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临渊行 > 第三百六十章 盘羊少女
    天空中劫灰纷纷扬扬,西土大陆的各地,一座座古老的劫灰城中,有上古的遗迹轰然启动,迸发出光芒。

    那是上个世界毁灭之时,余烬率领一众劫灰神王所打造的巨型灵兵,这种古老的灵兵唯一作用,便是用来改变天地元气,让这个世界变得更加宜居。

    当然,这种宜居是针对上个世界的生灵,而对于这个世界的生灵来说,天地灵气像是变成了毒药,让他们呼吸困难,甚至身体变异,往劫灰怪转变!

    不仅如此,那些复苏的劫灰城中,有上个世界的生灵打开一座座尘封的大殿,将封印在大殿中的“种子”,各种史前异兽、昆虫、植物统统释放出去!

    余烬等上古时代的史前强者,在世界毁灭之前,便已经未雨绸缪,将各地的异兽、昆虫、植物存放在各个劫灰城的大殿中,加以封印,等待属于他们的世界重归的那一天。

    而那一天,就是今天!

    从各地劫灰城中涌出的异兽、昆虫、植物比剑阁的植物还要古怪,比如有一种昆虫扑到人身上,扎一个血窟窿,种上种子,那种子便在人体内生根发芽,长出下半身是人上半身是树的奇特物种。

    人没有了头,只有树冠,会在荒原上不断走动,四处寻找太阳和水源。这种怪树会开花结果,结出荚子,荚子炸开,便会从里面飞出一些长着绿色叶子翅膀的昆虫,嗡嗡飞行,寻找下一个种植对象。

    上个世界,动物植物和昆虫的边界,完全模糊。

    而在天空中,斗转星移,天空呈现出异常瑰丽的颜色,变得异常明亮,无数流星划破天际,那是北冕长城旁边的一片星云与这颗星球擦肩而过。

    那片星云中有新的太阳正在形成,让星空看起来璀璨非常。

    天空下,仙箓的光芒像是一条连接不同时空的锁链,正在将两个世界拉近!

    而锁链尽头的另一个世界到底是什么,谁也不知道!

    仙箓旁边,突然一道撕裂天地的剑光遮掩住仙箓的光芒,那是至高无上的剑术,神帝剑术!

    这一剑是由神帝站在天门中亲自施展,天庭诸神,悉数出现,化作莫大的阵势,加持神帝这一剑!

    这一剑甚至有仙剑斩妖龙七八分的水准,近乎仙术!

    仙术,是仙人的法术,根本不是凡人所能施展的神通,如要施展,必遭反噬!

    然而神帝却独自开创出近乎仙术的剑术,一剑近道,仿佛剑光之下无不可斩!

    这一剑,来到人魔余烬的眉心!

    余烬抬手,手指迎上这看似完美无缺的一剑,剑光顿止。

    “你学到的东西,是我让你学到的东西,祭祀修行之法,不是我让你找到的吗?”

    余烬面带诡异笑容,仰头看着天门下的神帝,随即目光渐渐下移,落在玉道原的身上:“当年你与盘羊所化的少女**,翻云覆雨,那一幕我久久难忘。但谁又能想到,后来这个通天阁的少年跑到了朝廷里,跑到我的眼皮子底下,做了我的国师?”

    江祖石等人已经率先向余烬攻去,闻言心中一惊,纷纷向玉道原看去。

    饕餮、相柳、女丑等神魔正打算围攻余烬,苏云突然抬起手来,面色古怪道:“诸君稍候,我很想听一听。”

    玉道原面色微变,始终按剑未动。

    他乃是大秦国师,大秦第一神剑,虽然未曾被封为圣人,但他的实力却是西土大陆第一剑圣!

    他更是一个剑道狂人,第一个修成神帝剑术的存在,甚至突破了神帝剑术,修成了原道剑场!

    他的帝宫学宫每年都会选拔士子进入天庭参拜神帝,但他却不甘心于受神帝控制,展现出一代国师的风范。

    他更是一个热衷于打破神学的新学狂徒,也是一个热切的好战之徒,想要攻占一切国度,降服那些国家!

    更为关键的是,他很年轻,是当今新学的中流砥柱,尽管不如江祖石,也非同小可。

    而且,他还是海外通天阁中的高层。

    但是,谁也不会把他往神帝身上想,在所有人心中,神帝是一尊无所不能的神,玉道原只是一个新学后起之秀,一个激进的新学领袖,敢于反抗神帝的统治的人!

    “我反我自己,有意思。”

    苏云笑道:“难怪玉国师迫切想侵略元朔,原来是想把自己的神庙建到元朔去,收获更多人的信仰。”

    玉道原哈哈大笑,手中的宝剑剑鞘突然炸开,悠然道:“我岂能不知道祭祀之法的危害?我突破神帝剑术,目的便是为了突破你啊。诸神合体!”

    上方,天庭之中天庭诸神呼啸而来,与神帝相容,眨眼间神帝的修为实力暴增,他的气息越来越强,给苏云的感觉,甚至还在饕餮等神魔之上!

    苏云身边,道圣叹了口气,低声道:“元朔不能在固步自封了。”

    圣佛面色凝重,点了点头:“必须要学一学这所谓新学了。”

    天庭神帝只是玉道原的一个性灵分身,但给他们的感觉已经是无法抗衡,可想而知玉道原的实力是何等惊人!

    玉道原大喝:“归位!”

    神帝降临,与他相容,玉道原体内还有性灵,但是与神帝相比,性灵便显得弱小了,当两尊性灵融合,他的修为实力顿时激增!

    刚才诸神合体,神帝的修为已经令人惊惧,而现在,玉道原的实力更上一层楼,让麒麟、九凤、女丑等神圣也面色凝重起来!

    “这小子,比我们似乎还要强横一些。”麒麟低声道。

    玉道原一剑飞出,一出手便是原道剑场!

    此时的原道剑场与他与三足金乌争斗时施展的原道剑场完全是两个样,剑场集于剑尖,伴随着无双一剑,向人魔余烬刺去!

    这一剑的威能让苏云也不禁变色,不由自主的将玉道原这一剑与仙剑相比,心道:“这一剑,已经有仙剑的九成水准了……”

    在他眼中,这一剑已经可以斩妖龙,诛白猿,杀毕方,等闲神魔根本接不下这一剑。

    余烬面带笑容,右臂化作仙剑,身躯以一种诡异的姿态,迎上玉道原这一剑。

    苏云脸色大变,余烬这一剑的起手式,他熟悉得不能再熟。

    这一剑,正是他的拿手剑术,仙剑斩妖龙!

    “余烬难道是从我这里学去了这一招?不可能!”

    苏云立刻想到关键:“没有亲眼见过仙剑,是绝不可能施展出这一招,哪怕是我亲自传授,也绝不可能学会!因此,因此……人魔余烬的前世,是死在仙剑手中!他的悟性极高,虽然是死在仙剑的手中,但是却领悟出乎仙剑斩妖龙!”

    他断然大喝:“玉道原要遭,速速出手!”

    他的身后,少年麒麟、老妪女丑、少女九凤、儿童饕餮、问题儿童穷奇等神魔立刻杀出,从四面八方向余烬杀去!

    苏云抬手止住正打算冲出去的火云洞长老团和道圣圣佛,沉声道:“你们尽可能催动稳固道心的神通,不要插手!”

    道圣、圣佛等人各自催动神通,元朔的旧圣绝学,降服心魔是必修功课,各家各有降魔之法,佛门炼化心猿,道家五雷诛魔,儒家正气炼魔,其他诸子百家,也各有降魔神通。

    尤其是火云洞收藏的旧圣绝学最多,各位长老各自修行了一种旧圣绝学,此刻施展出来,但见璎珞悬珠,庆云芦棚,天材地宝,悉数浮空,让人心头突然间一片宁静,心魔不生。

    道圣和圣佛更是强大,以圣人心境催动神通,各自形成一片清净天地,即便是饕餮、穷奇这等凶神,凶戾之气也弱了几分,没有了吃人打牙祭的念头。

    这便是旧圣绝学中凝练道心的强大之处,旧圣绝学起家,经历了神魔混居的时代,各种魔神四下里作乱,又有人魔蛊惑人心,修行之路上又有各种诱惑,挫折。

    旧圣们为了对付这些东西,在各自的绝学中添加了许多神通,这些神通看似无用,但终究有用武之地。

    而新学至今只有两百年的时间,将旧学中这些看似无用的东西摒除,然而却没有料到,将来真的到了要用到的一天,新学便会没有任何抵抗之力。

    “轰!”

    玉道原那无双一剑与余烬碰撞,剑式碰撞的一瞬间,胜负便立刻分出,玉道原手中剑断,招式尽数被破。

    不仅如此,他的眼前突然一片苍茫,那个盘羊所化的少女向他走来,柔软,温顺,让他无法拒绝。

    玉道原道心嘭的一声炸开,灵界之中,性灵分裂,化作万千神魔,万年神魔化作一头头盘羊,盘羊又化作一个个妖娆动人的少女,纷纷向他走来。

    “夫君,这是你的孩子。”

    那些盘羊少女抱着襁褓中的婴孩,纷纷向他道:“你的孩子。”

    “你的孩子。”

    “你的孩子。”

    ……

    玉道原大叫一声,就在此时,道圣、圣佛等人的神通涌来,将他的心魔一扫而空。玉道原哇的吐血,上半身在余烬手臂所化的仙剑剑光下飞起,险些被这一剑斩杀!

    他心中一沉:“我这两百年来,看似与余烬这魔神分庭抗礼,原来在他眼中,我只是一个一招就死的玩偶罢了。他留下我的原因,大约是好玩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