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临渊行 > 第三百六十八章 元磁神剑
    “或许罗绾衣让你小心的,是最近的元磁异动。”董医师的声音从船上传来。

    苏云登船,只见董医师正在指挥几个灵士搬运一个高大的棺椁,吃力的将那棺椁送到船上。

    董医师道:“最近因为天外洞天靠近的缘故,产生许多元磁异动,在天空中形成了极光。海面上甚至还出现了异常的元磁点,形成天然的元磁神刀,极为锋利,听说有一艘运货的楼船被元磁神刀劈开。有几位师兄已经去海上,研究这元磁神刀了。”

    苏云上前帮忙,催动真元,将棺椁托起,放好。

    棺椁极大,高达十多丈,宽也有三四丈,苏云这艘小天船的甲板上只能放下这一口棺椁,而且必须立着。

    另外两艘船上则是元朔通天阁的高手和火云洞天的高手,此次也随行返回元朔。

    莹莹道:“我觉得罗绾衣让苏士子小心的,应该不是元磁异象……”

    突然,一道道雷霆劈下,劈在苏云的脑门上,莹莹见状,连忙钻入苏云的灵界中,躲避雷劫。只见黑烟滚滚,鬼哭狼嚎,向他们所在的小天船飘来,那黑云上多出两个脑袋,正是灵岳先生和花狐。

    两人头顶则是劫云,雷电交加,将两人劈得里嫩外焦。

    董医师微微皱眉,有些担心的看了看棺椁,但好在那些天雷像是畏惧棺椁一般,总是避开这口棺椁。

    那雷劫如有灵性,一道又一道准确的落在苏云的脑门上。苏云岿然不动,黑着脸道:“灵岳先生,二哥,开船吧。”

    灵岳先生与花狐满脸堆笑,只是被雷劫劈得面黑如炭,牙齿倒是雪白,师徒二人连忙鼓荡真元,催动这艘小天船。

    他们原本是在其他船上,但是那两艘船都不欢迎他们,将他们赶了出来。

    苏云也不想让花狐与灵岳登船,但现在海上多有风暴,还有各种古怪的天象,极为凶险,已经没有船胆敢出海了。

    他们想回元朔,便必须搭乘苏云的船。

    小天船的凤翼展开,羽翼下风雷交加,振翅而起,冲上天空。

    而另外两艘小天船也相继腾空,振翅而去。

    苏云这艘船上强者最少,只有灵岳和董医师算是高手,被那两艘小天船远远抛在后面,董医师打算帮忙催动小天船,苏云摇头道:“用不着。灵岳先生和二哥的真元近乎无穷。”

    董医师惊疑不定。

    这是灵岳先生和花狐的功法使然,他们二人因为要改夫子一脉的儒学经典,改动得越多,便越是会遭劫。而这雷劫虽然极为凶险,但也充斥着天地元气,不断劈下,便不断补充他们的气血,让他们的修为始终保持在巅峰状态!

    小天船越升越高,苏云回头看去,云都满目疮痍,百废待兴。

    “小云,最近一段时间没有见到你身边的魔女梧桐。”

    花狐询问道:“那人魔哪里去了?”

    苏云摇头:“我也不知。”

    自从云都外的仙箓山一战结束之后,他也没有见到梧桐,不仅梧桐,龙灵和焦叔傲也消失无踪,不知是死是活。

    苏云命人在仙箓山四周搜寻,始终没有找到他们。

    小天船在灵岳先生的催动下,终于跃出大气层,从天外驶向天市垣。

    苏云抬手,一口黄钟旋转飞出,越来越大,悬在天船上空,护住这艘天船,让船舱中的空气不至于外泄。

    这口黄钟并非他的性灵神通,而是他的灵兵。虽然经历了余烬掀起的大乱,大秦督造厂延迟很长时间才炼成这口灵兵,但好在总算炼成了。

    黄钟是由杀死火德神君的长矛炼制而成,钟壁内外的图文印记,悉数是由应龙之角研磨成粉,烙印而成!

    而钟内带动不同层环旋转的齿轮,是由青虹币炼成,端的是奢华!

    黄钟旋转,内壁上各种神魔的烙印黯淡无光,这些神魔已经不再是神魔,无法从天地间召来他们的天地元气,因此黄钟烙印的威力也大不如从前。

    但是在字、时、天、月等刻度上,却浮现出旧圣经典的文字印记。

    苏云的大一统功法,已经在不知不觉间转变,形成各种烙印,反应在这口大钟上。

    而在小船上空,黄钟之下,还有天雷不断落下,劈在苏云头上。苏云气血翻腾,趁机将多余的气血熔炼到黄钟之中,化作各种烙印,提升黄钟威能。

    灵岳花狐二人看似瘟神,天天遭雷劈,但其实是福神,有他们在,炼宝会简单很多。

    小天船行驶了一天时间,苏云将这口黄钟祭炼得七七八八,加深各种烙印,只是黄钟虽好,但他催动起来只觉有些吃力。

    这口黄钟用的材料太好,连应龙之角都是辅料,催动时对元气的损耗极大,更为关键的是,威力也足够惊人!

    苏云取出罗盘,校准方向。

    突然,只听当的一声巨响,不知什么东西撞击在黄钟之上,苏云那口黄钟竟然被撞击得晃动一下!

    接着,又是当当的巨响传来,只见船外流光明灭不定,那是无数肉眼可察的毫光,从虚空中射来!

    毫光穿梭如电,越来越急,苏云闷哼一声,黄钟当当响个不停,越来越难以抗衡!

    并非黄钟无法抗衡,而是苏云的法力无法与那从天外传来的光芒抗衡!

    “难道是元磁神光?”

    董医师急忙来到船舷上,向外看去,只见神光如潮涌动,穿破大气,与空气摩擦,形成炫目的极光。

    “就是这种光,形成一口刀,将海面上的一艘货船切成两半!”

    董医师道:“好在我们经过的这片元磁神光只是光针,并非是光刀。若是光刀的话,恐怕阁主根本扛不住。”

    他刚刚说到这里,脸色陡变,只见一道炫目的光芒袭来,宛如刺破天空的利剑,向下方的世界狠狠刺去!

    而在剑光与大地中间,赫然便是他们的这艘小天船!

    “不好!快躲——”

    董医师刚刚说到这里,那炫目的光剑已经刺下,钟声轰鸣,一股无比可怕的力量从黄钟外传递到钟下,他们所在的天船甲板噼里啪啦爆响,天船凤翼一根根金属羽啪啪炸开,化作齑粉,储存空气的船舱乃是按照魔神腹的规格炼制而成,一下子被压得爆开,破灭!

    董医师和灵岳先生不假思索,各自催动神通,但见二人的性灵从身后浮现,合力托住压下来的黄钟。

    两大高手各自闷哼一声,脚下的天船甲板顿时爆碎,小天船被压得向下坠落,船体开始瓦解!

    “凭阁主的灵兵,可能挡不住这一击!”

    董医师和灵岳先生都是征圣境界的存在,一个被左松岩誉为文昌学宫实力第二的存在,一个被左松岩称为深不可测的存在,两人的征圣性灵齐出,这才将天外袭来的元磁神剑的光芒挡住!

    他们两大高手尚且被震得气血翻腾,更何况苏云的性灵神兵?肯定会被元磁爆发形成的神剑所摧毁!

    然而待到这一波冲击过去,黄钟又自晃晃悠悠飞起。

    两人不禁呆滞:“挡住了?就算是性灵神兵,也挡不住这次的元磁爆发才对!”

    他们却不知道,苏云为了炼制自己这口性灵神兵,用了多少天材地宝。更何况,这口灵兵是苏云请通天阁欧冶武,集合了大秦的数家督造厂数以千计的灵士,一起炼制而成!

    欧冶武炼宝,可谓是天下第一,非财大气粗或者圣人,绝对请不来他。

    可以说,就算是大圣灵兵,也没有苏云的灵兵坚固耐用。

    他们脚下的小天船不断有尚未破碎的甲板飞起,这艘小船距离解体恐怕已经不远,苏云被震得头晕眼花,勉强稳住气血,高声道:“先到我钟壁上,免得走散了!”

    众人各自飞起,落在黄钟上,董医师落后一步,刚刚以法力托起棺椁,小天船便四分五裂!

    灵岳先生周身黑气化作锁链飞出,将董医师卷住,拉回黄钟上。

    董医师松了口气,众人各自绽放灵界,环绕在黄钟四周,维持呼吸。

    花狐道:“没有可以飞行的天船,以我们的速度,一个月也飞不到天市垣。而且我们灵界中的空气也坚持不了那么久。”

    莹莹向下张望,道:“我们回到大气层便可以了。”

    苏云摇头道:“下面是汪洋大海,一望无际,根本没有船。我们从海上走,恐怕要多走一个月。而且我答应了秦武陵和韩君,绝不再踏足元朔。”

    众人正在犯愁,董医师突然道:“阁主,你除了炼制这三艘船之外,是否还炼制了其他天船?”

    苏云摇头。

    董医师向后看去,不解道:“那么那边那一艘船,是谁家的?”

    苏云、灵岳等人纷纷张望,只见大秦方向果然有一艘船正在向这边驶来,只是距离太远,看不分明。

    “难道是燕轻舟他们的船?”董医师疑惑道。

    燕轻舟等元朔通天阁的高手共有一百多位,再加上火云洞天的高手,分成两艘船起航,他们修为高深,船速更快,按理来说会将苏云他们远远抛在身后才对。

    “难道他们路上被耽搁了?”

    众人观望片刻,只见那艘天船速度也是不慢,越来越近,苏云脸色微变,摇头道:“不是我们的船。这艘船,有点大。”

    正说着,那艘天船振动着六对羽翼,已经来到他们后方,天船长达里许,威严肃穆,距离他们还有百十丈,环绕在天船四周的仿生灵界便已经将他们笼罩!

    即便苏云的黄钟极为庞大,此刻在这艘天船前也显得极为渺小!

    这艘船,竟然与月流溪遇袭那次的天船有几分相似,只是更大,而且更为华丽,大船的外壁烙印着各种神祇的图案,都是鎏金的烙印!

    莹莹喃喃道:“这艘船……”

    这时,船上有神祇,居高临下,问道:“下方可是通天阁主苏阁主?”

    苏云仰头,道:“正是在下。敢问阁下是?”

    “不敢,天庭神帝。”

    船上的神祇笑道:“这太空茫茫,无边无际,阁主何不登船,饮些美酒,欣赏歌舞,也好过在太空中曝晒?”

    “如此甚好!”苏云大喜,缓缓升起黄钟。

    莹莹低声道:“神帝便是大秦朝廷的国师玉道原,他女儿虽然与你交好,但他可不是。苏士子,万一他突然翻脸,咱们如何应对?”

    “随机应变!”

    苏云满面笑容,几步之间来到钟鼻处,突然怔了怔,只见自己原本以为坚不可摧的大黄钟,竟然被天外袭来的元磁神剑,斩出一道深近半尺,长达数丈的裂痕!

    而且那裂痕中间,竟然有一口长剑插在那里,剑柄轻微振动,似乎要挣脱黄钟的束缚,逃脱出去!

    “这口剑,难道是刚才的那道元磁神剑?不对,那元磁神剑不是两个洞天世界接近时,引起的元磁暴动吗?那应该只是一道元磁神光才对……”

    他来不及细想,黄钟已经浮起,与这艘巨大的天船甲板齐平。

    苏云不假思索,抓住元磁神剑的剑柄,拔剑而起,哈哈笑道:“神帝真是雅致,居然驾船出游。这是要去何处?”

    ————中午没有午休了,唉,苦逼中,继续码字。这是第一更,晚上还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