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临渊行 > 第三百三十七章 最不会败家的阁主
    苏云和莹莹一起设计的朝天阙和仙宫祭坛的规格较小,而且不包括烙印,需要炼成之后苏云亲自添加上烙印,但也极为复杂,想要炼成并非是一日之功。

    通天阁中有善于冶炼的能人,叫做欧冶武,接过苏云的图纸后,翻阅一番,道:“阁主何时要?”

    苏云道:“自然是越快越好。”

    欧冶武道:“若是阁主肯花钱,盘下大秦的几个督造厂,便会很快炼好。”

    “这事简单。”

    苏云命人去请步秋容,继续询问道:“欧冶兄,龙角该怎么炼?”

    欧冶武诧异道:“真龙角还是假龙角?”

    “自然是真龙角。”

    苏云取出一根应龙之角,道:“就是这个。”

    欧冶武吃了一惊,急忙细细打量,这龙角一枝五杈,像是一株树,杈不长,角也大,但角内蕴藏的恐怖气息却让他很是心悸。

    欧冶武催动真元,真元尚未流入龙角之中,便被龙角内的威能压得粉碎,根本无法催动。

    欧冶武啧啧称奇,摇头道:“这种材料自身威能太高,反倒不适合用来炼宝。”

    “不能用来炼宝?”苏云有些失望。

    欧冶武道:“太好的材料,自身蕴藏的威能极强,无法烙印上自己的符文神通,甚至连元气也会被压碎,因此只能靠宝物原始的威力。这种宝物,古代有之,只需要祭,不需要炼。”

    苏云虚心求教:“如何祭?”

    欧冶武道:“放在供桌上,早上三炷香,晚上三炷香供着。需要用到它时,它自会起来杀人。”

    苏云心中愈发失望,他原本以为可以用应龙之角炼制威能奇大的灵兵,却没想到只能供着。突然,他想起一事,取出那杆插死了火德神君的长矛,道:“你看此宝是否还能修复?”

    欧冶武打量这杆被砍成两截的神兵,目光闪动,道:“阁主,我想见一见斩断这神兵的那件灵兵!”

    苏云摇头道:“那是降劫的仙剑,见到它的人大多都死了,你修炼到原道境界,尝试渡劫,多半可以见到。”

    欧冶武只得作罢,继续打量两截断矛,道:“此等神兵,威力可屠神魔,然而被仙剑斩断时,自身一切烙印都被毁去,不堪用了。”

    苏云心中失望万分,欧冶武话锋一转,道:“不过,倒可以熔了,炼制灵兵。阁主还没有灵兵罢?”

    苏云点头。

    欧冶武笑道:“那么便用这神兵,再加上龙角的小枝,为阁主炼制性灵神兵。这神兵用的材质,胜过青虹金不知凡几,倘若再以龙角研磨成粉,用龙角粉为颜料,绘刻各种烙印,威力必然刚猛无边!阁主以为如何?”

    苏云大喜,连忙与莹莹一起绘制黄钟图纸。

    待到二人绘出图纸,欧冶武细细翻看一遍,心头一突:“这么复杂精巧?”

    他听说过苏云的性灵神通是一口七层大黄钟,各层分别是年、月、天、时、字、秒、忽,倘若到忽秒,还可以炼制。但现在,苏云的大黄钟图纸又多出一层,微刻度,一下子将炼制的难度提升了数倍!

    而且,炼制灵兵不像炼制灵器,灵器可以省很多工序,节省材料和人力,但灵兵对精度的要求极高,尤其是苏云的黄钟,精确到秒忽都已经是极为变态,精确到微,这种精度的灵兵,他还从未见过!

    欧冶武大感棘手,道:“大秦炼制天船前往天外荧惑,精度达到秒,阁主的黄钟,精度到微,就算有督造厂,三五年时间也炼不出来。”

    突然,步秋容的声音传来:“一座督造厂三五年时间,那么十座督造厂呢?”

    他器宇轩昂,迈步走入使节馆,向苏云见礼:“步秋容参见阁主。”

    苏云搀起他,笑道:“听步兄的意思,像是收购了大秦的督造厂?”

    步秋容道:“这些日子大秦魔神为祸,四处战乱,正是收购资产的好时机。我已经在下手了。等到大秦对外用兵,侵略他国,通天阁的督造厂便可以卖灵兵灵器给大秦和大秦攻打的国家,两头赚钱。”

    苏云道:“通天阁支援元会了吗?”

    “这些个月,已经送了一批灵器灵兵和钱粮过去,只是我对朔北绿林起义并不看好。”

    步秋容道:“国内传来消息,帝平打算御驾亲征,却被圣人薛青府和温关山否决了。温关山和薛青府,都在纵容绿林继续造反,掀起更大声势。他们好趁机抓着这个机会,平乱之后提升自己威望和势力,以压垮对手。”

    苏云松了口气,左松岩率领绿林军朔北起义,他总担心左松岩会与裘水镜一样,撑不了多少时间便被扼杀。

    东都有薛青府、温关山和帝平三方势力角逐,反倒给左松岩机会。而且左松岩身边有景召保护,短时间内没有性命之忧。

    “这些日子,通天阁花了多少钱?”苏云问道。

    他这些日子花钱的地方不仅仅是给元会输送灵器灵兵,还资助所有在海外留学的士子,又出钱请叶落、白月楼等士子来设计属于元朔的小天船来做试验,看看能否送到同天索道上去,试图布局同天索道。

    他拼命花钱,不免有些担心自己花的太多。

    步秋容道:“没花多少,通天阁的资产反倒涨了不少。貔貅元老说你比其他阁主节省得多,不会花钱,可能因为你小时候比较穷的缘故。咱们通天阁最会败家的便是楼班阁主了,楼班阁主造朔方城,造天街,花钱如流水,大概花去了通天阁百分之一的财富……”

    苏云沉默,干巴巴道:“那就为元朔多造一些天船……”

    步秋容道:“也花不了多少钱。士子太少,建造几艘小天船花不了多少钱。而且多买几家督造厂,反而可以赚来更多的钱。”

    苏云心中郁郁,挥手示意步秋容和欧冶武可以带着他的钱和图纸以及应龙之角离开了。

    “我真的不想继承这富可敌国的财产。”

    苏云叹了口气,少年显得有几分有钱人的忧郁,看向云都下的天街:“这整条街都是我的,还有这云都还有十分之一的产业,唉,今天晚上睡在哪儿,真愁人……”

    过了几日,欧冶武送来祭坛和龙角,龙角被截去一个小枝,道:“朝天阙还需要几日才能炼好。”

    罗绾衣命大臣送来大秦境内的神魔分布图,苏云从有钱人的忧郁中醒来,振奋精神,向李竹仙借来天凤,准备赶往各地,说服神魔来帮助应龙对抗罗余烬。

    这几个月,天凤翅膀上又长出一些羽毛,邢江暮栓木楼的时候,这只大鸟很是细心的张开一张翅膀,另一只翅膀的翅膀尖则竖着一根根羽毛,向苏云讲述每一根羽毛的来历:“果果,果果果果,果果果!”

    她的尾羽也生长出来两根,比身子还要长,泛着各种颜色,很是漂亮。

    邢江暮备好木楼,准备好饮食,天凤宝辇启程。

    木楼中,苏云展开神魔分布图,这分布图上有二十余处标记,有神圣,也有魔神,魔神好找,往往盘踞一方,凶恶异常。

    而神圣就比较难寻了,他们往往藏匿在深山老林之中,很少外出,因此想要找到这些散落在江湖中的神圣,需要借助罗绾衣这位小圣皇的人力。

    次日清晨,苏云寻到神圣开明。

    神圣开明比较好找,这尊神圣盘踞在巴矛山脉,撵走了魔神相柳,庇护一方,因此得到民众爱戴。

    苏云来到这里时,只见神光冲霄,那神光是开明所散发出身上,此时正在一点点的被遮挡。

    数以万计的人们正在为神圣开明打造庙宇宫殿,此时宏大的宫殿已经修建到合顶的程度,因此开明身上的神光才会一点点被遮掩。

    苏云走入这座全新的神庙,天凤跟在后面,只见庙宇中人们正在劳碌,热火朝天,许多工人站在架子上,往墙上贴金箔,还有的在敲打巨石,以巨石为砖,又有些灵士催动法力,将巨石运送到高处。

    他们一路来到神庙深处的大殿,但见高达十多丈的开明兽蹲踞在美玉之上,长有九颗脑袋,虎首人面,默视八方,一言不发。

    这座庙宇中的大殿被他周身的毫光照耀得像是仙宫一般,而在他头顶,还有不少工人正在封顶。

    “开明哥哥,难道竟要在这里接受世人膜拜,享受虚假的荣耀吗?”

    苏云哈哈大笑,取出应龙之角,道:“而今人魔正在四处猎杀神魔,已经有不少神魔遭他毒手。应龙兄长担心明哥的安危,请我前来相寻。”

    开明一颗脑袋垂下看他,随即扬起,摇头道:“我乃开明金精,大光明之神,人魔不能伤我分毫。别说人魔,相柳见我,还未金身,便被我金精之气所破,哀嚎着逃走。人魔不来见我还好,若是来见我,我定叫他有来无回!”

    苏云沉声道:“明哥,人魔手中有仙箓!仙箓的威力你是知道的……”

    “哈哈哈哈!”

    开明的其他脑袋一发拧过来,异口同声大笑:“仙箓催动起来极为困难,准备时间太长,他根本来不及催动仙箓,我便可以斩掉他的脑袋!”

    苏云心中一沉,开明刚愎自用,而且不喜走动,又喜欢被人恭维,他百般劝说,开明也不肯离开。

    苏云转身向外走去,心道:“我不能在他身上耽搁太多时间,耽搁时间越长,其他神魔遭遇危险的可能性便越大……”

    他走出大殿,突然又折返回来,落泪道:“明哥,实不相瞒,这次是应龙老哥让我前来求救。应龙老哥他……”

    他悲从心来,取出两根应龙之角,其中一根应龙之角还被摘了小枝,哽咽道:“应龙老哥他落入敌手,只逃出来两根角!你看,他的一根角还被人斩断了!”

    开明脸色大变,龙角飞起,仔细打量,颤声道:“你仔细说说!”

    苏云落泪道:“他残存性灵依附在龙角上,只对我说是人魔余烬要害他,然后便没了气息,我也不知他是死是活……”

    “你为何不早说?”

    开明急忙从玉台上下来,身躯一晃,化作一个虎头虎脑的少年,急匆匆道:“走,走!咱们去寻其他神圣!对了,他是哭着求你的么?你能否学一学他哭着说的话……”

    苏云、莹莹和天凤侧头往他身后看,只见他身后跟着八个一模一样的虎头虎脑的少年。

    “我不是幸灾乐祸!绝对不是……”

    那九个少年纷纷解释道:“不知怎么地,我一想到应龙哭求的声音,心中便有一种莫名的爽。大概是以前被他打过的缘故……我没有要嘲笑他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