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临渊行 > 第三百二十九章 北冕长城脚下
    燕轻舟、伊朝华等人加紧修补地底的祭坛,试图重新打开光门。

    但是苏云那一剑造成的破坏太大,让地宫八座祭坛都被破坏,倘若有石镇北在,还可以在短时间内修复,但是没有了石镇北,他们面对规模宏大的地宫,只能徒叹奈何。

    “修复地宫,就算有足够的工匠和士子,也需要五六年时间。五六年的时间,恐怕他们早就饿死了。”

    燕轻舟等人一颗心越来越沉。

    另一边,苏云和石镇北只等了两天时间,两天之后,苏云和石镇北启程,沿着灰茫茫的道路走去。

    劫灰铺天盖地,如同大雪飘摇。

    “劫灰是天地元气腐败后的沉淀。”

    苏云切下一块衣裳蒙住口鼻,抬起手掌,接住一片劫灰,疑惑道:“那么这些劫灰是从哪里吹来的?”

    过了不久,他们便看到了劫灰的来源,在这条道路两旁,出现了一颗颗巨大的星球,也是灰蒙蒙的颜色。

    劫灰正是从那些星球往这边吹来,吹到这条道路上。

    这些星球上的天地元气已经腐败,星球也陷入死寂,没有半点生机。

    这是一条极为宽广的道路,不知是何人铺就,走在这里一颗颗星球向他们身后退去。

    这里不辨天色,苏云以自己的黄钟来计时,他的灵界中有食物和饮水,这次萤火之行,食物和饮水是所有人必备的东西。

    “马嘟嘟,图他他!”

    石镇北身边,是精力充沛的建筑小人儿,一边走一边盖房子,他们把劫灰坯成砖,走一路盖一路。

    莹莹飞出来,与他们一起盖房子。

    苏云回头,只见他们盖出了一条连绵起伏的城墙,不由怔了怔。

    “大师兄,长城,是用来做什么的?”苏云问道。

    哑巴大师兄的小笔怪正欲在纸板上写答案,便见莹莹指挥着建筑小人们打了起来,一拨建筑小人守在城墙上,一拨在城下,向城上冲杀。

    “长城既然是抵御外敌的,那么北冕长城要抵御的敌人是谁?”苏云又问道。

    石镇北的笔怪停下,他无法回答苏云这个问题。

    “难道抵御的是劫灰吗?”

    苏云还是不解:“还是说北冕长城外有凶狠残暴的侵略者?又或者说,北冕长城抵挡的是想要成仙的人……”

    没有人能回答他这问题,只有劫灰风从两旁的星球吹来。

    他在伯山郡的劫灰神殿中,还看到北冕长城倾倒劫灰,毁灭世界的场面,就更让人捉摸不透了。

    他们走了十多日,建筑小人儿也不像先前那么精力充沛。

    他们垂头丧气,无精打采的往前走,有的则爬到石镇北的书篓里,有的干脆钻到图纸里面,给自己盖了一栋四面墙的房子蹲在里面发呆。

    就算是莹莹握着小拳头,冲他们大喊“马嘟嘟”,他们也打不起精神来。

    漫天的灰烬,太压抑了。

    苏云则尝试打开天道令,试图把莹莹送回天道院,然而天道令在这里毫无反应。

    他们继续前行,食物和饮水已经消耗了三分之一,而这条道路依旧漫漫无尽。

    突然,道路上出现一个高大的阴影,如同一座小丘陵。

    苏云催动神通拨开外面的劫灰,看到灰烬下是一副骨架。

    “是黑虎的骨架!”

    莹莹吃了一惊,失声道:“有什么怪物吃了他!”

    “应该是飞廉吃了他。”

    苏云向前看去,道:“飞廉就在前面。对于这条道路,他应该也有所耳闻。看来我们走的道路没有错。”

    他振奋精神,继续前进,道:“若是依旧寻不到天门鬼市,那么我便释放出我关于天门鬼市的记忆。”

    莹莹心中凛然,知道他话中的含义。

    苏云童年关于天门鬼市的记忆,其实是与曲伯等人一起进入鬼市抓神魔封印神魔的经历,那段记忆被曲伯等人用来镇压神魔。

    释放这段记忆,除了会让苏云回忆起那段悲惨岁月之外,恐怕还会释放出几尊神魔出来。

    又过了几日,他们遇到巨型劫灰石,像是山峦一般巨大,劫灰石中传来神魔的气息。

    苏云和哑巴石镇北从旁边走过去,仰头看去,只见这座劫灰石长着三颗头,朝向不同方向。它健壮的身躯长有六条手臂,身上覆盖着鳞片,巨大蝎子身体,身后还长着长长的尾钩。

    它像是由劫灰雕琢而成的神像,但劫灰石中传来的神魔气息却是极为真实,极为强大!

    “生人的气息……”

    等到苏云他们走后,那巨大的神像缓缓复苏,晦涩的性灵意识在空中震荡了一下:“好像是那个捕获诸神诸魔的孩童,他又回来了。他回来做什么……”

    苏云继续前进,他们的食物和饮水越来越少,路上遇到的劫灰石神像渐渐多了,这些神魔的雕像姿态各异,种类繁多。

    苏云也曾停下来,打量这些神魔雕塑,发现与朝天阙上的神魔并不相同。朝天阙上的神魔有着固定的种类,如应龙、麒麟。

    天门鬼市浮现时,天门上出现的图案印记也恰恰是这九十六种。

    “曲伯他们带着我们来到这里捕捉神魔,应该是参照鬼市的天门来捕捉的。”

    苏云心中一惊:“那么这些劫灰石神像是……”

    神魔雕塑一动不动,偶尔流露出无比强大的气息,似乎是在警告他,让他不要轻举妄动。

    “他们在提防我,更甚于我提防他们!”

    苏云哭笑不得,心道:“多半是曲伯等人在这里捕捉应龙、饕餮,把他们塞到我眉心时,被他们注意到了。”

    他精神大振,曲伯等人既然来到了这里,也就意味着他们距离鬼市的入口已经不远!

    这些神魔进入天门鬼市,却又无法跨过北冕长城,他们接近仙界,能够延长寿命,只得选择在这里沉睡。

    苏云看了看自己的灵界,灵界中已经没有了食物,只剩下一些饮水。

    哑巴师兄石镇北取出一些食物递给他,露出憨厚笑容,他的书怪和笔怪迟疑一下,在纸牌上写道:“我灵界中还有很多。”

    他们继续前行,每当苏云饥饿时,石镇北便适时的送来食物。

    十多天过去,石镇北饿得昏倒了。

    石镇北的笔怪和书怪从他的灵界中取出最后的食物,苏云看了看,只够他们四五天的用度。

    在苏云的救助下,石镇北悠悠转醒,这个憨厚的大汉看了看食物,脸色黯然。

    莹莹也没有了力气说话,坐在苏云的肩头,被劫灰掩埋,似乎也要化作小小的劫灰石像了。

    苏云控制自己的饮食,仗着肉身比其他人强横,强行支撑前进。

    又过了两日,他们经过一个石像旁,那劫灰石像是一颗巨大的脑袋,脑袋后长着两张翅膀,翅膀抱在一起,护住头脸。

    “是飞廉。”

    苏云收回目光,心中默默道:“他走到这里,看不到尽头,万念俱灰,所以化作了石像。”

    他回头看了看身后,哑巴师兄石镇北已经无法前进了,他体内血液还在流动,但肌肤已经被劫灰石同化。

    他的书篓中,建筑小人儿们变成了一个个劫灰石雕,甚至连图纸中的小人也变成灰蒙蒙的颜色。

    “别丧失一切希望,我可以带你们走出去。莹莹,我觉得快到鬼市了……”

    苏云看了看肩头,莹莹双手托腮,变成了劫灰石雕。

    苏云不再说话,用神仙索捆住石镇北,一路向前拖行。

    渐渐地,只见这条道路的两旁多出了许多楼宇宫殿的阴影,朦朦胧胧,像是并不存在一般。

    那些楼宇宫殿里有朦胧的身影,如同鬼魅般站在那里,乍隐乍现。

    只见那些楼宇宫殿里的身影有的没有面目,有的肢体残缺,有的像是随时消失一般。

    “莹莹,醒来,快看,那是被遗忘的性灵。”

    苏云自言自语道:“他们生前应该都是了不起的强者,做过惊天动地的事迹,他们故去之后,在某段时间里还有人记着他们,祭奠他们。但是时间太久远,慢慢的,他们便被世人遗忘了。”

    莹莹没有说话,眼睛一片空洞。

    被遗忘的性灵,会被送到天门鬼市的最深处,变成孤魂野鬼。

    倘若有人在孤本的古书上,或者古墓倒塌的石碑上,读到他们的故事,他们的身形便会若隐若现,性灵便会活络一些。

    倘若有人读到他们留下的著作,他们便会渐渐显得真实。

    然而他们的精神已经遗失在五千年的岁月中,就算是留下著作,留下墓碑,也无人了解真正的他们,因此肢体变得残缺。

    “我们到鬼市了,你们看,天空没有多少劫灰了。”

    苏云仰起头,飘飘扬扬的劫灰渐渐少了,然而他们的食物和饮水也在两天前断绝了。

    苏云饿得头脑发昏,他的肉身尽管强大,但是在天地元气化作劫灰的地方,他强大的肉身没有任何补充,只能靠消耗肉身的能量来维持。

    他向前看去,无边的鬼市建筑影影幢幢,看不到尽头,看不到源头。

    鬼市之所以神秘,并非是因为这些即将消失的鬼神,而是鬼市比迷宫还要复杂的道路!

    五千年来,居住在这里的性灵实在太多,倘若不知道路,走到死也走不出鬼市!

    苏云停下脚步,性灵进入符文之墙。

    两天后,苏云性灵归来,蒙上自己的双眼,拖着石镇北的石像颤巍巍的行走在鬼市之中。

    他的记忆不断回溯,渐渐地记起曲伯、罗大娘等人带着自己从鬼市中走过的道路。

    一条完整的道路出现在他的脑海中,天门鬼市的地理图渐渐清晰袭来。

    他的身体越来越虚弱,但是依旧机械的迈开脚步,有条不紊的前行。

    他的头顶,黄钟有条不紊的运转,仿佛现在控制苏云肉身的不再是他自己,而是这口黄钟。

    过了不知多久,苏云骨瘦如柴,终于来到脑海中的天门鬼市的街道上。

    他放下石镇北,脑海中传来一个声音:“小鬼,别忘记你对我们的承诺,我们还给你这段记忆,你也要释放我们……”

    那是神魔的声音,他与被镇压在鬼市记忆中的神魔达成了协议,释放他们,他们还给自己这段记忆!

    “你们放心,我一定信守承诺,绝不反悔……”

    苏云手掌颤抖,缓缓取下蒙脸的破衣裳,前方天门鬼市的街道映入眼帘。

    苏云想要流泪,然而眼眶中却干涸得没有眼泪。

    “莹莹,哑巴师兄,你们快醒醒,我们回来了,我找到天门了!”

    一尊尊鬼神缓缓在街道两旁出现,今晚是初七,十月初七,距离苏云他们进入光门后,已经过去一个半月了。

    “小云!”

    一尊鬼神认出了苏云,又惊又喜:“真是小云!他回来了!”

    天门鬼市顿时热闹起来。