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临渊行 > 第三百七十章 少年圣皇
    神帝玉道原惊讶,上下打量苏云,只觉不可思议,那二百一十四位通天阁的高手也各自动容,露出难以置信之色。

    苏云在去年十月,朝堂之上,第一次堂堂正正击败罗绾衣,坐上阁主之位,随即便是神魔之乱、余烬之乱,至今日,已经过去了近七个月。

    七个月前,苏云刚刚进入骊渊境界,修成骊珠,因此能压过罗绾衣,让罗绾衣毫无反抗之力。这是境界上的差距,无可厚非。

    新学面对旧学,就算是相差一个境界也可以追平战力,但苏云是新学旧学兼修,同境界一战罗绾衣未必能胜,更何况当时两人相差了一个境界?

    但是罗绾衣痛定思痛,知道自己在谋略上用心太多,只顾着算计苏云,被苏云在境界上超过自己,因此勤修苦练。

    虽然之后发生了很多事,但罗绾衣还是修为实力突飞猛进,一举修成骊珠,进入骊渊境界,并且修为实力一日千里,进步神速!

    七个月后的现在,她与苏云本应当是并驾齐驱,不分伯仲的格局。却没想到,七个月之前苏云还需要施展神通才能击败她,七个月之后,苏云坐在那里,她连苏云自身的防御都无法打破,甚至被反震力重伤!

    这等成就,绝非苏云所说的骊渊境界大圆满所能解释!

    这等成就,更像是超出了罗绾衣一个大境界,真元、性灵、肉身、神通,相比罗绾衣统统统统有了质的提升,才会有这样的结果!

    境界压死人。

    也就是说,苏云的境界还是远在罗绾衣之上。

    不过神帝玉道原仔细打量,苏云的骊珠未破,显然并未修成天象。

    这就极为古怪了。

    “皇帝的本事远超同侪,她肉身性灵双修,是我西土各国中,第一个做到真正意义上的完美大一统。她的实力,同辈中人难以望其项背。苏云便是另一个皇帝,两人之争,必定是龙争虎斗,然而苏云却轻易碾压她,只有一个可能,苏云比皇帝多一个境界。”

    神帝玉道原目光如电,向苏云全身上下各处扫视,最终目光落在苏云身后。

    骊珠如月桂满天。

    这是苏云身后的骊珠异象,与其他人大为不同!

    神帝玉道原心神微震,失声道:“苏阁主,你比其他人多出一个境界!”

    此言一出,众人顿时哗然,苏云对面的那些通天阁高手纷纷起身,便要仔细打量苏云身后的骊珠如月桂满天异象!

    灵岳和花狐哼了一声,突然整艘天船上雷霆交加,天雷密布,无数雷霆如同利剑从天而降,劈在金顶中央,将众人隔开。

    “敢越雷池半步,要你们死无葬身之地!”花狐脸色涨红,喝道。

    金顶周围,诸神哈哈大笑。

    罗绾衣忍着伤势,从破败阁楼中走出,越众来到雷霆前,面色复杂的看着苏云身后的异象,叹道:“诸君,这是圣皇的成就。你们真的要在这里,在天外暗杀一位少年圣皇不成?”

    她转过身来,猛地看向二百一十四位海外通天阁成员,厉声道:“这是一个全新的境界!通天阁无数先辈都想达到而不可得的境界!通天阁以探索未知为向往,以达到彼岸为目标,你们真的要把向往和目标,亲手扼杀在这里?”

    二百一十四位海外通天阁成员各自沉默,没有人做声。

    圣人的成就,指的并非是修为,而是开创一门显学,推行天下,让众生受益。众生念其好,尊为圣。

    圣皇的成就,除了有圣人的功德之外,还要有平天下的功德。如古代圣皇平神魔之乱,镇压为祸的魔神,因此被尊为圣皇。

    到了禹皇那一代,魔神被悉数镇压驱逐之后,便再无圣皇。

    西土大陆,罗余烬“平息”盘羊之乱,平天下有功,因此被尊为西土的圣皇无可厚非。

    而他的女儿罗绾衣被神帝玉道原封为圣皇,那就功德有亏,其他各国不承认她圣皇之名也就可以理解了。

    苏云倘若果真开创了一个境界,将之推行天下,那便是少年圣人!

    倘若再加上他平余烬之乱有功,那就是圣皇的成就,是真正可以被称作少年圣皇的人!

    因此罗绾衣说苏云是少年圣皇,以此来打动通天阁众人。

    “东西方之争,为了争夺阁主施展一些下三滥手段,或许可以被原谅,但是在明知对方是一个少年圣皇,却还要痛下杀手,那就是万恶不赦了!”

    罗绾衣面色愈发严厉,厉声道:“我西土通天阁,真的要做出这等……”

    她口齿开合,却突然间没有任何声音发出。

    罗绾衣大声说话,然而她的嗓子却仿佛哑了,根本说不出任何话。

    罗绾衣恼羞成怒,转头看向金顶下的神帝玉道原,只是她在说些什么,便无人知晓了。

    神帝玉道原露出失望之色:“皇帝,你让我失望了,我还以为你父亲死后,你可以在我的辅佐下,吞并各国,振兴西土,席卷天下。为帝者,你跟我讲什么礼义廉耻仁义,真是走了旧学的老路,滑天下之大稽!”

    罗绾衣咬牙,闭上嘴巴,不再说话。

    “看来,别说阁主,你连皇帝都不要做了。”

    神帝玉道原悠然道:“回去之后,你便退位让贤。苍九华。”

    罗绾衣身后,苍九华站起身来:“弟子在。”

    神帝玉道原笑道:“我不会任人唯亲,我女儿玉霜云虽然也是通天阁的一员,但我不会认命她为阁主,也不会让她称帝。这女孩家家的,总是心慈手软。苍九华,从今日起,你便是我西土的通天阁主。待到从天外归来,皇帝会退位让贤,你来做大秦皇帝,将来一统西土,吞并各国,席卷元朔,你便是圣皇。”

    苍九华躬身:“遵神帝法旨。”

    神帝玉道原微笑道:“那么,苍阁主,你以为而今我们该怎么做?”

    苍九华抬头,目光落在罗绾衣身上,随即越过罗绾衣,落在苏云身上,微笑道:“上次云都金銮殿外,我想与苏阁主一战,却被苏阁主羞辱,不愿与我公平一战。倘若我现在想与苏阁主公平一战,不知道阁主……”

    苏云对他视而不见,目光还是落在神帝玉道原身上,微笑道:“你不配。”

    苍九华满面笑容,依旧一如从前,不卑不亢,不愠不怒,低笑道:“既然我不配,那么只好得罪了。西土通天阁诸君,一起上,杀了他们。”

    他身后,众人迟疑一下,有些人动了动,见其他人没有动弹,便也忍住了。

    苍九华目光阴沉下来,从众人面上逐一扫过,冷冷道:“阁主之命,神帝之言,你们也不听?出手!”

    他话音刚落,两个通天阁成员立刻越众而出,向苏云杀去!

    海外通天阁,最为可怕的一点便在于年轻高手众多,这二人都是三四十岁年纪,天象境界的大高手,实力直追征圣强者!

    若是放在元朔,能够与他们交锋的必然是世家之主,一方豪强,征圣境界的存在,其他天象强者在他们手中连一招也走不过去!

    苏云手持元磁神剑,身躯未动,突然万千道雷霆如簇,凝聚成两股,粗大无比,直接轰在那两人的脑门上!

    粗大的雷霆簇恣意奔流,像是巨灵神的拳头,将那两大高手碾压在地上,地面被生生轰穿!

    灵岳先生唰的一声展开折扇,折扇收拢,肆虐的雷霆猛地一收。

    只见那两大通天阁的高手砸穿了几层天船甲板,浑身焦黑如炭,口鼻中喷着滚滚黑烟。

    花狐也取出一个折扇,哗啦一声打开,有样学样,淡淡道:“没有参加过仙箓山战役的,也配在我们师徒面前嚣张?”

    灵岳先生露出赞许之色:“说得好!苏阁主,我这徒儿心直口快,待会肯定会被人打死,借件宝物防身。”

    苏云心念微动,神仙索飞出,突然变得粗大,无数文字哗啦啦振动,围绕花狐飞舞。

    花狐操控神仙索,心念一动,只见神仙索文字分裂开来,横竖撇捺化作各种刀兵,一行行文字有如圣人言出法随,文章如岳承大地之重,诗词如珠放日月之光!

    神仙索在他手中,比在苏云手中灵活了不知多少!

    罗绾衣咬牙,目光落在苍九华身上:“苍九华,阁主的责任,是保护每一个通天阁成员,让他们不必遭受强权压迫,不必亲自涉险,不必为钱财忧虑,不被声色犬马影响,不被政斗左右!现在,你作为阁主却让他们为你打生打死?”

    苍九华微微欠身:“陛下,现在你已经不再是阁主了。出手——”

    他爆喝一声,突然数十位通天阁高手悍然出手!

    通天阁虽然不以战斗为能,但毕竟西土是走在新学的最前端,而通天阁的这些成员更是新学最为巅峰的强者,在前方不断开辟新的领域,将新学传授给芸芸众生!

    他们的神通真可谓是千变万化,匪夷所思,最严谨的阵法神通,最精密的星斗神通,变化多端的土木建筑,以及金木水火土等古老的神通,最新的元磁神通,在他们手中统统化作最为强大的武力!

    灵岳先生爆喝,法力爆发,浩然之气横贯星空,万千文章承文明之重,碾压而来,冲垮一切!

    他乃是岑夫子的关门弟子,他有两个师兄,第一个师兄便是妙笔丹青,秦武陵!

    第二个师兄便是杂圣温关山!

    而作为小师弟,他承担了修改儒学旧圣经典的重担,饱受修改经典所要遭受的劫难。

    但当他爆发时,那种惊艳感丝毫不逊于他的两位师兄!

    他将儒学转化为新学,这已经是圣人所做的事情!

    “轰!”

    最前方十多人的神通与他的滔滔浩然之气碰撞,顿时铁马金戈澎湃作响,金顶之中,到处都是锋利的笔触刀芒,各种神通倾泻四溢,猛然化作一道惊艳刀光,铮的一声冲垮了金顶,将天船金顶切开!

    灵岳先生气血浮动,不断后退,将各种神通破解,刚才那一次接触,他已经察觉到对面有十多个高手的修为不逊于他。

    他可以迎战,但这场战斗注定要无比艰辛。

    “董奉!”

    灵岳先生低喝一声:“你们通天阁的内部事,你作为年纪最长的长老,你不参与吗?”

    在场所有人闻言,都是一怔,纷纷向董医师看去:“年纪最长的长老?”

    董医师肉身传来泄气的声音,一个周身散发蕴蕴神光的少年从胖嘟嘟的医师体内走出,默默的打开木头箱子,里面神光顿时跃出,长达四尺,如同一道柳叶。

    他与神帝玉道原一样,都是通天阁的长老,不过他的年纪比玉道原大了近百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