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临渊行 > 第三百四十二章 两败俱伤
    天凤宝辇载着苏云等人扶摇而起,在道道天地元气中穿梭,

    苏云抬头望天,目光闪动,他这边也有仙箓,也有朝天阙!

    仙箓在不同的催动方式下,作用也不尽相同,苏云以四仙宫祭坛为催动方法,召唤出“仙灵”的指头。而罗余烬则是朝天阙来唤醒仙箓,仙箓召唤出的是什么,因为距离太远他也没有看清。

    不过,罗余烬是以朝天阙为启动仙箓的手段,苏云也会,他可以动用同样的手段!

    天底下论谁最精通朝天阙,除了苏云之外,别无他人,就算是薛青府亲临也不行!

    “余烬没有第八面朝天阙,但是我有。他无法将仙箓的力量发挥到极致,但我可以。我所欠缺的,只是修为,但我身边这些魔神有如此雄浑的修为!”

    苏云飞速将金色的小楼拆开,这栋小楼经过开明的祭炼,坚固无比,平展开来,约有亩许大小。

    苏云取出请欧冶武炼制的朝天阙,欧冶武炼成的宝物,第一批只有仙宫祭坛,并没有朝天阙,第二批才炼成朝天阙,不过那时苏云已经离开云都。在寻找其他神魔的途中,通天阁中人寻到苏云,将炼好的朝天阙送来。

    这八面朝天阙是苏云按照自己眼中的天门镇烙印的规格炼制,虽然不如曲伯等人亲自雕琢的朝天阙那般精巧,但是胜在齐全。

    唯一值得顾虑的是,苏云祭炼的时间尚短,在威力上不如对方。

    天凤黑翼拍动,风雷激荡,扶摇而起,终于来到天空中那片混沌氤氲的高处,那是近乎天外的地方!

    就在弥漫涌动的混沌下方,便是一座座宽达千百里的洞天,仿佛从这些洞天这个穿过,便可以直达另一个世界!

    苏云仰头上望,但见混沌之气还在不断裂开,撕裂的一瞬间,各种匪夷所思的世界自混沌的裂缝中一晃而逝。

    这片混沌不是异象,而是仙箓召唤出来的东西,在这片混沌海上,有什么东西在镇压混沌海!

    “镇压了麒麟等神圣的,其实是镇压混沌海的东西!”

    苏云心中凛然,他看不到那东西到底是什么,闪电撕裂混沌海时,他能看到的只是其他一晃而逝的世界。

    不过,他看到了另一面仙箓和七面朝天阙!

    七面朝天阙下,各有一尊神魔镇守,分别是太岁、雨翳、郁垒、蜲蛇、耕父、方良和迦楼罗。

    七面朝天阙的中央,便是仙箓。

    这七尊神魔镇守此地,催动朝天阙,激发仙箓威能,上空的混沌海中时不时传来轰鸣,接着便见玄光从混沌海中爆发,照耀在仙箓上。

    “一口圆鼎!”

    苏云惊讶,他隐约间看到玄光中有一口圆鼎,玄光映照仙箓上,圆鼎的光芒透过仙箓,让仙箓上的蝌蚪文也随之变化。

    光芒透过仙箓,向下镇压而去!

    倘若得手,洞天便会少了一口,说明有一尊神魔被镇压封印,化作玉牒。

    “难怪连应龙老哥也失足被擒,原来有这么多神魔!”

    这短短时间,又有几道天地元气形成的龙卷风断去,洞天消失,而今混沌海下只挂着四座洞天,依旧在死死支撑!

    二十四神魔,一下子被镇压了二十位,不能不让人唏嘘。

    “相柳留下保护我,其他人拿下对方的仙箓和朝天阙!”苏云喝道。

    他立刻身躯一摇,催动洪炉嬗变,七十二洞天浮现,各种天地元气滚滚而来,注入八面朝天阙。

    朝天阙中,各种神圣仿佛从石化中复苏一般,缓缓游动。

    同一时间,太岁等神魔也发现了他们,七尊神魔立刻攻来,苏云视而不见,全心全意催动朝天阙,沉声道:“相柳助我!”

    相柳立刻调动元气,涌入朝天阙中。

    另一边,女丑咯咯怪笑,将鱼篓里的鱼龙和青虹蟹抛出,那鱼龙兴风作浪,作法引来北海之水,顿时海水漂浮在天空中。

    而青虹蟹一个猛子扎入海中,它乃是北海巨妖,迎风浪变化,现出真身,蟹背宽达千里,巨鳌挥动,剪断天空!

    苏云童年去北海赶海,北海妖魔众多,却没有一个敢动他的,便是因为这巨妖被镇压在苏云的童年记忆里,北海妖魔不敢近身。

    啪!

    迦楼罗一张翅膀被剪住,当场羽翼被剪断,不禁又惊又怒!

    她却没有见过女丑这等凶神,在她降世之后,女丑早就隐居,自然不知道女丑的凶名。她本以为这个老妪好欺负,却没想到最强横的便是女丑。

    太岁冲向苏云,则被饕餮拦住,这两尊魔神二话不说便战在一起!

    “让我尝尝!”

    “我撑死你!”

    两大魔神各自发狠,太岁面对饕餮却是丝毫不惧,饕餮虽然凶恶,好吃成性,但他惟独不惧饕餮。

    他可以无限自生,躺在那里让饕餮吃,饕餮也奈何不得他!

    突然,太岁偷眼瞥见穷奇欢天喜地的冲过来,不由打个哆嗦:“他奶奶的,这两个饿死鬼怎么跑到一起了?”

    他暗暗叫苦,穷奇也贪吃,胃口不比饕餮小,这两大魔神一起开吃的话,自己就算恢复能力逆天,恐怕也支撑不住!

    魔神蜲蛇则迎上朋蛇,叫道:“朋蛇道友,你我同族,何必交恶?”

    朋蛇却是有两个脑袋的疯子,不由分说,身躯一分为二,迎上来便砍,那两具身躯时而一前一后,时而一左一右,时而一上一下,时而又化作双头蛇,兴奋无比。

    郁垒对阵瘟神蜚,耕父迎上诸犍,方良迎战并封,一时间混沌海风平浪静,仙箓没有再继续攻击。

    苏云这边得到相柳之助,八面朝天阙中一种种神魔异象飞舞,激发仙箓之威!

    混沌海轰然震动,异变陡生。

    一片滔滔血海涌入混沌之气中,顿时将天空染得猩红。

    苏云见状,不由呆滞,只见随着仙箓的更多威能激发,那片混沌海中的异变也愈发诡异起来,让他隐隐有一种不妙的感觉。

    “好像我这面仙箓召唤过来的,与余烬的仙箓召唤过来的,不是同一种仙器!”

    他刚刚想到这里,被染红的混沌海便开始剧烈动荡,像是有两大异宝碰撞一般!

    那近乎是毁天灭地的威能,就隔着猩红的混沌海,在对面爆发!

    倘若是直面苏云他们所在的世界,恐怕这股威能可以将整个世界震得裂开!

    然而他们之间隔着另一个空间,隔着混沌海,这才没有被这股威能渗透进来。

    相柳头皮发麻,高声道:“牢头,还要再祭吗?”

    飓风扑面,拍打苏云的面颊。

    苏云仰头观察混沌海中的动静,大声道:“继续!”

    相柳继续催动朝天阙,混沌海上的冲击愈发剧烈,爆发出的悸动比刚才强大了数倍,隐约之间,苏云看到混沌海被轰击得有些薄弱。

    借着那薄弱之处,他终于看到镇压混沌海的两大仙器。

    其中一口的确是一尊圆鼎,漂浮在海上,而另一件苏云不敢肯定是否能称为异宝。

    那是一段由无数星辰组成的长城!

    这段星辰长城被仙箓拉近,撞击混沌海!

    “武仙人镇守的北冕长城!”

    更为可怕的是,苏云看到被召唤来的那一段北冕长城有城楼,城楼下有一座门户,像是天门,那座天门,仿佛是唯一通往仙界的门户!

    然而天门下此刻悬挂着一口金棺,金棺中正有滚滚的血浆流出,瀑布般汹涌,注入混沌海!

    “轰隆!”

    两大异宝再度碰撞,只听咔嚓一声,苏云的仙箓上突然出现一道裂痕!

    相柳心中一惊,高声道:“咱们的仙箓要破碎了,还要继续催动吗?”

    苏云催动应龙天眼,向另一边的仙箓看去,只见那面仙箓上也有裂痕。

    “继续。”苏云沉声道。

    相柳犹豫一下,心疼万分,叫道:“这样的宝物,如果碎了,你可不能怪我!”

    苏云风轻云淡道:“身外之物而已,我不会怪你。”

    相柳咬紧牙关,继续催动朝天阙,而混沌海上方的北冕长城悬着的金棺与那口圆鼎争斗更加剧烈。

    两面仙箓浮现出的裂痕也越来越多。

    突然下方魔气汹涌,滔滔而起,像是黑暗的海洋不断水涨船高,罗余烬驾驭滔天魔气甩开麒麟、金乌等四位神圣,抬手向仙箓抓去!

    他刚刚将仙箓抓在手中,突然只听啪的一声,那面仙箓炸开。

    与此同时,苏云身边的那面仙箓也啪的一声炸开,化作齑粉。

    天空中混沌海顿时消散,朗朗乾坤出现在众人面前。

    罗余烬面色古井无波,缓缓转过脸来,目如死灰的看着苏云。

    苏云面带笑容,向他微笑颔首示意,悄声道:“相柳老哥,你跑得快吗?”

    相柳打个冷战,嘿嘿笑道:“牢头,我不太明白你的意思……”

    “我的意思是,你背着我和天凤,能否躲得过余烬?”苏云问道。

    相柳闷哼一声:“不背着你,我也跑不过他。我是魔神,他奈何不得我,我挡住他,你们先走!”

    苏云惊讶,就在此时,相柳一把抓住他的衣领,高声道:“余烬道兄,我已经抓住他了,请道兄发落!”

    苏云又惊又怒,突然相柳呼的一声,将他扔了出去,化作九首怪人向罗余烬杀去,哈哈笑道:“你不会真的信了吧?还不快走?他杀不了我!”

    罗余烬面色不变,似乎早就料到他的举动,突然身后一片黑暗魔气之海倒竖起来,一只只大手从黑暗中伸出,抓住相柳的九条脖子。

    相柳咳咳笑道:“没有仙箓,你杀不了我……”

    苏云回头瞥见这一幕,停下脚步,向天凤笑道:“你先回去,我不走了。”

    他转身向罗余烬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