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临渊行 > 第三百三十九章 我小柳啊(第二更)
    麒麟尽管将神魔分布图收走,但这些日子以来苏云早已将神魔分布图记住,天凤飞行了小半日,便来到相柳的藏身地。

    其实相柳根本没有藏身,而是盘踞在连江郡,征服连江郡城,扫荡了这里的城防军,胁迫着这里的人们,供奉他膜拜他。

    天凤降落在在连江郡城的南城楼上,连江郡之所以叫做连江,是因为这里水系四通八达,三步一河,五步一江。

    不过此时,连江郡的河水早已变成了毒液,空气中也弥漫着毒烟,那是相柳的毒液,臣服相柳的灵士根本不敢居住在城里,只能在城外。

    只有到用膳的时候,才会有灵士押送车辇,车辇上载满了食物,送往城中心的宫殿。

    那里,相柳大快朵颐,吃饱了便睡,偶尔还会要求灵士们供奉几个色目人少女。

    苏云站在城楼上向相柳寝宫处看去,只见连山郡城上空有巨大的魔神元气,那元气如此浓郁,形成相柳异象,九首龙首人面,长长的脖颈如同盘山大蟒。

    那九颗脑袋,比山还要高,看向四周。

    有一队灵士正在偷偷摸摸入城,像是准备来猎杀魔神的死士,只是还未接近寝宫,突然只见其中一个灵士身躯僵直,后背裂开,从脊梁骨处钻出一根长长的蘑菇。

    其他灵士骇然,自知中毒,于是服下各种灵药,但下一刻便见一个灵士脑袋啵的一声裂成两半,又有长长的蘑菇钻了出来。

    剩下的灵士便往回跑,一个个飞遁,然而只来得及跑出三五步,便一个个身躯裂开,或者从脖颈处裂开,或者从脊梁处裂开,或者开了胸腔、头颅,也有从嘴巴里长出来的,就地长出长长的蘑菇。

    那些蘑菇越长越高,把这些灵士的肉身很快吸干。

    然后便有些少女手持镰刀从寝宫中走来,收割鲜嫩的蘑菇,拖到宫中给魔神享用。至于那些灵士的尸体,相柳是不屑吃的。

    苏云看了片刻,没有直接前往相柳所居之地,而是布下祭坛,四个祭坛腾空,都是金灿灿的。

    随着他调动真元,四座祭坛铮铮分裂,方圆三丈有余,祭坛变得无比纤薄,催动起来更加容易,得心应手!

    “欧冶武打造得好,开明炼得好,我祭得好!”

    苏云信心十足,取出仙箓,引动天地元气,就此将仙箓催动!

    有了四大祭坛灵器,苏云作法催动仙箓,速度比从前快了许多倍,元气调度也不像从前那样窘迫,天空中顿时风云际会,越来越黑,狂风卷着黑云,将天空遮挡!

    “咔嚓!”

    雷霆一阵接着一阵在云层漩涡中劈来劈去,云层漩涡之中,另一个世界被打开,一根巨大的指头缓缓从云层穿过,点在相柳元气形成的魔神异象之上!

    那团相柳元气噗地一声湮灭,下方的寝宫轰然坍塌,像是被无形的重物压垮一般。

    天空中,那另一个世界的指头已经降临了两个指节,苏云面色涨红,感觉到自己的法力达到极限,当机立断停止召唤,高声道:“相柳——”

    两节指头悬在连山郡城上空,垂悬不下,也不收回。

    那是性灵的指头,恐怖的灵力压迫得所有人眼前一片漆黑,肠胃翻江倒海。

    “小柳在此!”

    寝宫废墟炸开,相柳身子笼罩着一个个色目少女,免得她们被砸死在寝宫下,慌忙四下看去,叫道:“哪个前辈呼唤小柳……是你小子!”

    相柳九颗脑袋顿时面色不善,飞速游来,叫道:“牢头,莫非你要出尔反尔?好,今日便拿你打牙……”

    他突然看到天空中悬而不下的指头,立刻换了九副脸色,眉开眼笑,九颗大脑袋从下往上仰望,赔笑道:“今日便给牢头好好打打牙祭!来啊,把新收割的蘑菇抬上来!咦,这不是莹莹姐吗?莹莹姐,我小柳啊!莹莹姐今天真精神,裙子真好看,还镶了金边……”

    苏云喝道:“相柳,人魔余烬此刻正在猎杀神魔,打算献祭神魔的天地元气,催动仙箓,打开仙界通道。为了保护你和其他魔神,我需要召集你们,一起对抗余烬!”

    相柳大义凛然道:“好啊,我这边与牢头一起去寻其他神魔!”

    他其他脑袋转过来,对那些少女道:“我出去陪牢头几日,你们且在这里等我回来,不要跟其他男人跑了。切记,切记。”

    莹莹愕然,悄声道:“苏士子,神圣这么难说话,好说歹说才劝动七个,为何这厮一说便答应了?莫不是要害我们?”

    苏云也将信将疑。

    相柳化作一个一首八臂的少年,和颜悦色的解释道:“那根指头悬在我脑门上,你说应龙死了我都信。”

    苏云取出两根应龙之角,道:“应龙老哥他……”

    相柳欣喜若狂,声音发抖道:“暴毙了?”

    苏云摇头:“他请我拿着他的角作为信物,请神魔联手对抗余烬。余烬要打通仙界通道,须得献祭九十六神魔,这九十六神魔,正对应着天门上的九十六烙印。相柳你也在其中。”

    相柳心头一突,道:“你若是早些取出应龙的双角,便不必用那根指头吓唬我了,应龙的话,在我们魔神之中还是有些份量的。”

    苏云、莹莹惊讶,天凤也疑惑的果了一声。

    应龙在麒麟、开明等神圣面前,当真是声名狼藉,用应龙之角去请这些神圣根本请不动,没想到在相柳等魔神面前,反倒简单得很。

    “谁没有被他打过?谁没有被他打怕?”

    相柳悻悻道:“你取出应龙的双角,谁都会给应龙一个面子。应龙拿出这两根角请我们,是我们的脸面,传出去大家都觉得很有面子。你召唤这根指头吓唬魔神,碰到脾气硬的,比如梼杌这样的死心眼,便肯定要与你碰一碰。你就算弄死他,他也会咬死你。”

    苏云肃然,诚挚道:“多谢柳哥指点。”

    “叫我们小柳便是。”相柳八条手臂上各自长出一颗脑袋,异口同声道。

    苏云收起仙箓和祭坛,天空中的手指缓缓散去,少年相柳立刻捏着苏云的脖子把他拎了起来,穷凶极恶,喝道:“叫柳哥!”

    苏云连忙道:“我本来便要叫你柳哥的,是你自己说让我叫你小柳。”

    相柳将他放下,面色不快道:“刚才你有指头,我当然是小柳,现在你没了指头,我便是柳哥!你小子须得给我应有的尊重!”

    莹莹谨慎的盯着他,对这个魔神还有怀疑。

    少年相柳散去其他脑袋,与苏云一起登上天凤宝辇,大马金刀的落座,大咧咧道:“小书怪给相柳大爷捏肩。”

    莹莹心中愤愤,迫不得已上前,给他捏肩。

    少年相柳很是受用,向对面的苏云道:“我前不久碰到饕餮,在霜秋郡吃人,还要吃我。这厮多半没有走远,我们去那里看看。”

    苏云称是,让天凤飞往霜秋郡。

    待来到霜秋郡,却见饕餮已经在霜秋郡建国,率领军队攻打穷奇国,——对面的穷奇国赫然是另一尊魔神穷奇建立的国家。

    两尊魔神各自统兵打仗,两尊魔神厮杀,大打出手,杀得天崩地裂,血流成河。

    少年相柳上前,高声道:“两位住手!应龙请咱们帮忙!”

    饕餮和穷奇正在角力,僵持难下,闻言各自退后一步,转过头来叫道:“应龙请我?相柳小儿,你可有信物?”

    苏云取出应龙双角,那两尊魔神便不再厮杀,各自鸣金收兵,向部下道:“我与对面的夯货走后,你们趁夜偷袭,拿下敌国,把敌国百姓都捉起来,供我享用。”

    那饕餮化作羊角大头童子,两条眼帘如同斜斜的柳叶,又扁又长,眼睛藏在眼帘后,凶恶贪婪。

    穷奇则长得像个三十年没有洗头的童子,嘴巴长到后脑勺,背后长着翅膀,背着手踢着步走来。

    到了天凤宝辇中,穷奇噌的一声跳到桌子上坐着,饕餮则坐在他对面,两个魔神大眼瞪小眼。

    苏云咳嗽一声,说明原委。

    饕餮和穷奇并不说话,相柳小心翼翼道:“我知道夔龙住在海滨的平波郡,咱们去那里寻他。”

    苏云依言,让天凤赶往平波郡。

    夔龙已经不见踪影,只留下战斗痕迹。

    苏云站在战斗痕迹的中央,心中一沉,那是仙箓留下的痕迹,夔龙被擒,被仙箓镇压,化作了夔龙玉牒。

    “旱魃与肥遗一向形影不离,他们俩结伴,肯定不惧人魔余烬!”

    饕餮和穷奇也看出态势严重,道:“我们去寻他们!他们在火博郡!”

    天凤飞往火博郡,一路上天凤头顶魔气滔天,狰狞恐怖,所过之处,神魔辟易,当真是威风八面。

    他们来到火博郡,远远便见火博郡的火海已经熄灭,岩浆凝固,平整无比的岩浆海中央,是仙箓留下的印记,中心则是旱魃与肥遗的符文印记。

    苏云站在巨大的印记中央,抬头仰望,这两尊魔神都没有逃脱,悉数被人魔余烬镇压收走。

    “到底有多少神魔落在余烬之手了?”他低声道。

    就在这时,苏云的面前飘过一缕红裳,将他的视野染得猩红。

    “梧桐!”他心头微震。

    ————第三更,晚上九点之后吧,宅猪得去吃晚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