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临渊行 > 第三百三十二章 有什么用
    宝座上是一身男装的罗绾衣,殿下便是西方文武大臣。

    她头顶帝皇冠,用的是元朔的规格,帝冠平四方,恩威如雨露悬垂。

    她的衣着也是红黑为主,宽袍大袖,束腰之后腰肢很是纤细。

    一朝天子一朝臣,罗绾衣登基之后,便将朝中的老一辈逐一换去,换上新一代的高手,因此朝中很多都是年轻的官僚。只有掌握着实权的江祖石等人,没有被替换。

    此刻,大秦文官武将斗志高昂,并没有因为外面神魔乱舞而恐惧,反而跃跃欲试,似乎很想代替罗绾衣,挑战苏云。

    他们是年轻人,充满了斗志。

    苏云无视所有人,只把目光放在罗绾衣身上。

    朝野之中很少有人知道罗绾衣是女子,掌握这个世界权力的以男子为主,如果大秦圣皇是女子的事情传扬出去,西土其他国家会因此耻笑大秦,甚至视大秦软弱可欺,对大秦动武。

    作为圣皇,必须要广选秀女,广纳妃子,但她又偏偏是女子,所以选妃之后只能托名修炼一种奇功,无法临幸。

    罗绾衣一直以男性身份示人,小心翼翼的维持她的身份,只有她在剑阁求学时,才会以罗绾衣的身份与士子们交往。

    知道她女子身份的人不多。

    “阁主在金銮殿!”

    外面传来燕轻舟、哑巴师兄等人的声音,二百一十五位元朔通天阁的高手趁乱闯入皇城,鱼贯而入。

    燕轻舟、伊朝华等人被困在荧惑大陆,但是没有困住他们多久,他们也拥有小天船,炼制了储存空气的容器。

    苏云等人回归天市垣后,哑巴师兄石镇北便立刻联系他们,燕轻舟等人知道他们已经返回,便立刻返程。

    殿堂之中,文武百官立刻起身,严阵以待。

    这座金銮殿中不少文武大臣都是通天阁的高手,东西方通天阁的强者见状,惺惺相惜,却又如临大敌。

    燕轻舟飞速扫了一遍,沉声道:“今日是选出真正的阁主大日子,请元老!步秋容!”

    步秋容出列,放下两个貔貅锁环,催动法力,一座貔貅门户拔地而起,步秋容躬身道:“请元老出界,主持公正!”

    貔貅门户剧烈震动,一个又高又胖白头黑眼圈黑耳朵的庞然大物艰难的挤出这座门户,待到屁股挤出来时,屁股上的肉如水般抖动。

    貔貅一边啃着竹笋,一边打量四周,哈哈笑道:“崽种们,你们终于决定让哪个短命小崽种做阁主了?”

    另一边又有一位元朔通天阁高手取来一盆清水,躬身道:“请禺虢元老降临,主持公正!”

    那盆中清水飘起,哗啦啦作响,声音越来越大,竟像是怒涛澎湃,众人看去,只见那片清水已经变成波涛汹涌风暴呼啸的大海,海面上一尊鸟首人身足踏双龙的神祇乘龙而来,穿过清水,落在金銮殿中。

    “老崽种……”貔貅瞥他一眼,冷哼道,显然他们两位元老并不对付。

    又有一人立画,将一幅书画挂在空中,拜道:“请腓腓元老降临,主持公正。”

    只见那画中有门户开启,一只白猫迈开脚步,从画中走下,很是恬静。

    又有人在空中画出一扇门户,拜道:“请白泽元老降临!”

    石头门开启,独角白羊振动背上小小的翅膀飞出。

    “请元老睚眦降临!”

    “请元老狻猊降临!”

    “请元老太岁降临!”

    通天阁的六位长老分别降临,只有太岁没来,六位长老对视一眼,貔貅往外探头看了一眼,道:“军粮正在外面挨打,一时半会来不了,有我们六元老主持,也足够了。”

    他又不知从何处抽出一根竹笋,剥皮开吃,瓮声瓮气道:“两位崽种小阁主,你们可以开始了。”

    “你太心急了,苏阁主。”

    罗绾衣脸色淡然,对所有人都视而不见,目光只落在苏云身上,不紧不慢道:“你应该等一等,你的修为实力比朕还差些火候,你应该继续游学,继续历练,从大秦和各国的新学中汲取养分,壮大你自身的学问。”

    她端坐在那里,气息越来越强,身后同样也有七十二洞天,也有巨大的骊渊,骊珠潜伏在九渊之中!

    “朕给你成长的机会,一方面是磨练你,免得胜得太过无趣。另一方面是让你去办一些朕不方便办的事情。”

    罗绾衣站起身来,她的身形一起,顿时金銮殿中有一种天地向她倾斜的感觉,苏云脚下的盘羊受惊,不断向后挪动脚步,试图退出这座金銮殿,邢江暮无论怎么控制,也控制不住。

    几位通天阁元老各自赞叹,相互点头。

    “朕弱冠之年登基大宝,上有神帝,背后有太上圣皇,看似江山稳固,实则大权旁落。因此朕要借你的手,削神帝之威望,打压太上圣皇之势力,拉拢军中神魔。”

    苏云站在盘羊辇上,盘羊辇极高,甚至高过皇帝的宝座,然而罗绾衣却给人一种居高临下的错觉,仿佛她才是高高在上。

    “朕甚至可以容忍你,容忍到朕的大军跨越海洋,踏平元朔。到那时,朕再堂堂正正的击败你,成就不世霸业。”

    罗绾衣露出讥讽之色:“可惜,你让朕失望了,你没有忍住。苏阁主,你不是一口好刀。”

    她的眼眸中闪过一道魔气,苏云脚下的盘羊突然双眸燃起熊熊劫火,奋力嘶吼,猛地站起身来,抬起利爪向邢江暮和苏云抓去!

    苏云身形浮空,岿然不动,魔化盘羊抓向他的那一爪立刻被邢江暮挡住,一人一羊的力量爆发,金銮殿中澎湃作响。

    邢江暮怒喝,将盘羊抡起,狠狠砸在地上,随即被那盘羊一脚踢飞。

    魔化盘羊翻身跃起,向殿外杀去。

    苏云依旧稳稳站在空中,漂浮在那里。

    貔貅、腓腓等元老对视一眼,面色凝重,低声道:“好像是魔道神通,魔化盘羊,这手段不是正道。不过实力很强。”

    “你不知道朕的作为,轻视了朕。”

    罗绾衣看着苏云,如同看着一个自讨其辱的丑角,淡淡道:“朕与玉霜云一起,跟随玉国师学剑术,玉霜云学会神王剑术时,朕已经学会了神帝剑术,让玉国师再无可以教朕的地方。朕与苍九华一起,跟随武圣剑阁圣人学习性灵肉身双修之术,苍九华尚未完成学业,朕便已经成为武圣阁的老师。”

    她像是太阳一般,光芒万丈,让人仰视,又带着滔滔的帝威,镇压众生。

    她是人魔的血脉,有着人魔血统,似乎能够控制每个人的精神和思维,天生就是领袖,轻而易举便能得到他人的效忠,誓死不渝的效忠!

    “朕修炼天庭神照经,做到大一统,又摆脱神帝控制,功法大成,已经是仙人之体。朕经历皇子之中的选拔,经历通天阁主的逐鹿,经历登基大典,封圣大典,未尝一败!”

    她一步跨出,一出手便是神帝剑术,西土诸国剑术最高境界者玉道原,唯一一个超脱了神帝剑术的存在,以剑术修成原道境界。

    而罗绾衣虽然未曾脱离神帝剑术的桎梏,却摆脱了神帝的控制,她的剑术并非是借神帝的力量来施展剑术,而是她已经凭借自己的智慧,将神帝剑术中的奥妙悉数参悟出来!

    这剑光一动,下一刻便来到苏云身前!

    苏云抬手,剑光刺在他的掌心,剑光噼里啪啦爆碎。

    “小圣皇,你的话说完了?”

    苏云握紧拳头,掌心中是破碎的剑光,被直接捏碎成真元,他挥了挥手,罗绾衣这一找神帝剑术中蕴藏的真元飘散。

    罗绾衣瞳孔骤缩,剑术展开,顿时虚空生光,一道道剑光从各个方向刺来,快如闪电,让人防不胜防!

    苏云刚开始还能挡得住几招,但随即便被她的剑术突破了防御,刺在身上。

    苏云微微晃动,突然所有剑光猛地一收,合拢为一剑,带着七色彩光,一剑刺来!

    这一剑的威力威能骤然提升数倍,竟是她融合了神帝剑术和月流溪的神通,开辟出的新神通!

    啪!

    这一剑撞在苏云的掌心,如七彩琉璃般炸开!

    罗绾衣怒叱,元气化作宝塔,镇压而下,神通在苏云头顶炸开,随即地涌符文,天降陨石,化作元磁神通,上下夹击,还是未能撼动苏云分毫。

    “你说了这么多,有什么用?”

    苏云任由这几种神通轰击在自己身上,淡然道:“你有千般好,神通变化胜过我,新学也比我好,还有许多圣人为老师教你。但有什么用?我修成骊渊,炼成骊珠了。”

    他的身后,骊渊中,明亮的光芒从黑暗中传来,一颗骊珠冉冉升起,漂浮在骊渊上空。

    骊珠上方则是七十二洞天,七十二洞天合拢,化作一口巨大的黄钟,钟口斜斜垂下,朝向罗绾衣。

    烛龙浮现在巨大的黄钟洞天表面,龙眼昏昧,龙口衔着骊珠。

    “我修炼速度比你快,比你高出一个境界。”

    苏云抬起手掌,五指叉开,朝向罗绾衣。

    “咣——”

    宏大无比的钟声响起,摧枯拉朽般破去罗绾衣的一切神通,将这位小圣皇冲击得倒飞而起,死死贴在龙椅后的墙壁上!

    “所以,你的那些计谋伎俩,有什么用?”

    苏云放下手掌,背负双手脚步踩在空中,向她走去,罗绾衣身边的墙壁噼里啪啦爆响,墙壁被压得浮动、酥软、破碎,碎片一片一片漂浮在空中。

    苏云来到她的面前,微笑道:“同境界,或许你会赢。但高出你一个境界,你拿什么跟我争?”

    “轰!”

    墙壁炸开,罗绾衣倒飞而去。

    ————大概明天,可以恢复正常时间段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