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临渊行 > 第三百四十七章 有花堪折直须折
    梧桐来到他的身后,两人并肩站在桂树的枝条上,只见他们脚下的神树扎根在广寒山上,渺渺茫茫的劫灰无边无际,看不到所谓的月池,看不到所谓的仙境,只有凋零枯蔽。

    桂树长在山崖上,距离桂树颇远的地方,有恢弘的宫阙,只是那里也杳无人烟。

    “古籍里记载的事情,毕竟是许久之前的事情了。”

    梧桐心境像是没有任何波动,面色淡然道:“我途中看到这么多广寒宫被废弃,早就应该想到这一点。正是因为广寒山被埋入劫灰,才导致我族人栖息点的衰败。”

    苏云松了口气,笑道:“梧桐,你即便在这种情况下,依旧能保持道心,令我钦佩。你做格物院大师姐,我是心服口服的。”

    梧桐神色没有任何波动,淡淡道:“我是人魔,两世都是,心本是魔,又岂会道心衰败而入魔?我……”

    她的身躯摇晃一下,嘴角溢血,突然间失去了一切力量,脚下一滑,从桂树枝上跌落下去。

    苏云吃了一惊,急忙纵身跃下。

    那桂树高大无比,两人从空中坠落,身形穿过一根根粗大的枝条。

    苏云将梧桐拦腰抱住,身后真元汇聚,化作双翼,振翅飞行,避开一根根枯萎的枝条。

    他催动洞天,尝试引动天地元气,只见他身后出现七十二洞天,然而七十一口洞天中都没有任何元气传来!

    那七十一口洞天,仿佛干涸了,天地元气涓滴不剩!

    惟独只有一口洞天,向外喷涌天地元气,元气无比浓烈!

    苏云心中纳闷,散去其他洞天,只保留这一口洞天。

    他来不及多想,低头看去,只见梧桐双眸紧闭,似乎没了生机。

    “莹莹,我先前问梧桐,她是否有道心上的破绽,她说没有。现在看来,她撒谎了。”

    苏云抱着梧桐,向下方的一根粗大的枝条落去,低声道:“她道心上的破绽,多半便是她的族人。”

    莹莹骑着灵犀从梧桐的灵界回到苏云的灵界,道:“她灵界中一片混乱,各种魔念都跑了出来,很是不妙。”

    灵犀连连点头。

    苏云皱眉,将梧桐放下,道:“莹莹,你们将她灵界打开,我看一看。”

    莹莹骑着灵犀纵身一跃,消失不见。

    过了片刻,只听嗡的一声,梧桐的灵界浮现出来,她的灵界中到处一片枯败凋零的景象,魔气充斥,再也没有了白云袅袅宛如仙境的往昔模样。

    她的灵界中七十二洞天挂在天幕上,这些洞天与苏云等灵士的洞天不同,苏云等灵士的洞天是连接第七灵界的,而她的洞天却是用以吸收众生魔性的。

    而梧桐的骊渊之中有魔气翻涌,到处都是魔念所化的魇魔,从骊渊中哗啦啦飞出,漫天飞舞。

    苏云恪守道心,顶住那些魔怪的攻势,凝眸看去,只见梧桐的骊珠从骊渊升起,飞上天空,如同一轮明月挂在天幕上。

    但那轮明月下一刻便变得乌黑,无数魇魔涌出,将苏云包围。

    他眼前顿时幻象丛生,一众魔女姿态妖娆,引诱他放弃道心。

    苏云大喝一声,催动佛门神通,宝相庄严,然而下一刻便见自己身躯越来越大,赤条条的,被魔女们爬到身上,各种挑逗,一时间他的道心岌岌可危。

    莹莹急忙骑着灵犀冲来,灵犀逼退那些梧桐的魔念所化的魇魔,苏云眼前的幻象顿时消散,不由脸色羞红,神色有些扭捏,不敢与莹莹的目光接触。

    魇魔声音嘈杂,萦绕不去,但好在灵犀可以镇压这些魔怪,苏云很快定了定神,道:“莹莹,找到她的骊珠,我要看一看她的性灵!”

    莹莹站在灵犀的脑门上,手扶犀牛角,苏云坐在灵犀背上,灵犀载着他们冲上天空,所过之处,一切魇魔尽皆避开。

    天空中一片黑暗,到处都是飞舞的魔念所化的魇。

    那些魇是女子形态,如同黑衣的梧桐,随散随聚,飘摇不定。

    终于,他们寻到梧桐的骊珠,只见梧桐的修为境界已经接近天象,骊珠比苏云的骊珠要大了许多倍,高约丈余。

    那少女的性灵此刻倒在骊珠之中,闭着眼睛,四周荆棘丛生。

    荆棘锋利的倒刺扎入她的肌肤,扎进她的身体,将她死死缠绕。

    梧桐性灵身体蜷缩,荆棘编织成茧。

    一种种魔念正从她的眉心中涌出,那些魔念化作一个个扭曲的少女,钻出骊珠,呼啸席卷灵界。

    这是散功的征兆!

    待到骊珠约束的魔性统统逃脱,她便会从骊渊境界跌落,回到元动境界。倘若真元中蕴藏的魔性逃脱,她便会再掉一个境界,跌落到蕴灵境界!

    若是再从蕴灵境界跌落下去,梧桐便会沦为一个普通的少女,被自己体内的各种魔性所控制,没有自我意识!

    苏云皱眉,尝试唤醒骊珠中的性灵,然而梧桐纹丝不动,陷入自我封闭的状态之中。

    莹莹问道:“苏士子,你能救景召,让他免于入魔,那么也能救她吧?”

    灵犀也抬起头,看向苏云。

    苏云摇头道:“景召老洞主是道心受损,陷入魔障,只要化解他道心中的执念便可。所以我让他烧掉火云洞天,他的魔障自解。不过梧桐这种情况,我便不曾遇到过了。她为何会变成这样?”

    莹莹猜测道:“人魔是性灵带着强大的执念,不愿死亡,执意要活过来而诞生的逆天生命。梧桐的执念,支撑着她化作人魔,穿越星空寻找族人下落。这种执念太强了,以至于她不能接受族人灭绝的事实。”

    苏云道:“她的族人多半已经灭绝,解救她,便是找到她的族人,我到哪里寻找到她的族人?莹莹,你让白犀守护她的性灵,她散功之后,白犀守护着她,可以保她性灵不被魇魔侵扰。那时候,她应该会醒过来。”

    莹莹称是,附耳向白犀说了几句。那灵犀会意,留在骊珠旁边。

    苏云和莹莹立刻退出梧桐的灵界,苏云道:“此地既然已经荒废,那也没有值得留恋的地方,我们先回月亮上,等到麒麟等老哥的伤势好了之后,再寻找医治梧桐的办法。”

    莹莹落在他的肩头上,不解道:“你不是说无论如何都不能放弃仙缘的吗?这次广寒山折桂,便是你的仙缘,放弃了,可能就永远也没有第二次机会了!”

    苏云纵身跃起,身后羽翼张开,背起梧桐,振翅向来时的那根枝条飞去,道:“这里已经被劫灰埋葬,可笑广寒山连自己都无法庇护,哪里来的仙缘?”

    他的话音刚落,那株古老无比的神树上的一团团花簇突然间灵力迸发,灵力化作雪白的光芒,嗡的一声,一层又一层的灵力光芒四下散开!

    这一股股灵力的冲击力极为强大,根本不是苏云所能抵挡,第一波冲击便将他冲飞!

    他肩头的莹莹也被冲击得惊声尖叫,根本不能在冲击中稳住身形!

    苏云不假思索,头顶一口黄钟浮现,黄钟疯狂旋转,越来越大,莹莹啪的一声紧紧贴在黄钟上。

    只见那黄钟转动,将小书怪送到苏云的灵界中。

    莹莹心惊肉跳,刚刚飞起,便见梧桐也被送到灵界之中,小书怪心花怒放:“苏士子已经懂得金屋藏娇了!有花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孺子可教!”

    苏云背着梧桐,行动不便,所以才将梧桐送入灵界中。他刚刚将梧桐送走,第二波冲击轰击在他的身上!

    苏云鼓动金乌之翼,迎着冲击搏击长空,但听的啪的一声,他双翼折断,被那灵力光芒掀起的波动席卷着向后飞去。

    “我只是开句玩笑而已……”

    苏云身不由己,被灵力光芒拥着后退,远远看去,只见那株桂树上第三道光芒第四道光芒紧随而至!

    “这株神树,怕不是能听懂我的话?我笑话它连广寒山也守不住,它便故意惩戒我!”

    苏云刚刚想到这里,第三波冲击和第四波冲击接踵而至!

    “嘭!”

    苏云撞击在一座高楼上,冲击力将他的脑袋死死按在那栋楼宇的墙壁上。

    这时,苏云才注意到,那一道道灵力冲击波席卷了桂树附近方圆数百里的劫灰,将滚滚劫灰一扫而空,露出广寒山的真面目!

    广寒山方圆数百里,所有劫灰统统被一扫而空,不仅如此,玉宇澄清万里埃,天空中所有飘荡的劫灰也被清扫干净!

    苏云脖子咔吧一声,被又一股冲击而来的灵力光芒掀起头,仿佛有个无形巨人捏着他下巴让他往上看。

    “这桂树绝对是他娘蛋的活的!”

    苏云咬牙,只见天空中挂着几颗圆坨坨的巨大星球,劫灰飘飘扬扬,正是从那里飘到广寒山上来。

    “啪!”

    苏云的脖子被一股大力拧动一下,转向右侧,只见楼宇旁边劫灰吹尽,露出一条长长的山道,直通这个世界的天顶。

    “啪!”

    苏云的脖子又被一股灵力拧向左侧,楼宇是被建成一座门户的形状,门户下有玉台,上面劫灰吹尽,玉台上悬着一支笔,一张金榜,像是登记的地方。

    突然灵力散去,苏云终于落地,那桂树把他压在墙上,狠狠把他羞辱了一顿,仿佛是在告诉他,这里的劫灰并非是广寒山的劫灰,它这株神树也并非守不住广寒山!

    它要压着苏云的脑袋告诉他,广寒山,只是被这些年从那些枯死的星球上飘来的劫灰掩埋了而已!

    “月宫折桂,这朵娇花,恐怕不太那么容易折……”苏云心中暗道。

    他散去身后折断的金乌双翼,来到楼状山门前的玉台边,玉台上一杆玉笔飞来,苏云抬手抓住,那金榜也径自飞起,展开在他面前。

    苏云持笔在金榜上写上自己的名字,老老实实的上山,心道:“那株桂树让我登上广寒山,莫非山上便是此行的目的,月池沐浴?梧桐师姐,也要洗么……”

    莹莹一手托腮,坐在他的骊珠旁,眯着眼睛倾听他骊珠中传来的心声。

    苏云心道:“月池沐浴之外,便是月宫折桂,是不是要折这株无比强横的桂树的枝条?它折了我还差不多!”

    终于,苏云来到半山腰,只见半山腰处有一个平台,平台前有一座石碑,碑上有文字,然而苏云注目良久,还是一个字也不认识。

    “碑上说,这里是广寒洞天。”他的灵界中传来梧桐的声音。

    苏云心中一惊,连忙将她请出灵界,只见梧桐面色苍白,嘴唇也没有血色,一身修为赫然被散去,而今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女子,楚楚可怜让人忍不住生出保护之心。

    苏云道:“梧桐师姐,你没有在山门处登记姓名,我们回去登记一下……”

    梧桐摇头:“我现在修为被废,即便回去也没有用,我过不了广寒山的考验。你看那株桂树。”

    苏云回头看去,只见桂树无数枝叶飘摇,一条条枝干贯穿一个个世界的空间,悬在大千世界的上空。

    这幅场面,令人震撼。

    ————上午被新合同的事情给耽误了心神,更新晚了,不好意思。没有关注宅猪公众微信的书友,关注一下吧,搜索宅猪即可。宅猪的微博,宅猪01,有微博的书友也添加一下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