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临渊行 > 第三百六十九章 天生一把硬骨头
    这艘天船的龙头处与大秦国的那艘天船不同,天船龙头处立着一座天门,两尊天神站在门边,威风凛凛。

    这两尊天神看到苏云提剑上来,脸色微变道:“阁主提着剑,还带着一口钟,又带来一口棺材,提剑,送钟,装棺,阁主要对神帝不利吗?”

    苏云哈哈大笑,把手中的元磁神剑收了,心中纳闷:“这口剑不是玉道原的?我还以为是他暗算我,用这口剑毁掉我们乘坐的小天船。”

    他没有收了大黄钟,径自穿过船头天门。

    “苏士子,神帝玉道原是针对你来的。”莹莹低声提醒道。

    “我们没有地方可去,只能坐他的船。”苏云微笑着低声道,心里却七上八下,直犯嘀咕。

    神帝玉道原的实力如何,他几乎无从揣测,不过可以说,玉道原的真实战力绝对在神魔之上,仅次于余烬!

    他是可以与巅峰时期的余烬硬拼一招,逼得余烬不得不施展出仙术的存在!

    而且,这还是在余烬知道他的功法神通,洞悉他的弱点的情况下。

    虽说玉道原名义上是通天阁的一位身居高位的长老,但是倘若能够干掉苏云,想来他还是很乐意的。

    当初在帝宫中,苏云曾经化名张三,去过西方天庭,一路“就这”,混到了神帝面前,直接将神帝摁在墙上。

    神帝丢了脸面,于是玉道原亲自前来,在女儿玉霜云的闺房堵住苏云,不料却堵住出来放风的三足金乌,被金乌一顿毒打。

    这是私怨,还有西方与元朔的公怨。

    但仅仅是私怨,便足以让神帝玉道原弄死苏云千百次了。

    玉道原主动相邀,来者不善!

    灵岳和花狐稍稍落后,跟着苏云走入天门,两个值守天门的天神目不斜视,突然咔嚓咔嚓几道雷霆落下,劈在那两尊天神的脑门上,顿时血流一脸。

    那两尊天神又惊又怒,却见灵岳和花狐也被劈得满脸焦黑,心中不由骇然:“这两人是何修为,竟然渡劫了?”

    不过他们很快发现,灵岳和花狐不像是渡劫,倒像是传说中的恶贯满盈而遭雷劈一般。

    灵岳和花狐后面便是以法力托起棺椁的董医师,董医师一如寻常面无表情,那两尊天神不知深浅,不敢让他收了棺椁。

    苏云面带笑容走在前面,只见这艘天船上楼阁林立,每栋楼阁皆有神祇坐镇,大大小小的楼阁拱卫着天船金顶,金顶下便是神帝玉道原!

    这里俨然是一座小天庭,金碧辉煌!

    诸多天神神态肃穆庄严,对苏云等人的到来不闻不问。

    苏云带着众人走上金顶,只见神帝玉道原坐在金顶下,身后道道毫光,组成万丈光芒,很是不凡,丝毫没有受伤的样子。

    “他的伤势,不可能这么快便痊愈。”

    苏云眼角跳了跳,心道:“他不是神魔,就算有西土大陆各国民众的信仰,也很难在这么短时间内痊愈。余烬将他砍得只剩下上半身,连去茅房方便都成问题,他还能剩下几分战力?”

    这金顶下除了玉道原之外,还有一众灵士,都是色目人,苏云目光一一扫过,微微皱眉,发现这些灵士他居然多数认得。

    苏云挑了挑眉毛,神帝玉道原帐下的灵士,竟然多数都是通天阁的人!

    不过这些通天阁的成员,都是色目人,没有元朔人!

    他心中不由生出一丝不妙的感觉,终于想明白罗绾衣为何让他小心。

    “当初我与罗绾衣的阁主之争尚未落幕时,步秋容、哑巴师兄他们便劝我说,倘若阁主之争失败,那么便分裂通天阁,另外建一个元朔通天阁。现在看来,这西土各国的算盘也是如此!”

    苏云心道:“看来这次玉道原是铁了心要分裂通天阁,不仅分裂通天阁,还要做出更过分的事。那就是追上我,追上其他两艘元朔通天阁的天船,将我们一网打尽!”

    金顶下共有二百多位通天阁的高手,悉数坐在神帝玉道原的右手侧,而左手侧则一个人都没有。显然,那里是给苏云等人准备的!

    莹莹悄声道:“苏士子,这不是来者不善,而是打算直接把咱们入殓了。”

    神帝哈哈大笑,朗声道:“阁主果真是修为通天彻地,竟然凭借法力,驾驭黄钟天外飞渡,着实是惊世骇俗,令人佩服。阁主请坐。”

    苏云径自来到他的左手侧,落座下来,悠然道:“神帝陛下说笑了。说来惭愧,我们在路上遭难,被元磁击中了天船,险些遭劫,幸好遇到神帝陛下,否则不知道要走到猴年马月才能到达天市垣。神帝陛下这是前往何处?”

    他丝毫不提玉道原是通天阁长老的事。

    神帝玉道原也不提这回事,笑道:“这倒是巧的很。我也是打算前往天市垣,难得与阁主同行。”

    董医师放下棺椁,一言不发的落座下来。

    灵岳先生和花狐也落座下来,却被黑云掩埋,只见这天外的虚空中雷霆不断,劈向黑云,令人暗暗惊异。

    苏云看向对面,笑道:“海外通天阁有四百三十一人,现在只到了二百多位,为何没有全来?”

    神帝玉道原叹息道:“苏阁主有所不知,我西土大陆先有神魔作乱,后有余烬作乱,不少通天阁高手死在这两次的乱局之中。这两场动乱之后,通天阁只剩下二百九十八人。这艘船上有二百一十六人。”

    苏云微笑道:“这么说来,有些通天阁成员心中还是有是非之分的。”

    神帝玉道原惊讶道:“阁主何出此言?对了,还未介绍我海外通天阁主。请阁主。”

    对面那二百一十六位通天阁成员齐齐躬身,异口同声道:“请阁主!”

    苏云顺着他们的目光看去,只见罗绾衣一身男装从金顶后走出,明丽动人,却又有英姿飒爽之气,径自来到苏云的对面,坐在二百一十六人前方。

    神帝玉道原感慨道:“我海外通天阁多灾多难,不比元朔。经历了盘羊之乱、神魔之乱和余烬之乱,我西土痛定思痛,不能没有西土的通天阁,所以保举皇帝陛下做通天阁主。”

    苏云的目光落在罗绾衣身上,并不说话。

    罗绾衣漠然的看着他,默不作声。

    莹莹大怒,鼓动翅膀飞起,大声道:“西土各国都是忘恩负义之辈吗?若是没有苏阁主竭尽所能救下十三神魔,没有你们的阁主带着元朔人,奋不顾身赶到大秦,与余烬殊死搏杀,你们早就被挫骨扬灰了!”

    花狐的声音从黑云中传来,声音中带着悲愤,沙哑道:“仙箓山一战,我们元朔死了很多人。西土便没有一个正直的人吗?你们的良心,难道被苟大爷吃了?”

    罗绾衣仿佛充耳不闻,她身后的二百余位通天阁成员也一言不发。

    莹莹勃然大怒:“大战之后,各国需要重建,却没有钱财,还是你们的阁主为你们各国拨钱,让你们得以在废墟上重建家园!”

    罗绾衣身后众人有的面带愧色,有的却神态不变,尽管羞愧,但并不能让他们改变立场。

    董医师淡漠道:“通天阁成立于四千多年之前,那时是元朔的灵士踏足西土,传授神通,播种文明。盘羊之乱时,也是元朔灵士帮你们抵抗。”

    苏云抬手,制止他们继续说下去,目光依旧落在罗绾衣身上,笑道:“这是你的意思?”

    罗绾衣开口,道:“苏阁主应当知道,神魔之乱和余烬之乱中,通天阁还可以统一,但战乱结束之后,便是东方和西方之争。神通无祖国,但通天阁的人是有祖国的。”

    苏云道:“因此通天阁必须分裂?”

    罗绾衣点头道:“必须分裂!”

    神帝玉道原抬手,笑道:“且慢!罗阁主,我觉得通天阁不必分裂。通天阁分裂了,还要分家产,这样不好。只要元朔通天阁没了,我们岂不是便不用分家产了?”

    他环视四周,摊开双手:“岂不是两全其美?”

    四周林立的天庭诸神纷纷赞叹:“两全其美!”

    罗绾衣身后,也慢慢有人点头,渐渐地,越来越多的海外通天阁成员跟着众人一起点头:“两全其美,两全其美!”

    董医师眼角跳动,手掌放在身旁的木头箱子上。而灵岳和花狐周身的黑云却突然黯淡下来,黑云渐渐消散,露出师徒二人的身影。二人头顶,虚空中雷霆不断闪现,虽然不如先前惊人,却更令人心悸。

    罗绾衣突然道:“还有一个办法,那就是以武力对决来决定,谁才是通天阁主。”

    她站起身来,身后骊珠浮现,天渊深沉,七十二洞天烙印在灵界的天幕上。

    “我已经修成骊渊境界。”

    罗绾衣看着苏云,大声道:“我若是败给你,你便与海内通天阁的成员一起死。你若是败给我,我便是通天阁主,一统海内海外!”

    苏云依旧坐在那里,身躯岿然不动,淡淡道:“绾衣,你我早已分出胜负了,你不是我的对手。”

    罗绾衣气势越来越强:“上一次我败给你,是因为你境界在我之上,因此我才会落败。而这一次,你我同是骊渊境界,同样修成骊珠。这一次才是真正的雌雄之争!”

    她悍然出手,直接催动江祖石和月流溪所开创的仙术,江祖石的仙术是以肉身成圣,肉身各窍之中住着神魔,月流溪开创的仙术则是七色仙光!

    罗绾衣同时催动这两种仙术,肉身和神通的力量都提升到极致,这便是她以自己的聪明才智所开创的大一统功法!

    七色仙光呼啸而来,瞬息间来到苏云的眉心!

    这七色仙光在即将刺入苏云眉心的一刹那,只见苏云身后青天一片,明月高悬,骊珠如月桂满天。

    明月中,苏云的性灵坐在月心。

    罗绾衣的七色仙光在苏云面前啪啪啪破碎,她的二指刺在苏云的眉心,随即二指被震得折断,娇躯大震,倒飞而去。

    “轰!”

    这位大秦的女帝狠狠撞在一座楼阁上,将那楼阁撞穿!

    “你的确已经修成骊珠了。”

    苏云叹了口气,神色萧瑟,黯然道:“可是,我已经快修炼到骊渊大圆满了,再过一段时间,我便会突破到天象境界。”

    他像是在说一件很内疚的事情,埋怨自己不该修炼这么快,歉然道:“绾衣,谢谢你的好意。不过……”

    苏云站起身来,手中出现那口元磁神剑,剑尖斜指地面,看向神帝玉道原,微笑道:“我和元朔人,都是天生硬骨头。神帝,你现在是硬的还是软的,我很想与你碰一碰!”

    ————第二更来到啦!宅猪是个好同志,两章七千多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