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临渊行 > 第三百六十四章 你看到的,是我让你看到的(大章!)
    那四大劫灰神王的功法神通与当今时代的功法神通不一样,走的是信仰成道的路数,他们的修为实力类似于当今时代的原道境界存在。

    与这等存在交锋,一个两个,道圣或许可以应付,但是四个一起上,道圣只有败亡这一条路可走。

    但是明知必死,道圣依旧拔剑,催动桃源功,体内灵界突然涌现,化作世外桃源,自成天地!

    他的桃源功与众不同,灵界自成一个世外桃源,常人有的洞天、骊渊这个灵界中也有,常人没有的日月星辰,桃源中也有。

    桃源中甚至有三清、三尸神、周天星斗神祇等等。

    这是道家的独到之处,经历五千年发展,非同小可。

    道圣长啸,第一步跨出,白发变黑,第二步跨出,肉身在飞速变得年轻,第三步,他手中的清虚剑已然化作一片青光,三清圣人的剑术,在他手中施展。

    他动了必死之心,尽可能提升自己的性灵,甚至不惜让性灵惊动自己的天劫!

    修炼到他这一步,早已到了渡劫的水准,之所以不渡,是因为没有任何把握。

    道门在性灵上有着独到之秘,但是在肉身上却没有达到佛门的成就,更别提当今时代的新学大一统了。

    但道圣的性灵却足够强悍,只是古往今来就连第一圣皇也葬身在成仙路上的天劫之下,其他死在天劫中的圣人更是数不胜数。

    道圣自知自己的肉身成就太差,根本不可能渡劫,只能平日里压制气机,等到自己老死之后,性灵飞升。——所谓性灵飞升,其实走的是与楼班、岑夫子等人一样的道路,在性灵没有了执念之后,飞升天外,沿着旧圣之路,横跨星空,寻找仙界。

    然而面对这一战,道圣不能再镇压任何气机,任由自己的气机外泄,引来天劫。

    天空中云雷动荡,有惊雷闪现,雷光乍起。

    道圣视而不见,迎风雷而剑击长空,剑光捭阖纵横,头顶青光氤氲,攻向四大劫灰神王。

    那四位劫灰神王身形鬼魅般闪动,结成阵势,身后骨轮膨胀,同一时间仿佛有万千生灵祷祝诵念的声音传来。

    骨轮,赫然是他们在漫长的历史中,不断进化,专门生出的骨骼,用以吸收众生信仰念力!

    众生所念涌来,那是上个世界湮灭时,那个世界的芸芸众生不甘于毁灭在劫灰中的可怕念力,化作他们滔天的法力。

    他们手中的权杖亮起,杖刀挥舞,四道光芒惊雷般迎上道圣手中的清虚剑!

    “轰!”

    道圣硬撼四大神王的攻击,头顶突然浮现出三道清气,化作三道剑芒,咻咻咻,将其中一尊神王眉心洞穿!

    那神王后脑炸开,血雾弥漫。

    这才是三清剑术的精髓,三清剑术威力最大的是性灵施展的三道剑术,中剑必死,不但肉身被斩,性灵也要被斩杀,厉害非常!

    因为有伤天和,道圣尽管炼成三清剑术,却很少施展。一是没必要,他毕竟是圣人,哪个敌人值得他动用此等剑术,二是灭人性灵,有悖道门的道德。

    现在他不得不催动这有伤天和的剑术。

    然而道圣随即吐血,手中清虚剑炸开,这大圣灵兵也扛不住四大神王这一击,被炸成拂尘,道圣整个人连翻带滚向后跌去。

    他在瞬息间便衰老下来,苏云传授给他的大一统功法固然可以为他延寿,但像他这样拼命,不惜引动天劫拼死一搏,太消耗本源。

    道圣吐血,想要撑着清虚剑站起来,却见清虚剑变成丝丝缕缕,软绵绵的。

    他早已弃用拂尘,拂尘是拂道心上的尘埃,道圣早已过了这个阶段,他的道心通透无尘,没有半点杂质,道人游戏人间,笑骂江湖,逍遥自在。

    然而清虚剑被打成拂尘,仿佛是在嘲笑他在老了之后,反倒动了俗心,需要拂拭。

    道圣把拂尘丢在一边,双手撑地,却撑不起年迈的身躯,半跪在地上,仔细看去,只见自己适才握剑的手臂,不知何时断了。

    刚才与四大神王硬撼一记,自己半生炼就的大圣灵兵承受不住,没想到自己这条臂膀也承受不住,就这样折了。

    道圣努力用另一条手臂撑地,吃力的站起,嘿嘿笑道:“多杀一个都是赚的……”

    就在此时,一尊劫灰神王抡起权杖,一道光芒斩来,道圣面对这一击,想要抵挡,却没有了力气。

    “毕竟还是老了……”他心中默默道。

    那道光芒直奔他的脖子而来,突然,一只金灿灿的臂膀探来,硬生生抓住这道光芒,枯瘦大手一握,将这道光芒捏得粉碎。

    道圣苦笑:“贼秃……”

    圣佛催动金身,挡在他的身前,目光落在那三尊劫灰神王身上,向鱼青罗道:“鱼洞主,你们火云洞天能够守护这一方净土吗?”

    鱼青罗向火云洞天长老团看去,只见诸位长老各自将功法神通催动到极致,头顶各种圣皇、圣人法相浮现出来,那是他们修炼了圣皇或圣人的功法,性灵不由自主浮现出各种奇特的法相。

    “洞主放心。”

    传功长老沉声道:“我们撑得住。”

    鱼青罗大声道:“圣佛放心,火云洞天撑得住!”

    圣佛露出笑容,伸手搀扶道圣,道:“牛鼻子撑得住吗?”

    他触碰到道圣,这才觉得不妙,道圣身上的骨头断了很多,手触碰到他的身体时,能够感觉到很多骨头茬子。

    “撑得住。”

    道圣笑道:“我性灵还可以一战。”

    他破破烂烂的性灵浮现出来,高达十多丈,断了一臂,探出手来,将道圣托起,放在肩头,准备再战。

    圣佛哈哈笑道:“你让我想起你年轻的时候倔强的样子!”

    他当先一步,向那三大神王冲去,道圣的性灵则托着道圣破破烂烂的躯体,同时冲向那三大神王!

    就在两大神话近乎绝望般的冲锋的那一刻,江祖石大口吐血,被秦武陵和韩君同时击中,跌入大秦文武百官与韩君面具人和秦武陵身外化身的战场之中。

    江祖石奋力杀退一众面具人和身外化身,挡在罗绾衣身前,声音嘶哑道:“陛下快走!”

    “武圣,我们能走到哪里去?”

    罗绾衣从他身后走出,淡淡道:“下面就是大秦的云都,就是云都百姓,朕,已经没有地方可退了。武圣,殊死一搏吧。”

    江祖石不再劝说她,振奋精神,低声道:“倘若流溪还在的话,或许有翻盘的机会……”

    罗绾衣身躯一颤,没有说话。

    月流溪之死,虽然是她的父亲罗余烬让麾下的神魔动的手,但是却与她,与江祖石,与神帝脱不开干系。没有他们的首肯,罗余烬不会动手杀月流溪。

    可惜剑阁圣人死后,他们才发现,这时候若是月流溪在世,或许便不会有此一败了。

    然而,没有这种后悔药。

    “朕与大秦……”

    罗绾衣咬紧牙关,奋力向秦武陵和韩君的一众化身和面具人冲去,厉声道:“朕与大秦,唯死而已!”

    “轰!”圣佛与道圣倒飞而回,砸在苏云等人的面前。

    他们合力对抗三大神王,费尽心力斩杀一尊劫灰神王,然而却只能以伤换伤,双双再被重创。

    道圣已经无法再站起,圣佛勉强站起,却又栽倒下去。

    那剩下的两尊神王虽然身上多有伤痕,但战力犹在,各自拄着权杖走来。

    “洞主,你回火云洞天吧。”

    火云洞传法长老突然笑道:“景老洞主的选择没错,只是我们领悟的太晚了。火云洞与其它传承不一样,火云洞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留下圣人们的传承,留下火种。”

    他站起身来,其他长老也纷纷站起。

    鱼青罗露出茫然之色,随即下定了决心。

    传法长老笑道:“只要火云洞还在,传承就在。洞主保重!”

    鱼青罗催动火云,站在火云之上,回头道:“诸位长老……保重!”

    她走向火云洞天,突然转过身来,大声道:“苏阁主,一起走吧!苏阁主——”

    苏云面色灰败,她连叫了几声,苏云才听见,回过头来。鱼青罗伸出手来,目光中充满希冀:“一起走!”

    苏云迷茫的摇了摇头,声音沙哑道:“不用了青罗姑娘。我通天阁的志愿与你们火云洞不一样,我们通天阁是想要到达彼岸,是解开世界隐藏的秘密,你看……”

    他抬头看向天空,喃喃道:“彼岸,已经快要到了……”

    鱼青罗站在火云洞天的通道中,看不到另一个瑰丽的世界距离他们这个世界越来越近的情形。

    鱼青罗贝齿轻咬,转身走入火云洞天。

    “但愿我再出来的时候,世界不要只剩下我一人……”她心中默默道。

    火云洞天闭合,火云洞一众长老走出,向那两大神王迎去。

    他们苦心营造的炼除心魔的净土,顿时瓦解,但是他们不得不一战!

    而在仙箓下,人魔余烬没有了这些长老的道心压制,顿时将麒麟、女丑、天鹏等神魔的心灵思维统统掌握。

    仙箓下的战斗,从势均力敌,顿时变成一边倒!

    几个回合之间,十四神魔倒地,太岁与相柳分开,倒在地上,只有喘息的力气。太岁努力向外爬,却再也爬不动,嘿嘿笑道:“小柳,老子这辈子精明,算是被你老小子交代在这里了……”

    余烬身上也到处是伤,气喘吁吁,勉强扶住仙箓。

    他呼呼喘着粗气,看着倒地的诸多神魔,突然哈哈大笑,笑着笑着又大口大口吐血。

    “余烬!”

    麒麟挣扎,无法起身,咬牙道:“你没有成功!你只有九十五块玉牒……”

    余烬疯狂大笑,一屁股坐在地上,笑得捶自己的膝盖,笑得流出眼泪。

    女丑只剩下头颅,肉身被毁,却冷冷道:“你只有九十五块玉牒,无法让这个世界前往仙界,你只会让这个世界撞在北冕长城上,撞得粉碎!”

    余烬笑得喘不过气来,过了片刻,喘匀了气才淡淡道:“你们没有发现吗?自始至终,这个世界的轨道都没有偏转过,因为,我用了九十六块玉牒。你们不知道的是,应龙那里,有一块九婴玉牒。”

    十四尊神魔各自沉默下来,过了片刻,金乌愤愤道:“应龙这败类!”

    “你们应该感觉到幸运,我血祭的不是你们。”

    人魔余烬扶着仙箓,勉强站起,这时,苏云失魂落魄的向这边走来,双目无神,口中低喃不已。

    他从秦武陵、韩君分身化身的战场中走过,韩君的一个面具人立刻向他痛下杀手。

    “韩君,让他过来。”余烬笑道。

    韩君低头道:“是。”

    苏云踉跄,从战场中走过去,地上一片狼藉。

    他穿过两大劫灰神王与火云洞长老团的战场,一位长老的血,溅了他一脸。

    苏云一脚高一脚低的走过去,这时人魔余烬听到他的话:“我不能走,我血战到底……”

    人魔余烬任由他走到自己面前,天外,巨大的太阳从这个世界旁边悠悠晃过,照亮了这片山川,却驱不散阴霾。

    阴霾,是这个世界的天地元气所化的劫灰,正在飘飘扬扬落下。

    而远处的海面上,更多的劫灰城从海底浮出海面,这股趋势,还在向全球蔓延,即将来到元朔。

    “你还未被折服,你想与我一战,你想求死。”

    余烬少年白发,看着苏云握紧的拳头,读懂他的内心,悠然道:“我很欣赏你这样的年轻人,摧毁你的道心,让你折服,是我最乐意做的事情。我的女儿,韩君,秦武陵,他们都已经折服。现在只剩下你了。”

    苏云喉咙中发出野兽般的嘶吼,重重握紧木头盒子,盒子突然化作一口木剑!

    他的身后,尘幕天空浮现,也自化作一口浮空的大剑。

    “仙剑斩妖龙吗?”

    余烬虽然很是虚弱,却笑道:“白费力气。我做了这么多,时至今日终于圆满,我可以把你当成宠物养着,让你看看我的成就。但是,我敬重你这样的人,所以我打算给你一个慷慨就义的机会。”

    他仰头看着天空,看着那越来越近的世界,手臂缓缓变成一口仙剑:“出手吧,我送你上路。”

    苏云大吼,大步迈开向他冲去,挥动手中木剑,施展仙剑斩妖龙!

    余烬微笑,右手为剑,等待一剑斩杀苏云。

    然而就在此时,苏云距离他还有十多丈时,尘幕天空所化的大剑斩在应龙玉牒上。

    余烬怔了怔。

    苏云停步,收剑,目光悠然。

    “余烬,你现在读我的内心,读到了什么?”苏云问道。

    人魔余烬探查他的内心,那里一片平和,什么都没有。所谓绝望,所谓彷徨,所谓万念俱灰,统统都没有!

    “啪、啪!”苏云头顶传来玉牒炸裂的声音。

    人魔余烬的眼角跳了跳,应龙那巨大的龙尾从苏云身后垂了下来。

    “余烬,你看到的,是我让你看到的。”

    苏云手中的剑化作了木头盒子,淡淡道:“你没有看到的,是海面下的冰山。你输了。”

    玉牒炸开,应龙那巨大的身躯落下。

    ————大章,接近四千五百字了。求票!求票!还有,临渊行六月书评活动开始了!有十万起点币奖励和66现金奖励,大家参与一下,很容易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