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临渊行 > 第三百五十七章 钱眼
    “原来是太岁长老。长老留步!”

    太岁正欲溜走,听到苏云的声音,不由打个激灵,脚下像是有钉子钉着一般,怎么也移动不了腿脚。

    苏云面带喜色,向众人笑道:“正所谓兵马未动粮草先行,诸君,我们此行大吉啊!这位是我通天阁太岁长老,七元老之一。太岁长老,你不留在通天阁中,为何漂泊在海上?”

    太岁努力缩小体型,化作一个大头少年,尽量乖巧一些,赔笑道:“原来是阁主,我差点便冒犯了。这些位便是元朔才俊?果然个个英雄出少年。我还有事,要去元朔探亲,便不打扰了,告辞,告辞。”

    他转身便要跳入海中,苏云咳嗽一声,不咸不淡道:“长老留步。”

    太岁站在船舷边,看了看大海,心道:“我纵身跳下去,一路催动法力,狂飙数千里,他肯定追不上我……但金乌、九凤、麒麟、饕餮他们每个都能追上我!我身躯肥大,速度不快,土遁还行,在海里面着实施展不开。而且这厮身边站着这么多满脸横肉的家伙,看起来都不像是好人……好汉不吃眼前亏!”

    他转过身来,圆滚滚的脸上堆满了笑容:“阁主咳嗽,莫非受了风寒?我的肉延年益寿,驱邪治病不在话下,我给阁主切一块,熬制成药……”

    苏云婉言相拒,笑道:“长老,人魔余烬为祸西方,我作为通天阁主不能不问,所以率领元朔高手,征讨余烬。你先不要回元朔,随我一同去。”

    太岁赔笑道:“阁主,我这人没什么本事,打架不成,智谋也不成,高不成低不就,还是不去帮倒忙了。”

    苏云皮笑肉不笑道:“长老,我这里有十三位老哥哥老姐姐很想与你谈谈,关于你和余烬暗害他们的事情。”

    他随手一挥,十三座木门一字排开,出现在甲板上,其中一座门户咯吱一声轻响,缓缓开启,一只青灰色的手掌抓住门框,指甲半尺长。

    太岁看着那手掌,不由身躯颤抖,嘿嘿笑道:“是女丑姐姐吗?姐姐不要吓我……”

    “是我!”穷奇的大脑袋从门后探出来,嘿嘿笑道。

    饕餮慌忙打开另一扇门,探出脑袋:“还有我!”

    太岁立刻变了一幅面孔,向苏云大义凛然道:“余烬逆天而行,大逆不道,屠戮同道,行不轨之事,我太岁身为通天阁元老,自当身先士卒,讨伐人魔余烬,抛头颅洒热血在所不辞!阁主召我既来,来则能战!”

    苏云赞道:“长老深明大义。”

    饕餮和穷奇走出门来,太岁连忙道:“我有关于余烬的情报!”

    苏云咳嗽一声,道:“两位哥哥稍安勿躁。”

    饕餮和穷奇两个大头童子恋恋不舍舔了舔嘴唇,静静等待。

    太岁松了口气,道:“余烬没能奈何诸位老哥哥老姐姐,于是便向同僚下手,追随他的神魔很多已经遭他毒手,被他炼成玉牒。我通天阁元老,腓腓,禺虢,睚眦,狻猊,白泽,也先后遭其毒手,我知道余烬势大,于是远渡重洋,打算逃往天市垣。”

    苏云面色一沉,通天阁七元老,五个被擒,还剩下貔貅和太岁。

    太岁继续道:“现在的余烬,最多只差一个或者两个玉牒,便可以举行大祭!到那时,便是你们的末日!”

    苏云皱眉:“余烬换了十三种神魔,炼成玉牒,他怎么催动仙箓举界飞升?”

    太岁摇头道:“这就不知了。我亲眼见到余烬化作仙箓,将雨翳、郁垒他们炼成玉牒,想来他懂得一些仙箓上的文字。”

    苏云心中微动,看向梧桐,心道:“梧桐也懂得一些仙文。可能余烬是从梧桐这里,弄清楚仙箓上的文字。”

    道圣疑惑道:“苏阁主,倘若能举界飞升,这也是好事啊。为何一定要反余烬?”

    其他人纷纷点头,他们对应龙饕餮等神魔观感其实并不好,虽然应龙等神圣曾经帮助人类镇压驱逐魔神,但那是很久远的事情了,献祭这些神魔对而今的人来说似乎也没什么。

    圣佛道:“我们可以容忍人魔梧桐,为何不能容忍人魔余烬?”

    太岁冷笑道:“小和尚小道士真是单纯。倘若余烬打算献祭整个世界的元气呢?”

    道圣不解:“献祭整个世界的元气?做什么?”

    太岁迟疑一下,道:“余烬的打算,是将整个世界的元气献祭掉,化作劫之前的天地元气。那样的话,劫灰怪便可以在这个新世界生存,那些沉睡在地底劫灰城中的生物,便可以活过来……”

    圣佛不禁大怒,上前喝问道:“你是通天阁元老,竟然帮他做这种事?”

    “我是魔神,帮他做这种事情很奇怪吗?”

    太岁对他没有半点畏惧,理直气壮道:“而且举界飞升到仙界,谁还会呆在这个鸟不拉屎的小世界里?自然是去仙界快活。这个世界毁掉了,与我何干?”

    火云洞天的长老们大怒,上前喝问:“通天阁的元老说出这种话,与魔头何异?”

    太岁瞥他们一眼,讥笑道:“你们刚才还说为何不能容忍人魔余烬,现在听到余烬要献祭天地元气,你们便容忍不得了。我只不过说句公道话,便连我都是魔头。真是可笑!”

    众人面色僵住。

    苏云温言道:“诸位,我通天阁的目的便是打通前往仙界的桥梁,通天中的天,便是仙界。因此太岁长老帮助余烬举界飞升,并不违背通天阁的主旨。”

    太岁赞道:“阁主知我。阁主,恕我直言,你请来的这些人都是井底之蛙乌合之众,不堪一击。别说余烬,就算我都能将他们屠杀一空。”

    众人愤懑难当。

    “你们以为我是怕了你们,才赔着笑脸说话?我只是畏惧阁主而已,至于你们,我可从未惧怕过!”

    太岁冷笑一声,突然无数血肉滋生,顷刻间覆盖在这艘楼船各处,将整艘楼船包裹的结结实实,化作一艘血肉战舰!

    那战舰突然骨节生长,长出凤翼,船体内部长出神魔腹脏,整艘楼船的形态转变,顷刻间便化作一艘规模庞大的天船!

    这艘天船的船体浮现出重重诡异瑰丽的符文,元朔的一众高手根本看不懂,只能看出初级的符文。

    血肉天船呼的一声振翅而起,漂浮在海面上,凤翼掀起风暴,风暴在天船羽翼下动荡不休,托着这艘船狂飙而去!

    如此浩瀚狂暴的法力,着实惊住了圣佛、道圣等人。

    太岁从容控制血肉天船,冷笑道:“我可以依附在一切东西,化腐朽为神奇,将那东西化作灵兵形态。当年第一圣皇率众跨海征讨海外,我负责运送粮草辎重,可不是作为粮草给人吃的!”

    苏云咳嗽一声,道:“太岁长老,他们已经知道你的厉害,只是你飞错方向了,那边是元朔。”

    太岁对船上谁都不怵,惟独怕他,只得调转方向,继续向大秦前进。

    血肉天船越飞越高,远离尘世,渐渐地只见下方汪洋大海也变得小了起来。这等本事,让道圣圣佛以及火云洞天的诸多长老也不禁变色。

    至于楼船上的水手,则是骇然,他们的船明明只是在海中航行的船只,然而在神魔的力量下,竟然要飞向天外。

    “这是神魔的力量吗?”道圣喃喃道。

    “不,道兄,这是新学的力量。”

    苏云轻声道:“剑阁的士子创造了这种可以飞上天外的船,太岁只是在以自己的血肉模仿天船而已。剑阁中,甚至十多个士子便可以联手打造出较小的天船,驶到天外。”

    船上的元朔高手心神大震,各自沉默下来。

    太岁所化的血肉天船飞到高空处,便难以继续上升,他尽管掌握了天船的符文,但他的血肉里没有骨骼,只能靠附着物的框架或者自己血肉的强度,因此无法达到冲出天外的速度。

    但在高空之上,阻力较小,对法力的消耗不大,以这个速度,两三天便可以走过一个多月的路途。

    “但愿貔貅元老,能够坚持到我们赶到的那一刻。”苏云轻声道。

    “貔貅绝对会被寻到。”

    太岁血肉与船相连,控制着方向,大声道:“躲避余烬搜寻,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一念不生。我逃出大秦时,只把自己当成一块会移动的肉,脑子里一点杂念也没有,这才逃出。貔貅不成,他有杂念。他贪财。”

    大秦,乔山郡乡下,突然只听有人叫道:“村口的古井有宝光,正在喷钱!”

    村民们纷纷向那口古井奔去,果然看到那古井中宝光灿灿,哗啦啦向外涌出青虹币!

    所有人都连忙往去抢,喜道:“这种事情少见的很!莫非天降祥瑞?”

    人群中一个憨态可掬的胖少年也在抢钱,只是与其他人不同,其他人抢钱都是往兜里塞,而他则是往嘴里塞。

    他的嘴巴仿佛无底洞,无论多少青虹币塞进去都不见踪影。

    那胖少年笑呵呵的脸膛,长着黑眼圈,像是怎么也睡不醒的样子,正在不断往嘴巴里塞钱,突然只觉气氛怪异起来,只见所有正在哄抢青虹币的村民统统静止下来,以一种奇异的眼神看着他,面带诡异无比的笑容。

    “找到你了。”

    他们异口同声道:“貔貅长老!”

    那胖少年脸色大变,扭头四下张望,便见一白发少年背负双手施施然走来。

    “原来是余烬小崽种!”

    那黑眼圈胖少年自知无法逃脱,哼了一声,在身后掏了掏,不知从那里掏出一根竹笋,吃了两口,嘿嘿笑道:“我只是念在你也是通天阁的一员,不想对付你罢了。你以为你是我的对手?”

    他屈指一弹,一枚五铢钱飞出。

    那枚五铢钱咻的一声腾空,越来越大,将余烬向钱眼里吸去!

    余烬来不及挣扎,唰的一声便被吸入钱眼中!

    他刚刚跌入钱眼,但见无数枚五铢钱向自己迎来,他竟然看到自己分为无数个,向所有钱眼中跌去!

    黑眼圈少年貔貅继续吃着竹笋,笑道:“芸芸众生,皆为利来皆为利往,任何人也休想逃出我的钱眼神通。”

    他刚刚说到这里,突然脸色微变,捂住肚子,脸色越来越难看:“我吃掉的钱……”

    “咚!”

    少年貔貅跪地,只觉肚子越来越沉,身体越来越重,忍不住张口哗啦啦向外吐钱,越吐越多,吐出金山银山,将自己淹没。

    “我刚才吃掉的,不是钱,而是这崽种用来对付我的东西……”他终于醒悟。

    这时,余烬终于破了貔貅的神通,从钱眼里掉出来,笑道:“貔貅,若非你自己也跌入钱眼里,我想要拿下你,只怕也颇为不易!”

    少年貔貅还在张口吐钱,余烬已经化作仙箓,一道仙光照下,少年貔貅被打成原形,化作貔貅玉牒。

    “只差最后一个玉牒了。”余烬道。

    他的身后,秦武陵缓缓走出,道:“但好在苏阁主很快会送来更多的神魔。”

    余烬转过身来,微笑道:“苏阁主应该快到了吧?”

    村口的另一侧,少年韩君站在阴影中,道:“他即将登陆。”

    ————第一更。第二更九点左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