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临渊行 > 第三百六十二章 奇货可居
    神帝玉道原一招落败,只剩上半身,口中喋血,倒飞而去。

    他尽管在余烬的剑下保住了性命,但这一剑也将他重创,余烬这一剑不仅仅将他的肉身斩成三截,他的性灵也被斩成三截!

    他没有余力再战下去,强行留下再战,只有死路一条!

    他在飞遁途中回头,只见余烬收剑,化作仙剑的右臂浮现出一道道裂痕!

    仙术越强,对身体的负荷便越大。

    仙剑斩妖龙这一招对肉身冲击力达到其他神通的百倍,倘若没有强大的肉身根本无法抵挡这等恐怖的冲击力,连招式都施展不出,右臂便会炸开!

    当今世上神帝玉道原只见过一个人,可以毫无负担的施展仙术,那就是苏云。

    人魔余烬尽管强大,这一招他也无法多次施展。

    然而令人惊异的是,余烬右臂从仙剑状态还原成手臂,裂痕便随即消失。

    这时,神帝玉道原伤势爆发,从空中跌落下去。

    麒麟、女丑、九凤等神魔同时扑来,少女九凤和少年金乌的速度最快,趁着余烬与神帝玉道原硬拼一记的空档,两人各自避开仙剑斩妖龙的余波,杀至跟前!

    九凤身后天地元气动荡,九首凤凰异象浮现,九首凤凰化作一道火光俯冲而下,余烬的另一只手突然变化,化作玄武龟盾,硬接九凤这一击。

    玄武盾出现密密麻麻的裂纹,但也将九凤的攻势挡下,就在此时,少年金乌杀来,伸手双翼为刀,次第斩落,将余烬一条臂膀生生砍下!

    这是神帝玉道原与余烬硬拼一招,给他们留下的机会!

    倘若没有这个机会,想要斩断余烬臂膀,千难万难!

    少年金乌心中一喜,却见余烬面色不变,站在玉牒前,第二次施展仙剑斩妖龙!

    金乌与九凤连忙避开,那炫目的仙剑光芒扫过他们的羽翼,金羽翻飞,少年金乌头皮发麻,感受到死亡在逼近!

    不料这一剑并非是针对他们而去,而是针对实力最强的女丑!

    女丑速度较慢,先是试图躲避,见无从躲避便只能硬接。

    她乃是神圣死后所形成的魔神,尸身无比坚硬,又有鱼龙、青虹蟹相助,一起迎上这一剑!

    下一刻,鱼龙断尾,青虹蟹断臂,女丑右臂被斩断,胸前一道伤痕几乎从右肩划到腰下!

    女丑闷哼,她的洞天几乎在这一剑的威能中被刺穿,险些殒命!

    女丑努力站起,却一个踉跄,难以参与到战局之中,心中一凉:“余烬这小鬼,是打算先用仙术,拼掉我们之中最强的存在!下一个吃亏的便是麒麟了!”

    但她硬接余烬这一剑,给了其他神魔可趁之机。

    麒麟手掌结印,结结实实的印在余烬的身上,少年麒麟的洞天在身后飘扬,宽达数百里的气旋中,滚滚的天地元气浩浩荡荡而来,加持这一印的威能!

    他的洞天与众不同,洞天中的元气分为水、火两种,这一印,蕴藏天地大道,水火兼并,达到极高的境界!

    水火印在余烬胸口炸开,顿时阴阳旋转,水火爆发,如同有汪洋与火海扰动,破坏余烬的身躯!

    余烬吐血,血中有火焰和大水,五脏六腑几乎被绞碎!

    仙剑光芒亮起,余烬再度施展仙剑斩妖龙,倾泻的仙剑之威从麒麟施展水火印的臂膀切入,将他上半身几乎斩断!

    少年麒麟后退,试图避开这一道剑光,脖子上挂着的两个铃铛飞起,煌煌圣威冲天而起,那两个铃铛赫然是两口大圣灵兵。

    这两个铃铛是儒家夫子为他炼制的宝物,平日里便挂在他的脖子上。

    剑光扫来,两口铃铛相继被剑光破开,夫子炼制的大圣灵兵,就此毁于一旦!

    麒麟右臂几乎被砍成两段,但好歹保住了战力,还未来得及松一口气,突然余烬的断臂从地上飞起,嗤的一声从他的后心穿入,前胸穿出!

    麒麟吐血,跪倒在地。

    余烬重创麒麟,断臂向肩头飞去,正欲与肉身拼接,突然饕餮冲至,张开大口将他手臂咬住,一口吞下!

    另一边天鹏降临,利爪扣住余烬的后脑,将他狠狠往仙箓上撞去!

    “咣!”

    余烬的脑袋撞在仙箓上,仙箓被撞得动荡一下,这仙箓也是他的身体一部分,尽管坚固,却比不上真正的仙箓。

    天鹏所化的中年男子压着他的脑袋撞击仙箓,几乎将他的脑袋撞得炸开,仙箓也破开一个大洞。

    天鹏身后双翼的羽毛脱落,飞速旋转,化作一杆大枪,正要将余烬刺杀,突然仙剑的光芒再度亮起!

    天鹏惊叫,手中神羽枪断,振翅破空,剑光一闪,一条大腿跌落。

    童子饕餮刚刚将余烬的左臂吞下,突然仙剑斩妖龙的余光扫来,他的肚子顿时破开一个大洞。

    童子饕餮呆了呆,急忙叫道:“他的右臂已经快完了,不能让他收回左臂!”

    余烬左臂从他肚子里飞出,就在此时,童子穷奇扑来,大口一张,便咬住这条左臂。

    饕餮叫道:“人魔的肉我吃不得了,让你独享吧,记得嚼烂了,我便是没有嚼烂这才吃亏……”

    余烬右臂血肉炸开,只剩下臂骨和手骨,却依旧施展仙剑斩妖龙,斩向穷奇。

    穷奇刚刚将他的左臂嚼得粉碎,还未来得及吞下消化,突然脑袋咚的一声吊在地上,赫然是被余烬一剑斩断脑袋。

    他的脑袋比身体还要庞大,落地立刻长出四条腿,咬住重伤不起的饕餮撒腿便跑。

    太岁、相柳、金乌等神魔蜂拥杀来,余烬依旧施展仙剑斩妖龙,不过他的仙术威力越来越弱,显然肉身已经承受不住仙术的反噬。

    即便如此,仙术的威力也不是神魔所能抗衡,顷刻间,金乌、九凤、太岁等神魔各自重伤,肢体残缺!

    余烬的右臂臂骨啪的一声炸开,化作齑粉,笑道:“若非我要守住仙箓,你们甚至未必能伤到我。”

    少年麒麟努力调动天地元气,修复身躯,道:“你的确是这几千年来最强横的神魔,不过这一战,你必死无疑!”

    天地间的魔气涌动,呼啸而来,向余烬涌去,修复他的身体。

    “对于我来说,这天地就是我的洞天,众生,就是我的元气。人心中的魔性,从未断绝,尤其是在这末世之下。”

    罗余烬断臂处,新的手臂开始生长,血肉蠕动,笑道:“这里就是我的洞天,我的伤势恢复速度,远比你们快!更何况,这些元朔人自身难保,并不能守住你们的道心。秦武陵,韩君,用你们的时候到了,除掉这些元朔人!”

    秦武陵与韩君称是,率领那些劫灰神王向苏云等人走去。

    女丑、饕餮等人努力汲取元气,镇压伤势,见状不由暗道一声不妙。

    他们能够与余烬厮杀,甚至伤到余烬,正是因为有道圣、圣佛等元朔高手镇压住魔性,让余烬无法入侵他们的道心,不能影响他们的心智,左右他们的行动,也无从预知他们的神通!

    但是倘若秦武陵韩君这两大高手率领劫灰神王,不说斩杀道圣圣佛,就算把他们逼退,麒麟、女丑等人恐怕也将士面对人魔余烬的屠杀!

    “杀!”

    众多神魔尽管肢体残缺不全,却还是挣扎着向余烬杀去!

    余烬哈哈大笑,身体各处化作一种种玄兵利器,与诸神诸魔抗衡。

    太岁身躯摇摇晃晃,努力站起来,却又扑到在地,又挣扎一番,站起身来,摇摇晃晃便要往山下走。

    突然,他被相柳扯住,相柳还剩下三颗脑袋,其中一颗脑袋咬住他的脚,其他两个脑袋嘶声道:“不许逃……”

    太岁大怒:“不逃送死吗?你都起不来了,等死的命,还来管我!”

    “我们没地方去了。”

    相柳努力拱动,试图站起身来,道:“回天市垣,变成石头吗?就算变成石头,也会被人寻到,不如争一争……”

    噗通。

    相柳又跪坐下来,仰头嘿嘿笑道:“我给你脚里面下毒了,你走的话,我不给你解开……”

    太岁又怒又愧,突然血肉蠕动,依附在相柳身上,补全相柳残缺的身体:“我们虽然弱小,但联手还可以一战!”

    太岁六首与相柳三首大叫,向余烬冲去。

    而在此时,秦武陵和韩君来到道圣等人面前,道圣、圣佛如临大敌。

    秦武陵与韩君对他们视而不见,目光越过众人,落在后面的苏云身上。

    “苏阁主。”

    秦武陵笑道:“而今阁主与这一众元朔高手的生死,悉数落在我们手中。不仅你们,甚至连整个天下的命运,也落在我们手中。”

    他身后,一尊体魄高大的劫灰神王面带疑惑,以劫灰语向他发问。

    “咻——”

    一道光芒将那劫灰神王的眉心洞穿,那尊劫灰神王呆了呆,尸体晃动,扑到在地。

    秦武陵抽剑,身后突然分出一个个身外之身,向那些劫灰神王杀去,淡然道:“我与阁主说话,没有你们插嘴的份。”

    另一边,韩君面带微笑,身后的影子里突然走出一个个面具人,向那一众劫灰神王痛下杀手,他们配合天衣无缝,很快劫灰神王们尸体狼藉!

    道圣和圣佛等人又惊又喜,以为秦武陵与韩君叛出人魔余烬麾下。

    “诸位不要误会。”

    苏云的声音从他们身后传来,道:“他们师兄弟只是在增加筹码。”

    “知、知道我们的,果然还是阁主。”

    秦武陵哈哈大笑,一个又一个分身相继隐没到他的影子里,一旁的韩君也面带笑容,结结巴巴道:“阁主既然知道我们的心、心意,那么是否该开出条件了?”

    苏云眼角跳了跳,咬牙道:“结巴……”

    道圣回头,疑惑道:“苏阁主,他们二人,也是你们通天阁的人?”

    苏云闷哼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