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临渊行 > 第三百四十四章 给人魔道心种心魔(六一求票!)
    这次苏云赌的极为凶险,其实是把希望寄托在梧桐身上,倘若梧桐不出手蒙蔽罗余烬那么一瞬,苏云催动浮生镜便不能瞒过罗余烬。

    瞒不过罗余烬,便会有两种可能的结果。

    第一种结果,苏云主动击碎浮生镜,罗余烬望月兴叹,道心就算受损,也不会太大。

    第二种结果,罗余烬便会杀到浮生镜中,将他们悉数擒拿镇压!

    梧桐的出手,达到一种完美的结果,也是苏云想要的结果,那就是罗余烬亲手击碎浮生镜,亲手将他们送到月亮之上,断去擒拿镇压他们的可能!

    像罗余烬这样自负无比的存在,在即将大获全胜时因为自己的失败以及自己弟子的背叛,而导致自己全盘皆输,五千年的谋划统统打了水漂。

    这就是苏云所说的,给他的道心种下一粒破绽的种子!

    他的道心会因此出现破绽,不再是不再是掌控一切近乎无敌般的心境。

    给人魔余烬的道心种心魔,个中危险,自不必说。然而苏云终于办到了!

    “倘若没有水镜先生的这面镜子,那么我的计谋也无法实现。”苏云心道。

    当初朔方一别,裘水镜将藏有第八面朝天阙的浮生镜赠给苏云,只身前往东都推行变法,没想到时至今日,浮生镜会以这种形式救他和十三尊神魔的性命。

    浮生镜其实是两面镜子,一面在地面上,一面在月亮上,两面镜子中间内藏一个灵界。

    而今地面的浮生镜被人魔余烬打破,灵界也随之破灭,灵界中的空气也飞速流逝。苏云很快有一种窒息感,天凤也很快感觉到无法呼吸。

    苏云调动自己灵界中的空气,转过身来,道:“金乌哥,你速度最快,能否在空气消失之前,带着我们回……”

    他刚刚说到这里,突然只见少年金乌面色苍白,咚的一声倒地,昏死过去。

    他伤势太重,脱险之后便放松下来,导致伤势爆发。

    苏云看向九凤:“九凤姐……”

    九凤被砍掉了七颗脑袋,伤口还在喷血,倒在地上,有气无力。

    苏云皱眉,向穷奇看去。

    小童穷奇的脑袋还在飙血,趴在天凤的背上,勉强的扇动一下小巧的翅膀。

    其他神魔,金犼善于飞行,但翅膀被罗余烬斩断。饕餮麒麟等强大的神魔,都身负重伤,无力支撑。

    麒麟没了牙齿,羞愧万分:“牢头,我们身受重伤,恐怕是没办法带着你返回了。但我们可以调动天地元气来养伤,呼吸也是呼吸天地元气,不用担心我们消耗你的空气。只待我们恢复一些,便可以带着你们安全返回……”

    梧桐摇头道:“我们现在身处在月亮之上,月亮上没有空气。我们灵界中的空气也坚持不了几日,没有空气,我们便会气绝而亡。第一个憋死的,便是黑鸟。”

    她指的是天凤。

    天凤紧紧闭上嘴巴,不敢喘气。

    焦叔傲的修为深厚,见天凤快要被憋死,于是敞开的灵界,让天凤呼吸空气。

    天凤连忙喘了两口气,亲昵的蹭了蹭焦叔傲,焦叔傲难得的露出笑容,只是嘴巴里少了根牙齿,显得有些憨态。

    女丑放下鱼篓,道:“我这鱼龙乃是北海妖神,他的灵界连北海都可以截下来一段存放进去,更何况空气?你们小两口带着这只鸟和傻龙,在这里生儿育女繁衍家族,活一百岁,都绰绰有余。鱼龙,跟着他们,分一些空气给他们。”

    那鱼篓中鱼龙探出头来,两条鱼鳍搭在篓子边缘,一脸戏谑的看着苏云和梧桐。

    只见他长着龙首鱼身,与苏云所见过的龙族都有所不同。

    澎湃的浪涛声传来,一段北海汪洋倒悬在月亮上,顿时新鲜空气扑面而来。

    鱼龙坐在篓子里,篓子升起,落入天空上倒悬的海中。

    篓子里还有一只青虹蟹,两只钳子被余烬震断,但已经长出两只小巧的小钳子,此刻正掐着迦楼罗的脖子往海水里按。

    苏云松了口气,道:“那么,便不打搅诸位哥哥姐姐修养了。梧桐,我们四处走走,欣赏一下月亮上的美景。”

    梧桐淡淡道:“月亮不过是个死寂的星球,有什么好看的?”

    话虽如此,她还是跟上苏云。

    天凤变成了黑凤凰,此刻能够喘气了,便扑闪着翅膀飞到海面上,一个猛子扎入海中,四处捉鱼吃。

    过了片刻,一条两三丈长短的北海大鱼丢到焦叔傲的脚下,蹦跶了两下。

    焦叔傲仰头看去,却见天凤从北海里钻出来,向他点头示意,露出鼓励之色。

    焦叔傲翻了翻白眼,把脑袋别到一边,心道:“傻鸟,以为我缺了个毒牙,便不能捕猎了。哼,我的牙过一段时间便会长出来……”

    这时,天凤飞来,脑袋从他身后探到他面前,头顶的翎羽动了动,露出鼓励之色。

    焦叔傲沉默片刻,乖乖现出真身,默默吃鱼:“傻鸟,跟我那个同乡一样蠢呼呼的,需要人照顾……”

    苏云与梧桐行走在月面上,身后,麒麟、饕餮等十三神魔各自牵引元气,苏云回头看去,只见一个个旋转的洞天扭曲了不同的色彩,挂在月亮的上空。

    “谢谢师姐。”苏云轻声道。

    “你已经说过一次了。”梧桐面色淡然。

    这里只有昏暗朦胧,没有其他颜色,惟独梧桐的红裳鲜艳如火。

    “师姐,还记得你在离开朔方的烛龙辇上教我的那两个字吗?广寒。你说是仙界文字的。”

    苏云回头笑道:“现在,我带你去广寒宫。”

    梧桐怔了怔,突然想起那辆疾驰出天市垣的烛龙辇上,苏云坐在道圣和她的对面,写下了两个奇特的文字。

    外面是夜色,陆地烛龙口中的龙珠照破前方的昏暗,晃动的烛龙辇将她带入那段记忆之中。

    她还记得,苏云在道圣面前维护她的情形。

    “前面有看不见的镜子。”莹莹冒了出来,坐在苏云的肩膀上,提醒苏云道。

    苏云醒悟,连忙催动元气,以元气化作蛟龙形态在前方探路,果然没多久碰到了那面无形的镜面。

    莹莹得意洋洋,眼睛弯成月牙,瞥了梧桐一眼,心道:“有我在,人魔休想勾引苏士子。我虽然不能杀你报仇,但可以插在你们两人之间,让你们无法在月亮上发生点什么!”

    梧桐感应到她的少女心思,不以为意。

    苏云来到镜面前,道:“师姐请看,那里便是广寒宫!”

    梧桐来到他身边,遥遥望去,只见月亮几座山丘形成的盆地间,古老的宫阙静谧的坐落在灰烬之中,寂静无声。

    华表高大,雕塑肃穆,祭坛沧桑。

    梧桐的目光落在祭台旁边的石碑上,那里有两个奇特的文字。

    广寒。

    “冬至之日,广寒折桂。今年的冬至日,是十一月初九。”

    梧桐低声道:“就是明天。”

    苏云怔了怔,向她看来。梧桐抬手,指着神魔雕塑环绕的那座祭台,梦呓般道:“那里是一块仙箓,在冬至日催动仙箓,便可以直达仙界广寒山,折桂广寒,沐浴月池!”

    苏云心头大震,向那里看去,失声道:“你的意思是说,只要催动那座祭台,便可以前往仙界?”

    大夏南烈城上空,罗余烬看着面前破碎的镜面,面色突然变得无比阴沉。

    镜面破碎,不仅仅是苏云戏耍了他,还是借助他的手打破镜面!

    因为这面镜子是裘水镜炼制的灵器,又经过开明这尊神圣祭炼,苏云根本无法打破!

    是罗余烬自己一手断去追上苏云等人将他们炼成玉牒的机会!

    他自从脱困之后,一直顺风顺水,踌躇满志,智珠在握,哪怕是应龙这样的存在,也被他玩弄于股掌之间!

    哪怕是苏云打碎了两块仙箓,也仅仅是让他的道心稍稍乱了一瞬。

    他依旧掌控全局。

    然而这次与苏云的正面交锋,他却败了。

    “十三尊神魔一去,想要再抓到他们,那就难如登天了。”

    罗余烬咬牙,抬头向天空看去,月亮从天外的荧惑大陆后方飘过:“我已经差不多要将这些神魔统统擒获,最后关头,却是我自己错了一步,导致放走了十三神魔?我击败我,让我的谋划功亏一篑……”

    他脑中轰鸣,有如雷声炸响。

    就在此时,他的气息外泄,天空中像是有一道亮光扫过,罗余烬隐约间仿佛看到一座天门,天门后悬着一口仙剑,不由脸色大变。

    “我的道心乱了,导致泄出的气息太强,引起劫动!若是被那口剑捕捉到,只怕会重蹈覆辙……”

    他刚刚想到这里,魔神郁垒飞来,叫道:“余烬,那毛头小子就这样在你的面前溜走了?你操控人心,也不过如此……”

    罗余烬背对着他,面色阴沉,目光闪动,随时可能暴起。

    “既然逃了十三尊神魔,那么便将追随我的那些神魔炼成玉牒!”

    罗余烬目光闪动,露出笑容:“谁规定便一定要用那九十六神魔才能催动仙箓?换掉十三种,应该也可以催动吧?”

    他转过身来,像是又恢复从前的那个自信从容的圣皇罗余烬,微笑道:“只不过是被他们逃掉而已。还有几尊神魔是漏网之鱼,我们去将他们擒拿。你们受伤了吧?伤势重不重?我们去下面养伤。”

    雨翳、郁垒、蜲蛇、耕父、方良等人不疑有他,走上前来,突然罗余烬催动朝天阙,身躯陡变,化作一面仙箓!

    顷刻间,混沌海再现,波澜再起,只听轰隆一声,郁垒当场被镇压,化作一块玉牒!

    其他神魔惊惧,正要逃走,但他们早在与饕餮等人的血拼中遭到重创,哪里能够走脱?

    罗余烬身躯千变万化,将他们逐一镇压,化作一块块玉牒,玉牒中,雨翳等神魔又惊又怒,手掌从内部抵住玉牒,却无法逃脱。

    罗余烬露出笑容,低声道:“镇压他们还不够九十六之数,是了,还有通天阁的七元老这七个老家伙凑数……”

    他浑然没有注意到下方,魔神太岁一脸惊恐的看着他。

    太岁猛地遁入大地之中,消失不见。

    月亮之上,苏云心有所感,向海外西土看去,只见那里混沌海苍茫,不知为何,这片海洋再度浮现。

    “不必看了。”

    梧桐淡淡道:“余烬的道心有了缺口,已经开始出昏招了。想来,他一定是将追随他的那些魔神炼成了玉牒。”

    苏云目光闪动,道:“余烬原本道心无缺,现在有了缺口。师姐你也是人魔,你的道心有没有缺口。”

    梧桐瞥他一眼,风情万种:“没有。”

    苏云的目光迎着她的目光,两人互不退缩。

    莹莹骑着雪白的灵犀,在他们的灵界之中乱窜,抬头笑道:“我不信!”

    ————莹莹骑着雪白的灵犀钻入你的灵界,举着小牌子:“儿童节,为临渊行求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