱。放着老无人区乾神王和老妖王在后方,对左仆射和水镜先生不利。”

    ————求票,求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