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临渊行 > 第三百四十三章 蒙蔽道心(儿童节求月票!)
    天凤迟疑一下,又自飞来,将苏云托起,面色严肃道:“果!”

    “好!”

    苏云笑道:“同生共死!”

    罗余烬依旧面色淡然,不惊不怒,似乎依旧牢牢把控着一切,并没有因为仙箓被破而自乱阵脚。

    只是看到苏云又折返回来时,让他的神色有了细微的波动。

    “苏阁主,我观你们,各种蝇营狗苟,洞若观火,历历在目。”

    罗余烬突然侧身,在他侧过身的那一瞬,一口口锋利的金剑从他身后的魔气之海中刺出,那是金乌之翼,锋利无比,看起来险之又险,只差毫厘便可以将罗余烬刺穿,实则对罗余烬没有任何威胁。

    罗余烬微笑道:“你们的一切想法,一切念头,你们自以为是的攻击和计谋,在我看来都是那么蠢不可及。”

    他移动脚步,下一刻金乌的利爪从他的身后探出,咔嚓一声,将他原本所立之地抓得空间抖动起来。

    “只有阁主竟然不惜毁掉仙箓,也要破坏我的计划,稍稍出乎我的预料。但也仅止于此了。”

    罗余烬迈步而行,避开金乌啄下的鸟喙以及喷吐的金精神火,反手一印,打在金乌的脑门上,仿佛金乌是主动送脑袋过来给他打的一般!

    金乌吐血,庞大的身躯从魔气之海中飞出,身躯飞速旋转,化作三足双翼少年,踉跄后退,勉强稳住身形,露出骇然之色。

    “但即便如此,也于事无补。”

    罗余烬面色淡然,继续走动,仿佛擒下相柳,重创金乌,只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他的脚步移动的那一刻,麒麟的利爪从后方探来,金犼的吼声从前方轰来,罗余烬恰恰避开这两大神圣的一击,让麒麟与金犼硬撼一记。

    麒麟与金犼都是全力而发,碰撞之下踉跄后退,各自身躯一晃,化作少年形态,又惊又骇。

    “你们的一切,都尽在我掌握。”罗余烬神态悠然。

    此时九凤飞至,这凤凰一分为九,化作九个少女,手持凤羽剑,上下翻飞,围绕他攻势猛烈!

    九凤乃是神圣之中不逊于应龙的存在,战力极高,然而罗余烬却从容避开九凤攻势,仿佛对九凤的招法无比熟悉,微笑道:“对我来说,你们没有半点秘密可言。”

    突然,九凤闷哼,九个少女各自中招,喋血后退,忽而融为一体,化作九首凤凰,振翅避开罗余烬的攻击。

    九凤刚退,只见一道青钳如长虹贯空,啪的一声夹来,赫然是女丑的青虹蟹见到罗余烬陷入围攻,看出便宜,试图将罗余烬夹死。

    短短片刻,迦楼罗已经被打得不成人形不成鸟形,两张翅膀都被剪断,仓皇逃窜,却被女丑收入鱼篓里。

    然而那蟹祖尽管是天市垣北海巨妖,但迎上罗余烬这等存在便远不够看,这一钳子剪来,啪的一声剪了个空。

    罗余烬轻飘飘一指点在蟹祖的钳子上,那千里巨蟹的大钳子顿时飞起,咔嚓一声从身体上脱落,悠然道:“你们的内心所想,你们的下一招如何施展,你们的神通结构,悉数都映照在我的道心之中。哪怕是蟹妖这种畜生也不例外。”

    那蟹祖只剩下一只钳子,却依旧灵活无比,大钳围绕罗余烬上下翻飞,却剪不到他分毫。

    罗余烬从容避开,随即又是一指,蟹祖的另一只钳子飞起,向下坠落。

    那蟹祖见状,口吐白沫,骂了两句不明意义的妖言,身躯飞速缩小,钻入女丑的鱼篓中,不敢出来,只敢用两只圆坨坨的眼睛往外偷窥。

    鱼龙也吓了一跳,张口一吸,收了北海之水,也跳到女丑的鱼篓里,掀开篓盖子,目光凶恶的往外看。

    迦楼罗醒来,面对这两个堪比神魔的大妖,只能瑟瑟发抖,不敢动弹。

    女丑谨慎万分,她算是魔神中的尸魔的领袖,但面对罗余烬这等匪夷所思的存在,她也不敢造次。

    就在此时,饕餮与穷奇两大凶神咬住太岁,一左一右,往外撕扯,嗤的一声将太岁撕开。

    太岁好歹也是魔神,虽然遇到两大凶神只能认命,但却不甘心等死,于是一分为三,中间那块逃命,竟然被他逃脱。

    中间那一块太岁化作一个大肉球远遁而去,叫道:“好汉不吃眼前亏,老子先走一步!”

    饕餮吃掉三分之一的太岁,便见蟹祖两个大钳子被罗余烬打断,于是连忙吞掉一个蟹钳,再来吃罗余烬。

    穷奇也是凶恶无比,将另一个蟹钳吃掉,两大凶神向罗余烬扑来。

    罗余烬露出惊讶之色,他竟然探不出这两个凶神的招法!

    这两个凶神满脑子只有吃,没有其他念头!

    “就算你们没有念头,又能如何?我照样打!”

    罗余烬突然将所有魔气猛地一收,双臂化作金乌双翼,金光灿灿一左一右斩在饕餮身上,饕餮顿时血肉翻飞,险些被他斩开!

    穷奇从后面扑来,却见罗余烬脑袋化作应龙之角,呼的一声抡起,插在他的脑门上,将他的脑袋生生钉穿!

    穷奇和饕餮各自后退,饕餮化作羊角大头童子,目光凶恶,穷奇也自化作面相凶恶背生双翅的童子,出现在罗余烬身后,蠢蠢欲动。

    两尊魔神各自引动天地元气,修复肉身。

    少年麒麟从一旁冲至,迎面便见罗余烬手掌化作五龙,五龙飞舞,将他缠绕,龙口咬住他的四肢和脑袋,四下里撕扯。

    少年麒麟强忍疼痛,催动麒麟圣火熔炼五龙,高声喝道:“为今之计,只有死战!”

    九凤、金犼、金乌、饕餮、穷奇再度扑上,与罗余烬厮杀!

    但见罗余烬同时面对这六大神魔的围攻,丝毫不惧,双手千变万化,化作各种大圣灵兵形态,化作各种神魔最强的肢体,硬撼所有神魔的攻击!

    甚至连他的身体也可以化作各种灵兵形态各种神魔形态,让人眼花缭乱!

    下一刻,少年麒麟被腾蛇缠绕,不能动弹,随即被一拳轰在脸上,脖子扭曲,身躯旋转飞起,满嘴烂牙从口中飞出,咻咻乱射!

    饕餮一根羊角断裂,另一根羊角被罗余烬拔起,插在穷奇背上。

    金犼双翼被金乌之翼斩断,九凤脑袋被砍掉七个,相柳挣脱束缚,便见罗余烬脑袋漂浮在空中,化作一只奢比尸眼,目射熊熊尸魔之火,将自己的脖子斩断!

    罗余烬双手又自化作旱魃的上半身,喷吐烈焰,火烧穷奇,将穷奇烧得里嫩外焦,双臂又化作圣皇羿的神弓,箭射金乌!

    顷刻间,六大神魔各自受伤,拼命厮杀,然而身上的伤势却越来越多!

    哪怕他们六大神魔联手,也不能给罗余烬造成任何伤势!

    罗余烬乃是人魔,他能够探知所有人的想法,知道所有人即将发出的是什么攻击。

    甚至他可以扭曲你的想法,挑起你心中的魔性,让你以为是你在这么想,其实只是他给你灌输的念头而已,让你做出他想让你做的事情!

    就算是饕餮和穷奇两个脑袋里只有吃这个念头的魔神,面对他千变万化的攻势,也只有挨揍的命!

    六大魔神岌岌可危,突然女丑突然闪电般攻来,与罗余烬硬撼一击,双方手掌碰撞,女丑竟然丝毫不退,只有白发飞舞!

    这尸魔神一身刚硬无比,任由罗余烬的双手化作各种神兵利器攻击,纹丝不破,堪称无上金身!

    “不愧是我师兄弟都没有炼死的老妖婆!”金乌胸前中箭,却大声称赞。

    女丑疯狂攻击,让其他六大神魔精神大振,各自镇住伤势,疯狂围攻,然而下一刻,女丑突然哇哇吐血,气息飞速枯败下来。

    她露出败相,其他六大神魔更是不堪,各自落败,重伤而退!

    “到我身后来!”苏云声音传来。

    女丑腾空,与其他六大神魔各自落在苏云身后。

    另一边,正在与其他神魔厮杀的朋蛇、瘟神蜚等人也甩脱敌人,来到苏云身后。

    双方对垒,罗余烬脸色淡然,苏云身后的十三神魔却是面色紧张,气息委顿。

    “甚至我可以化作仙箓。”

    罗余烬淡然道:“轻易将你们所有人都炼成玉牒。所以,苏阁主,你做这一切有意义吗?”

    苏云站在天凤背上,笑道:“余烬,我想与你赌一赌。人魔善于玩弄人心,喜欢赌人心,我曾经与梧桐赌过人心。今日我也想与你赌一把,我能在你面前,蒙蔽你的道心,将他们统统救走。你要赌吗?”

    罗余烬的目光又落在他的身上,只见苏云双眸空空洞洞,仿佛没有任何念头。

    罗余烬轻笑一声,悠然道:“苏阁主,你以为你装成瞎子,内心中的各种念头便再也不生了?探知你的想法,轻而易举。你想怎么赌?”

    他定睛再看,直达苏云的性灵和灵界,探索苏云内心的想法。

    苏云催动洪炉嬗变,道心如同一个大洪炉,以众生之念为碳火,以自身之念为铜,铸就铜炉,固守本心,无隙可寻。

    “赌我能救走他们。”

    苏云微笑,像是守天地正气的大儒,四大皆空的佛陀,道法自然的道人,不给罗余烬任何可趁之机,悠然道:“我输了,自然是和他们一起死,阁主什么的,让给你们便是。赌赢了,我便在你的道心中种下一粒破绽的种子。这场赌局,我不在乎你参不参与。无论你是否要参与,你都在我的赌局之中。”

    罗余烬催动魔功,正欲唤醒苏云心中的魔念,突然只见苏云的道心中一缕红裳飘过。

    红裳越来越大,笼罩范围越来越广,反倒将罗余烬的视野遮挡住!

    “好徒弟!”

    罗余烬面色微变,挥手间红裳破灭,梧桐闷哼一声,从空中跌落下来,坠在天凤背上。

    罗余烬抬手,夹住刺到眉心的龙牙剑,将焦叔傲的龙牙剑夹断,微笑道:“真是我的好徒弟!”

    苏云急忙拉住梧桐,将她送到自己身后。

    罗余烬赞道:“苏阁主居然可以不露破绽,旧圣绝学,也并非一无是处。可笑神帝讳病忌医,打算彻底抹去旧圣绝学施加在新学上的痕迹,将新学归功到自己身上。但是,你还是有破绽,梧桐救你的时候,让你的道心出现了破绽。其实,就算没有破绽,又有什么用?”

    他抬起手掌:“我轻而易举便可以杀掉你们。”

    他一指向前点去,正中苏云眉心。

    苏云面带微笑,脸上出现一道裂痕。

    罗余烬怔了怔,露出不解之色。只见那道裂痕越来越大,很快延长到数十丈长短。

    苏云脸上的笑容越来越浓,悠然道:“你以为你掌握一切?实际上,你什么也掌握不住。你已经输了。”

    哗啦。

    他整个人连同天凤,以及身后的十三神魔一起破碎。

    罗余烬面前,一面巨大的镜子破碎,坠落下去。

    月亮之上,苏云扶起梧桐,低声道:“谢谢。”

    梧桐嘴角溢血,勉强站起身来,冷冰冰道:“你以为你提起赌人心,我便一定会被你打动,出手让你祭出水镜先生的浮生镜?倘若我不出手,你怎么办?”

    苏云微笑道:“师姐,你不是出手了吗?我赌对了。人魔,首先有个人字,我赌你赌对了。”

    梧桐哼了一声,甩开他的手。

    ————儿童节快乐吖,今天六月一号,新的一月,求月票~~我去过节了,各位大宝宝别忘记投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