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临渊行 > 第三百三十六章 杀死神的第三种办法
    “杀死神的三种方法……”

    苏云送走了罗绾衣,以真元托起那面仙箓,仰望仙箓上文字,心中只觉深深震撼。

    仙箓很大,宽约一丈二,厚度约半尺,仙箓上的文字他根本不懂。

    带给他震撼的不是仙箓,而是仙箓的作用。

    “杀死神的三种方法,第一种第二种都不可取,只有第三种是可行之道。而这个世界上,存在着类似的宝物。”

    苏云吐出一口浊气,他见过催动仙箓的办法,在荧惑大陆的地宫中,荧惑星人布下了各种祭坛,而那些祭坛上的符文图案,便是各种神魔的烙印。

    这些神魔烙印恰恰组成了天门的形态!

    在北冕长城下,四大仙宫祭坛上的烙印,甚至干脆便是天门中的九十六神魔的烙印!

    “在天市垣,天门鬼市,天门上的烙印也是应龙老哥哥等九十六神魔的图案。曲伯他们打造的天门,以及八面朝天阙,也是九十六神魔。并且,曲伯他们用八面朝天阙召唤来天门后的世界!”

    苏云目光虽然落在仙箓上,但脑海中却想的是其他事情。

    通天阁不止一次发掘出“通道”,这些破损的“通道”的门户,也都是类似天门形态!

    “也即是说,我可能拥有催动仙箓的法门。”

    苏云心头突然剧烈跳动起来,仙箓上的文字他一个也不认识,看着那些蝌蚪文便如同看天书一般。

    燕轻舟等人将这面仙箓还给他之前,将仙箓上的文字图案拓了几份,拿去参悟。通天阁中人才济济,精通各种语言的人都有,甚至连劫灰语都可以破译出来,说不定能够解出仙箓上的蝌蚪文。

    但是,燕轻舟等天才可能无法催动仙箓的威力,但苏云却可以办到。

    因为九十六神魔,他统统格过!

    他不禁格过这些神魔,很多神魔还都曾上过他的身!

    他完全可以将九十六神魔中的任意一尊神或者魔,化作各种姿态的神通,变成不同形态的符文烙印!

    而这些符文烙印恰恰是仙宫祭坛、朝天阙、以及“通道”的最基础的符文!

    “我可以催发仙箓的威力!”

    苏云心跳更加剧烈,他不假思索,身后七十二洞天浮现,天渊裂开,催动骊珠,调动天地元气!

    九十六种天地元气滚滚而来,其中七十二洞天负责七十二种元气,骊渊负责其他二十四种元气。

    “看来九十六神魔都尚在人世,他们的元气还在!我可以借用他们的天地元气,召唤仙剑为我所用!”

    苏云集中精神,脚下重重一跺,真元弥漫开来,各种烙印浮现,观想出四座仙宫祭坛,九十六神魔的烙印出现在这些祭坛上!

    天地元气滚滚注入那些烙印之中,将这些符文激发!

    “等一下,那天我站在四大仙宫的中央祭坛上,四大仙宫祭坛催动的是中央祭坛,不是仙箓。”

    苏云心中凛然:“中央祭坛上的烙印我并未仔细查看过……”

    就在此时,四大仙宫祭坛中一股股令人心悸的光芒迸发,涌入仙箓之中!

    莹莹惊叫,急忙钻入苏云的灵界躲避,使节馆中瓶瓶罐罐锅碗瓢盆凳子茶几纷纷跳起来,四处躲藏!

    邢江暮也连忙冲出使节馆,突然又折返回来,将盘羊辇牵走。——这头盘羊还是原来那头,魔化后被他通打一顿,好不容易才降服,他可不想再度失去自己的盘羊辇。

    他刚刚牵走盘羊辇,忽然天空中狂风呼啸,电闪雷鸣,刚才还是秋高气爽,现在便是阴云密布。

    邢江暮仰头看去,只见天空中狂风席卷乌云,绕着一个巨大的漩涡旋转,转动速度越来越缓慢,越来越涩滞,似乎在召唤什么庞然大物,遇到险阻一般!

    “少史大人到底在召唤什么?”

    邢江暮稳住身形,只见街道上的东西和行人被吹得无法立足,纷纷来到路边的檐下避风,街道上的盘羊辇也纷纷停步,就地卧下,躲避越来越大的飓风。

    呼——

    许多窗棂被飓风掀开,纸张哗啦啦从窗户中飞出,向天空飞去,还有不少人的帽子被卷起,也自向空中飞去。

    过了片刻,便见有阳台上的花盆被卷入空中,随即便见许多大树被连根拔起!

    这幅景象越来越骇人,天空也越来越黑暗,只有旋转的云丛中时不时闪现出一道雷霆,沉闷至极。

    “这股波动太强烈了!”

    邢江暮越来越压抑,被压得难以喘息,而心脏却剧烈跳动,跳动的速度越来越快,所有鲜血统统向心脏处集中,无法供达全身各处。

    “这种压迫感……”

    他头晕眼花,一条腿跪了下来,急忙扶着灯柱,眼前越来越黑。

    他抬起头往天空看去,只见旋转的黑云漩涡中心,有一只巨大的指头戳破了云层,缓缓向下探出!

    这根指头如同擎天之柱,刺破天穹,那种恐怖的压迫感让邢江暮险些昏厥过去,心跳也愈发强烈。

    “我要死了……”

    他刚刚想到这里,突然间云层停止旋转,而那指头只降临了第一指节,随即缩回,消失不见。

    云层飞速消散,满天乌云霎时间消失一空,不见踪影,天空清朗如洗,湛蓝深邃,可以清晰的看到天外漂浮着的一座座荧惑大陆。

    邢江暮过了片刻才缓过气来,起身去拉那头盘羊,盘羊卧在地上口吐白沫,死活不愿意起身。

    邢江暮丢了缰绳,踉跄奔回使节馆,只见苏云面色苍白,扶着门框呼呼喘息。

    “少史大人,你也被吓到了?”邢江暮急忙问道。

    苏云摇头:“没真元了,有些虚脱,这祭坛法阵,差点把骊珠中的真元也给吸走了。容我缓一缓……”

    邢江暮松了口气:“幸好没有法力了,否则不知道要召唤出什么东西来。”

    刚才那半根指头只是刚刚出现,便让云都大乱,倘若降临,别说指头的主人降临,哪怕是一根完整的指头,恐怕多灾多难的云都将会再度遭灾!

    “仙宫祭坛,的确是仙箓的用法。”

    苏云稍稍恢复一些真元,唤出莹莹,记录刚才的试验,分析道:“但仙箓应该有其他用法,刚才的用法只是其中之一。”

    莹莹飞速记录,道:“刚才仙箓召唤的,是一种灵体,强大无比的性灵。我察觉到了。所以仙宫祭坛应该是一种召唤法阵,先前你便用这种法阵,召唤出仙剑。至于其他用法,是否可以用八面朝天阙试验一下?”

    苏云轻轻点头,邢江暮见状,一颗心又自提了起来,紧张无比。苏云随即摇头道:“我现在的真元远远不足,刚才的召唤法阵已经超出我的极限。八面朝天阙恐怕也极为复杂,需要的法力极多,我觉得还是锻造出朝天阙的灵器,再来催动,控制真元损耗程度。”

    莹莹称是,飞速写下仙宫召唤法阵的图纸和朝天阙的图纸,苏云加以修改。

    而云都中早已经沸反盈天,很多妇人在街边低低的啜泣,还有灵士飞上高空,四处搜寻魔头,又有将士出来安抚民心,还有些修士宣传天庭的福音。

    此时,罗绾衣正在传令下去,让大秦各地上报神魔踪迹,苏云弄出的异象自然也没有瞒过她,即便皇城中高手如云,但那种压迫感任何人都无法替她挡住,将她压得跪地,哇哇呕吐。

    “陛下,异变的中央,正对着兰陵街元朔使节馆。”调查的大臣前来汇报,道。

    “给朕……”

    罗绾衣咬紧牙关,一字一崩,恨恨道:“立刻将所有大秦境内神魔踪迹,送到朕这里来!朕一刻也不想再见到甚至听到那人的消息!快去!”

    苏云对这一切一无所觉,与莹莹一起设计好图纸之后,突然醒起一事:“人魔余烬,同样也是要利用仙箓来降服九十六神魔,他的目的,昭然若揭!”

    他站起身来,走来走去:“他是想献祭诸神诸魔,打开这样一条通道,直达仙界。九十六神魔,都在他的献祭之列。”

    苏云停步,目光闪动:“他懂得仙箓的用法,因为他也是通天阁的一员。”

    这是最为荒诞的事情,苏云一统海内海外通天阁之后,查看通天阁的六百八十七位成员名单和元老会名单,就在其中发现了罗余烬的名字!

    罗余烬是在盘羊之乱中表现优异,才能出众,资质悟性都是不凡,因此被邀请加入通天阁,到了而今他的地位已经极高,属于长老层次的存在。

    更让苏云啼笑皆非的是,神帝也在其中通天阁之中,可惜的是没有人知道神帝真实的身份。

    通天阁对直达彼岸的“通道”的研究很深,其中曲进曲太常等人便是元朔通天阁的成员,他们将自己的研究成果交给了通天阁,因此罗余烬必然也懂得仙箓的用法。

    “不是通天阁变得邪恶,而是邪恶的人进入了通天阁,企图借助通天阁的力量来实现自己的野心。”

    苏云把仙箓收起来,感慨道:“像我这样就算掌握仙箓,也毫不动心的人,又能有几个呢?”

    莹莹连连点头,道:“公子,让元朔通天阁炼成这两套灵器,不如把应龙之角也给炼了,免得夜长梦多。”

    “这样不太好吧?”

    苏云取出应龙之角,兴奋道:“不过这次非比寻常,我身在敌国,还要出门寻找被我镇压过的神魔,肯定要有些自保的手段。我哥一定也不希望看到我受伤!”

    ————我哥一定会给临渊行投票!!!BY宅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