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临渊行 > 第三百三十三章 新阁主登基
    云都皇城内外,杀得天昏地暗,神魔乱舞,天空,地面,到处都是逞凶的神魔。

    而金銮殿中却是鸦雀无声,无论大秦文武群臣,还是通天阁的海内海外成员,包括六大元老,此刻齐齐看向坍塌的金銮殿墙面。

    几块砖石从断墙处坠落。

    罗绾衣旋即从断墙处杀来,气势越来越强,神通也越来越强。

    “当——”

    她动用大一统神通,轰击在黄钟之上,打得黄钟表面涌现出一道道金灿灿的波纹。

    骊珠在黄钟内部散发出一圈又一圈的波动,流遍黄钟内壁,让她的一切神通全然无用。

    罗绾衣疯狂变招,原本极度的冷静和理智,此刻渐渐消失。

    江祖石、月流溪没能完成大一统功法,却在她的身上完成,她相当于裘水镜的作用,将两大圣人的功法一统,性灵肉身齐头并进修炼,肉身可谓是少年仙人之体!

    当今世上,能够做到这一步的人寥寥无几!

    作为仙体,她的每一招神通,都显得极尽完美,找不出任何破绽,便如同苏云来施展他人的神通一般,完美得让神通开创者也会为之嫉妒。

    满朝文武,忍不住大声叫好:“圣皇好神通!”

    然而,这一连串攻击,始终未能撼动苏云分毫,反而罗绾衣没施展出一种神通,便被震得气血翻涌,气息散乱。

    这便是境界上的差距。

    同样是仙体,苏云已经修炼到骊渊境界,骊珠出骊渊,这便是骊渊境界的象征!

    而罗绾衣的骊珠还在成形之中,没有成形,便不是骊渊境界,只能是属于元动境界。

    “轰!”

    罗绾衣被压在第二面墙上,想要挣扎,却抵抗不了那黄钟恐怖的压力,心中渐渐生出一丝绝望。

    金銮殿的第二面墙噼里啪啦凹陷,她的身体被黄钟神通的余波压得嵌入墙壁之中,越来越深。

    随着钟声再度响起,罗绾衣与墙面一起倒飞而去!

    苏云抬手,黄钟朝上,一声钟响,将金銮殿的殿顶轰飞,钟声再响,金銮殿的最后一堵墙也被拆掉,只剩下殿门和几根柱子。

    苏云向龙椅走去,突然间七色彩光亮起,从他背后袭来,罗绾衣杀气腾腾,这一次神通的威能直线提升,绝非是普通的神通!

    嗤——

    黄钟神通被一道剑光攻克,剑光直指苏云的骊珠!

    骊珠乃是骊渊境界的灵士真元和性灵高度凝聚而成,借此孕育天象性灵,倘若骊珠被破,灵士必死无疑!

    苏云视而不见,继续向龙椅走去,突然身后七十二洞天之间应龙天眼浮现,一道光芒从天眼中射出,硬撼罗绾衣的仙术!

    罗绾衣气血震荡,踉跄后退,随即上前,又换了一招仙术神通!

    她的肉身肌体变化,灵肉一体,简简单单一拳轰出,有天庭诸神熔炼一体的感觉,却是江祖石所开创的仙术神通!

    苏云依旧迈步向龙椅走去,随手向后一指,这一指点出,正中罗绾衣的拳头。

    罗绾衣闷哼,体内天庭诸神悉数被封印。

    这一指,正是诛魔指,专门用来封印神力魔力。

    罗绾衣再换仙术神通,苏云已经拾阶而上,罗绾衣连换六种仙术神通,甚至施展元朔元家的仙术神通,苏云曾经在帝平和元无计身上见到过的仙术,也被她施展出来!

    然而无论哪种仙术,始终不能接近苏云。

    苏云来到龙椅前,转过身来。

    殿下,罗绾衣踉跄后退,气喘吁吁。

    苏云看了看她,又看了看殿下大秦群臣,嘴角动了动:“打皇帝么?我不是头一次了……”

    鸦雀无声。

    突然一根支撑大殿的柱子轰的一声歪倒下来,却没有砸在地上,只倒了一半,几个大秦的臣子连忙躲避,却发现柱子没有倒下来,这才松了口气,继续看向苏云。

    正在啃竹笋的貔貅张大嘴巴,忘记了吃竹笋。

    他很想说点什么骚话,活跃一下气氛,此刻也想不出什么骚话来,只好把吃了一半的竹笋塞到一旁的白羊口中。

    白泽原本打算拒绝,不过貔貅递来的竹笋确实鲜嫩,于是上下颚动个不停,很快将竹笋吃完。

    貔貅又为他续了一根,搭讪道:“真是出人意料啊——”

    白泽连连点头。

    这幅场面的确出乎他的预料,他原本以为苏云这次挑战罗绾衣,必输无疑,必死无疑。

    根据他对苏云的认知,苏云想要胜过罗绾衣,须得磨砺几年的时间。

    “但罗绾衣的确给了苏云磨砺的机会。”白泽道。

    一旁的腓腓点头,舔了舔自己的爪子,用爪子洗了洗脸,把刚才大殿墙壁坍塌掀起的烟尘从脸上洗去,细声细气道:“苏云还未离开东都,甚至只是刚刚踏上东都的土地,便已经落入她的算计之中,被苍九华引导着前往大秦。到了大秦之后,更是落入她的瓮中,被她利用各种线索引导着,一点一点的去发掘盘羊之乱和天庭信仰的真相。罗绾衣的谋略,我也是极为钦佩的。”

    貔貅元老递过来一根竹笋,腓腓元老身后雪白的猫尾摇动:“谢谢,我不吃。甚至可以说,从遇到苍九华之后,苏云便在小圣皇罗绾衣的局中。”

    貔貅元老继续努力的想一句骚话,跟这两位元老聊一聊,却发现插不上嘴。他这些年掌管通天阁的财富,很少关心谁是通天阁主。

    被腓腓元老和白泽元老这么一说,他才明白过来。

    罗绾衣虽然是在利用苏云,但也给了苏云成长的时间,借苏云之手去铲除和扫平自己的阻碍。

    在这期间,苏云会背上各种黑锅,劫灰病和谋杀月流溪,残杀剑阁士子,这些只是开胃菜。

    等到东西方阁主的对决开始,那时苏云的污名已经是跳到东海也洗不清,臭不可闻,就算苏云胜过她,也绝对做不了通天阁主!

    因为那时,别说元老会不会容许这样的人称为阁主,就算是元朔通天阁的成员,也决不允许自己的阁主是这样的人物!

    那时,苏云才是真正的陷入万劫不复的境地!

    这便是她的计谋,一点一点的把你吊死,让你毫无反抗办法的计谋。

    这一切,白泽元老看得很清楚,腓腓元老也看得很清楚,因此都觉得苏云没有任何胜算。

    貔貅继续喂白泽吃竹子,突然想出一句骚话,兴奋道:“然而,公崽阁主根本没有按照母崽阁主的想法走。他掀桌子!”

    白泽和腓腓大感头疼,对貔貅的话表示赞同。

    苏云初来大秦,阁主之位也是来的莫名其妙,无论对大秦还是通天阁,都不太了解,他也不知道西土各国的历史,不了解人文和地理,对新学也所知不多。

    这样的人,其实是不适合做通天阁主的。通天阁建立之初的目的,便是为了探索世界的真相,揭开上个世界毁灭的秘密,搭建一条直达彼岸的桥梁。新学的辉煌也与通天阁脱不开关系。

    对元老会来说,苏云能够成为元朔通天阁主,纯粹是楼班的偏爱。

    然而在这几个月,随着他对这一切的理解越来越深,便再也无需罗绾衣的引导。时至今日,他终于可以摆脱这一切。

    骊珠出骊渊,这正是修成骊渊境界的征兆!

    罗绾衣一直以为苏云在她的局中,元老会也以为苏云在她的局中,然而却不知道苏云从来没有与人博弈的习惯,在探明你的一切招数之后,他更习惯做的是直接掀翻你的棋局!

    朔方如此,东都如此,大秦也是如此。

    当他进入火云洞天,与鱼青罗一起参悟旧圣绝学,参悟钟山烛龙与九渊;当他从北冕长城下走过,走入天门鬼市,当他参悟透彻钟山烛龙与九渊的奥妙,他的元动境界便已经圆满。

    当他在垂死时,性灵进入符文之墙,与被镇压在他童年记忆中的神魔达成协议,便已经注定了罗绾衣、神帝和罗余烬的棋桌会被掀翻!

    龙椅前,苏云缓缓落座。

    罗绾衣见状,奋尽所有力量,腾空而起,向苏云攻去,她决不能容忍这次失败,决不能看着苏云坐在自己的宝座上!

    狻猊元老皱眉,喝道:“绾衣,够了,胜负已分了!”

    罗绾衣已经杀至苏云跟前,六大元老都是大皱眉头。四五千年之前,他们都是来自元朔,远渡重洋来到海外,与那时的元朔灵士一起开创了通天阁,决心研究未知的奥妙。

    也是因为这个原因,元朔被称作海内,西土大陆被称作海外,这个风俗一直延续至今。——海内的意思是四海之内,四海指的是东海西海南海北海,海外指的是这四海之外。西土并无南海北海,地理上也无法被称作海外。

    七元老中虽然不少元老都支持罗绾衣为当代阁主,但是他们的心中,对阁主是海内的元朔人还是海外的色目人,其实并无什么不同。罗绾衣既然败了,那么认输便是,让苏云这个元朔人做阁主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他们无法理解罗绾衣的执着,就像他们不能理解元朔人和苏云的执着一样。

    罗绾衣催动仙术,杀到龙椅前,迎上的便是苏云的剑光。

    “轰!”

    她狠狠砸在地上,连翻带滚,将皇城的地面犁出一道深深沟渠,随即又从地面弹起,重重砸在未央宫的墙壁上。

    那面墙壁被巨大的力量砸得凹陷下去,以罗绾衣为中心,形成一个蛛网般的大坑!

    这个墙面大坑之中,便是罗绾衣。

    罗绾衣衣衫散乱,头发也乱作一团,束胸也被崩开,女儿身再无法遮掩,她艰难抬头,龙椅正对着她。

    此时,苏云落座下来,手中木剑化作无数细微的方形砖块,砖块组合,还原成通天阁的秘钥,木头盒子。

    苏云环视一周,声音中无喜无悲,郎朗传入所有人的耳中。

    “海内海外的通天阁道友,你们,可以参拜你们新的阁主了。”

    ————容我想一句骚话,求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