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临渊行 > 第三百五十二章 岭南裘厂督
    当初应龙还被镇压在苏云的记忆中时,借苏云的眼睛去打量四周,看到同天索道悬浮的同天千帆舟,将同天千帆舟的一切奥秘洞悉,并且把千帆舟中蕴藏的符文错误的地方修改了一遍。

    苏云过目不忘,自然也将应龙修改后的那些符文记住,还曾经以此指点过裘水镜对抗帝平。

    应龙的目力极强,即便是苏云开创的应龙天眼,也不能将应龙的眼睛所有能力发挥出来。他的应龙天眼,更多的是注重观察和攻击,没有应龙眼睛的强大分析能力。

    千帆舟长达半里,是由各种灵器和灵兵拼接而成,裘水镜虽然天资卓绝,但是没有这么大的财力直接炼制天船,所以只能退而求其次,炼制一口口灵器灵兵,先后以法力催动,送到同天轨道。

    然后他再借助自己强大的控制力,将这些灵器灵兵拼接成一艘千帆舟。

    只是,这场工程浩大,千帆舟太精密,以至于在与帝平一战时,千帆舟被毁,无法修复。

    裘水镜也因为变法失败,意志消沉,没有了修复的意愿。

    而且要修复的话,要么亲自来到同天索道,要么收回一口口破损的灵器灵兵,裘水镜虽然是岭南劫灰厂的厂督,但恐怕也没有这么多钱去办这件事。

    不过,这对苏云来说,并不那么麻烦。

    现在他就在同天千帆舟的旁边,而且身边还有三足金乌这等魔神。

    三足金乌化作三条腿少年,行走在这艘千帆舟上,苏云请他出手,将消融的帆面重新熔化,锻造打磨,炼成一个个镜面。

    少年金乌不善于打磨,但好在灵界中的门里面还有其他老哥哥,苏云从灵界中取出十二座门户,敲了敲门,请出这些神魔。

    麒麟、饕餮等神魔无奈,但谁让苏云是牢头?于是他们联手,几乎是将裘水镜的千帆舟拆掉,只保留主干结构,其他地方重新铸炼一遍!

    炼制途中,还出了点差池。

    这十三尊神魔在共同炼制千帆舟时,发现加固船体结构之后,没有这么多材料,苏云只好取来其他小天船,熔炼后当做材料,这才保证了千帆舟的完整。

    穷奇还割掉相柳一个脑袋,让苏云用相柳的血为材料,绘制符文,当然掉下来的那颗头,穷奇便笑纳了。

    相柳敢怒不敢言。

    苏云细致的添加上各种符文烙印,又请十三神魔再度祭炼一番,添加上十三神魔的烙印,这才松了口气。

    他飞身而起,来回打量,只见这艘同天千帆舟光鲜如新,不仅如此,还带着神魔炼制后留下的神魔气息!

    更为关键的是,其中有几面帆苏云是以九凤之翼、金乌之翼来炼制!

    船舱中,苏云更是布下了饕餮符文,给这艘帆船的船舱留下了一个巨大的武备库,足以装下万千灵器!

    当然,千帆舟的主体苏云等人并未改动,因此裘水镜依旧可以从容控制催动这艘帆船。

    “水镜先生一定会大吃一惊!”

    苏云心中畅快,笑道:“诸位老哥老姐手艺非凡,我有一笔大买卖。我最近在炼制我的灵兵,黄钟,已经买了几家督造厂。老哥老姐若是没事的话……”

    “有事,有事!”

    麒麟、饕餮等神魔打个哈欠,纷纷推门,关上房门。

    相柳走在最后,苏云笑道:“柳哥……”

    “现在余烬势大,我们都打不过他,现在跑出来不是找死?”

    相柳叫苦不迭,一边往自己的门里躲去,一边道:“我受伤了,我真的受伤了!我的脑袋几乎被余烬砍光了,前几天才炼回来一颗,又被你们说炼宝需要用神魔的血给割掉了!这等露脸的事情,你别找我!”

    苏云抓住他的衣袖,道:“若是余烬看不破你们的想法,你们是否有与他一战之力?”

    相柳用力挣扎,叫苦道:“别说我们现在有伤在身,就算没有伤,绑在一起也远不是他的对手。你若是不消停,我们便夺回鬼市里去,也好过死在余烬的手中!”

    相柳正欲关上房门,闻言停下,迟疑片刻,摇头道:“我不成,我打不过……”

    突然,一扇木门咯吱打开一线,麒麟的大眼睛在门后闪烁光芒:“倘若余烬看不穿我们的想法,那么还有一战之力。”

    另一扇木门也打开一条缝,女丑淡淡道:“余烬的强大,在于他知晓任何人的出招,在于他的肉身能够化作任何神兵。不过,只要他不知道我们心中所想,不让我们诞生心魔,我们可以一战。”

    “我也是这个意思。”金犼的声音低沉。

    “算我一个。”九凤的房门开启。

    饕餮、穷奇等神魔一一表态,少年金乌战意高昂:“倘若能不被他影响道心,他难称第一!”

    相柳犹豫一下,道:“我不是胆小,不敢与余烬一战,我只是纳闷,牢头你有什么办法,可以不让余烬看穿我们的想法?”

    苏云微微一笑,向梧桐看去,道:“梧桐,你能看出我的想法吗?”

    梧桐摇头:“但是我可以给你制造出心魔。”

    苏云道:“从前我无法与你抗衡,但是现在,我却可以与你并驾齐驱。”

    梧桐打断他:“你还差了点火候。”

    苏云点头,道:“是,但基本上是修为上的差距,在道心上,我已经不再受你控制。我跟随鱼青罗,在火云洞天学习旧圣绝学,只学了十多日,便有今日成就。所以要破人魔余烬的神通……”

    他环视一周,一座座门户后的神魔纷纷屏住呼吸。

    苏云继续道:“须得回到海内,回到元朔,找到旧圣绝学中修为最强大的人!”

    梧桐疑惑道:“你的意思是?”

    “岭南劫灰厂,便有旧圣绝学中的两大神话!”

    苏云神采飞扬,笑道:“道门道圣,佛门圣佛,他们二人,道心绝伦,可以镇压余烬对你们的影响!”

    麒麟的声音传来:“老十,去元朔岭南!”

    少年金乌突然周身熊熊金精神火涌出,双翼展开,苏云立刻将一座座木门收入灵界中,落在金乌背上,梧桐和焦叔傲也相继落在金乌背上。

    金乌振翅,冲出同天索道,向元朔岭南飞去。

    岭南劫灰厂,裘厂督仰望星空,突然有些心惊肉跳,这时少英的声音传来:“夫君在看什么?”

    裘水镜收回目光,这些日子,他不再愁心变法之事,竟然又变得年轻了几分,有些春风得意,笑道:“不知怎么回事,我突然感觉到我的千帆舟好像又好了。真是奇怪也哉,这千帆舟明明已经毁掉的。”

    少英来到他身边,依偎在他胸怀,仰头望天,道:“天外之事,也在裘夫子的考虑之中吗?你前段时间,明明还在打听海外的局势。”

    裘水镜叹道:“我是听闻同学探索天外时身遭不测,不免有些神伤,所以打听海外局势。海外大秦国的圣皇罗余烬,是个雄才伟略的人,大秦经过盘羊之乱,在废墟之中起家,在他手中建设得很好,一举超越元朔。这次我那位同学之死,海外传闻说是苏阁主动的手,但我却怀疑是罗余烬准备对元朔用兵而下手杀害他。”

    他眉头微皱,道:“令我不可思议的是,海外突然间爆发神魔之乱,让海外各国一下子陷入动乱之中,破了圣皇罗余烬的局。”

    他怔怔出神,实在想不通海外的局势为何一下子变化成这样子。

    更让他感觉到不可思议的是,而今海外各国一片混战,各国相互攻击,杀伐顿起。

    甚至,元朔也被波及。大秦大夏的海军在元朔东海郡开战,杀得血流成河!

    裘水镜目光闪动,道:“而今也不知苏阁主的安危。他孤身游历海外,压力可想而知。海外若是大乱,元朔则还有机会,若是陛下推举变法,趁着海外无暇东顾,一举割除顽疾。可惜,陛下并非明君……”

    他黯然神伤。

    少英笑道:“你又在想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了。”

    夫妻二人正在说话,突然只见天空渐渐明亮起来,一道虹光破开元朔南方的夜空,斜斜而来。

    “难道是流星?”

    裘水镜仰望,尝试着调动同天索道上的千帆舟,突然间发现,千帆舟各个部件立刻运转,一个个巨大的帆面变得前所未有的好用!

    不仅如此,千帆舟的威力威能,竟然在不知不觉间提升了数倍之多!

    更令他感觉到不可思议的是,现在的千帆舟多出了许多连他也不知道的功用!

    他须得琢磨一番,才知道这些符文的具体用处!

    “千帆舟这是怎么了?”

    他突然心神大震,醒悟过来:“能否把千帆舟修复成这样的,只有一个人可以办到。通天阁主苏云,你此刻在同天索道吗?你是否还在我的船上?你是被逼到天外的吗?”

    裘水镜激动起来,立刻调动千帆舟的一个个幡面,观察千帆舟:“你还活着!活着就好,就有希望!”

    令他失望的是,千帆舟上并没有苏云的踪影。

    少英声音中带着惊慌,连声道:“夫君快看!那道虹光向岭南来了!”

    裘水镜急忙转动千帆舟幡面,从同天索道观察那道虹光,不由愕然。

    只见那道虹光是一只巨大的三足金乌,比他的千帆舟还要庞大,状如神魔!

    而在金乌宽大的背上,一个少年迎风而立。

    “苏云,通天阁主!”

    裘水镜收回视线,抬头仰望,只见虹光来到劫灰厂上空。

    “岭南裘厂督,在下苏云,来向厂督买两个矿工。”苏云的声音传来。

    ————厂督夫妇出现啦,兄弟们给厂督夫妇投票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